百万富翁存款被信用社贷空后修鞋谋生

lq456789 收藏 2 78
导读:百万富翁存款被信用社贷空后修鞋谋生

2007年12月28日,新密市刘寨镇四街街头,寒风刺骨。杞县人大代表杨序文领着记者找到了铁全水的修鞋摊。


穿针引线、上鞋底、补鞋帮……铁全水熟练地忙活着手里的活儿。


在那些老主顾的眼里,铁全水“老实巴交、技术不错”,可他们并不知道,19年前,铁全水靠勤劳致富挣下了100多万元。然而这笔存在当地信用联合社的百万巨款,却被信用社会计以铁全水的名义到多家金融单位贷款,然后用铁的存款还款。后来,银行会计被揪出法办了,可铁全水的百万存款却不知道该向谁要。钱要不回来不说,一些金融机构还拿着涉案会计冒名签下的贷款协议向铁全水讨债。


【发家】贩卖羊皮成一方富豪


2007年12月28日一大早。58岁的铁全水像往常一样支起鞋摊,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在刘寨镇四街,大家都知道老鞋匠铁全水,技术娴熟、勤快厚道。可没有多少人知道,在10多年前,他就是闻名长葛县的皮革大王,身家百万的富豪。


1976年,铁全水从部队转业回到家乡长葛县后河乡。他发现家乡屠宰业很发达,皮革及其制品销路比较好,就拿着200元钱的退伍转业安置费,开始四处收购山羊尾皮。就这样铁全水挣到了第一桶金。


1980年前后,铁全水通过关系和前苏联满洲里的一家公司取得了联系。往那里托运的一车皮革,成本不到3万元,能卖30万元。没过多长时间,铁全水挣足了本钱,开办了长葛县皮革服装厂。


2007年12月28日下午,铁全水带记者来到了他当年的皮革厂,厂房面积有500多平方米,厂房10余间。这种规模的制衣厂在当年已经相当不错了。


致富后的铁全水在村中第一个盖了两层楼房。铁全水也成了后河乡最有名的富豪。


1988年,铁全水在长葛县信用联合社的账户年入货款汇票已经突破了100万元,达到113.39万元。


【噩耗】百万存款账户里神秘失踪


2007年12月28日,说起自己百万货款在长葛县信用联合社失踪一事,虽然时隔近20年,但铁全水依然记忆犹新。他说,1988年11月25日,准备新购一批皮革的铁全水特意到县信用联合社取款。可在办理取款手续时,当时的会计高超却说,铁的账户里没有钱了,账上的钱全部还贷款了。


闻听此言,铁全水头轰的一下险些栽倒,自己从没有在县信用联合社和别的金融单位贷过一分钱的款,113万多元咋能全还贷款呢?铁当即要求高超出示贷款手续,而高超始终没有拿出所谓的贷款手续。


第二天,铁全水火烧火燎地找到了分管县信用联合社的长葛县农业银行副行长侯金岭,反映自己账户上百万存款丢失一事。县农行接到铁全水的通报后,第二天便召集由银行领导、铁全水、县信用联合社会计高超参加的紧急会议。会上,银行领导要求高超拿出以铁全水名义贷款的全部手续,以及贷款的去向和用途。高超一直到紧急会议结束也没有说一句话。


侯金岭查看铁全水在县信用联合社的开户账本时发现,身为银行会计的高超竟然给铁全水造了两个账簿,账户上113万多元的汇票存款,全部被高超以贷款转账的名义抵扣。铁全水索要相关手续,高超还是拿不出来。


【打击】受害人反倒成了嫌疑人


正当铁全水为百万存款失踪焦急之际,一个更令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长葛县检察院的同志突然找到了铁全水,向他了解他账户上的贷款问题,并索要贷款手续。铁全水蒙了,他原本就不知道谁在自己的账户上以自己的名义在多家金融单位贷款,哪来的贷款手续呀。可检察院的办案人员硬说铁全水拿走了贷款手续并销毁了。


1988年12月2日,长葛县检察院的赵永年、李留义、李秀金,以通知铁全水来县农行议事为名将其送到了县看守所关押起来。当月3日,县检察院的工作人员和县信用联合社主任赵长水提出铁全水,来到铁家将长葛县皮革服装厂公章和个人私章全部抄走。3天后,检察院会同银行领导提审铁全水,并出示了贷款手续,要求铁交代贷款问题,以及贷款去向。铁全水当即断然否定,重申是有人冒用自己的名义贷款套取现金并将贷款转嫁到自己身上。


铁全水告诉记者,那些出示的贷款手续全是抄走他厂里的公章和自己的私章后伪造的假手续。检察院办案法官因为找不到铁全水贷款的证据,在关押其28天后只得将其释放。从铁家抄走的物什,19年过去了,至今一件没还。


【真相】信用社会计贷空百万存款


百万存款在银行丢失不说,自己反倒成了犯罪嫌疑人,被关押在看守所里长达28天。一出看守所,铁全水便踏上了向相关单位申诉的漫漫长路。


中国人民银行许昌分行接到铁全水的申诉后,会同长葛县检察院很快查明,长葛县信用联合社会计高超等人存在利用职务之便冒名贷款、骗取信用联合社开户资金累计达87.5万元的重大违法违纪案件。


身为长葛县信用联合社会计的高超,在1988年2月到12月之间,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以铁全水的名义在长葛县南席信用合作社、长葛县信用联合社等金融单位多次贷款累计近90万元,并将全部贷款转到铁全水在长葛县信用联合社的账户上冲抵。


长葛县南席信用合作社原主任张庚午,职员高苹、李秋霞分别证明,在1988年2月、12月的两个月里,高超利用自身的便利条件,在该信用合作社以铁全水的名义分两次贷款5万元和10万元。他们说,由于高超当时是县信用联合社的会计,是他们的上级领导,在办理手续时给予了特殊关照,其实,究竟谁是铁全水,他们压根就不认识。


办案人员在详查铁全水账户时发现,其账下的全部存款几乎都是高超贷出的,100多万存款被贷空。


记者比对高超1988年2月至12月间以铁全水名义出具贷款的手续时发现,高超留下的铁全水印章与铁全水一直使用的私章字样有着明显差别。也就是说,高超在冒用铁全水贷款时使用的铁全水印章全部是伪造的。


2007年12月17日,记者在长葛调查此事时,当年查办该案的长葛县检察院原检察官李秀金回忆说,是他和原经济科长李留义(音)一起查办的此案,长葛县信用联合社会计高超因为冒名贷款、骗取信用社开户资金等问题,受到了刑事处罚,涉案资金也全部追回并上缴国库。但对于追缴的87万多元的涉案资金究竟是谁的、要不要归还受害人等问题,他们没有得到明确指示,抓出银行蛀虫高超后也就将案件结了。从铁全水家查抄的公章、私章因为检察院多次搬家,估计已经被销毁了。


知情人却告诉记者,铁的公章和私章现在依然封存在检察院,只不过他们有顾虑,因为案件当年就没有完全调查清楚,只是处理了银行部分违纪违法员工,并没有逮到漏网的“大鱼”,所以他们不敢轻易交给当事人,担心翻案。


【避难】十几年离乡修鞋谋生


铁全水正为自己的冤屈无处申诉而苦恼之际,新的麻烦又来了。


1992年3月,长葛县南席信用合作社又一纸诉状将铁全水告到法院,要求法院判决铁归还本息共计24.3万元贷款。原来,高超曾以铁全水的名义在该信用合作社贷款15万元。


铁全水收到法院的传票头都大了,他聘请律师准备应诉之时,南席信用合作社又主动撤诉了。后经了解,他们清查贷款手续时已经发现,那笔15万元的贷款,虽说是高超以铁全水的名义贷的,但铁本人并不知情,15万元贷款也没有到铁本人手中,是高超挪作他用了,跟铁无关。


然而,麻烦并没有就此结束,而是纷至沓来。铁全水的妻子得知百万存款在银行账户上丢失的消息后,认为是铁伙同银行偷吞这笔巨款,任凭铁全水怎样解释就是不信,夫妻间矛盾陡生,不久两人协议离婚。红火一时的皮革服装厂随即停工、废弃。


而针对他四处告状申诉的恐吓电话和传言不断传到铁的耳中。有人说,只要铁不就此打住,钱丢了不说,命也难保。


1992年5月,不堪事业上的重创和家庭失和带来的苦痛,铁全水离开家乡流落到了密县(现在的新密市)。密县刘寨镇宋寨村的薛银生得知铁的不幸遭遇后,收留了无家可归的铁全水。由于铁的遭遇十分坎坷,精神受到严重刺激,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铁全水神志总是一会清醒一会恍惚。


薛银生在鼓励铁全水振作起来重新开始的同时,还资助其购买了一台修鞋机器,让铁全水自食其力,唤起他继续生活下去的信心和勇气。就这样,铁全水以修鞋机为伴在异乡开始了修鞋的艰苦生活。


【维权】人大代表助其讨公道


时光一晃就是10多年。2004年左右,一个偶然的机会,杞县裴店乡刘庄村党支部书记、杞县人大代表杨序文认识了铁全水,他了解到铁的不幸遭遇后,深表同情,并暗下决心帮助铁全水讨回公道。


2007年12月27日上午,杨序文告诉记者,他认识铁时,铁有严重的抑郁症,后来带着他到多家医院诊治,经过精心治疗,铁的身体恢复了正常。


铁全水告诉记者,讨不回百万存款,心里就像压了块大石头,干啥都没有心思。当年,在他的带领下,他家乡兴起了一批皮革制品厂,现在年产值上千万的就有好多家,自己如果不是遭遇此事,早就成了千万富翁了。今后,如果能圆满解决百万存款问题,他还想重振精神大干一番,带动更多的乡亲富裕起来。说这话时,铁全水的眼里泪花闪动。


2007年12月27日中午,记者获悉,铁全水已经将控诉状写好,准备递交许昌市政法部门立案查办。


针对此事,河南名人律师事务所律师李群分析认为,银行工作人员利用职务工作便利冒名贷款、骗取银行储户开户资金,这说明银行存在严重监管漏洞,存在监管不严责任,并应该为此承担赔偿责任。他建议铁先生直接到法院起诉责任银行,追讨存款本金和利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