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二十七章重回敌后 第二节兄弟重逢

ddtt 收藏 6 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URL] [内容简介] 在八路军的连队里张学义呆了好几天,他跟着人家穿越了鬼子的封锁区最后来到翼中地区八路军的指挥部,张学思整天看着张冲直头疼,生怕重庆方面知道此事对自己的兄弟张学义不利,他正发愁外边报告,“首长,我们找到几个从飞机上跳下来的人。” “是友军飞行员么?”张学思的部队救了不少飞行员,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4.html


在八路军的连队里张学义呆了好几天,他跟着人家穿越了鬼子的封锁区最后来到翼中地区八路军的指挥部,张学思整天看着张冲直头疼,生怕重庆方面知道此事对自己的兄弟张学义不利,他正发愁外边报告,“首长,我们找到几个从飞机上跳下来的人。”

“是友军飞行员么?”张学思的部队救了不少飞行员,每次都可以安全送走,每次也是先总到参谋处这,报事的说:“不是飞行员,他们是从一架运输机上跳下来的,白天下来的我们打退日伪军把他们救走的。”

“带进来我看看。”张学思正说呢就听到外边有个东北口音的男人大声喊,“我来是找张参谋的,我不是国军飞行员,我都不知道我是什么身份。”

张学思走出门一看是张学义,兄弟俩多少年没见了,模样没怎么变,俩人见面什么也没说先抱在一起,过了很久俩人擦干眼泪,张学思问,“你是来找孩子的吧?”

“是呀,急死我了,我在菲律宾正干小鬼子呢,来了个电报,我飞机也不能开,我也没心情炸小鬼子,回到重庆一晚都没住就来到这了,我非打死这小子不行,气死了我。”

张学思说:“别急,他在我这呢。”他回头对屋里喊:“张冲,你爹看你来了,还不出来。”屋子里的人听到了就跑了出来。

张学义一看走出个小八路来,一身灰色的制服,腰上是手枪的皮制弹匣包,左边斜背文件包右边挂着牛皮枪套,枪套里的盒子炮还栓着红绸子,张学义都快不认识儿子,看见儿子就想冲过去打,张学思一把拉住他,“兄弟,行了,你熬出头了,儿子都能打鬼子你可有盼头了,他能接班继续打鬼子也就不用你亲自出马,这事好事呀。”

“老四,你放开我,我不打他。”

张学思说:“不许骗我呀,你小时候总骗我。”

“我这把年纪了骗你做啥。”

张学思松手之后张学义走了过去,“你他妈的怎么想的来着,怎么竟给我找事,我他妈的在菲律宾打鬼子你给我起猴头儿。”

“你自己好坏不分,跟老蒋穿一条裤子,你吃他的俸禄只能受他摆布,你自己就不能想想你该干点什么,你还比我多上几年学,我怎么看你这么糊涂,八路军是给谁打鬼子,你是给谁打?”张冲现在有安身之处,不怕他爹,他感觉没有家里的零花钱也能活,八路军也管饭,虽然吃的不好。

“你个浑小子,你以为你吃几碗干饭,跑这教训老子,我打死你。”张学义一伸手就被兄弟张学思拉住,“你可说不打孩子的,好了好了,别生气了,你孩子一窝呢一个也不舍得送到延安培养,那就留在我这里我给你管这,你还信不过我么?”

“我信的过你,信不过他。”张学义心里还有气,继续板着脸对张冲说:“你走了也不打个招呼,你不知道你奶奶你娘在家着急么?”

“我走的时候留信了,大概他们没看见,或者看见了怕弄个通共的罪名所以把信藏了,爹,我从小到大看到的是什么,从我记事起国军一败再败,日军要打通大陆交通线,国军都干嘛去了,除了丢地盘就是丢地盘,八路军才叫真正的抗日呢,打死一个敌人少一个,敌人少多了地盘就失而复得,国军只知道守地盘,可守过过几里地?你在他们那也不受重用,不如你投奔八路军呢,我可以想办法把家里人弄到北边,这你能安心打小鬼子么?”张冲岁数不大很爱动脑子,这一番话差点把张学义拍住。

“你要干你干,我还要回去继续炸小鬼子。”张学义知道儿子不可能跟他走,他自己转身往外走,张学思问:“你这是去那,连饭也不吃?”

“我知道你们困难,我还是自己找地方吃,能给我借几套衣服么,老百姓的衣服,我自己往回走。”张学义知道儿子没事也就安心了,以后儿子什么时候战死沙场那就看他的运气,打鬼子可不容易。

他们正准备离开八路军的指挥部,天上又来了飞机,跳伞下来的是一名国军的联络员,带着电台下来的,也很快被八路军保护着来到指挥部。

国军联络员见到张学义立即立正站好,敬礼之后才说:“长官,我是空军派来的,特地带了电台,我的任务是护送您回去,电台用来联络附近的国军。”

“哎,又安插耳目了,老四,咱们不能多聊了,我要走了你多保重。”张学义把没子弹的长枪丢在八路军的驻地,领着张顺和钱瑞带着短枪转身往外走,张学思心说,这家伙还跟小时候一样,认准个啥就干到底,连路条都没有怎么出八路军的防区,他立即提笔开出路条,然后喊:“张冲,拿上路条,叫警卫班护送你爹走。”

张冲接过路条去警卫营的驻地就叫人去,一个班的八路军精锐立即整队出发,每人一支三八式小马枪,腰上还有一支盒子炮,全是木托盒子炮,手榴弹袋里装满了边区造手榴弹。


有了路条张学义走路方便多了,路上张冲就说:“爹,都你来这不对,我本来可以被四叔派到前线打鬼子的,我们最近总有攻打县城的任务,那才刺激呢,收复失地解救百姓那多光荣。”

“你能保护好自己就不错了,还打县城呢,记住了,任何时候先隐蔽好了再说,别总认为自己有几下子就了不起,你爹我也当年认为天下第一,可身上还是留下几十处伤,几次我差点命都没了,知道不。”张学义边走路边给儿子讲注意事项。

“爹,现在鬼子不比以前,一个小队勉强够三十人,机枪掷弹筒都不是一小队两份,能有一份就算精锐,多数情况是一小队只有一种支援武器,以前鬼子的三八枪打旧了直接扔给伪军用,后来就不这么大方他们自己换枪管继续用,到现在有的枪都没膛线,我们缴获了也直接给民兵用,多数士兵是来自朝鲜和伪满的,他们不忠于日本很容易投降,打鬼子比以前容易的多。”张冲跟在张学义身边,他的任务就是保护他爹,多会走到河南地面见了正牌国军就算完成任务。

张学义心想可算快熬到头了,鬼子好打了离自己解甲的时候也不早了,以后干嘛,真如张顺钱瑞说的自己回去当个保安司令,拥兵观望等着八路军夺天下?那可是险棋。

在八路军的防区内走了几天以后他们这十几个人踏进了日军占领区,大陆交通线作战开始后河南大片土地沦于敌手,否则张学义早进入国军防去了,到了日军的占领区内。

八路军战士隐蔽在一片树林里,张学义拿着望远镜仔细侦察,钱瑞张顺也有望远镜,张冲自己在前往冀中的时候也缴获了日制望远镜,四叔一直没让他上交,一直让他自己用,比护送张学义的八路军班长还牛,班长只有一支比较新的三八马枪,盒子炮是二十响,其他一些战士都是普通的插梭盒子炮,班长连望远镜都没有,在八路军里只有连一级指挥员才有,个别部队排长运气好了能缴获一个,多数排长只比战士多支手枪。

警卫班的班长问张冲:“都看到啥了?”

张冲知道班长不好意思自己借望远镜,他的望远镜是参谋处特批使用的,不管去那个部队也不用上交,张冲把望远镜给了班长,“老兵,你使吧,我回去也是保护首长,用不上这个。”

“谢谢小兄弟。”说山西口音的班长拿过来仔细一看发现了日军一个岗哨,两个沙袋围成两个掩体夹着一条土路,还有简单的鹿角挡路,沙袋围起来的地方还有个木制的岗楼,勉强能挤进去几个人,另外还有个帐篷在大路边,大概这是一个小分队,最对有个军曹或者曹长指挥,一挺九六式机枪架在沙包上,班长看了有点眼馋,班里的捷克造已经很旧,子弹也不多,正好换一挺好使的。

“班长,我们怎么办,是忍到天黑溜过去还是打一下,我们的干粮可不多,要白天什么也不干就隐蔽,那没执行完任务我们的口粮就吃完了,还怎么回去呢。”张冲知道兵无粮就完了,必须打,只有缴获吃的才能继续往前走。

张学义看了一眼警卫班的班长,他问:“班长同志,你当兵几年了?”他说话的时候依然举着望远镜,班长说:“我三七年入伍的。”

“嘿嘿,新兵一个,我三一年就跟小鬼子干着,还去延安当过军事教官,你的人省省吧,都别动,现在借我三支长枪,我保证不露面就能把小鬼子全弄死。”张学义身上没长枪,美国兵给的武器没子弹,他也不背着空枪,现在靠两支大眼儿撸子什么都干不成。

班长立即叫了三个士兵的名字,让他们把三八式马枪递给张学义他们三人,这三人仔细看了膛线,是半新不久的,狙击几个鬼子勉强够用,这三人同事掏出美国造的汽油打火机,用火苗上冒的黑烟熏了熏准星,以减少反光便于狙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