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幕揭秘-上南合作,南汽吃亏了?

DFHWX 收藏 1 274
导读:上南合作,南汽吃亏了吗? 2008-1-3 7:21:16   【南京日报报道】昨天,2008年的第一个工作日,上汽部分领导在南京参加了南汽的工作例会——双方的联合工作正式开始。 这到底是一次怎样的合作?南汽是否被“贱卖”了?继上周南汽与上汽全面合作协议签署之后,作为此次合作的主要推动者,南汽集团董事长王浩良就承受着外界的种种质疑。 昨天,在接受南京日报深度报道组记者专访时,王浩良直面质疑,敞开心胸,分析南汽现状,揭秘谈判的幕后故事,剖析未来发展战略。 为什

上南合作,南汽吃亏了吗?


2008-1-3 7:21:16


【南京日报报道】昨天,2008年的第一个工作日,上汽部分领导在南京参加了南汽的工作例会——双方的联合工作正式开始。



这到底是一次怎样的合作?南汽是否被“贱卖”了?继上周南汽与上汽全面合作协议签署之后,作为此次合作的主要推动者,南汽集团董事长王浩良就承受着外界的种种质疑。



昨天,在接受南京日报深度报道组记者专访时,王浩良直面质疑,敞开心胸,分析南汽现状,揭秘谈判的幕后故事,剖析未来发展战略。


为什么要寻求合作?


“南汽的销量十年来一直徘徊不前,如今还是10万辆,员工收入十年来增长缓慢。南汽要彻底改变现状,合作是唯一出路。”






记者:南汽为什么要寻求合作?



王浩良:我也听到了很多质疑声,之所以有质疑,是因为人们对南汽还不了解。我们要现实地看南汽,要冷静地看汽车产业的发展。



南汽曾经是国内汽车产业的老三,现在已经跌到第十四、十五的位置了,整个集团的销量在国内汽车市场上的份额不足1%,已经是无足轻重。近几年,面对汽车市场“井喷”行情,国内汽车产业发展很快,每年增速都在百分之二三十,而南汽的整体销量始终迈不上台阶,可以说在汽车行业里已经被“边缘化”了。在汽车行业里,南汽早已不是大集团,就经营能力和市场份额来说,只能算“小公司”,这是不容回避的事实。



10年前,南汽的销量就是10万辆,如今还是10万辆,员工的收入这些年也增长缓慢。2000年以后,省、市政府重组南汽,组织股东们投入了不少资金,但是,南汽连续几年亏损,资本金几乎亏掉了三分之一。



记者:南汽落到这样的境地,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的?



王浩良:南汽发展到今天的样子,大家都觉得很可惜,太多的发展机遇被错过了。



20年前,南汽的卡车跑遍全国各地的时候,还有很多汽车公司连拖拉机都造不好。如今,人家抓住了发展机遇,已经把南汽远远甩在后面了。



南汽的落后,主要是长期在封闭的环境下运作,没有形成清晰的发展战略和投资战略,思想观念跟不上形势,不善于利用国内国际资源,往往搞一个项目消耗一块资源,最后项目搞成了,没有资源补充,搞了几年就搞不下去了,变成了“开花不结果”。



很多同行笑话南汽的营销能力弱,不会卖车,这也是事实。同时,企业的融资渠道单一,不擅长资本运作,就抱着银行贷款一条腿,企业的商业成本就高。由于企业发展缓慢,人才出现外流,十分可惜。



记者:股东们有没有考虑增资以给南汽“输血”?



王浩良:南汽的股东方都是国有资产,首先政府不可能再投钱到企业来,其他的股东都是行业外的,南汽这么多年的发展没有让股东们看到希望,再要他们增资,不太现实。



市场经济残酷无情,落后者必然被淘汰。南汽人通过解放思想大讨论,通过反思,增强了危机意识,确立了新的观念。企业领导者认识到,必须对国家、对社会、对股东、对员工有强烈的责任感,要努力改变现状。



南汽的出路,归根结底,是要由现在计划经济痕迹很深的一个企业,真正变成一个由市场导向的企业。企业要发展,寻求对外合作是唯一出路。可以说,南汽寻求对外合作,正是对汽车行业发展趋势的深刻把握,对南汽现状的深刻把握,对南汽未来发展机遇的深刻把握。



为什么选择上汽?


“2007年4月20日晚上我和上汽集团董事长胡茂元就商谈,要合作,希望是全面的合作,要解决好南汽发展的问题。国家发改委的领导说,南汽和上汽优势互补,可以发挥到淋漓尽致的程度。”



记者: 南汽在选择合作伙伴上有什么标准?



王浩良:这两年南汽跟不少投资者谈判过,有境外的企业,有实力很强的金融集团,也有国内的民营企业和其他汽车大集团。



我们觉得,行业外的企业虽然很有钱,能给南汽强大的资金支持,但是他们不会重视汽车产业的发展,不能全面解决南汽发展的问题。其他汽车大集团,有的因为发展战线拉得太长,不想冒进;有的只想要南汽的优质资产,不想要“烫手的山芋”。



我们需要的合作伙伴,必须能够全面解决南汽发展的问题,包括南京菲亚特的发展问题,自主品牌的发展问题。老实说,敢接这个招的企业也不多。



记者:跟上汽全面合作的方案是什么时候提出来的?



王浩良:2000年以来,南汽跟上汽曾有过两次合作机会,都由于种种原因没有成功。



从收购MG罗孚资产建设浦口基地开始,我也曾雄心勃勃地想在各方支持下重振南汽雄风,闯出另一条中国汽车业发展的道路来。在经过反反复复对南汽现状的分析和思考后,感到难度确实不小,因此下了决心,走联合之路来实现振兴南汽的愿望。



在经过各种探索之后,我头脑中就开始思考与上汽重开合作的问题。



就资源来说,MG名爵和荣威同出一宗,相互竞争不是办法,联合起来更为有利;就相互关系来说,我和上汽没有恩恩怨怨,员工之间更谈不上。所以2006年底,我就拜访上汽的胡茂元董事长,为合作探路,希望在有关知识产权问题上双方和解处理,“打官司”只能让外国人得好处。胡董事长也非常赞成。2007年4月19日,胡茂元董事长通过媒体发出了合作的邀请,第二天晚上我就和他商谈,要合作,希望是全面的合作,要解决好南汽发展的问题,而不是在个别项目上。



跟上汽合作,有“天时地利人和”。全面合作是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经过双方坦诚友好的充分沟通取得的积极结果,符合国家长三角企业经济发展战略和国家汽车产业发展政策,这是“天时”;上海和南京相距300公里,具有地缘优势,这是“地利”;对于与上汽的合作方案,南汽的员工90%以上“坚决支持”,职代会是全票通过,这是“人和”。



记者:您觉得南汽吸引上汽的地方在哪里?



王浩良:总体上看,南汽与上汽合作互补性很强。上汽商用车产品系列不全,南京依维柯和跃进品牌在融入上汽之后,能迅速弥补上汽在商用车市场的短板。



南汽的名爵和上汽的荣威,两个品牌协同发展,可以最大限度地发挥各个生产基地的利用率,降低成本,消除市场摩擦,取得双赢。



更重要的是,南汽有资源,南汽的生产制造能力是很强的,有一大批优秀的工程技术骨干。浦口基地一年建成、产品下线就说明了实力。南京的制造成本比上海低,这也是上汽特别看好的地方。



国家发改委的领导说,南汽和上汽合作,优势互补到了淋漓尽致的程度。



南汽是不是亏大了?


“此次合作使股东的利益实现了升值;今后三年,南汽现有的规模有望提高三倍,南汽资产质量、盈利能力能达到上海汽车的平均盈利水平。”



记者:此次全面合作的方式,南汽是不是有点亏?



王浩良:首先,这次南汽与上汽是“合作”而不是“合并”,这是在北京签约时中央领导特别强调的一句话。要说南汽是不是吃亏了,要看股东的利益是否得到了保证,以及合作以后南汽的资产是否能得到增值。



这个问题,可以从三个层面上来看:



第一,这次合作,决策是严格按程序办的,合作方式是多种方式反复比较选定的。政府国资部门直接参与谈判,所有工作都是理性和认真的。



第二,这次确实是合作,不是一般的双方斤斤计较算账的买卖和收购。从合作协议书上记录的情况来看,我们持有“上海汽车”3.2亿股的股份,按最近一段时期的股价来看,3.2亿股值80多亿元。而我们的净资产账面值为40多亿,评估值更低一些。这个数字能说明问题:不仅股东的利益得到了保证,也考虑了南汽方面资源和无形资产的增值。我们的这个结果,得到了股东们的支持。同时,双方还妥善处理好了南汽的历史遗留问题。所以,媒体评论说“不完全是政府主导,是遵循了市场规律”,是“资本摆平了一切”,“股东卖了好价钱,还坐收红利”。至于有人把南汽的无形资产抬高到100多亿,那是不符合实际的。



第三,双方在谈资产对价时,虽然上汽对南汽作了总体处理,但南汽的股东们在新组建的零部件公司内还留有25%的股份,以后也还有相当的投资责任和股份收益。根据双方确定的原则,企业发展后,将来税收留在地方政府,这对维护地方利益也是有利的。



当然,为了长远发展,上汽获得这样一个强大的生产基地,也是划得来的。



记者:上汽对南汽发展的承诺是什么?



王浩良:按照合作协议,今后3年,南汽现有的规模可以提高3倍,南汽资产的质量、盈利能力能达到上海汽车的平均盈利水平。



现在初步预算,上汽向政府承诺,5年内要投入85个亿。其中前3年现金注入注册资本金15亿元。名爵生产线要根据产品规划对现有生产设备进行填平补齐、完善提升的投资,到2010年,名爵的产销量将达到20万辆以上。目前,上海汽车正在为原南京菲亚特公司资产的未来发展进行规划,2008年将投入一款成熟产品进行生产,使这块资产能量得到充分释放,一期到8万辆,二期至少是15万辆。可以预见,上南合作后第一个见成效的就是盘活原南京菲亚特的资产。



记者:合作方式上,为什么不选择整体与上汽集团合资成立一个新公司?



王浩良:这次合作不能成立一个上汽控股的双方联合股份制公司,是因为上汽的结构不允许这样做。上汽是2006年实现了整车公司整体上市,上汽集团持有83.83%的股份,但其承诺过同业不竞争,就是说,上汽集团不能再搞整车。所以我们就采取了现在的合作方式。



合作将给南汽带来什么?


“这次合作不是说南汽就没有了,不发展了,其实是更大的发展。”



记者:合作之后,南汽还存在吗?自主品牌战略还在吗?



王浩良:我们谈判时特别强调三个不变:南汽的法人地位不变,南汽的注册地不变,南汽的纳税渠道不变。这次合作不是说南汽就没有了,不发展了,其实是更大的发展。



我们2005年7月成功收购英国MG罗孚时,压力是很大的,政府不放心,媒体不看好,银行不支持。经过两年的建设,大家看到了MG名爵这个自主国际化品牌发展的希望,但是,未来发展的几个基本要素,一个都不能缺:一是要建立强大的国际国内营销体系;二是大量的持续资金投入;三是先进和超前的研发团队;四是完全的市场机制和运作方式。这些因素,光靠南汽自身是难以齐备的,必须靠寻求战略合作方来弥补。



合作以后,名爵和荣威双品牌运作,也使合力打造自主品牌的概念更加明确。这次在北京签约,曾培炎副总理叮嘱双方企业一定要加大对自主创新能力的培养,这是做好自主品牌、促进汽车工业由大变强的关键。



记者:对于南汽的一万五千名员工而言,此次合作意味着什么?



王浩良:关于这次合作,我在南汽职代会上讲了三句话:第一,南汽员工整体进入。这次合作没有辞退一个员工;第二,合同继续有效;第三,政策待遇不变。因此,大多数员工是欢迎的。



对南汽的干部来说,也是会基本稳定的,不会因为合作就失去了工作岗位。当然,我也提倡双方干部要交流,胡茂元董事长表示,上汽对南汽的干部要信任支持,真正融为一家。



在新的机制下,员工个人会有更好的施展才能的舞台,工资待遇也会保证相应增长,这也是写上协议的。



记者:在整个合作过程中,您最担心什么?



王浩良:这次合作,政府的推动十分重要,但本质上还是企业自己的选择。这一点我很清楚。现在合作签约了,社会反响总体看好,但也有各种各样的质疑,不过我并不担心。



南汽获得了一个好的发展条件,真正发展起来了,合作就算成功了。现在我考虑的是,双方一定要做到思想上的融洽,这样才能把企业做好。



虽然有很好的基础和互补性,但双方都是国有企业,有优势也有共同的不足,所以我们企业的员工,合作一定要做到合心、合神、合力,要以同一价值观来指导和规范合作企业的行为,双方企业的文化要融合起来,共同打造优势的企业文化和先进的管理理念,这样,南汽就一定会以全新的面貌出现在世人面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