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头要塞日军覆灭记

qllqff 收藏 4 1633
导读:      东北网鸡西5月9日电 记者(田丰 王清明)凡是到过虎头的人,都游览过虎头军事要塞。当人们走进那潮湿阴暗斑驳陆离的水泥隧洞时,凉风飕飕,毛骨悚然,面对用中华儿女血肉之躯筑成的战争机器,无不感到心灵震颤,深深的耻辱和巨大的愤慨油然而生。但是,许多人却不知道,在这片土地上曾发生过一场水陆空立体作战,它以一千多名苏联官兵的生命和两千多名日本关东军守备队官兵的生命为代价,终止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后枪声。比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整整迟缓了11天。使这里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终结地。   这是一段鲜为人知


东北网鸡西5月9日电 记者(田丰 王清明)凡是到过虎头的人,都游览过虎头军事要塞。当人们走进那潮湿阴暗斑驳陆离的水泥隧洞时,凉风飕飕,毛骨悚然,面对用中华儿女血肉之躯筑成的战争机器,无不感到心灵震颤,深深的耻辱和巨大的愤慨油然而生。但是,许多人却不知道,在这片土地上曾发生过一场水陆空立体作战,它以一千多名苏联官兵的生命和两千多名日本关东军守备队官兵的生命为代价,终止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后枪声。比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整整迟缓了11天。使这里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终结地。

这是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

也是一段颇具神秘色彩的历史。

日军侵占虎头秘密修建要塞

虎头,是黑龙江省虎林市的一个边陲小镇,坐落在完达山的余脉虎头山上,面临乌苏里江,与俄罗斯联邦的伊曼市隔江相望。二战中,它一直是兵家必争的军事重地。一九三三年日军侵占虎头后,便在这里住扎重兵,秘密修建虎头地下要塞。侵华日军认为,“虎头恰似正对符拉迪沃斯托克和乌苏里斯克咽喉的匕首,又像直插苏联滨海边疆区心脏部的长矛枪尖。不能不看到虎头作为天然的桥头堡,凭借周边的大沼泽地带,完全可以抵制敌人的奇袭和机动作战”。一语道破了日军的天机,这里是进攻苏联的桥头堡。虎头被日军侵占后,按照日本帝国主义对苏作战的计划,不能不把这里视为军事要地。特别是虎头的地形在军事上更为重要,虎头镇北的猛虎山由三个山丘构成,远眺,有虎尾、虎身、虎头之分,如凶猛的卧虎之态,形象极为逼真,高昂的虎头,隔江雄视着俄罗斯的伊曼市、伊曼铁道桥、西伯利亚铁路及前苏联的萨里斯基军事区。这里可以直接渡江进攻苏联;可以支援绥芬河、东宁正面的日军主力向苏联海参崴地区进攻;可以阻止从伯力南下增援的苏军;可以切断对面苏联的铁路、公路、水路运输。日军在虎头区域主阵地的猛虎山是由东、中、西三个山丘构成,周围是沼泽地带,形成难以通行的天然屏障。猛虎山阵地为虎头要塞的中枢部,日军虎头国境守备队司令部所在地。地下工事以中猛虎山为中心,由山底向东、西猛虎山延伸,长达8公里。之后,延伸到虎北山和虎啸山,形成了巨大的地下隧道网络。隧道宽、高约3—4米。所有覆被,均用3米厚的钢筋水泥浇铸,工事上面的自然植被茂密,不见一点人工痕迹。在山地的表面开有出入口、枪眼、炮眼、反击口、换气孔、观测所等几十条横竖通道,像蜘蛛网一样的山底下向各处延伸。

地下要塞五脏俱全,成直角走向的几个大曲廊联络地下深处的指挥室、士兵休息室(日军称栖息所)、伙房、浴池、粮米库、弹药库、发电所、电话总机房、扬水站、升降竖井等。在地面上,利用山地、丘陵的有利地形,筑成环形的、便于出入,便于观察和便于平面主体发射火力的阵地。

在要塞工程外围,筑有野战工事和飞机场。

要塞在山体中,分为四个地区,各自形成可以单独进行攻防作战的设施。

日本军国主义为了鲸吞中国的东北,进而吃掉苏联远东大片国土,豁出血本在这里部署了大量的兵力,配备了先进的武器。1938年3月,日军编成的第四国境守备队,是一个旅的编制,号称满州31部队,又称满州948部队,司令官几任均为少将。1945年7月,日军改编临时国境守备队,从满州国第5方面军所属部队调入兵员800人左右,建立满州第15国境守备队。下设6个步兵中队,一个工兵中队,一所陆军医院,总兵力为1500人。虎头除日军外,还有一部江上伪军,驻守在舰队船坞左侧的二层楼内,称办事所,主要任务是为江上过往炮舰供应物资。

日军为了在作战时炸毁乌苏里江对岸苏联的西伯利亚铁道桥,1941年从日本东京湾要塞运来了大坂工厂制造,射程20公里,日本陆军唯一重型武器,40厘米口径的榴弹炮一尊,每发炮弹重1吨。在各阵地还装备了各种远射程炮。

虎头筑垒地域,是日军在东北海拉尔、绥芬河、东宁、瑷珲等地修筑的永久性工事之一。日军将其夸耀为“东方的马其诺防线”,“可坚持6个月不怕围困的坚固要塞”。

日军构筑虎头要塞的劳力全是从中国关内及东北招骗和抓来的劳工,也有一些是中国军队的被俘官兵(日军称这些人为“特殊工人”,是未被解放的奴隶之意)。他们是在日军枪刀的威逼下从事非人劳动的,他们的最后结局都是极为悲惨的。

日军为了绝对保密,假借举行庆祝竣工的宴会,将劳工和被俘人员集中在猛虎山西麓(猛虎谷)的洼地里,宣称这是对他们庆功犒赏。有的被俘军官已识破日军诡计,想躲逃,却被抓回,强行赶到洼地。宴会在进行到高潮时,有的人已觉察到灾难将要降临了,便欲逃离,日军机关枪突然从山顶一齐向洼地扫射起来,宴会在机枪的火舌喷吐中顿时化作了血腥屠场,尸体叠压、血流成河、目不忍睹。

日本守备队为了掩饰这惨绝人寰的罪恶,动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立即将洼地填平了,消除了一切痕迹,想使冤魂们永远不见天日,永远不能控告他们的罪行。

日本技术人员在完成工程后,虽然被放回国,但长期遭受宪兵的监视与审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