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班长是军中保姆?!

番禺武警 收藏 72 4015
导读:[第一军团原创]班长是军中保姆?!

在我第二年兵的时候就被派到新兵教导大队当新兵班长,在那几个月的时间里,可说是让我重温了我当新兵的感觉,同时也让我学到了很多带兵的方法的技巧!

马国强是来自广东的一个兵,家庭条件比较好,父亲是当地公安局的局长,他来部队没有什么大的目标,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我来部队就是为了找一个跳板,好等复原以后就到公安局报到上班!”。所以,他在来到部队后,对部队的生活可以说是非常不适应!

在他第一天分到班里的时候就显得和其他的兵不一样!虽然在接兵的时候,部队和当地武装部的干部就明确了在到部队时不用带衣服和其他的东西,但还是有很多人在离开家乡到部队的时候,家里人往往会让其带几条家乡产的香烟。

把马国强带回班里后,我就组织班里先到的其他新兵搞了一个简单的欢迎仪式,并相互作了自我介绍。然后就跟马国强说:“小马,你到了这个班,就是这个班里的一员了!以后你的一举一动都代表我们这个班!刚来可能会有点不适应,这没关系,我们班长都会帮你的!但是有一点要记住:以后要出这个班干什么事都要向我请假,回来后找我销假,包括上厕所或是做其他的事!一定记住啊!”

“记住了!班长!”,马国强笑着回答。

“以后见到老兵、班长或是干部,都要敬礼、问好!有什么不适应或者是不懂的你就来问我。”,我继续说道,“如果有班长问你话,你首先要说‘报告!班长!’,知道吗?现在也不和你说得太多,你也记不住。对了,你带什么东西来,如果是现在用不着的东西,你列个清单,我签个字,先放到连部的保管室去,等要用的时候再去拿!还有从家里带来的现金,不要放太多在身上,留个几十块钱就行了,其他的先存到队部去,你如果要买什么东西和我说一下再到队部取回来!你不用担心我们要你的,全部都是要开收据给你的!”

“好的。我也没有带什么东西。钱就带了五千块。”马国强一说完,就从口袋里拿出钱来递给我,“收据就不用开了。反正也没有多少!”

“那可不行!你这不是在害我吗?我到时怎么能说得清楚?”,我接过钱,点好后就写一个收据(保管条),“你以后要用的话就跟我说,然后一起到队部去拿!还有在部队新兵是不能抽烟的,你如果带了烟过来,现在拿出来跟班里的战友一起抽了它,以后绝对不能买烟!”

马国强就把自己带的那个包一打开就拿出了几条软中华,并递了一条给我,“班长,给你抽!我老家没什么好的特产,就带了几条烟!”。我一看,我的乖乖,我一个月的津贴还不够卖他一条烟的!可他这样算是怎么一回事?看来,有的东西要提前跟他说清楚!

“小马啊,在地方的那一套你就不要拿到部队来用,行不通的!”,我同时也对其它的新兵说道,“你们要记住,在部队你只有多干活,少说话,才能让人看得起你,才能取得进步!现在不说那么多了,慢慢的你们就会知道的!你们会抽烟的,都过来拿去抽!以后不准到服务社买烟和零食啊!”

在进行了几天适应性的训练后,班里的兵也到齐了,马上就进行正规的训练。

到了训练场以后才发现,马国强的身体协调性太差了!做一个动作总是要比班里其他的新兵慢一拍。一到齐步的行进训练,你说让他全身放松,他走得像个社会上的二流子,我说要紧张起来,那走得和杰克逊走的机器人一样!我心里那个气啊!可没办法,他既然到了部队分到了我的班里,就算是一块全部是锈的铁也要把他变成一块上好的钢!我只能在私下和排长、班长一起商量解决的办法!

一天早上出操休息的时候,我又跟我们排的两个班坐在一起讨论要怎么样才能搞好新兵的训练,“现在新兵来的时间不短了,可他们的训练怎么好像并没有多大的提高啊?”,我说。

“是啊,我们那时哪有像我们这样教的?一个动作讲三遍还不会做的话,班长的脚就踢过来了!再说他的文化水平比我们还高啊?真的想不通!”,班长小柯也在发牢骚的说。

“你看我们是不是也来硬的?”,班长小苏说,“不吃点拳脚,我看他们那些新兵也很难记的住动作要领!我们那时不也一样是给逼出来的吗?”

正说着,班长小柯对我说,“小张,那个新兵是不是你们班的?齐步同手同脚的,还走得挺有劲!哈哈哈!”。我顺着小柯手指的方向看去,那不正是我们班的那个宝---马国强吗!?“马国强!”,我很生气的喊道,“跑步到这来!”。“到!是!”,马国强回答倒挺大声音的。他一跑到我们前面后说道:“报告班长!什么事?”。

“刚才你在那边干什么?”,我面无表情的问道。

“报告班长!我刚才是在体会齐步走的动作要领!”,马国强赶紧回答。

“你就那样体会动作的?”,我真的气了,“谁教你齐步走是同手同脚的?”

马国强可能意识到自己动作做错了,不说话就站在那里。这时,班长小柯说道:“小马,走齐步不能同手同脚,下次注意了!来,坐下,跟班长聊几句天!”。马国强不敢坐,眼睛看着我,“没事的,我说的也就是你班长说的!来,过来坐!”,班长小苏也在那里打圆场的说。“班长叫你坐你就坐呗!”,我说,我知道我不开口,马国强是不敢过来坐的。

马国强过来坐下后,班长小苏就问:“小马,来这里时间也不短了还能不能适应?”。“可以适应,就是有些动作要领记不住。”。

“哦,那没事,有什么不懂就来问我们三个班长就行了。”,班长小柯笑着说。

“那你知不知道班长在部队里是什么啊?”,班长小苏又问道。

“报告班长!班长是军中保姆!”,马国强很自信的回答道。

“什么?你说什么?班长是军中保姆?!”我们三个班长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小苏和小柯紧接着笑得直在地上打滚,我一下就跳了起来,一脚就踢了过去,“他妈的!好好的军中之母给你说成军中保姆!你不要跟人说我是你的班长啊!”,我真的是要抓狂啊!“记住了,班长是军中之母不是军中保姆!”

后来,我就一直被那两个班长笑称为军中保姆!而马国强也狠了心的训练,最后也成了训练尖子!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