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陆军作战大变革:新型合成营亮相

杀杀日本 收藏 1 180
导读:视点提要 党的****报告指出,坚持科技强军,按照建设信息化军队、打赢信息化战争的战略目标,加快机械化和信息化复合发展,积极开展信息化条件下军事训练,切实转变战斗力生成模式。2006年底,全军开始编修第七代《军事训练与考核大纲》,目前已进入试训阶段。担负新大纲编修试训任务的北京军区某机步师,着眼适应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的需要,边编修边试训,探索出信息化条件下军事训练的新路。(胡君华) 2007年夏秋季节,担负新一代《陆军军事训练与考核大纲》编修试训任务的北京军区某机步师,组织全师万人千车挥师茫茫草

体系合成“神经中枢”


首长机关演习变成指挥所演习


戈壁大漠,某机步师试训课目“对机动防御之敌进攻战斗”悄然打响。按作战任务编组的合成指挥所,以多种机动方式向配置地域快速机动,实地展开、指控沟通等一气呵成,随即以“中心加实体”的模式带动各个层级指挥员展开演练。


这个体系高度合成的“神经中枢”不同凡响:指挥控制中心、侦察情报室、火力协调室等指示牌分外醒目;指控中心可通过纵向链路将作战指令下达到各行动末端,实现扁平化指挥;侦察情报、信息对抗、政治工作室则根据职能分工,自主发布或索取信息,协同完成指挥控制行动。


该师张海青师长这样定位“指挥所演习”:新编大纲中“指挥所演习”是在过去“首长机关演习”基础上,进行了必要的调整和完善,将“首长机关演习”改为“指挥所演习”,旨在通过全过程连贯训练,促进多个作战要素的融合,重点解决多作战要素系统战斗力的横向集成。翻开“指挥所演习”演习人员编成图,按职能设席位、按席位定人员的特点十分突出,以职能要素相对应的各室取代了以往“首长机关演习”的行政科(股)位置,还预留了其他军兵种的指挥席位。“指挥所演习”强调提高多级指挥员和指挥机构的组织指挥能力,通过内部练合成、外部练协同、上下练指挥、左右练配合,形成了多作战要素的“体系战斗力”。根据新编组模式,各要素可带动相关营连指挥员一起演练,形成了网络化的指挥体系。


全新作战模块战斗力强


新型合成营亮相演兵场


演练中,以某装步营为主体按任务编组的合成营首次亮相。杜长春营长“跃”升为一“团”之长:在原有装步营基础上新编配了武装侦察、技术侦察、反坦克火器分队,形成集步炮装工通等兵种分队于一体,具备独立遂行多种作战任务能力的全新作战模块。



记者先后观摩了该师按3种任务需要编组的合成营战术演练,在战备转级、行军、阵地进攻等演练课题中,与装备精良的“蓝军”分队对抗,合成营综合作战能力优势明显。


该师采集的信息表明:合成营的火力指数、打击能力成倍提高。从硝烟中走来,杜长春感慨万千:“营合同战斗演习强调合成战斗营与其他军兵种之间战斗、协同、支援、保障联动演练。从某种意义上讲,合成营是将联合作战的要求落实到了基层,提高了部队整体作战效能。”


过去营战术演习按编制进行作战编组,新编大纲着眼“信息主导、模块组合,构成多元、保持弹性”的原则,根据不同任务区分不同力量的合成战斗营编组,进行模块化集成训练,提高了营独立遂行多样化军事任务的能力。新型合成营亮相演兵场,作战能力不同凡响。


师参谋长毕建元感慨地说:“新编大纲调整合同战术训练基点,变营‘战术演习’为营‘合同战斗演习’。可以预见,合成营的出现必将催生出我军作战样式、训练方式的新变革。”


逐层训练转为集成训练


全要素全系统演练成常态


以前互不往来的装甲、炮兵、航空等多种侦察力量,如今通过网络将分散的“神经末梢”集成为功能相对单一的系统,各种侦察手段收集的“敌情”经汇总融合,形成一份完整的战场态势图。这是记者在“师进攻战斗”演练现场看到的新景观。



在师野战指挥所,该师杨俊兴政委说:“信息化条件下军事训练主要以系统集成训练为主。新编大纲增设全要素演练内容,就是要通过多层级的集成式纵向训练,形成单要素系统战斗力。”根据未来信息化条件下作战要求,他们将作战要素区分为情报侦察、指挥控制、火力打击等要素,根据不同要素的特点按实战编组进行集成训练,突出各个要素训练关节点,打牢单个作战要素融合基础。


过去强调逐级训练、逐级合成、逐级形成战斗力,但这种横向分层训练方法容易造成同一作战要素上下分离等现象。


在新编大纲中,增设作战要素演习可在部队演习中承上启下,达到指挥机构与相应分队指挥员在纵向上的有机衔接。记者在侦察情报全要素训练现场看到,上至指挥机构,下至班组单兵,师团所有侦察力量被集成在一起。导演部以“要地防空”课目组织检验,侦察情报要素根据任务性质,灵活抽组建立了各种作战模块。


“假设敌”变成“真对手”


“蓝军”有了“常住户口”


茫茫草原深处的战术演练场上,记者又有新的发现:“蓝军”分队有了“常住户口”。无论是连排战术演练,还是合成营进攻战斗,都会有一支神形兼备的“蓝军”分队与之全程对抗。



这是记者首次见到带“假设敌”的连战术演练。尽管“蓝军”只是一个班,但阵地前沿有混合雷场、铁丝网和制高点上的坚固防御工事为依托。担负进攻任务的时令辉连长首先派出侦察分队,然后对开辟通路、火力编组、掩护支援等进行精确计算。一时间,侦察与反侦察、遭遇与伏击、攻击与防御此起彼伏。战术演练结束后,在班排自评和连长点评的基础上,双方又面对面进行了互评。


“新编大纲把‘假设敌’作为训练的基本条件,首次从法规角度规范了对抗训练,避免了训练简单化、模式化。”该师赵瑞华副参谋长介绍说,按照“营设一个排,连排设一个班”的模式培训“假设敌”,试训分队均进行带“假设敌”对抗训练,训练更加贴近实战。


对抗训练使分队指挥员普遍感到了压力,受训者敌情观念明显增强。“过去搞战术演练,‘敌情’是虚拟的,导演部怎么出情况,分队就怎么行动。”刚走下“战场”的时令辉连长对此感触颇深:“面对形象逼真的‘蓝军’,战术训练更像对抗演习。”


从考场向战场转变


实战化考核贯穿始终


“蓝军”分队覆盖各个层级训练,复杂电磁环境贯穿考核全程,精确化评估将演习推向实战的“临界点”。该师着眼精确评估部队战斗力,对现行的考核方式和标准进行探索改革,考核演练场呈现出实战化练兵新景象。



在“指挥所演习”考评中,从训练协作区抽组的超短波、地空等多种干扰分队,先后对指挥所进行特种破袭、电磁干扰等,计算机评估系统根据指挥员的指挥控制、指挥机构的组织协调等方面细化量化标准,进行精确化评估。


“过去考核强调单个素质,片面追求米数、环数、秒数,如今新编大纲强调综合素质,追求整体作战能力。”考核组成员、该师政治部主任魏志忠说。新编大纲以行动结果评估作战能力,以数据信息解剖演练问题,强调了演练结果和时效。


为避免考核评估随意性,他们以突出结果评定战斗力,对演习各个环节进行量化细化,将构建复杂电磁环境和引入“假想敌”作为训练基本条件,凡考核必有对抗、不设原案、不搞摆练,紧贴实战设置复杂多变情况,对演习情况进行量化评估,裁定演习的战损与消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