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南 京京---金陵双雄 第47章

独在异乡 收藏 0 20
导读: 第四十七章 12月18日 草鞋峡英魂(七) 经昨天的大闹夫子庙和刚才的遭遇雨花石记者,带着眼罩的藤田与武藤章加强了守卫工作,忠烈祭现场里三层外三层的警戒,入场日军个个验明正身。藤田手里恨恨地搓着那三枚雨花石,在日军参加祭祀的军官群中巡视着。神枪少佐楚绍南和雨花石记者燕京的形象一直在他的眼前浮现,使他经常被哪个有点相似的日军军官吓得一惊。 楚绍南一行七人两台车绕着入口转了两圈,看到守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第四十七章 12月18日 草鞋峡英魂(七)




经昨天的大闹夫子庙和刚才的遭遇雨花石记者,带着眼罩的藤田与武藤章加强了守卫工作,忠烈祭现场里三层外三层的警戒,入场日军个个验明正身。藤田手里恨恨地搓着那三枚雨花石,在日军参加祭祀的军官群中巡视着。神枪少佐楚绍南和雨花石记者燕京的形象一直在他的眼前浮现,使他经常被哪个有点相似的日军军官吓得一惊。

楚绍南一行七人两台车绕着入口转了两圈,看到守卫太严没有硬闯。他们知道,闯下面部队好闯,闯上级机关容易露馅的。尤其是藤田、武藤章连连吃亏正在发疯的时候。最后楚绍南决定把车停在会场外的停车场里,和日军军官们的汽车混在一起,观察下日军会后的反应。

现场里担任刀劈支那人以祭本次战役遇难之英烈忠灵的野田毅少尉和向井敏明少尉在反复查看着20多名战俘,生怕又被换成了皇军。他们哪里知道,十年后的今天他们俩因为他们的百人斩,被南京的国际军事法庭判处了死刑!

此次攻占南京,日军付出了死四千人伤一万人的代价。战死的日军也成了日本人的“忠烈”,松井和朝香宫中将、柳川平助中将领着众将官按着日本的风俗举行了祭奠仪式,一列装着日军骨灰的卡车缓缓开动,准备将骨灰运到下关码头的军舰上,然后送回日本本土供奉在神社里。


正常的祭奠仪式结束后,各师团少将以上的军官被留了下来,他们的副官也站在一旁。

中岛今朝吾问谷寿夫:“还会有什么事吗?”

谷寿夫摇摇头说:“不清楚松井司令官还有什么事,不过凶多吉少啊,昨晚的庆祝宴会上他就发火了中途退场,说我们军纪败坏。刚才又把现场斩劈支那人祭英灵给取消了。”

果然,松井石根大将训话了。他先沉默着审视着面前笔直立正的一群高矮不齐的军官。然后手里接过华中方面军参谋长冢田攻少将递过来的十几页材料。

他扬扬手里的材料低沉地说:“诸位爱将,知道我手里的材料内容吗?”众人不语,但都感觉到一场风暴就要来临。

松井一份份翻着材料,渐渐提高着声音说:“这是宪兵司令部关于第6师团、第16师团、第9师团、第114师团和各师团在全城强奸支那女人的报告!这是日本领事馆关于皇军军纪接近崩溃的报告!这是德国人成立的国际安全区每天一份的日军行为报告!这是支那记者送来的日军暴行报告!还有我们日本记者的目击报告和照片……”

松井向前走了一步,抬起手来指着众将官说:“你们知道你们在做什么吗?你们是在给皇军的名誉蒙上污点,你们是在制造日本皇军的耻辱,你们是在种下日本和中国几代人的仇恨(这句话是楚绍南的话)!你们谁能承担这个历史责任?!你们谁能替我承担这个责任?!”

他扬扬手里的材料:“你们看看江边的尸堆,看看街头赤裸的女人和小孩的尸体,看看满城的大火……”说到这里松井声泪俱下。年近六十岁的他饱读史书,他想到了未来不论是胜了还是败了对屠城暴行都不会有好的评价的,甚至是可怕的审判,他不禁冷汗连连,流出了刚才祭祀时都没有流出的热泪。他接着训斥着:

“帝国军队首次进入一个外国的首都是我国历史上的一件大事,但我下令要你们发扬日本武威慑服中国不是这个方式的!是要你们发扬日本的荣誉和光辉,尽可能让人看上去我们是在施恩和保护支那军民,我们是要用大日本的文化和社会制度改造支那,让黑暗中的支那人眼前一亮,从而使他们对日本产生信任感,乖乖成为我们大日本的臣民。而你们现在的做法只能恰得其反!只能让支那人更加仇恨我们,加剧反抗,我们付出的生命代价则更大,你们懂不懂——!”

众将官纷纷立正,齐声喊着“哈意!”

松井指着谷寿夫:“你,怂恿部下,放假三天奸淫妇女,而且自己还带头!”又指着武藤章:“你,下令让城外的部队入驻城内,加剧混乱!”又指着中岛今朝吾:“你,违反人道乱杀战俘,自己还亲自斩首练刀!”……他边指边骂,然后下令:“你们要在三天之内在我没走以前把违反军纪的人都报上来军法处置!”

朝香宫中将和柳川平助中将不置可否地站在松井身后,尤其是朝香宫的心态很复杂。

他不否认松井讲的道理,但他心里清楚,自己是南京的战场司令官,很多命令是他亲自下达的,对军纪失控起到了引领和推波助澜的作用,是他对部队的失控导致了军纪的崩溃。不过他不怕,一是因为自己是皇亲,整个战争的直接指挥者是自己的侄子裕仁,出多大的错都会因皇室成员逃脱的。二是因为松井已经自身难保,大本营正在追究他炸沉美国“帕奈”号炮舰的责任。他是怕承担更多的责任而逃避和留下后路,在城内分区扫荡的命令还是他批准的呢。三是最主要的,他认为对付中国,就得用这种强力的打压,让支那人认为自己既卑微又低劣,从而失去抵抗力服从大日本。所以,他听着松井的训斥,根本没有放在心上,还在想着主要部队开拔后,要留下对洗劫南京有功的中岛今朝吾当警备司令,进一步打压支那首都的军民。至于要在草鞋峡处决的六万俘虏,朝香宫已告诉松井说昨天就处理完了,今天是处理尸体的收尾阶段。

中岛和谷寿夫等师团长们也是心中有着小九九,松井讲的道理都是书本上的大道理,都是冠冕堂皇给外人听的,他只准备在南京住五天等他走了就无所谓了。大家还得听直接上司皇亲朝香宫亲王和柳川平助的,看朝香宫不动声色也没有表态支持松井,而柳川平助在日本军部派系斗争是落败者一方,平时也唯朝香宫马首是瞻,松井的话估计不会起什么作用的。

松井似乎明白自己的处境和朝香宫及各师团长的心理活动,他不无伤感地说道:

“现在,说不说是我的问题,做不做是你们的问题。我是要说的,执行就是你们的事了。冢田攻参谋长和武藤章副参谋长你们记好了,然后下发命令到各部。首先,不许任何人侵犯紫金山上的中山陵和明孝陵!”说到这儿,他看了朝香宫一眼。接着口述着命令:

“停止射杀放下武器放弃抵抗的支那士兵遣送到安全区里管理;停止烧毁城内房屋为后续部队和日本移民保存住处;停止强奸支那女人,在南京城内建立慰安所以满足皇军所需;派遣宪兵在国际安全区和城内维持秩序;派遣皇军医护人员入驻各伤兵医院,协助医治支那伤兵;全城发布整饬军纪的布告,违规者军法从事;不许各部队乱闯,友军相击。”

朝香宫带领全体将官立正接受了命令。但这些命令执行的水分之大还是让松井却始料不到的。中山陵和明孝陵是没动,那是因为缺少合适的机械设备;派遣宪兵维护军纪可全城只安排了17名宪兵;发布整饬军纪的布告本来应该贴遍全城但只在玄奘寺大门上象征性地贴了一张;派遣医生到各伤兵医院只派了寥寥数名;执行得最彻底的是在城里建立慰安所,陆续成立了40家,而且大部分慰安妇是强迫南京城里的中国妇人做的。而其它的命令一律没有执行。

据后来的统计,迫于国际舆论的压力,日本从1937年7月对中国战争开始到1939年末,共有420名日本士兵因强奸和杀害中国妇女受到日本军事法庭判决(但没有一名日本士兵因此被判死刑),南京这段时间受到军法判决者占总数的2/3。


散会了,日军将官三三两两地走了出来,后面跟着自己的副官,有的副官们抢先一步到汽车前等候。楚绍南坐吉普车的后座摇下车窗,倾听着日军军官们的议论。

两个少将军官边走边说:“松井司令官为什么对支那人这么讲仁慈,现在部队已经是这个状态了,他这么多条命令在下面很难执行的。”

另个少将说:“我们现在做得是有些过份了,不然松井也不会这样害怕担这份责任。现在我们全城封锁着不许出入,一旦国际上和国内知道了真实情况,后果真是难以想像。”

一高一矮的少佐副官走过来,其中矮胖者说:“要是听松井的,那六万俘虏怎么办?关起来吧,没地方关;养着吧,我们自己的粮食都不够也养不起;要是放了吧,这六万人要是重新拿起武器可相当于两个多师团的兵力啊。”

高个副官叹道:“听说有一多半是老百姓啊。朝香宫长官不太地道,那也不该骗松井说昨天大部已经处理完了,今天留小部份在清理现场,其实屠杀才刚刚开始。”

楚绍南循着声音看了高个副官一眼,原来是同学宫本四郎少佐。他脱口喊出:“宫本君!”

宫本四郎少佐一看是楚绍南吓了一跳,忙看看四周钻进车里打了楚绍南一拳说:“果然是你呀,早晨藤田大佐说你就是在上海的双枪将。我说的昨天看你面熟呢。你怎么还敢过来呢。”然后看看前座的没有回头的张铁成和燕京。

在日本陆士时他们虽然分班学习,但楚绍南名声远扬,很多日本学生都到中国班来找楚绍南挑战,有比枪法的,有比散打的,有比车技的,有比越野能力的。但没有一项能挑战成功,都铩羽而归,也包括宫本的挑战。

宫本的挑战项目与众不同,是围棋。结果两人大战三天三夜,一直不分伯仲,后来虽然楚绍南让棋令宫本赢了,但宫本却宣布是楚绍南胜,一时被传为佳话。后来两人成为无话不谈、称兄道弟的好棋友。

宫本问楚绍南:“你不是到法国陆大去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楚绍南说:“是你们跑我家来做客来了,我能不回来招待一下你们吗。”

宫本笑道:“楚兄,我是敬重你的,但愿我们别在战场上遇到,都是各为其主啊。”

楚绍南也笑了:“现在不是战场吗?你可以下车后大喊一声把我抓起来请赏啊。”

宫本摇摇头说:“那是不一样的。我不是那种人,虽然我来到中国,但我没有向中国人开过枪,因为我觉得每个中国人都有你的影子。说吧,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只要不是太让我为难的事情。”

楚绍南这时才回了宫本一拳:“看来我没有看走眼,你小子还是那脾气。我们现在想阻止今天的草鞋峡大屠杀,你看还有可能吗?我刚才听你说了几句才注意到你的。”

宫本缓缓摇下头说:“好像没有什么可能了。松井司令官是过问了这事,但朝香宫骗松井说已经处理完了。因为是朝香宫亲自下的令,如果松井给改过来会有损他的尊严的。而且现在可能已经开始处理了。”

楚绍南一惊抱着最后的希望问道:“宫本君,那从你的角度能帮上什么吗?”他知道宫本是第16师团长中岛今朝吾的副官。

宫本又摇摇头:“我人微言轻,何况是13师团的山田支队执行。换成是我们师团执行,中岛也决不会更改的,他12月7日被你们的炮弹炸伤大腿,从进城就一直在拼命报复呢。你们还真得小心,三天后各师团都开拔,但留下来的是我们第16师团,中岛会成为南京警备司令。”

楚绍南拍拍宫本的肩说:“谢谢你宫本老弟,我就知道你是坚持正义的人。以后有事再麻烦你。如果方便的话,给我多办几个通行证吧,我估计过几天就该实行了。”

宫本点头道:“楚兄你果然料事如神,通行证正在制作。好的,16师团司令部驻在国民政府,我住在三号楼3106房,电话马上要恢复了,有空我们多联络。”

楚绍南紧握下宫本的手,然后示意宫本下车,说了句:“保重宫本,争取平安归乡。”

宫本下车后,楚绍南低吼一声:“快去草鞋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