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坊》 第一卷 无妄之灾 第九章 不同血型

hushuqin 收藏 0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8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84/[/size][/URL] 我的妻子靠着我的肩头,她显得极为疲劳的闭着她的眼睛,我并不知道此时她的心里正在想着些什么,抑或是在担忧着一些在她的内心所隐藏着的什么让她感到害怕的东西。 “怎么了,小欣,你没什么事吧”?我关切的向她问道。 “我没事,阿醒,只是觉得很累”,她安慰着对我说。 是啊,从发现小东大出血的那一刻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84/


我的妻子靠着我的肩头,她显得极为疲劳的闭着她的眼睛,我并不知道此时她的心里正在想着些什么,抑或是在担忧着一些在她的内心所隐藏着的什么让她感到害怕的东西。

“怎么了,小欣,你没什么事吧”?我关切的向她问道。

“我没事,阿醒,只是觉得很累”,她安慰着对我说。

是啊,从发现小东大出血的那一刻起一直到现在,折腾了大半天,好不容易事情有所转机了,而身心的疲劳却接踵而至,她或许是真的累了,还是让她好好的休息一下吧,不打搅她了;我就这么想着,心里不免涌起了一股默默的温情与怜惜,于是,我将我的妻子搂得更紧了些,希望她能够体味到我给她所传递出的一丝安慰和温暖之情。

我看着那空荡的走廊的另一端,等待着吴医师的出现,可是在等了比较长的一段时间之后,还是不见他的身影出现。

我的心里开始有些着急了起来,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他怎么还没有出来呢,我在心里开始不断的这样嘀咕着和担忧着,害怕一些意外事件的再次发生。

正在我感觉会有些什么事情将要发生的时候,吴医师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了走廊的另一端,而且他也正在走向我们。

我带着些兴奋而且不安的情绪看着吴医师走近,他看见我的表情之后,脸上掠过了一丝有所顾虑般的神色,我想,事情一定有什么不太对劲的地方,这我感觉的出来。

我缓缓的站起身来,小欣有所感觉之后也随着我的起身而站起了身来,我们就这样的看着吴医师走近,直到他来到了我们的身前。

“吴医生,怎么样”?我有些急切的问他。

吴医师站在我们的跟前,他看着我们,并没有说话。

“可以抽了吧”?我又问了他一句。

吴医师看着我,没有说话,这使我有了一种莫名的恐惧感。

他将目光转向了我的妻子,眼神中含着犹豫之色,一副好像有什么话想说但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的样子。

我看向我的妻子,她正极度紧张的看着吴医师,眼神中透露着一丝的恐惧,一副好像想知道些什么,但却又害怕知道些什么的样子。

我看向吴医师,他显得有些为难,在思虑自己是不是应该开口。

“怎么了,吴医生,有什么问题吗”?我又追问了他一句。

吴医师看着我,还在犹豫不决。

我盯着他,眼神中向他传递去一种坚定的信号。

我看见他的表情终于从犹豫转为了一种决定。

“很抱歉”,他说。

我感到很突然,也很诧异。

“为什么”?我莫名的问道。

“小东的血型是B型,而你的却是A型,所以---”。

“A型”,我的大脑顿时一片空白。

“是的”,吴医师回答。

这么说,小东并不是我的亲生儿子了,我们之间竟毫无血缘的关系,我心中不由得闪过了这样的一个可怕的念头。

我感觉站在我身旁的妻子正在向下瘫到,我已经来不及细想些什么了,我赶紧的蹲下身去抱住了我的妻子,使她并没有能够完全的躺倒到地面上去。

“小欣,小欣,你怎么了---”?我大声的呼喊着她的名字。

可是她已经昏迷了过去,已经听不见了我的呼喊声。

顿时,我的身后便传来了吴医师那急促的向着走廊另一端奔跑而去的脚步声。

还传来了他已远去时的那些从他口中所吐出的字字有力的叫喊声:“护士,护士,快推个车来”。

我仍在对着我哪已经昏迷不醒了的妻子呼喊道:“小欣,小欣---”。

可是她除了一脸的脸色苍白之外,已经是毫无反应了。

此时,一阵急促而又嘈杂的奔跑声向我身后的方向传了过来。

“快,在这边”,传来的是吴医师的叫喊声。

三名护士推着一个空车架迅速地来到了我们的身边。

“快,你去叫李医师来,要快”,传来吴医师命令另一名护士的说话声。

我看见了车架,便迅速的抱起我的妻子,在另一名护士的帮助之下,一齐将我的妻子放上了车架。

接着两位女护士便迅速的推着车架冲向“急救室2”房门而去。

我站在她们的身后,看着她们远去的身影,推着车架冲进了急救室。

我愣愣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一个人静静的看着“急救室2”哪扇正在晃动着的房门。

吴医师来到了我的身旁,他静静的看着我,没有说话。

“很抱歉,苏醒同志,血的事我会去想办法的”,他终于还是开口对我说道。

可是,我却仿若未闻,此时的我脑海中只是一片的空白。

他在我的身边站了一会儿,然后我就听见他转身远去时的脚步声直至声响的消失。

我站在急救室的房门前,呆若木鸡,任凭着从眼眶流出的泪水顺着我的脸颊流淌了下来,滴落在我胸前的衣襟之上。

这时,我看见吴医师所说的那个李医师正领着另外一名护士匆匆的走向急救室2而去,直至他们的身影消失在了晃动着的房门之内。

所有的事情来的竟是如此得突兀与迅速,就连有所准备和一丝缓解的余地都没有,我不禁两眼茫然的看着急救室哪两扇静静的房门;现在,我已经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

我看着“急救室2”的那扇房门,那里面可是我曾经所深爱着的妻子;我再看向“急救室1”的哪扇平静的房门,而在那里面的可是我曾经所深爱着的儿子啊。

可是,就在这突然之间,这一切都变了,变得如此的可怕,可这又是为什么呢?

可是我知道的只是,我的灵魂正在崩溃,正在跌入万丈的深渊,正在忍受着火一般的隐忍煎熬。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