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狱 113天 正文 第4章 警事调查(上)

hawk735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7/[/size][/URL] “你们为什么吵架?” “我也不知道,她只是说心情很烦。我们是在莫名其妙中,吵了个莫名其妙的架。” “她当时说什么没有?” “具体的我已经记不清,不过,当时我一气之下,便从网上找到朴志文,告诉他,孙晓彤绝对不像他想象得那么单纯。” “朴志文当时是什么表现?” “他没说什么?用话语来应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7/


“你们为什么吵架?”

“我也不知道,她只是说心情很烦。我们是在莫名其妙中,吵了个莫名其妙的架。”

“她当时说什么没有?”

“具体的我已经记不清,不过,当时我一气之下,便从网上找到朴志文,告诉他,孙晓彤绝对不像他想象得那么单纯。”

“朴志文当时是什么表现?”

“他没说什么?用话语来应付我,可我明显感觉出,他会用牺牲我去讨好孙晓彤。”

“朴志文也喜欢孙晓彤?”

“他嘴上不承认,但他的心却不是这样,他这个人有个特点,总认为自己很聪明,总以为自己做事可以瞒过所有人的眼睛。”凌说着,冷笑一声又道,“但他往往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你是说,他不知道你和孙晓彤的关系?”

“是的,这也是孙晓彤千方百计不想让他知道的秘密。因为,朴志文对她还有利用价值。”

“后来呢?”

“后来我感觉事情有些不妙,特别是朴志文的冷笑,提醒我很可能要坏事。所以,我在夜里10点左右,赶到孙晓彤的住处,想要见她说明原委。不过,无论我怎么敲门,屋里也没有动静,我甚至怀疑她是否在家。”

“你为什么要怀疑呢?”

“因为,她总是在晚上约我出去买零食吃。她曾经对我说过,她每天要吃五顿饭:除早、中、晚之外,还有上、下午各一顿。认识我之后,又在半夜加上一顿……”

松岛笑了,一边笑着还一边摇头,像个孩子,显得很开心。

“我说得是事实。”

“没关系,没关系,”松岛摆摆手,示意凌继续往下说。

“后来,我也没有办法,就只好在门外给她写纸条留言。我记得当时自己还问过她:我有什么对不起你吗?就算我有什么对不住,看在同学的面子上,也不能将我拒之门外不理啊?哪怕说一声:凌师兄,天太晚了,有话明天再说,这也成啊?可她真真是一句话都没有,我很伤心,也很失望,但是,没有放弃。那天,我回家取了个人电脑,便又回到孙晓彤住处。这次我没再打扰她,而是静静的,在她门外的楼梯拐角平台,等了她一宿……”

“凌,你是有妻子的人,对吗?”

“对……”凌的眼神中,充满了忏悔,他痛苦地低下头,沉吟片刻后说道,“我和妻子当时的关系很紧张,闹着离婚。可是现在想一想,整件事情中,最无辜的人,恰恰是我的妻子,我对不起她。”

松岛没有说话,凌可以看出他目光中对自己的愤恨。“你后来见到孙晓彤了吗?”松岛冷冷问道。

“见到了,大概是在第二天早晨9点多钟。她出来了,总算出来了,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我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她说,是朴志文告诉她不要见我。我当时就火了,问她,朴志文不让见你就听他的?在她被生理痛折磨得死去活来时,是朴志文送她回家,给她买药吗?天降大雨,是谁宁可自己内外湿透,也要将唯一一把雨伞让给她……这一切的一切,朴志文能为她做吗?她摇着头,哭了,解释说她不知道该怎么做,说她自己也没有办法。我说我错了,我错就错在,没把这份心思留给我的妻子……她解释说,她一定会好好对我,希望我不要把秘密告诉给朴志文……”

“你答应她了?”

“我并不指望她能如何对我,可我最后还是答应了。从内心来说我不敢相信她,因为,她把我当成不喑世事的小男孩,把我当成了朴志文。我不敢说自己的人生阅历有多丰富,但是,我知道她是想稳住我。果不其然,中午,朴志文打来电话,说他要过来……”

“对了,你强迫过孙晓彤做她不愿意做的事' ;%߈Zh8LE' ;%߈Zhlor:#FFF' class='AddTxInfo'>

“从来没有过!”

“那么,她接朴志文电话的时候,你在哪里?”

“我在她房间里,借用她的洗手间。”

“她也在房间里吗?”

“不,她在门外。”

“那你怎么知道是朴志文的电话?”

“我从房间走出,她示意我不要说话,撂下电话后,她告诉我是朴志文的电话,并说朴志文马上要赶过来……”

“你是怎么回答她的?见到朴志文了吗?”

“我说来就来嘛!正好有些事情要解释清楚。可孙晓彤说,不想让我们照面,于是,她就把我推到3楼和4楼的楼梯平台上,并说等郭走后去找我……”

“能说一下孙晓彤的住址吗?”

“SS大学国际交流会馆D栋304房间。”

“你们是邻居?”

“没错,我们都住在SS大学国际交流会馆。怎么?有问题吗?”

“好,你继续往下说。”

“朴志文赶到后,他们进了房间,聊了有十几分钟。我不知道他们说什么,很神秘。”

“你一直在平台处吗?”

“是的,”凌点点头,“我当预感到事情有些不妙,所以就没敢走。我还记得,我当时将一瓶喝剩的饮料罐,放在楼梯扶手平台上,一直放了两个多星期。如果你去问清洁工人,没准他们还会有印像……”

“你似乎做什么事情都要给自己留下余地?”

“也许你说得很对,但是当时,我不得不给自己留下余地。因为,我不敢相信孙晓彤。”

“噢?这是为什么?你们的关系不是很好么?”

“关系好是一回事,相信她却又是另外一回事。她应该了解,我并不是个未成年的少年。”

“好,你继续往下说。”

“朴志文走后,她并没有找我,而是独自一人走了。我很生气,这辈子,我最讨厌的就是出尔反尔的人。于是,我在半途追上她,质问她为什么要耍我?她哭着说她忘了。我说好,现在才看清你的为人,看来,我应该把几个老同学找在一起,当面让他们看看:你这个外表楚楚可怜,说话温柔似水的小姑娘,骨子里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我错了!我不应该被你迷惑,做出背叛自己妻子的事情……”

“她当时有什么反应?”

“她流着泪,没吭声,蹲在一株桥墩下,想着心事。”

“后来呢?”

“过了许久,她突然拽住我,恳求我不要把秘密告诉别人。”

“我同意了,因为我也不忍心把她陷于绝地。当时,我记得是下午。上学肯定来不及了,而且,我一宿没睡,也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些撑不住。于是,我用她手机给同学童莎莎打电话,问童莎莎学校有没有事?并恳求童莎莎替我们请假。”

“童莎莎怎么说?”

“童莎莎说没事,一口应允了。可是没多久,朴志文却来电话说,教授正在找孙晓彤,并说,知道我和她在一起,让我别装了。”

“你当时有什么反应?”

“我很讨厌这个人,但是没有办法。为此,我特意又给童莎莎打电话进行核实,童莎莎说有这么回事。没办法,我只好带上她往学校赶。由于我们请假的理由是病假,而孙晓彤又看不出有病的样子,没办法,她只好将自己手臂挠红,做出起疹子的样子,还说,她从来不撒谎,为了我只好破例。”

“你相信她的话吗?”

“根本不信,因为长这么大,我从没见过不撒谎的人。”

“接着说。”

“来到学校后,我突然发现同学瞧我们的眼神很怪,当时我马上反应过来:朴志文这个活王八,一定把他知道的秘密告诉给别人了。于是,我找到朴志文……”

“你和他说些什么?”

“我告诉他,如果喜欢孙晓彤,就自己去追,别用打击我的方式去讨好人家。另外,我告诉他活得要像个男人,自己做的事情别不敢承认。”

“他有什么反应?”

“支支吾吾,语无伦次。”

“好,继续往下说。”

“后来,我的身体撑不住了,感觉头昏眼花,上不来气。于是,只好向自己的指导教官请假回家。路上,我遇见孙晓彤、童莎莎、陈某……”

“都是中国人吗?”

“都是。”

“你们科为什么招这么多中国人?”

“.……”凌沉吟不语。他能说什么呢?难道他能告诉松岛这是秘密吗?如果松岛能深入调查,他会发现朴志文、童莎莎、陈某和孙晓彤等人,均由一个叫千里草梅的人介绍来日本的。据说这个人是中国河北省某大学的教师,她和凌的教授关系密切。凌的教授,因为性情古怪水平一般,在日本国内连续几年招不到日本学生。所以,教研室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处于既没有人给他干活,又没有日本文部省拨划的学生培养经费,这一尴尬局面。不知他是怎么和千里草梅搭上关系的,总之,二人不但在学术论文数据上弄虚作假、狼狈为奸,而且营私舞弊、曲款相通。比如说,科里的绝大多数留学生,都是千里草梅以“教授要礼金”为名,每人收取两万块人民币后,从中国国内卖给教授。这些学生,根本不具备博士和硕士的水平,有些甚至连参试的资格也不具备,这从他们对英语和日语的掌握能力,以及专业水平和工作经历上即可看出。问题是,他们是如何考入SS大学的呢?在SS大学有条不成文的规定——医学部博士、硕士入学考试允许个人将外语字典带入考场,也就是说,只要您具备高中的英语水平,即可通过该校的博士、硕士外语考试。至于专业课考试,则更简单。考题由教授出,在考前,教授会将考题送给应试的学生……

至于毕业,那就更简单,学校对日本学生和留学生采用双重标准。对于日本学生的毕业答辩,学校严格控制;可对于留学生,却是极其宽松,基本上是在走过场。这是SS大学对他国人才培养一个极不负责任的典型例子,也是件对个人及其有利的事情。但倒霉的,却是外国政府以及外国的教育界和用人单位。试想一下:这些本不具备博士、硕士水平的人一旦回国,将会对祖国未来的人才培养,以及国家的经济、科技发展产生多大的杀伤力?当然,这些人可以用本国科研环境落后为自己真实水平开脱,一些不明就里的人甚至还会相信他们。不过,想要揭穿他们的本来面目也很容易,那就是毕业论文——用人单位不但要认真审核海外留学生是否在国际刊物上发表过毕业论文,而且还要看这份国际刊物的点击率。


“你为什么不说话?”松岛轻轻合上笔记。

“你还想知道什么?”凌的声音有些伤感。

“你见到孙晓彤后,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病了,在学校门口摔倒了。可孙晓彤等人看我一眼,便若无其事走了。还是学校警卫过来问我怎么样,要不要叫救护车?”

“噢?”

“我没有叫救护车,而是强挺着,一步一步往家走。可是走到距校门不远的矮墙处,我就再也走不动了……我坐在矮墙下,希望能过来个人,把我送进医院……”凌的眼圈红了,他含着眼泪,呆呆往向窗外,这是他至被捕后,第一次这么认真地瞧向街景,“.……不知盼了多久,就在我绝望时,孙晓彤从学校里出来了。我喊她,求她救我,可她看我一眼却扭头走了。望着她的背影,我的心很痛。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中国人,看在同胞的面子上,看在凌师兄曾经一心一意帮过你的面子上,哪怕你打电话喊个人,我就是一睡不起,九泉之下我也能闭上眼睛不是?可是她走了,就那么走了,嘴角含着微笑,心满意足地走了……我知道她想保住我和她的秘密,可为保住秘密,就要牺牲掉一条生命吗?换了我,我就做不到,不但做不到,而且拼掉性命也会去救人。这不仅仅因为我做过医生,我的良心也会让自己不安……”泪水簌簌而落,顷刻间,将凌胸前衣衫沾湿一片……

“后来呢?”松岛的语气有些沉重,他手指夹着香烟,双眼不停地眨动。

“后来,还是其他科室同学发现我,回去找来教授和君才把我救了。当时,我对君说,等我病好了,要找你们几个老同学商量件事情,让你们看看她到底是个什么人……”


0
回复主贴
分享到: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 ;%߈Zh8LE' ;%߈Zh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