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大河正文 - 我的家乡 - 1937年,鬼子踏进我家乡

mu_george 收藏 4 264
导读:1937年,鬼子踏进我家乡 1. 引子 非洲之旅 07年六月份,我到非洲考察业务,第一次亲身走进了印象中神奇,贫穷,战乱的非洲大陆。在经历了两次中转和停留后,又坐进一架机舱陈旧的飞机飞向目的地。想不到机上竟有七八个中国人。一个近两米高的空中小哥滑稽的演示救生设备的使用, 令大家忍俊不禁。飞机准备降落了,突然开始剧烈的颠簸起来,恍如过山车的感觉,心都要蹦出心脏来。这时陈旧老化的行李舱盖猛然脱开,一个行李箱忽地滚下,砸向下方座位上的中国人,对面排座上的黑人看见了大喊起来,这老黑眼疾手快

1937年,鬼子踏进我家乡


1. 引子 非洲之旅

07年六月份,我到非洲考察业务,第一次亲身走进了印象中神奇,贫穷,战乱的非洲大陆。在经历了两次中转和停留后,又坐进一架机舱陈旧的飞机飞向目的地。想不到机上竟有七八个中国人。一个近两米高的空中小哥滑稽的演示救生设备的使用, 令大家忍俊不禁。飞机准备降落了,突然开始剧烈的颠簸起来,恍如过山车的感觉,心都要蹦出心脏来。这时陈旧老化的行李舱盖猛然脱开,一个行李箱忽地滚下,砸向下方座位上的中国人,对面排座上的黑人看见了大喊起来,这老黑眼疾手快,从对面伸过手来,接住箱子。坐在后排的我急忙打开安全带,站起身把行李舱盖关上。大家一齐向那个憨憨的老黑竖起大拇指,他乐呵呵的很是高兴。

飞机终于安全落地了。非洲,这块神秘的大陆确实令人生畏。我总算舒了一口气。舷窗外,一台类似于东方红型的拖拉机腾腾的开过来。大家相视一笑,嗷,这就是行李车。一片破旧的平房就是候机厅, 一进去,一群黑人青年叽里呱啦的喊着围上来,一边伸手提你的箱子,宛如国内某些车站的场景。我们紧张地护着行李向前走。来接的朋友把我们的护照交给一个黑人青年去验证盖章。朋友讲这里什莫事都要给钱才给办, 那怕你什莫手续都全,否则就刁难你,拖着你不办。这倒好,来的中国人也都习惯如此。老黑们也因此都喜欢和中国人打交道,甚至很多人以此为生存之道。

走出机场,到处是土路,胡乱停了很多车,大部分是日本来的二手车。不时有荷枪实弹的军人在巡逻。十几个黑人小孩在周围游荡,有的托着蛋托叫卖熟鸡蛋,有的提着塑料桶卖冰糕,有几个提着水桶,拿着破抹布,给人擦车。一有人走出机场,一群黑人小孩马上就围上去,卖东西的,伸手要钱的,乱作一团。机场到市区的路还不错,类似国内七十年代的国道。路边不时有步行的黑人,风尘仆仆,有车驶过时,黑黑得面孔上一双大眼睛一眨一眨,热情、单纯的眼神注视着飞速驶过的汽车。

朋友来此地已三年多,这里刚从内战的枪炮声中走出,治安尚好。只是连年战乱,整个国家经济崩溃,财政困难,老百姓生活困难,所需一切日常用品几乎都要进口。贫穷人家的孩子在大街上游荡乞讨。一看见“白人”(包括西方人,中国人,印度人等等)开车经过红绿灯路口停车时,总有几个孩子围上来伸手乞讨,那流露着单纯和乞求的目光,令人不忍。这里的医疗昂贵而且条件差,穷人的孩子生病,大人只好把他放在太阳下来回翻晒,祈求上天开恩医好他。街上鲜见老年人,大部分人也就是40岁的生命。

这一幕幕的场景,令我想起了70年前,我们中国不也是炮火纷飞,遍地横尸,满眼的瓦砾,燃烧的街道。看看令人心酸的非洲儿童,七十年前,中华大地上的无数儿童不是正遭受着比他们更要悲惨的命运!

生命是如此地如此地卑微!如此地渺小!如此地脆弱!身临其境, 才深知其痛!


自从鸦片战争列强的坚船利炮打开了中国的大门,五千年的文明古国开始了无尽的灾难。当1931年九一八的炮声响起,中华民族最悲惨的一段历史开始了。我们的东三省沦陷了,咆哮的黑龙江呜咽着奔向大海。当1937年7月7日卢沟桥的炮声响起,中华民族最危亡的时刻到来了,平津危急,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危急!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长城内外,黄河两岸,扬子江畔,天涯海角,到处燃起民族抗战的烽火。二次世界大战中,规模最大,历时最久,牺牲最大的全民抗战奇迹发生了!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英雄!这场战争几乎波及到了中华民族的每一个家庭,每一个人。无数普通的中国民众在民族危亡的时刻奋起抗争,保家卫国,用他们的鲜血和生命谱写了不朽的篇章!


2. 我的家乡


我的祖先据说是明朝时从山西洪洞大槐树下迁徙来到山东半岛的平原地区,就是现在的潍坊市所辖寿光县,根据后来的考古挖掘,古时称北海,华夏祖先仓颉造字就在此处。北魏贾思勰写作“齐民要术”也是在该地区。这里自古以来就是自给自足的农业地区,土地肥沃,开发历史悠久。北部地下卤水丰沛,盛产食盐。先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繁衍生息,代代相传。齐鲁大地是孔孟圣贤修学游历传道之地,历来深受儒家之风熏陶,修身,齐家,治天下,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即使是枭雄并起,天下纷争的年月,也少见山东人起来争天下。

19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帝国主义列强打着传教办学校等慈善事业的幌子,开始了对寿光政治文化经济的渗透和侵略。德英法日的势力相继侵入寿光,疯狂掠夺原盐等自然资源。这片富饶的土地,日本人更是早已窥探已久。1919年,日本人诱迫袁世凯签订“21”条,割让山东。中国人愤怒了,掀起了声势浩大的“五四运动”,外争国权,内惩国贼。而风暴中心的山东农民却耕作如常,因为这是官府的事情,老百姓只管种好地就行了。“五四运动”和国民革命军北伐带来了新思想的冲击。寿光历来有重视教育的传统。有些富裕的农户为了让孩子有个好前程,不惜节衣缩食供孩子上学。这些地主和农民的孩子到济南,青岛,北京,保定等大城市读书,在追求近代文化的同时,受到了先进思想的熏陶和当时中国社会变革的猛烈冲击。这些爱国热血青年经过五四运动的洗礼,在黑暗中探索救国救民的道路,一部分人逐渐接受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些青年知识分子纷纷回到家乡,成为新思想新文化的传播者。

1937年11月,日寇越过黄河防线,国民政府山东省主席韩复蕖不战而退,大片国土沦丧。日军沿胶济铁路横冲直闯,向西前去与青岛登陆的日军会合。日军的枪炮声震醒了世代耕作在这片土地上的农民。共产党组织起在大屠杀中幸存下来的党员在山东各地奔走呼号,宣传抗日救亡,宣传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全民动员,全民武装,全民抗战。日寇铁蹄所到之处,齐鲁各地的农民揭竿而起,守土抗战,掀起了轰轰烈烈的的抗日救亡运动。

在遍及齐鲁大地的抗日烽火中,在民族危亡的历史关头,有一支队伍横空出世,引人注目。1937年11月9日,日军越过黄河,自西向东,横扫山东。在日寇抵进寿光县境时,国民政府闻风而逃,日军未遇任何抵抗。然而此时,在寿光北部的牛头镇,一群祖祖辈辈生活在此的农民,商人,学生,旧军人揭竿而起,在12月29日成立了“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鲁东游击队第八支队”, 拉起一支号称700人的队伍,竖起了抗日的大旗,尽管这帮农民祖祖辈辈刀耕火种,没人扛过枪,没人打过仗,没人懂军事,但他们凭着一腔热血,握紧大刀长矛,决心要保家乡卫国家。马保三,这位快60岁的老人,当地大家族的家长,26年就入党的老党员,把自家粮仓打开,把所有财产贡献给这支队伍,全家老小跟着队伍抗日。牛头镇上上下下,老老少少,群情奋腾,忙里忙外,热情接待各地带着大刀长矛,背着干粮来集合的抗日战士。

1938年1月9日,日军进逼寿光县境。延安派来参加过长征的红小鬼,21岁的韩明柱和山东省委的一个干部路过寿光城被正要逃跑的国民党县长扣押,他们说要投奔寿光马保三的抗日队伍,反共的县长更是不准放人。很快国民党县长下令弃城逃跑,望风而走。这天傍晚,日军第一次进占寿光城。国民党警备队中的两个共产党员乘逃跑的队伍混乱之际,串联队伍中愿意抗日,不愿逃跑的十几个人趁乱带上枪支,解救出被扣压的两个同志直奔牛头镇。韩明柱的到来,令全队上下喜出望外,欢腾雀跃。韩明柱,河南新县人,1929年入党,参加红军,历任连指导员,营政委,115师685团政委,红军干部,正规部队出身,对部队建设和作战指挥有丰富的实践经验,此时受派来寿光领导武装斗争。八支队的基本队伍都是没有受过军事训练的青壮年农民,一腔热血来抗日,缺乏基本的军事知识,只有几十杆钢枪和一些土枪,以及一些大刀长矛。他的领导者大部分都是象毛泽东一样出身的知识分子,接受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后义无反顾的参加革命,动员宣传群众抗日救亡,但也没受过军事训练。八支队的领导者们立即任命韩明柱为副指挥,按照红军建制进行整编,学习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开展军事训练。他带领这群农民开展各种操练,教他们地形地物的利用和各种战术,讲解毛泽东的对日战略战术,讲解对日作战不能硬打硬拼,要用伏击,游击战术,要灵活机动的打击敌人。这些闻所未闻的讲解,令这些终日在田间耕作,刚放下锄头的农民战士大大开阔了眼界,培育起了部队的作战能力。

这支农民起义军渐渐露出了杀气,要亮剑杀人,打击侵略军了!韩明柱,就象一粒火种,点燃了沉寂的古老土地,引领着这群觉醒的农民走上抗日战场,开始了他们那一代人传奇的人生经历,用他们的鲜血和生命捍卫了家园和祖国,创造了全民抗战的世界奇迹。

日军自1月9日进占寿光城,次日东去青岛烟台方向,一路上并无中国军队抵抗,认为寿光已被占领,因此,日军汽车在横贯寿光的沧潍公路上昼夜运送军队和物资,肆无忌惮。国民党土顽部队远离公路,避敌自保。为了打击日军的嚣张气焰,提高人民的抗日信心,八支队决定伏击日寇军车,以振民气。2月5日晨,韩明柱带领40名战士冒着刺骨的寒风,埋伏在寿光城南关冰霜覆盖的公路沟里。这些热血男儿静静的卧倒在北中国的土地上,战斗前的紧张和兴奋使他们忘记了严寒,警惕地观察着公路远方的动静。冬日里的清晨异常安静,远方的村庄还在袅袅升起的晨雾中安睡,人们哪里知道锋利的大刀已然出鞘,要斩杀敌寇,血祭战旗了!当三辆日军汽车拉开距离从东面开过来时,他们集中火力向中间的那辆估计是指挥官乘坐的中吉普车开火。敌驾驶员被击毙,车前轮被击中泄气,一头扎进南侧的公路沟。三个战士手提大刀,勇猛的冲过去,与日军搏斗,当场劈死一名军官。另一名军官逃出车外,窜入南边的村落,开枪打死一名村民,躲藏在民宅中,被闻讯赶来的群众手持铁锨、粪叉围困,乱棒打死。前面的卡车见事不妙,不敢恋战,加大油门向西跑了。后面的卡车掉头跑回潍县。

寿光县志记载:这次战斗击毙日寇士兵一名,军官两名:电讯联队长腾田[从缴获金笔上的刻字得知],工兵少尉成田吉[从死者所带铜牌上得知]。缴获军用指挥车一辆,长短枪各一支,指挥刀两把和部分军用物资。

八支队借来两头牛,把汽车拖上,在各地召开祝捷大会,展览缴获的日军枪支、指挥刀、军大衣等战利品,发表演讲,告诉群众日军并不可怕,只要我们团结一致,一定能战胜侵略者。

这次战斗的胜利,群情振奋,军威大振,大大激发了民众抗日热忱,临近各县百姓当做传奇神话争相传送。很多人自带粮食,自带各式刀枪武器,踊跃报名参军。两个多月的时间就发展到2000余人,把寿光建成了抗日根据地。

1938年3月,胶东各县共产党的抗日力量较弱,处境困难。为扭转不利局面,上级决定调这支出人意料的迅速发展强大的八支队东征,支援胶东作战,扩大队伍。对中国人来说,乡土观念是最重的,谁愿意背井离乡啊。 尤其是这些刚刚放下锄头,拿起武器,从未出过远门的农民们,谁也不愿离开故土,到人地两生,老辈上称做“东县”的地方去,那对他们来说太遥远了。

司令马保三,这个大家族的老人,首先说服了全家人,除老年人和部分壮年,留在当地坚持斗争,其余年轻的儿女,年少的孙子,都随军东去。他慷慨激昂,动员部队,说明抗日起义决不是只守家门,目的是打日本鬼子,哪里有日本鬼子就到哪里打,日本鬼子赶不走,家乡也难保。3月的一天,吃过早饭后,八支队集合整队,出发东征。这支寿光农民的子弟兵,穿着各色各样的服装,有的背着钢枪,有的背插大刀,扛着长矛,举着红旗,唱着战歌,威武雄壮的奔赴抗日战场。

这支英雄的寿光子弟兵,越战越勇,越挫越强,从寿光打到胶东,打下了胶东根据地,发展到6000多人,还有了机枪。又奉命从胶东回师西进,打到淄博,进攻周村城日军,打击土顽部队,威震齐鲁大地,和当地部队一起开辟了清河根据地。38年底,他们前往沂蒙山根据地,汇入了八路军的正规野战部队,成为八路军山东纵队第一支队。这些寿光的子弟兵,在多年的残酷斗争中逐渐成长起来,很多人包括韩明柱英勇牺牲。山东的八路军迅速发展壮大,在国民党正规军败退到微山湖以西,始终无力收复失地后,勇敢地担负起山东抗战的主力。八路军生长于人民之中,看不见又无处不在,抓住机会就是一击,你打他是无踪影,他打你是一阵风。八路越打越多,日军损失惨重又赶上太平洋战争爆发兵力不足,气焰一下就下来了。

八年抗战,寿光县先后组建起八支队、清东独立团、昌潍独立团等4支整建制部队,有28000多人参军。县大队、区中队、民兵等地方武装,有56000多人参战。抗战胜利前山东八路军已经发展到27万余人,占当时全国的三分之一多。

1955年授衔时,共和国将星中有赵一萍、王文轩、王文介三名寿光籍少将。后又有马冠三、朱春和、王道全、王湘槐等四人晋升少将。

七十年后回首这段历史,我们不能不惊叹毛泽东的伟大和天才。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英雄。他派来的一粒火种,点燃了寿光大地的抗日烽火,熊熊燃烧。他撒出的无数粒火种,点燃了中华大地的抗日烽火,熊熊燃烧。这史无前例的创造性的全民抗战的烈火,使中华民族在烈火中得到新生,一雪百年来的屈辱命运,重新屹立在世界民族之林。


3. 我的爷爷们


1937年,我的爷爷们正是年轻的,充满激情和活力的寿光青年农民。这个家庭世代居住在这片富饶的土地上,子孙兴旺,生活还算过得去。但是,很快侵略者的枪炮声就打破了他们宁静的生活。

大爷爷给我的印象有点清晰,又有点遥远。我小时候,这个干干巴巴的老头,独自居住在一个院落里。后来,长大了才知道,他恋乡情重,故土难离,所以从邮电局离休后政府补助他回文家村居住。每到吃饭时分,大娘就吩咐堂姐端着饭给他送过去,一个馒头,一盘油分十足的菜,一碗粥。这在当时可是上好的生活水平。按老人们的说法,就是过去的地主也无法天天吃这样的好饭。我热衷于跟着堂姐去送饭,几个小孩趴在门口往里瞅,然后一哄而散。

那时,轻轻的推开半掩的院门,里面房门敞开着,传来琅琅的读报声,大爷爷早已耳背,别人要贴耳大喊,他才能听得清。院子里老树成荫,墙边散乱的放着锄头,铁锨,犁,独轮车,还有些不知名的,沾满泥土的农具,树上缠绕着金黄的玉米棒。好一幅安静悠闲的农家生活影像。正如他50年前的安静生活一样。时光轮回,让人分辨不出那场八年抗战给他留下了什莫。

我们从小从未听大爷爷说起他的经历。只是后来偶尔听村里的老人讲起一些。据说那时爷爷担任抗日政府的文家村村长,白天走街串巷宣传动员,晚上就躲在田野里露宿,从不敢在家住。我们在天天消灭敌人,同时也不断有同志牺牲。 有时形势紧张了,还要连夜带着他的同志们转移到北面的老根据地里。家里已被敌人砸烂,家徒四壁。家里的老老少少都躲在乡邻家里借宿。我的曾祖父为儿子们担惊受怕,受尽煎熬,曾经说过:你们这八路当的,让鬼子跟着屁股撵。汉奸们也知道他们躲在村里,但也没敢起劲去搜查。因为三爷爷曾经带着警卫班,都骑着高大的战马,连夜从淄博赶到寿光,顺便在大白天列队进了文家村,看了看家里人,待了一顿饭功夫。消息自然很快传遍四乡,这一招镇住了那些汉奸,他们一般只是把家里的空房子再砸一边,就回去交差。大爷爷还当过商人,制作民间的手工糖果:地瓜糖,甜瓜,四处去卖,借机可以给部队筹集运送物资,。一直到五十年代,我的爸爸上学,还用那时剩下的包糖的草纸订成作业本学习。

当大爷爷病重住进县医院时,家里人跑回家凑钱交押金。已在寿光一中工作的父亲去医院看他,向医生了解情况才发现问题,他告诉医院这个老头是离休老干部,有医疗保障的,该用的药用就行了,不会欠帐的。

三爷爷上学时参加了革命,加入了马保三的八支队。在跟随八支队转战时,腿上生了个大疮走不动,战友们找了两个民夫抬着他准备连夜越过铁路,挺进鲁中山区。谁知行动时被日军的装甲巡逻火车发现,遭到猛烈扫射。部队一边还击,一边很快冲过铁路。混战中,民夫被枪声吓坏,扔下担架逃散而去。三爷爷拼命从铁路边爬到附近的一片坟地里隐蔽起来。天快亮了,日伪军很快就会出动来搜索。焦急万分的爷爷心想:这下完了。吉人自有天佑,这时一个指挥员带着几个战士匆匆路过,发现了他。指挥员把马让给他骑上,迅速离开了铁路线。

上级安排三爷爷回寿光养伤,同时开展地下工作,在文家村发展了几名党员。后来,一天晚上,他借宿在岳家铺村的姑父家,准备送材料去寿光北边的老根据地。第二天天不亮,姑父就送他上路。谁知刚出村,就遇到敌人的部队盘查。姑侄二人被五花大绑抓走了。幸亏村里一家去迎亲的队伍看到了,马上派人去姑父家报信[寿光农村旧时的风俗,迎亲队伍要凌晨出发,天亮前把新娘接回家]。姑父家一边紧急召集家族里的人凑钱,托村里和敌人有关系的头面人物去疏通关系救人,一边派人通知文家村的亲戚。这些伪军把两个人绑在院里的石磨上,正准备吃完早饭押送到县城审问。保人和敌人一阵寒暄,说明来意:孩子小不懂事,不好好念书,被人骗去抗日,回去一定好好管教。然后送上礼钱,总算把两人很快要了回来。尽管仅仅前后几个小时的时间,却是安危系于一线之间。带了钱匆忙赶来的家人又喜又悲,害怕已暴露身份的三爷爷再遭敌手,让他马上出逃,奔向根据地。

二十多年后,当跟随十八军进藏的三爷爷从在冰天雪地里战斗了好几年的西藏撤回内地疗养,被派往中央党校学习,准备接受新任务时,这段经历成了审查的重点。因为在当时严酷的斗争环境中,被俘人员必须有直接证人证明才能证明他的清白。中组部的调查人员到寿光找县委查证了几天,但因为三爷爷是较早参加抗日的,他和战友们很早就离开了家乡,再者战争时期的地下工作极其秘密,现有人员知之不详。这件事是后来才知道的,家里人只知道有一天,一个中年女干部来到文家村,走进被烟熏的黑黑的,破旧的家里{这是中组部派来的第三批人},基本也就明白了家庭情况。她慰问了家属,聊起了三爷爷的这件事。好在建国不久,亲历此事的老人们都健在。家里特意擀了白面面条,打上两个荷包蛋,招待北京来的贵客。然后领她去了临村的姑父家,请来当年的当事人,叙述了当年的情况,搞清了当时营救迅速,还没被押到县里审问就救出来了。后来竟然还找到了一个当年抓人的敌人,也旁证了三爷爷的清白。不久,三爷爷就被委以重任,先后到中央社会部,公安部,后来到斗争形势极其复杂的云南省从事公安安全工作。后来当三爷爷听家里人谈及此事,说他们那时都是单线联系,一旦联络人牺牲或者被俘,就会面临非常危险的处境。敌人在搜捕,自己人在证明他是清白的之前,也会切断和他的联系,以保证整个组织的安全。而在当时战斗频繁,复杂多变的战争环境中,这是几乎不可能的。很多同志都因无法找到亲历者旁证他的清白,而永远的被隔离出组织。一直到八十年代,一位当年无法证明自己清白,被清理回家的战友,他的孙子为了爷爷的清白,走遍全国寻访当年的知情者,终于在包括三爷爷在内的老战友的证明下恢复组织关系,安度晚年。

地处缅,泰,越,、老等国交界处的云南省历来斗争复杂尖锐,文化大革命中更加极其动荡不安。受到污蔑打击,又不愿屈服于江青陈伯达要求的省委书记自杀,形势更加混乱。已多年在云南公安工作的三爷爷也被打倒,在最混乱的时候,为防万一,他把叔叔和姑姑送回寿光老家,还带回了他在八支队,大军南下,和进军西藏时的大量摄影照片,还有一对珍贵的胡志明送给他的象牙镯子。后来,他被发送到中缅边界的大山里种地,一直到9.13事件后才被解放。思乡心切的他来到济南找军区司令杨得志,要求回山东工作,不巧杨司令下部队去了,等了好多天也没回来。这时中组部的命令下来了,处在抗美援越前线的云南形势混乱,要求他回云南工作。

解放前群众基础较好的文家村曾号称‘小延安’,堡垒村,文革前后划分为几个生产队,和全国一样,也陷入了一片混乱。父亲是老三届,高考的准考证都发下来了,文革一起,就停止招生,回文家村了。爷爷是村里的会计,村里的造反派为了夺权,污蔑他贪污,逼着他交出所有帐本。爷爷一生忠厚诚实,清白做人,哪知会受如此侮辱。他把所有帐本搬出,一笔一笔让他们对。造反派当然找不出问题,他们的目的是为了夺权,竟然又一次抬出三爷爷被敌人抓的事,写大字报污蔑他是叛徒,要摘掉政府给我家挂的‘军属光荣’牌,愤怒的奶奶手持锄头站在大门口,谁敢来摘,就和谁拼命。造反派不敢来摘牌,却又跑到曾祖父的哥哥家抄家,抢走了他在青岛教学时置办下的呢子大衣等很多压箱底的家产。很多财产后来都不知下落,可能被造反派私分了。村里的一个造反派掌权后故意在父亲的档案里污蔑父亲犯了政治错误[实际是这个人的弟弟干的],于是当兵也好,后来推荐上大学也好,父亲总没机会。一直到文化大革命结束,邓小平力主恢复高考,1977年父亲走进考场,终于圆了大学梦,那些吓人的罪名随着拨乱反正的进行,终于烟消云散了。健在的剩下的两个爷爷都已经快90岁了,他们幸福的享受着21世纪的新生活。


4. 21世纪的新生活


上世纪那场残酷激烈,差点被日本侵略者亡国灭种的战争已经远去,然而侵略者的阴魂不散,仍然不时从靖国神社,或者别的什么旮旯游荡出来,在阴暗的角落里蠢蠢欲动,和那些至今不承认“慰安妇”,只污蔑为“妓女”,不承认“侵略”,只狡辩为“进入”,不承认“投降”,只改口“终战”的狂徒们遥相呼应,鼓躁声越来越大,传遍亚洲,传遍美洲,传遍欧洲,传遍非洲。那些畜生甚至还花大钱包下华盛顿邮报的整个版面,把它们祖先的暴行清晰展现在世界面前,其嚣张、恬不知耻令人震惊,其弱智和愚蠢令人惊讶。

现在的人们终于也就不难明白日本当年为何要不断侵华,直到疯狂发动全面侵华战争,陷入全民抗战的火海中;日本当年何以能偷袭珍珠港,疯狂发动太平洋战争,陷入了战败投降的可耻下场。

这一次,二战以后日本人最疯狂、最露骨的政治反攻再一次重蹈其祖先的覆辙,迅速遭到了全世界人民的愤怒声讨和反击:美国国会难得一致地迅速通过了谴责日军二战暴行,要求日本政府必须用明确的语言向慰安妇道歉并赔偿的议案;加拿大议会、荷兰议会、澳大利亚议会、欧洲议会,越来越多的国家在采取同样的行动,谴责日军二战暴行,声援历经70年仍未得到正义的“慰安妇”们,要求日本政府改变至今对其二战罪行百般抵赖的错误行为。

人类总是在循环往复地演绎着正义与邪恶的斗争。所以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二战后一直蠢蠢欲动的日本右翼近年来不断发展壮大,否认屠杀,否认侵略,到逐步否认战败投降,否认远东军事法庭战犯审判,通过日本语言中特有的令人眼花缭乱的歧义繁多的含糊的文字游戏,世界人民听到的是日本右翼越来越逼近的脚步声,看到的是日本社会“选择性历史失忆”和“右”转的倾向越来越明显。

我也感到越来越迷惑:在我以后的人生中,或者我3岁孩子的人生岁月里,会不会遇到1920年前后出生的我的爷爷们的经历?在眨眼就要到来的20XX年,还未洗清血迹的太阳旗会不会插上钓鱼岛?会不会插上台湾岛?会不会插上东三省的黑土地?会不会插上长城?会不会再次插遍大半个中国?我不知道这一切会不会发生。但我坚信:我的孩子们一定会比我的爷爷们更优秀!再一次在废墟上建起的祖国一定会更美丽!

我更渴望的是:能彻底洗清血迹的太阳旗和五星红旗一起飘扬在世界民族之林,正如德意志民族和法兰西民族、俄罗斯民族以及欧洲各民族正努力所做的那样。


5. 结束语


祝我的爷爷们,以及所有经历过那个年代的幸存者们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