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噬菌体聊斋馆:黑猫小绒

jianghuisioc 收藏 69 164
导读:[第一军团原创]噬菌体聊斋馆:黑猫小绒

噬菌体聊斋馆:黑猫小绒


上集


在我上小学时,每年的夏天,我都去乡下的伯伯家过暑假。伯伯家的堂哥比我大一岁,堂弟比我小一岁,我们在一起天天和村里的孩子们疯玩,每次假期结束我都是恋恋不舍的回家。我们最喜欢玩的游戏一是到村前的池塘里游泳兼捉鱼摸虾,二是到村后的山上捉迷藏兼采野果吃,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几乎所有的时间都花在这上面了。


其实我喜欢在伯伯家过夏天还有两个原因,一个是伯伯家的狗大黑,一个是伯伯家的猫小黑。大黑是一只毛色纯黑的公狗,浑身油光发亮,肌肉健壮发达,虽然它的个头在狗里不算最大,奇怪的是方圆好几个村所有的狗都怕它,甚至有条个头比它大一倍的狗,见到它也是远远的躲开。小黑是一只母猫,也是毛色纯黑,人们都说猫狗是冤家,可是大黑和小黑关系却很好,从来没有打过架。我很喜欢大黑和小黑,每天出去都和它们在一起,我从来没把它们当动物看,而是把它们当人类朋友看的,直到现在,我还是对猫和狗非常有感情。


大概是在我十岁那年,我向往常一样到伯伯家过暑假,然而,这个暑假却发生了许多不平常的事情。当时小黑刚刚生了几只小猫,被人抱走了几只,还剩下三只,两只是灰色的小猫,还有一只长得和小黑一样,也是毛色纯黑,我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小绒,因为它实在是太象一团黑绒毛了。不知道为什么,小绒很讨大家的喜欢,好几个亲朋好友点名要领养它,伯伯都舍不得送出去,甚至有人出高价要买伯伯也没答应,伯伯的这个决定后来看起来简直是英明绝顶。


我来到乡下没几天,有一天晚上大黑竟然没有回家,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伯母说:“现在天还有点亮,大家出去找找吧。”伯伯坚决不同意:“这么晚了还找什么找,万一狗没找到人又丢了怎么办?畜生重要还是人重要?你们把大门锁好,早点睡觉!”堂哥说:“现在还早呢,我们出去找皮蛋他们玩一会再回来睡觉。”伯伯眼睛一瞪:“不行,马上上床睡觉。”我们只好一万个不情愿的躺下了。


到了第二天早上,大黑还是没有回来。伯伯一边发动村里的人帮忙找,一边用少有的严肃的口气命令我们三个小孩子:“你们三个听着,这几天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去村前的池塘边上玩。”我们只好去村后的山上捉迷藏了,同时也吃了不少没有完全成熟的野果。


过了两三天,大黑还是没有找到,大家虽然觉得难过,也没有任何办法。伯伯还是不许我们去村前的池塘边上玩,我们几天没下水,身上痒得难受,但是伯伯的话也不敢不听。


一天晚上,小黑也没有回家,三只小猫饿得喵喵叫,我们只好做了一点稀饭喂它们,可是两只小灰猫都不肯吃,只有小绒最后坚持吃了一点。刚刚失去了大黑,现在又不见了小黑,大家心里都很难过,伯伯还是让大家锁好大门早点睡觉,我们小孩子也没有心情出去找人玩,早早的躺下了。


到了夜里,我们突然听到厨房里有猫叫声,大家都起来了,进到厨房一看,小黑竟然回来了,两只小灰猫正趴在小黑身上使劲的吃奶,令人费解的是小绒的表现,小绒趴在离小黑约一米远的地方,头冲着小黑,全身弓着,嘴里恶狠狠的叫着,好像把小黑当作敌人一样,随时准备扑上来。我们都觉得奇怪:“小绒你怎么了,小黑是你妈妈呀,怎么突然不认识了。”


第二天早上,第一个起床的伯母发现两只小灰猫死了,小黑也不见了,只有小绒还在呼呼大睡。过了一会,村里的拖拉机手老王到伯伯家来,一进门就对伯伯罗罗嗦嗦说了半天:“老哥啊,真是对不起了,我昨晚把你们家的那只黑猫给轧死了。昨天我兄弟盖房子,我开拖拉机给他送了点砖头,晚上喝了点酒,不多,就半斤,你知道我那酒量,喝上半斤就跟喝水似得。回来的时候,在村口,突然冲出一个长发女人,把我吓了一大跳,那酒啊,全醒了,当然,我本来就没醉,我当时啊扶手猛得一扭,人和拖拉机都没事,但是觉得,好像是……轧着了一个什么小东西,当时夜色太黑,我也没下来看,今天早上到村口一看,原来是把你们家的那只黑猫给轧死了。我这是来登门道歉的,你开个价,该多少钱我照赔偿。”


奇怪啊,这怎么可能,小黑昨晚回来了呀。我刚要说话,伯伯用眼神阻止了我,笑着对老王说:“老王啊,那猫是个畜生,它又不懂交通法,乱闯马路被轧死了,怨得到谁?乡里乡亲的客气个啥。”


老王一走,伯伯把全家人召集起来:“昨天夜里小黑回来这件事,谁也不许对外人说,听到了没有?还有,我再强调一次,这几天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许去村前的池塘边上玩。”伯伯在家里很有威信,大家谁也不敢反对。


到了这个时候,大家算是明白了,小黑昨晚就死了,回来的是它的魂魄,魂魄是没有奶水的,所以两只小灰猫都饿死了,小绒倒是因为吃稀饭活了下来。另外,小绒一定是一只非同寻常的猫,昨天只有它看出来了,回来的小黑已经不是它妈妈了,而是它妈妈的魂魄。然而,这个谜底的揭开,并不代表整个事情的结束,更大的威胁还在后面。




下集


小黑死了,大黑又不知所终,我们三个孩子当然高兴不起来。又过了几天,有人喊我们去村后的山上捉迷藏,我们也去了,结果到了傍晚该回家吃饭的时候,堂哥不见了,我们一群孩子急了,在山上一边找一边喊堂哥的名字,就是没人答应,我和堂弟的眼泪早就下来了。


突然一个孩子在山顶上喊到,那个是不是小泥巴(堂哥的外号),我们趴到山顶上一看,在山的另一面,果然有个人站着,一动也不动。我们村后的山,靠近村子的是南面,阳光充足,村里人常去砍柴,北面阳光很少照到,村里人很少去,只有极少数猎人偶尔去打打猎,还有几个荒坟,小孩子玩从来不去北面的,都觉得北面恐怖。可是今天不得不去了,于是好几个胆子大的孩子们一起去了,我和堂弟也在其中。


走进一看,果然是堂哥,目光呆滞的站在一个捕猎用的陷阱前,我们问他怎么了,他指了指陷阱说:“这是不是我们家的大黑?”


我们往里一看,果然是大黑,已经死了好久,都发臭了。我和堂弟其实早就猜到大黑已经死了,但是亲眼见到它的尸体,还是很难过。堂弟说:“真的是大黑。哥,别难过了,我们回去吧。”这时候,我仿佛看见堂哥的嘴角往上轻轻一瞥,但是瞬间又恢复了傻乎乎的样子。


回家时,我问堂哥:“你怎么一个人跑到山那面去了?”他答到:“这样你们才不容易找到我呀?”堂弟赶紧问:“那我们喊你回家,你怎么不答应?”他说:“我没听见。”


回到家里,天已经黑了,堂哥一句话也没说,我和堂弟七嘴八舌的把大黑死在陷阱里的事情告诉了伯伯,只是略过了堂哥失踪的一段。伯伯还是那句话:“把大门锁好,吃完晚饭就睡觉。”


晚上,我们堂兄弟三个睡在一张床上,堂哥一上床就打起了呼噜,以前他可是我们三个之中最晚进入梦乡的,我和堂弟怎么也睡不着,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不知过了多久,我和堂弟终于累了,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夜里,我感觉床上有人在动,我咕噜了一句:“谁呀?”“是我。”是堂哥的声音。“干嘛?”“尿尿。”


过了一会,没有听见尿桶里有落水的声音,却听见大门那里有开锁的声音和大门打开的声音,还有一个人出门的脚步声,虽然此人刻意压低了所有的声音,但是在寂静的夜里这些声音还是显得非常清楚。肯定是堂哥,我一骨碌从床上趴起来,完全是出于一种孩子好奇的天性,想去看他究竟要干什么。再想想又觉得一个人偷偷跟踪堂哥,万一被他发现了不好,就把堂弟摇醒了:“喂,哥哥一个人偷偷出去了,肯定他收了什么好吃的,咱们俩跟上他。”一听说有好吃的,堂弟也来精神了:“在哪呢?”“嘘,轻点,跟我来。”


在皎洁的月光下,堂哥的身影很清楚,我们俩偷偷的跟在堂哥后面,蹑手蹑脚地出了大门,沿着小路向村前走去。一会儿功夫,已经走到村里第一家——开小卖部的王二婶家门前了,奇怪,堂哥怎么把东西收藏的这么远,都出了村子了。就在这个时候,堂哥突然停下了脚步,往后看了一看,我和堂弟吓得赶紧往后一闪,躲在一个稻草堆后面。


堂哥四下望了望,没发现什么异常,接着向村外走去。我和堂弟想要从稻草堆后面出来继续跟踪,一双大手同时捂住了我和堂弟的嘴巴,我们刚要惊叫,伯伯的声音在耳边轻轻响起:“嘘,不许出声,别让他发现了。”连伯伯也出动了,看来堂哥收的东西一定很好吃。


堂哥已经沿着小路走出了村子,再有几十米就到村前的池塘边上了,他的脚步突然加快了。这时候伯伯突然大吼了一声:“某某某,你要去哪里?”一边飞快得朝堂哥冲了过去。


堂哥听到后停顿了一下,然后他的动作一下子变得迟缓起来,而且踉踉跄跄的,好像喝醉酒的人在走路,又好像是两个人在打架,一个力气大的在推另一个力气小的。


我和堂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也跟着伯伯朝堂哥冲了过去。转眼间,我们已经追上了堂哥,伯伯抱住了堂哥,使劲把他往村子里的方向推,我和堂弟也上去帮伯伯的忙。可是堂哥这时候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十一岁的孩子竟然让一个大人和两个孩子都拦不住,眼看我们四个人都在推搡之中朝池塘的方向移动。


就在这时,一团小小的黑影朝我们扑了过来,“咪呜”,是小绒,它狠很得咬住了堂哥的脚后跟。“啊……”一声惨叫从堂哥的嘴里发出来,但是那绝对不是堂哥的声音,我到现在回忆起那声音还觉得脊背发凉头皮发麻,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在这个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的恐怖和碜人。


堂哥使劲一蹬腿,小绒的身体在空中划了一个很长的弧线,“咚”的一声重重的落了下来,小绒发出了一声惨叫,身体抽搐了几下,不动了。与此同时,堂哥的身体也软了下来,躺在伯伯的怀里。村里人都被刚才那一声惨叫惊醒了,家家户户的灯都亮了,所有的孩子都在啼哭。


村里人已经赶过来了,问我们那声惨叫是怎么回事。伯伯抱起堂哥,若无其事的说:“没什么事,我家老大生病了,我带他去医院刚回来。那声惨叫是从村外传来的,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堂哥在床上躺了三天才醒过来,后来我们问过他几次,他那天在山上失踪的半天到底在干什么,他一点也记不起来了。


后记:多少年后,回忆起所有的事情,大致应该是这样的。一个女鬼想要堂哥的身体做替身,然而黑狗大黑和黑猫小黑都是她的克星,于是她先借助猎人的陷阱害死了大黑,又利用老王的拖拉机害死了小黑,最后才敢附在堂哥的身上,想溺死堂哥达到自己的目的。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黑猫小绒继承了它妈妈的灵性,在最后时刻救了堂哥一命。至于为什么这个女鬼一心想要害堂哥,其原因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在中国的传说中,黑狗是一个有灵性的动物,可以辟邪除妖驱鬼,即使是新鲜的黑狗血,在其凝结之前也有很强的作用。


在埃及的传说中,黑猫也是一个有灵性的动物,是月亮神巴斯特女神的化身,可以守护人类免遭鬼魂的侵犯。


在中国还传说,鬼魂是没有脚后跟的,所以走路不能拐弯,九曲桥就是利用这一点让人摆脱鬼的追踪,但是在很多聊斋故事中,鬼照样可以和人一样走路和拐弯,很可能是鬼的脚后跟是其致命的弱点,极易受伤,所以小绒一上来就咬住了鬼的脚后跟。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