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者中的勇者 - 1812年内伊突围 zt

刘福通大龙头 收藏 3 468
导读: 转自<中国拿破仑论坛> 勇者中的勇者 - 1812年内伊突围 1812年10月19日,拿破仑率大军离开莫斯科,踏上了漫长艰险的撤退之路。大军团启程时尚有10万部队,经一路严寒,饥饿的折磨,加上俄军的不断袭击阻拦,到11月中,仅剩了5万可战斗人员。11月16日,法军在克拉斯内遭到俄军重兵突袭。经过两天恶战,拿破仑,欧仁,达武的部队在付出重大代价后甩掉了敌军。但是,担任全军后卫的内伊却音信皆无。内伊的部队在主力后面足有两天行程外警戒,现在已被8万俄军隔断。听着后面隐约越来约稀疏的炮声,所有人顿时



转自<中国拿破仑论坛>

勇者中的勇者 - 1812年内伊突围


1812年10月19日,拿破仑率大军离开莫斯科,踏上了漫长艰险的撤退之路。大军团启程时尚有10万部队,经一路严寒,饥饿的折磨,加上俄军的不断袭击阻拦,到11月中,仅剩了5万可战斗人员。11月16日,法军在克拉斯内遭到俄军重兵突袭。经过两天恶战,拿破仑,欧仁,达武的部队在付出重大代价后甩掉了敌军。但是,担任全军后卫的内伊却音信皆无。内伊的部队在主力后面足有两天行程外警戒,现在已被8万俄军隔断。听着后面隐约越来约稀疏的炮声,所有人顿时沉浸在悲伤的气氛中,看来内伊是回不来了。拿破仑尽可能等了很长时间,在确认无希望后,只得启程前行。“我在都伊勒里宫有无数黄金,但如果能换回内伊,我会全拿出来!”临行拿破仑仍望向东面,内伊现在在哪里?

内伊的后卫部队在主力受袭击时还在斯莫棱斯克,在试图跟上克拉斯内的达武军时遭遇了猛烈攻击。哥萨克从城郊涌来,大队俄军步兵逼近了唯一连接克拉斯内的道路。内伊被迫留下了伤员,集中了所有能够走得动的士兵,一路血战向主力靠拢。等靠近克拉斯内,俄军基本结束了和法军主力的战斗。俄军战果虽丰,法军高级统帅拿破仑,欧仁,达武都先后脱险,因此俄国人一心要活捉内伊。米罗拉多维奇将军带领所部拦击,严令部队无论任何代价也要堵住内伊。

内伊总共只有6千人,在潮水般的俄军突击面前,看似任何一次都会被淹没,但米罗拉多维奇连续几次攻击都被无畏的内伊击退。米罗拉多维奇不想硬拼,改变了战术。他把部队布署在克拉斯内周围空地中,筑起工事,把大炮推上几块高地。内伊想汇合主力必需过克拉斯内,俄军可以以逸待劳。

内伊第二天到达俄军主阵地前,立即下令进攻。攻击纵队突破了俄军第一道防线,缴获了两门大炮。可是法军仅剩的6门大炮全部被俄军的密集炮火打坏。内伊发起了一次次顽强冲锋,士兵的勇气不亚于在博罗迪诺进攻棱堡,但这是徒劳的,俄军兵力火力太强,很多法军士兵倒下,仍始终打不开第二道防线。冬季的白天短,夜幕降临,暂时收兵。内伊环视四周,只剩下1500名没带伤的士兵,及2,3千轻重伤员。这些人的军装已辩不清颜色,且一个月来没吃过几顿饱饭。内伊清楚地知道,再这么打,下一天就是他的末日了。

刚入夜,一名的俄军信使到了,他带来了米罗拉多维奇将军的劝降书。米罗拉多维奇很敬佩内伊的勇敢,劝降书甚至写得充满了歉意,并给内伊开出了优厚的条件:保持内伊和所部法军的一切荣誉,保证照顾伤病员。内伊立刻给予拒绝。米罗拉多维奇又派了两名使节,得到的是同样回答。

后来的学者对内伊的具体回答众说纷纭。较通行的说法是:“法国元帅永远不会投降。”另一个说法是:“没有投降。我会用剑打开一条路。”最离奇的是马尔波将军的版本:内伊对劝降怒不可遏,当即宣布俄军特使为间谍,把他扣下来逼其作向导,不答应就枪毙。马尔波这个版本无疑只是个传说,马尔波当时在乌迪诺的部队。

夜深,俄军又开炮了,各高地上的炮群齐射,犹如火山喷发。内伊考虑后下定了决心,他召集所有高级军官,下答了一条简短的命令:“我们向回,朝斯莫棱斯克前进。”军官们懵了,向回?好不容易杀过来要往回走那条地狱之路?吃惊中竟没人出口反对,但内伊从每个人脸上看到了惊惧,他只干脆地加了一句:“如果有必要,我一个人也要进军!” 部下们知道内伊的决心不可动摇,把反对的意见咽回了肚子。他们明白内伊说得出干得出,可能真敢一个人进军的。当然众将士也不可能让他独行,内伊是士兵的表率,是位在最前沿散兵线战斗的元帅,他走到哪里士兵也会跟到哪里。当夜,法军悄悄启程,沿原路折回。

沿着熟悉的路,他们渐渐远离了俄军。领头的内伊忽然带队离开了主路,走向向北的小路。部下询问这是向哪里,内伊答道:“去第涅伯河。我们必须让这条河挡住敌人。”这就是内伊的计划,第涅伯河大致是个“厂”字形,在这一段是东西向(“厂”字那一横),法军一直在河的南面撤退,俄军也一直在河南面。如果能够突破到河北面,就可以躲开俄军主力,绕道在河湾处追上大军团。不过计划虽不错,在部下们看来这和目标斯莫棱斯克没什么分别,第涅伯河上附近唯一的桥在敌军重兵占领的斯莫棱斯克。而且天公不作美,11月中开始俄国的天气突然回暖,大多河水冰都化了。总之都似异想天开。我想这也大概是内伊开始只对部下说进军方向,而不多解释自己计划的原因之一。

有人马上问道:“咱们怎么过河?”

内伊回道:“从冰上!”

“可是... ...,如果河没冻上呢?”

“它会冻上的!”

黑夜中,方向几不可辨,连第涅伯河在哪里也不易确定,内伊带人敲开小溪的薄冰观测流向:“溪水的能把我们带到第涅伯河。”顺着溪流走向,黎明前,部队到达第涅伯河畔。在路上,他们遇到了一个俄国农民。经询问,正如内伊部下担心的那样,河水没有封冻,但是这个农民告诉他们因为河流有个急转弯,不少的浮冰淤塞在那里重新冻结,如果小心些可以渡过河。苍天终于不负有心人,脱险的希望出现了。内伊没有急于过河,狭窄的冰路很险,天还不够亮,疲惫的士兵也要充分休息后再走这道险关。他下令士兵休息3小时,自己也沉沉睡去。

清早,部队排成单纵队,强壮的搀扶着体弱的,开始渡河。冰桥很危险,一名叫布雷格维尔的军官一脚踩到了虚搭的浮冰上,眼看就要被急流带走,一只大手伸来,及时把他从鬼门关拉回。布雷格维尔抬头一看,正是他们的元帅内伊。部队完成了强渡,人员有一定损失,而且车辆和只能坐车的重伤号只好留下了。

过河后,内伊继续率部向大军团的目的地奥查前进。虽然没有俄军主力,路上还有的是哥萨克。顿河哥萨克名将普拉托夫所部就在河这一侧,营地刚好在内伊的行军路线上。内伊尽量选择树林作掩护,从普拉托夫的营地旁边插了过去,奇怪的是没有遭到攻击。有人说普拉托夫不明法军虚实;另有人说普拉托夫正在寻欢淫乐后大睡,没人敢打搅他。

无论如何,普拉托夫最后醒过味来,带领哥萨克展开了追击。内伊带领部队选择林地穿行,回避哥萨克骑兵锋芒。但路上有不少开阔地,这时候哥萨克骑兵就立刻从几面攻来。内伊不慌不忙,把部队摆成方阵,在马刀长矛中继续前进,谁又能挡住他。唯一让人担心的是法军弹药越打越少。

这不要紧,内伊已经靠近了大军团。波兰军官皮切本多夫斯基的搜索队及时发现了他们,欧仁和莫蒂埃的援军立刻出发,把内伊和他的勇士们接回了营地。从拿破仑到每个士兵无不喜出望外,低迷的士气也为之大振。考兰科特说:“这个消息对我们来说无异于一场大胜仗。它如同告诉我们,法国人是打不败的。”内伊带回的部队所剩无几,大约900人,但重要的是,他把信心重新带回了大军团。


主要参考 RF Delderfield “Retreat from Moscow”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