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军人情结 理想-现实 父亲 老了

nihaoyannan 收藏 0 8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5/[/size][/URL] 我倒在地上,额头贴着地,右手用手拐强撑着地面,左手伸向背后摸着后背,太疼了,疼得我失去了精力,我虚弱的大口大口揣着气。母亲看到,什么也不管了,扑在我身上,心疼的喊着我的乳名,父亲看到我那样子,气消了不少,他把打得变成条的竹竿狠狠的往地上一扔,一个人走到屋外面生闷气去了。母亲看父亲走了,才抹着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5/


我倒在地上,额头贴着地,右手用手拐强撑着地面,左手伸向背后摸着后背,太疼了,疼得我失去了精力,我虚弱的大口大口揣着气。母亲看到,什么也不管了,扑在我身上,心疼的喊着我的乳名,父亲看到我那样子,气消了不少,他把打得变成条的竹竿狠狠的往地上一扔,一个人走到屋外面生闷气去了。母亲看父亲走了,才抹着眼泪要扶我起来,因为刚才痛的太过,精力失去大半,我有点晕忽忽的,没有力气,我站不起来,母亲还以为我不愿起来,还在赌气,又安慰了我一会,哪会我可什么也没听进去,只想在地上躺一会,我感到好累,好累。

我醒的时候,以为在做梦,我看到了老哥,欢崽,铁头,他们脸色都很阴郁,一双哭肿的眼睛,哦,是母亲,还有个人,坐在母亲侧后,是玲,玲咬着嘴唇,一脸苦恼的样子,等等,怎么还有个人戴个白口罩?哦,是护士,`````我一下脑子醒了,不是梦,我在医院,我想起了我挨打,然后我就睡着了。这一瞬间的想法我还没搞清楚,母亲就激动的喊我乳名,问这问那,我思绪一断,喊了句妈就想起来,可是一动全身就酸痛的厉害,特别是背(我洗澡的时候就看了自己的伤,很多地方已经起乌血,肿起来,背上比较多,只是当时只要没碰触,就不感觉太疼,所以没注意,只是被父亲哪2棍子给引发了肌肉收缩和皮下组织大出血,再加上疼痛,所以晕过去了)。护士喊我别乱动,母亲也急忙伸手轻轻压下我的肩膀,喊我别乱动,然后给父亲打电话,欢崽,铁头见我醒了,脸色好看一些,喊着我的外号,跟我打招呼,玲也很小声的跟我打招呼,我一一应着,心里却吃惊不小,天哪,我睡了多久?

老哥却没喊我,阴着脸直接就问我,哪个干的?我想,看来医生把我这个秘密彻底泄了,我不想扯这件事,更不想把老哥和伙伴扯进去,除了我写信给玲知道我是怎么个生活外,不想任何人扯进来,所以我当没注意老哥的话,我却问他们什么时候到的,我睡了多久。铁头一个比较憨厚些,他没看出我是故意差话题,老实的答了,我睡了2天,昨天他们到家还不知道我出事,今天才来看我,来的时候我还在昏迷,听医生说你是被人揍(说到揍字还很气愤)成这个样子的,不过只要好好休息就没事了。(哎`可爱的铁头)

老哥不听还好,听了瞪着血眼,又逼问我一遍,铁头,欢崽也气哼哼的,母亲也加入到逼问我伤势原因的行列,我不想说,但我看到玲想开口,我忙直直的看着她,玲咬着小嘴唇低下头,母亲却以为我看她。这个时候我还能怎么样,只能保持沉默。老哥气的左右来回走,但就是没办法,母亲和铁头,欢崽还在劝我讲出来,玲把头埋在母亲的背上,不知道她怎么样,我开始有点心烦,虽然他们都是关心我。

可我也不能赶他们啊,我肚子饿了,2天没吃东西了,全吊的点滴,我开口冲母亲就要吃饭,这样把话题扯过来最好不过了。母亲说父亲等会就把饭带来,但又怕我饿着,起身就要给我开瓶我喜欢吃的八宝粥,玲连忙低下头,抢着要帮母亲,欢崽铁头一个取牛奶,一个取香蕉,老哥虽然还在生气,但还是走近我,将我慢慢扶起来。看着他们忙里忙外,我为刚才那一丝烦躁而羞愧,那一刻,亲情,友情,让我感动!

父亲来的时候,我正在吃香蕉,我亲情直觉感到父亲好像变了,父亲一只手里提着饭褒,另一只手里拿这勺子和筷子,父亲看着我的眼神不在那么严厉,更多的是爱和愧疚,现在对着我这么个儿子,父亲有点手足无昔,父亲老了,那是我当时的第一感觉,我感觉到父亲已经在心里面承认我们长大了,不在是小孩子,有了自己思想,应该让他们飞了。

后来听母亲说,当时我昏过去后,母亲惊慌失措,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把1米8多的我抱起来放到客厅,打了120才想起喊父亲,父亲一听也慌了,来到客厅,他不信2棍子会把我打昏过去,才想起我身上的药酒味道,连忙楼起我的衣服,当母亲父亲看到我满身的伤后,母亲心疼的哭不出来,一个劲的骂父亲,而父亲,母亲说父亲就一直蹲在那里,用打我的那只手轻轻的抚摩我背上的伤印,特别是摸到新加的那两道棍印时,手抖的很厉害,这样一直到医生来。

伙伴们对父亲的来到感到有些不适,(从小就那样,我对他们父亲也一样)看我好多了,跟我打着招呼退了出去,老哥起来去送他们。等人都走了,母亲要接过父亲的饭褒,父亲避开了,父亲走道我床前,拉了张凳子过来,把饭褒放在凳子上,打开盖子,我闻到了鸡肉的香味,父亲把内层小碗取出来,将热腾腾的鸡汤倒到小碗里,取出勺子,然后端起来舀了一勺,慢慢递到我嘴边,生怕弄泼了。要问我恨不恨我父亲,说实话,打我的时候,与我争吵的时候我是真的恨,恨不得打一架,以后再也不喊他,可过后我总是心软,他是我父亲,我没得其他选择。那时我还不明白,我不知道父亲爱我们的方式就是那样。

母亲又开始抹眼泪,(哎,我现在想自己那么不争气)父亲没看我,全部精力都集中在那小小汤勺上,我第一次被父亲亲手喂汤,我有点局促,不习惯父亲突然对我那么好,我们俩兄弟从来都是在他“严格”教育下长大的。

我想自己动手,可是2天没动,手上的伤比以前更酸痛,父亲看出来了,眼神写满了自责和无奈,自己的儿子以然不习惯他做出的这些,父亲一下变得很失落,父亲定在哪一会,最后还是把碗和勺子交给了母亲。

父亲站起来,向外面走去,我一急:爸```

“什么事”

和父亲很少交流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习惯的问“您出去做什么?”

“我出去走走”语气带着说不出伤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