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最重要的东西是荣誉和尊严。”──苏联红军元帅华西列夫斯基

在将星璀璨的世界现代军事史上,亲身经历并直接参加了两次世界大战全过程的人物并不太多。而被誉为苏联红军“ 智多星”的华西列夫斯基元帅便是为数甚少的饱经两次世界大战烽火洗礼的佼佼者之一。不愿继承父业的神父之子


1895年的某一天,在俄罗斯伏尔加河中部平原的基什涅马县新戈利哈村的神父家中,降生了一个健壮的男婴。村民们在恭贺神父喜得贵子时,谁也没有料到这个大声啼哭的小男婴将来会成为在欧亚大陆叱咤风云的一名元帅。


家境并不富裕的华西列夫斯基自8岁起就被父亲送入神学校读书,父亲希望儿子能继承自己的神圣事业。但年少的华西列夫斯基却对神父职业不感兴趣。在省城科斯特罗马神学校读书期间,他尽情领略了这座历史名城的多处文化古迹,大开眼界。


命运似乎格外亲睐这个不愿当神父的少年郎。1914年夏,华西列夫斯基正在家里度最后一个暑假时,突然传来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的消息。他立即提前返回学校,怀着一腔纯朴的爱国热情,要求提前参加毕业考试,然后投笔从戎报效祖国。19岁的华西列夫斯得到了满足,他立即作为现役军人被置于科斯特罗马省军事首长的管辖之下。1915年2月,他又被送入莫斯科的阿列克谢耶夫军事学校受训。4个月短训之后,华西列夫斯基毕业,成为沙俄军队的一名准尉。


此时的华西列夫斯基并没有打算终身从事军事职业,他晚年在《回忆录》中说:“战争打破了我原先的一切计划,将我一生推向了原来根本没有想象过的另外一条道路。我所 以决定从军,并非为了想在军界飞黄腾达。我仍然幻想着成为以一名农学家,打完仗之后,在俄罗斯广阔无垠的大地上从事农业劳动。”


1915年6月,20岁的华西列夫斯基准尉被派往一个预备营,开始了军旅生涯。3个月后,他在西南方面军第9 集团军步兵第103师担任代理连长,随队开赴前线。12月中旬,华西列夫斯基率自己的连队在霍亭城附近参加了对奥匈帝国军队的阵地战,首次参战并没有获得任何战果.在冬季修整中,华西列夫斯基积极整训连队,成效显著。1916年春,他因治军有方被正式提升为少尉连长;在全团检查评比会上,团长列昂捷夫上校说:“我到过许多连队和团队,甚至我自己也有过率领一支基本连队得经历,但象华西列夫斯基少尉这样几乎从未与下属发生过纠纷的青年军官,确实是极为罕见的。


1916年5月,华西列夫斯基率部随所在的第409团参加了著名的勃鲁西洛夫突破之战,突入东喀尔巴阡峡谷,穿越布科维纳地区,攻取基尔利巴巴等一系列高地,将奥军赶回罗马尼亚。21岁的华西列夫斯基指挥连队有方,在作战过程中就被破格提升为该团第一营营长,获晋上尉军衔。此次作战使华西列夫斯基获得宝贵的教益,他本人曾说:“勃鲁西洛夫突破之战对我的作战观点的形成起了一定的推动作用。我在进攻期间得到的锻炼,对我后来很有帮助,在各种分队范围内组织战斗行动的经验,在卫国战争时期都派上了用场。”


1916年11月,华西列夫斯基随部赴罗马尼亚境内实施防御。1917年3月,俄皇被二月革命推翻,取而代之的是俄国资产阶级临时政府,而布尔什维克党人也在加紧活动,俄国国内政局处于动荡之中。此时年轻的华西列夫斯基上尉还只是一名初出茅芦的军官,自己没有什麽成熟的政治主张,对复杂的政治风云感到有些茫然,为自己将来的前途感到忧虑。1 917年夏,第409团在多尔纳及瓦特拉以东地区进行了一系列艰苦的作战,在战火连天的阵地上,华西列夫斯基和战友们时刻不忘设法探听国内的消息。在秋季的修整期间,他们忽然听到了国内爆发十月革命的消息。身在战场的官兵们普遍拥护新生的苏维埃政权放弃目前战争的政策,争相传阅刚刚颁布的《和平法令》和《土地法令》。国内政权的巨变,使俄军的军官阶层出现了大的分裂,曾经共同浴血奋战的战友,有些已变成势不两立的政治对抗者。在这样的情形下,深感失望的华西列夫斯基上尉提出了退役的申请,于1917年1月底心灰意冷地退伍回乡。他用这段文字记述了自己此时的心态:“有人已开始自发地退伍,我为什麽还要盲目地呆在罗马尼亚呢?过去,我带领士兵打仗,自以为是在履行一个俄国爱国者的义务。现在才明白,人民过去受骗了,他们需要的是和平。旧军队同苏维埃国家是不相容的。这就是说,我的军事生涯该结束了。我准备怀着一颗纯洁的心,献身于自己喜爱的事业──劳动。”

再 度 投 身 军 营


1917年底,22岁的退伍上尉华西列夫斯基从罗马尼亚前线回到家乡,他很想去读一所农业大学,但未能如愿。有趣的是,他收到家乡政府转来的一封来自罗马尼亚前线的电报:第409团刚刚举行了大会,按当时军队通行的选举办法,将已退役的华西列夫斯基推选为该团团长;士兵委员会建议他立即返回部队出任团长。华西列夫斯基考虑再三,复电加以谢绝。他先是在家乡担任了8个月的役前普遍军训处的教官;后又当了8个月的乡村小学教师。在安闲的和平生活中,华西列夫斯基对军事职业又产生了一种怅然若失的惜惜依恋之情,自己逐渐感悟出“服军役是唯一适合我禀赋的职业”。


1919年春,华西列夫斯基加入苏维埃政府的工农红军,被任命为预备营一个排的教官(副排长),重新开始了职业军事生涯。此时,他明显地感受到旧的帝俄军队与工农红军之间的不同之处。在参加了一些零星战斗之后,华西列夫斯基的军事才干受到确认,在短短几个月内被提升为连长、营长;于同年10月升任图拉步兵第2师第5团团长,年仅24岁。此后,年轻的华西列夫斯基多次谦逊地恳请上司派来一位有经验的团长,请求将自己改任为副团长或营长。于是,在接下来近两年时间里,他先后在五个不同的团担任副团长,参加了对波兰军队的作战,曾获“红旗勋章”。


1922年,红军进行改制,步兵师撤除旅的建制(将旅改为团)。此前曾担任步兵第48师第142旅代理参谋长的华西列夫斯基被任命为新编第142团的团长。1926年夏,改任第143团团长的华西列夫斯基到维斯特列尔步兵战术学校的团长进修班进行了为期一年的深造,得以系统学习军事理论而大获裨益,为自己日后的高级军事生涯奠定了基础。


1931年秋,华西列夫斯基奉命由步兵第48师调入刚刚组建的苏联红军军训部,开始了他最初新的司令部机关工作。在两年时间里,他先后主持编辑《军训通报》和当时在苏军中最有影响力的军事学术期刊《军事通报》;他深入研究了大纵深进攻战役理论及诸兵种合成战斗动作协调等最新军事科学理论,使自己的军事艺术素养有了大幅度的提升。在1933年夏的诸兵种合同大纵深战役试验演习中,他出任演习导演司令部参谋长的出色表现,给担任演习总导演的苏军总参谋长叶戈罗夫留下了深刻印象。


1935年9月,苏军实行军衔制,华西列夫斯基被授予上校军衔。同年底,苏军正式组建总参谋部机关,稍后创建总参谋部军事学院。1936年9月,受国防人民委员[即国防部长,下同]之选派,华西列夫斯基上校成为总参谋部军事学院的第一期学员,接受了系统而正规的高级军事教育。这是他职业军事生涯的关键一步:拿到了通往高级指挥殿堂的“入场券 ”。在为期一年的深造期间,华西列夫斯基上校刻苦研习各种军事理论和战略战术,对诸兵种协同作战及方面军和集团军战役等问题亦作了努力的探索,使自己逐渐具备了高级指挥的质素。


1937年9月,从总参谋部军事学院毕业的华西列夫斯基上校被任命为总参谋部战役训练处处长,主要工作是完成总参谋长沙波什尼科夫交付的下列任务:拟定国防人民委员有关红军领导部门军事训练的年度命令和指示;通过这些文件做年度总结,并在此基础上确定下一年度的军事训练任务。总参谋部曾颁布一道特别命令,嘉奖华西列夫斯基“忠诚地和高质素地完成了一系列重大任务”。


1939年初,鉴于欧洲局势的不断加剧,苏军总参谋部将作战处扩充为权限更大的作战部;同年6月,经总参谋长沙波什尼科夫和国防人民委员伏罗希洛夫协商并报请最高统帅斯大林批准,华西列夫斯基被提升为作战部副部长兼战役训练处处长。9月1日,德国军队闪击波兰,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斯大林指示总参谋部立即拟订和编制旨在应付突发事变的苏军战时集中和展开作战计划──“反击侵略计划”;华西列夫斯基参加了此项计划初稿的拟订工作,用三个月夜以继日的出色工作赢得了好评。该“反击侵略计划”首先清醒地提出:尽管早已签订有《苏德互不侵犯条约》,但德国仍是苏联最可能和最主要的敌人。


1940年5月,为适应即将到来的战争形势,苏军统率机关作了大幅度调整;华西列夫斯基出任作战部第一副部长,主要工作是进一步充实“反击侵略计划”。1940年11月华西列夫斯基以军事专家的身份随苏联政府代表团出访德国。他在柏林亲眼目睹了战争狂人希特勒口是心非的表演后坚信:苏联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必须准备反击法西斯德国的侵略。

保 卫 莫 斯 科


1941年6月22日凌晨,德国军队在苏联西部边境千余公里的宽大正面突然发动了侵苏战争;苏联军民被迫开始进行一场伟大的卫国战争。


希特勒进攻苏联的“巴巴罗萨计划”建立在“总体战”和“闪击战”的理论基础之上,在战争初期达到了预期目的;苏联边防部队在遭受猝不及防的进攻后,出现了一攻即溃的局面。6月23日,苏联最高统帅部大本营正式成立;同一天,苏军总参谋部命令华西列夫斯基负责有关政府发布前线事态消息的准备工作。8月8日,斯大林正式出任苏联武装力量最高统帅;最高统帅部大本营正式成为最高指挥机关。这样一来,总参谋部就成为最高统帅部大本营的办事机构,而华西列夫斯基所在的作战部则是总参谋部里最重要和最核心的一个部门。在战争爆发之初的两个月里,华西列夫斯基几乎从未离开过作战部的地下办公室,在最高统帅部与前线指挥部之间及时准确地传递着战况报告和作战命令;直到苏军初步稳住了防御阵线时,才得以睡上一整夜。8月上旬,华西列夫斯基被提升为副总参谋长兼作战部部长,获得少将军衔。


9月底,德军基本上完成了夺取苏联首都莫斯科的战略部署;希特勒拟定了进攻莫斯科的“台风行动计划”,并严令德军:“在完成合围以后,任何一个俄国士兵,任何一个居民,不论是男人、妇女还是儿童,都不许逃出城外。任何突围的企图,都必须以武力加以镇压。”


10月初,德军从两个方向发动进攻,兵锋直指莫斯科。苏联国防委员会于10月5日作出不惜一切代价死守莫斯科的决定;华西列夫斯基少将当天以大本营代表的身份,亲赴莫斯科西部城防前线巡视战事。10月中旬,德军兵临莫斯科城下。16日,斯大林为确保指挥畅通,将总参谋部分成两个梯队:由华西列夫斯基领导第一梯队共计10人留在莫斯科城内负责前线的指挥;总参谋长沙波什尼科夫率总参谋部大部分人员作为第二梯队迁出莫斯科城外。华西列夫斯基为首的总参谋部第一梯队又被叫做作战参谋小组,其任务是直接为大本营服务,日夜都在莫斯科地铁车站的列车里进行紧张的工作。斯大林对华西列夫斯基及其十人工作班子的高效率工作非常满意;他于10月28日签署命令,向华西列夫斯基授予中将军衔。


11月上旬,莫斯科地区开始出现初期的冰冻;德军也加强了攻势,但受阻于越来越可怕的严寒和苏军部队的顽强抵抗。到11月底,在零下50摄氏度的严寒下,德军的攻势逐渐告竭。年迈体弱的苏军总参谋长沙波什尼科夫病倒了;斯大林于12月初命令华西列夫斯基中将担任代理总参谋长,并命令他立即着手拟定一场反攻作战计划。12月5日,亲临莫斯科郊外前线的华西列夫斯基指挥苏军部队实施了自开战以来的第一次大规模反攻作战行动,迫使德军丢盔卸甲向后败退──苏军终于取得了莫斯科保卫战的最后胜利。


莫斯科保卫战的胜利,对苏德战场以及整个世界大战的局势发展都产生了重大影响。参与此次战役指挥全过程的华西列夫斯基对此作了专门而独到的分析:


“苏联首都附近大会战的结局在精神方面和政治方面有着特殊的意义。因为在此以前,希特勒的侵略政策还没有遇到过挫折。他占领了一个又一个国家,控制了几乎整个西欧。在大部分人的眼里,德国军队是不可战胜的。可是现在不可战胜的德国军队居然被打败了,而且败得很惨,损失人员50多万,坦克1300多辆,火炮2500多门,汽车15000多辆,还有其它许多技术装备。德军从来没有遭受过如此惨重的损失。……此役胜利的意义在于,苏军已将战略主动权从敌人手中夺了过来,使敌方‘巴巴罗萨计划’所规定的战略目标一个也未能实现。在这些毁灭性的打击下,‘巴巴罗萨计划’破产了,作为其基础的‘闪击战’理论也完全破产了,从而迫使希特勒不得不转而采取持久战的战略。”


苏 军 总 参 谋 长


鉴于在莫斯科保卫战中的贡献,华西列夫斯基于1942年4月26日被斯大林晋升为上将。由于年龄和健康的原因,总参谋长沙波什尼科夫提出了辞职的申请,并建议由华西列夫斯基继任自己的职务。6月24日,苏共中央政治局和国防委员会任命华西列夫斯基上将为苏军总参谋长。


新上任的总参谋长华西列夫斯基上将立即面临着难题:几天之内苏军在战场的各个方向上开始出现一系列重大失利,战局发生逆转,苏军此前经莫斯科严冬苦战所夺得的战略主动权得而复失;德军兵临斯大林格勒(今伏尔加格勒)和北高加索地区。


位于伏尔加河西岸的斯大林格勒,是苏联南方重要的水陆交通枢纽和工业重镇,系苏联粮食、石油和煤炭等工农业原料的主要产地。她原名叫察里京,因国内战争时期斯大林在此指挥并赢得了著名的“察里京保卫战”胜利而更名为斯大林格勒。1941年德军侵占乌克兰之后,斯大林格勒成为苏联中央地区通往南方重要经济区域的唯一要道,其战略价值和精神价值自然不言而喻。


鉴于德军的进攻企图和攻势,7月14日,斯大林格勒州宣布处于战时状态;8月25日,斯大林格勒市实行全部戒严。而在7月28日,斯大林就发布了对苏联全军部队的第227号命令:“绝不准后退一步!”该命令的全文被印发苏联全军各部队,几乎是人手一册。“绝不准后退一步”从此成为苏军将士的座右铭和战斗行动准则。


德军于7月中旬开始发动首次大规模进攻,其作战企图是:A集团军群主力负责突击苏军防守薄弱的北高加索方向,占领苏联南部地区;B集团军群及第6集团军对斯大林格勒方向实施突击,占领伏尔加河下游广大地域。德B集团军群的攻势凶猛,很快在苏军斯大林格勒防线上撕开了一个大缺口。危急之际,华西列夫斯基上将作为大本营代表于7月23日飞赴斯大林格勒前线;他断然决定使用手头仅有的一个坦克集团军对德军实施反突击。25日,苏坦克第1集团军发起反突击行动,使德军被迫转入防御态势;随后苏坦克第4集团军也从另一方向加入反突击行动,逼迫德军退出了斯大林格勒的进攻方向。华西列夫斯基在危急关头的断然举措,虽未能一举歼灭德军进攻部队,但打乱了德军行动计划,并使其丧失了迅速进攻的能力和机会,从而使希特勒在快速进攻中占领斯大林格勒的战略企图成为了泡影。


不肯善罢甘休的希特勒立即着手部署对斯大林格勒的二度进攻。鉴于德军的动向,斯大林重新编配了斯大林格勒守军:以叶寥缅科上将为司令官的东南方面军(军事委员是后来出任苏共中央总书记的尼基塔·赫鲁晓夫)下辖有第51、第57 、第64集团军,坦克第13军,空军第18集团军,近卫第1集团军;以戈尔多夫中将为司令官的斯大林格勒方面军下辖有第21、第62、第63集团军,坦克第4集团军、第28军,空军第8、第16集团军。而作为大本营代表的华西列夫斯基上将直接协调和领导,对这两个方面军拥有最终指挥权。


8月19日,德军从两个方向对斯大林格勒发起第一次直接进攻,德军的航空轰炸使斯大林格勒整座城市变成了废墟;华西列夫斯基在炮火中指挥守军顽强抵抗。9月1日,他奉召离开前线,返回莫斯科继续领导总参谋部的工作,接替他前线指挥职务的是刚刚被任命为最高副统帅的朱可夫。此后的战斗更加艰苦,参加斯大林格勒巷战的一名德军士兵写道:“想想斯大林格勒大战80个昼夜肉搏拼杀的情景吧,街道不再是用公尺来计算,而是用尸体做单位来丈量的。斯大林格勒不再像座城市,她淹没在一片漫无边际的浓烟烈火之中,就像一座炉火映红的大熔炉……”。


9月上旬,战事处于胶着状态。斯大林召集朱可夫和华西列夫斯基,着手拟定反击计划。月底,两位将领拟定的反击计划获得斯大林批准,被定名为“乌兰进攻计划”。


10月,华西列夫斯基及其总参谋部为乌兰战役制定了详细计划;于11月中旬获得苏共中央政治局和大本营的批准。为达成战役进攻的突然性,善战的最高副统帅朱可夫赴西方方面军司令部承担诱攻使命,华西列夫斯基出任南部战线史达林格勒地域作战的总指挥官,在斯大林格勒前线坐镇指挥。


11月19日晨,乌兰战役打响,苏军的突击行动进展顺利。23日,苏军通过对卡拉奇方向的向心突击,完成了对斯大林格勒地域德第6集团军和坦克第4集团军的合围。这是德军入侵苏联后首次陷入大合围之中。次日,华西列夫斯基指挥手下的三个方面军向被围德军发起进攻,但遭到30万德军的顽强抗击(原先认为被围德军兵力仅有9万人),战事陷入僵持之中。华西列夫斯基为自己未能亲自核准敌情的失误而深感懊悔;斯大林也发来电报,温和地提出了严肃的批评。


12月中旬,获得增援的华西列夫斯基指挥苏军向被围困的德军再次发起进攻,很快就取得了进展。尽管如此,战事仍很激烈,白雪覆盖的大地很快就全部化成了焦土。德军曼斯坦因集团驰援被困保卢斯集团的行动,被苏军部队打退。194 3年1月8日,苏军向德军保卢斯集团发出劝降书;在得不到回音的情况下,苏军发起了最后的强大攻击。激战两周后,保卢斯向柏林报告说:“溃败已经不可避免。我请求立即允许投降,以挽救残部生命。”但希特勒根本不批准这一投降请求。1月 30日,苏军的进攻取得了最后胜利,保卢斯本人也沦为战俘。斯大林格勒会战终于降下了帷幕。


1942年冬,华西列夫斯基基本上是在斯大林格勒前线度过的。就连12月31日这个迎接新年的夜晚,他仍是在指挥所里指挥苏军阻敌增援,斯大林在零时专门打来电话以示慰问和嘉奖。1月18日,在战局进展很大的情况下,华西列夫斯基被授予大将军衔(同日朱可夫被授予“苏联元帅”军衔);并被授予“苏沃洛夫一级勋章”,这是苏军第一次向高级将领颁发象征统帅级别的奖章(同时获此勋章的有朱可夫、沃罗诺夫、瓦图京、叶寥缅科、罗科索夫斯基等)。


年富力强的苏联元帅


1943年1月,在斯大林格勒战局几定之际,华西列夫斯基大将奉命调赴沃罗涅日方面军司令部,以最高统帅部大本营代表的身份负责准备与实施在顿河中上游地区的一次新的进攻战役。


2月16日,当华西列夫斯基大将正在顿河中游组织沃罗涅日方面军和勃良斯克方面军实施哈尔科夫战役之时,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发布命令,授予他“苏联元帅”这一最高军阶以表彰他为斯大林格勒会战胜利所奠定的基础。华西列夫斯基本人对此感到很意外,这位时年只有48岁的元帅晚年在自己的《回忆录》中写道:“1943年2月16日,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发布了也授予我以‘苏联元帅’的命令,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获得大将军衔才个把月,仅就这一点来说,这个命令也使我感到突然。老实说,我认为他们对我的工作所做的这种评价,未免过高了一些。”这短短几行文字,显露出华西列夫斯基元帅谦逊的美德和时刻清醒的头脑。


晋升最高军衔三天后,华西列夫斯基元帅奉召返回莫斯科,斯大林告诉他:最高统帅部大本营决定立即在莫斯科中央方向发起一场旨在消灭德军中央集群主力并将战线向西大大推进的重大战役;派他负责领导和协调西方方面军左翼部队以及勃良斯克方面军、中央方面军(原顿河方面军)、沃罗涅日方面军的作战行动。


但在2月中旬,德军在南部战场发动强大攻势,迫使已推进到第聂伯河附近地域的苏西南方面军不得不快速后撤,从而使苏沃罗涅日方面军左翼受到严重威胁。3月上旬,德军再次发动强劲攻势,华西列夫斯基率沃罗涅日方面军于中旬被迫撤至库尔斯克南面的奥博扬地域。他为此感到痛心疾首,他说:“在向后退却的时候,我们边撤边这样鼓励自己:相信不久之后,我们一定会重新解放这些地方。我们很快就会杀回来的。”


面对危局,最高副统帅朱可夫亲赴危地,与华西列夫斯基等人组织部队于3月下旬在沿北顿涅茨河,而后经戈斯季谢沃──贝科夫卡──德米特里耶夫卡──红亚鲁加──克拉斯诺波里耶一线建立起了牢固的防御正面。此后,苏军在库尔斯克地域暂时转入战略防御,整个苏德战场在总体上出现了一段平静的时光。斯大林原计划在莫斯科中央方向向西推进的进攻战略也就此告罢。


在库尔斯克严密布防的苏军有中央方面军和沃罗涅日方面军,计有10个诸兵种合成集团军、2个坦克集团军和2个空军集团军。3月22日,华西列夫斯基元帅奉召返回大本营,参加拟订库尔斯克会战计划。大本营预备队的10个集团军被编入由波波夫中将为司令官的草原方面军,准备参加此次会战。会战计划的拟订,经过了一段严谨而周密的时日。4月中旬,仅有4人参加的大本营特别会议作出了绝密决定:在库尔斯克以北和以南集中苏军主力,用积极的防御战拖垮德军,再转入反攻并歼灭之;此后在哈尔科夫、波尔塔瓦和基辅方向实施主要突击,将德军彻底逐出西南广大地域。会议另外还设有一个预备行动方案:若德军在库尔斯克附近发动进攻或长期拖延进攻时间,苏军就转而采取积极进攻的行动。


1943年5月,苏联国防人民委员会(即国防部)进行了改组;斯大林任人民委员(即部长),朱可夫和华西列夫斯基均任副人民委员(即副部长)。为了保密,苏军高级指挥人员统一变更了新的化名。华西列夫斯基元帅被派往沃罗涅日方面军,负责协调该方面军和西南方面军的战役行动。7月2日凌晨,苏军总参谋部终于搞到了德军将在近几天内发动进攻的情报,并命令各部队立即进入临战状态。


7月5日凌晨2时30分,华西列夫斯基指挥沃罗涅日方面军对德军实施了炮火和航空兵的反准备,以震耳欲聋的炮声和大地的颤抖拉开了库尔斯克大会战的大幕。清晨6时,受到部分损失的德军仍然发动了进攻;交战前沿陷入一片火海之中。希特勒特别重视德军准备已久的此次进攻行动,他在进攻命令中指出:“这次进攻具有决定性意义,它应迅速完成并取得决定性的胜利。这次进攻应使我们得以掌握今年春夏两季的主动权。在主要突击方向上,应当使用精锐的兵团、最好的武器、有才干的指挥官和大量的弹药。每个指挥官和每个士兵,都必须深刻理解这次进攻的决定性意义。库尔斯克地区的胜利应当成为照耀世界的火炮。”


德军的进攻势头很盛,但遭到苏军顽强而有效的抗击;华西列夫斯基元帅一直在作战第一线实施适时而准确的指挥。一个星期之后,德军的攻势衰减;到7月16日,苏军完全丧失了攻击能力,开始向后退却。至此,西南战线上苏军的防御作战阶段宣告结束。


8月3日,华西列夫斯基指挥沃罗涅日方面军和草原方面军开始实施大规模进攻行动;苏军于7日收复博戈杜霍夫; 11日跨越哈尔科夫──波尔塔瓦铁路;23日收复哈尔科夫。哈尔科夫是乌克兰第二大城市,是苏军在战争中收复的首座大城市;莫斯科于23日21时以224门礼炮齐鸣20响以示庆贺。


库尔斯克大会战以苏军的胜利而告终。德军损失惨重:30个师[其中有7个坦克师]50多万人,1500辆坦克,3500多架作战飞机,3000多门火炮。苏军通过此役使德军大丧元气,被迫转入战略防御。前西德历史学家格利茨曾经评论说:“库尔斯克弧形地带大会战对于德军是致命危机的开端。”


转 战 第 聂 伯 河


如同年初斯大林格勒会战时的情形一样,当苏军在库尔斯克攻势正盛时,华西列夫斯基元帅于8月6日在前线接到新的命令:要求西南方面军立即向南实施主要突击,与南方方面军采取协同动作,力争全歼德军顿巴斯集团,并收复戈尔洛夫卡和顿涅茨克。华西列夫斯基负责领导和协调两个方面军的行动,并将其计划上报大本营审批。


其实,此项新的作战安排来自于不久前华西列夫斯基与朱克夫的建议。建议获得采纳后,华西列夫斯基充满了必胜的信心。但他还是不敢吊以轻心,而是深入部队了解情况。在某部坦克师,年近五十的元帅还亲自钻进一辆T-34型坦克,请连长讲解如何发射炮弹和使用机枪的操作规程。


8月16日,华西列夫斯基指挥西南方面军右翼突击集团如期发动进攻;德军拼死抵抗,战场上尸横遍地而难辨敌我,苏军攻势进展缓慢;华西列夫斯基亲赴一线指挥作战。8月底,德军的“米乌斯防线”被彻底击溃,德军后撤至第聂伯河一线。9月上旬,华西列夫斯基率部收复了顿巴斯广大地区;铁路枢纽巴尔文科沃、钢铁工业中心马里乌波利以及顿涅茨克、沃尔诺瓦哈等一批城市相继获得解放。


至此,战场南翼的战略主动权已被苏军掌握。德南部集团军群司令官曼斯坦因哀叹道:“到8月底,仅我们集团军群就损失了7名师长、38名团长和252名营长,我们的兵员和物资已经衰竭。我们没有预料到苏军在军事上,以及在本国发展军事工业方面会表现出如此巨大的组织才能。我们遇到了一条一个脑袋被砍掉又在原来的地方长出两个脑袋来的真正的多头蛇。”


面对有利的战局,苏军下一步就是要通过连续作战不让德军在第聂伯河一线组织起有效的防御,在行进中强渡第聂伯河并夺取该河中下游附近的战略要地和登陆场。9月18日,身在前线的华西列夫斯基元帅与斯大林商定了下一步的作战行动计划。9月26日,华西列夫斯基指挥南方方面军发起强大攻势;一周后,德军全线溃退。10月13日,南方方面军攻克通往克里米亚半岛和第聂伯河下游的咽喉要地美利托波尔城。


西南方面军的突击行动始于10月1日清晨。13日夜,苏军集中3个集团军、1个坦克军和1个机械化军的强大兵力,对第聂伯河下游突出部上的扎波罗热实施强攻。这是苏德战争史上规模最大的一场夜战,坦克群的大灯使黑夜变成了白昼;10个小时后苏军攻克了扎波罗热。至此,第聂伯河会战胜利结束。


在长达700多公里的宽大正面强渡水深流急的第聂伯河,是一场艰苦的作战;此役的胜利使第聂伯河左岸乌克兰地区全部解放。为此役竭尽全力的华西列夫斯基元帅在《毕生的事业》一书中自豪地写道:“夺取第聂伯河的会战,战果辉煌。在很宽的地带上强渡第聂伯河这样又宽又深的大河,实际上是从行进间实施的,而在对岸夺取登陆场时又遇到了法西斯军队的猛烈抵抗。强渡该河并夺取登陆场之所以能够成功,完全应归功于红军的高昂士气、士兵的集体主义和军事首长杰出的指挥艺术。此后,苏军牢牢掌握了战略主动权。而对于德国,战局却在越来越快地继续恶化,这预示着法西斯集团已经开始瓦解了。 ”


收复克里米亚半岛


1943年12月中旬,华西列夫斯基元帅奉召回到了离别半年之久的莫斯科,以总参谋长的身份参加最高统帅部大本营的作战会议。他在会议上总结了各个战场的战况和作战经验,分析了战局及其发展趋势。自开战以来,苏军已全歼或俘敌 56个师,重创162个师;击毁敌坦克7000多辆、作战飞机14000多架和各型火炮50000多门;收复了沦丧国土的一半以上。此次会议确定了1943-1944年冬季作战的主要任务,重点是在战线的南北两端分别收复克里米亚半岛和列宁格勒[今圣彼得堡];华西列夫斯基及其总参谋部为冬季作战制定了具体的战役行动计划。12月21日,华西列夫斯基元帅重返前线,继续指挥乌克兰第3方面军(原西南方面军)和乌克兰第4方面军(原南方方面军),为冬季作战做各种准备。


此时,希特勒严令德军死守第聂伯河右岸乌克兰地域的产粮区和拥有丰富矿藏的克里米亚半岛;扼守该二地区的德军部队有曼斯坦因元帅的南部集团军群和克利斯特元帅的A集团军群,总兵力达176万人,拥有16800门火炮及迫击炮、 2200辆坦克、1640架作战飞机。


12月24日,由朱可夫元帅指挥的乌克兰第1方面军(原沃罗涅日方面军)和乌克兰第2方面军(原草原方面军)率先发起进攻,一举击溃德军。随后,华西列夫斯基元帅指挥自己的两个方面军进攻尼科波尔地域突出部,但进展不顺利(因部分兵力被抽调给朱可夫)。经过风雪漫天的苦战,华西列夫斯基所部于1944年2月8日收复“锰都”尼科波尔。至此,朱可夫和华西列夫斯基合作完成了冬季作战的第一阶段任务:切断或消灭德军伸向第聂伯河方向的两大主要突出部并迫使其后撤。


3月初,华西列夫斯基元帅又领导修订了冬季作战的第二阶段计划,任务是全线打破德军之防御并将其逐出第聂伯河右岸乌克兰地域,在行进中分割歼灭德南部集团军群和A集团军群。3月4日,苏军开始进攻行动,进展顺利。华西列夫斯基和朱可夫共同建议斯大林修改原定作战计划,大胆扩大战果,早日收复全部失地并出境击敌。此项建议获得采纳,大大提前了苏德战场的战争进程。


4月2日,华西列夫斯基指挥乌克兰第3方面军[司令为马利诺夫斯基]下辖的四个集团军的优势兵力,对黑海重镇敖德萨发起进攻。为保护这座美丽的历史名城,华西列夫斯基下令禁止动用火炮和飞机及军舰主炮;4月10日,终于艰难地解放了该城,毙俘德军5万多人,缴获各种装备和弹药可供5至7个整编师之用。就在这一天,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授予他一枚最高军事勋章──“胜利勋章”[同获此项殊荣的仅有朱可夫];奖词是:“由于出色地完成最高统帅部赋予的领导大规模战役的任务,从而在粉碎德国法西斯侵略者的事业中取得了辉煌的胜利”。斯大林还亲自打电话向华西列夫斯基表示祝贺,并告诉他下一步的使命是指挥苏军收复克里米亚半岛。


插入黑海北部的克里米亚半岛是通往欧洲和近东的重要海上通道,气候宜人,景色优美,物产丰饶。早在1944年 4月时,克里米亚半岛由德军恩内克上将指挥的第17集团军20万人驻守,共筑有七道防御线;苏军准备投入进攻的兵力超过30万人。为确保进攻的胜利,斯大林还派苏军元老级人物伏罗希洛夫元帅面谕了旧部华西列夫斯基;十多年前伏罗希洛夫担任莫斯科军区司令时,就很偏爱手下的这位团长。


4月8日,华西列夫斯基元帅命令托尔布欣的乌克兰第4方面军对克里米亚半岛发动进攻。11日,苏军两路进攻部队分别收复赞科伊和攻克彼列科普防线,莫斯科为此鸣礼炮庆贺;13日,收复辛菲罗波尔城,莫斯科礼炮再次鸣响。华西列夫斯基在托尔布欣的司令部里指导作战,协调关系;而溃败的德军部队纷纷涌入塞瓦斯托波尔城,重新集结兵力布置防御。


希特勒决心死守塞瓦斯托波尔,他任命阿尔门丁格上将取代恩内克上将出任第17集团军司令官,并向该部守军发放双倍军饷,还许愿立功者可获得这里的土地。希特勒甚至寻求到死守该城的历史依据──他命令说:“我要求每个日尔曼民族的人,不论是将军还是士兵,都必须用生命来守卫这个哥特人的最后堡垒”。阿尔门丁格上将在就职训令中说:“我接到了要保卫塞瓦斯托波尔登陆场每一寸土地的命令。我要求所有人都必须名副其实地进行防御作战;要求每一个人都不许后退并守住每一道堑壕,每一个弹坑和每一个掩体。万一被敌人的战车突破,步兵应该留在自己的阵地上使用大威力的反坦克兵器把它消灭于阵地前沿或防御纵深。军队的荣誉就在于保卫委托给我们的每一寸土地!德意志在等待我们履行自己的职责!”


为攻取德军拼死据守的塞瓦斯托波尔,华西列夫斯基为进攻方案绞尽了脑汁,终于拟定了精确有效的进攻计划。5月 5日,华西列夫斯基元帅命令乌克兰第3方面军的近卫第2集团军实施侧翼进攻,诱敌相抗。7日,整个方面军在德军自认为万无一失的彭萨山方向发起强大攻势,迅速撕开一条长达9公里的口子。经过数十小时的肉搏战,于5月10日终于收复了这座堡垒城市;并于随后几天内彻底肃清整个克里米亚半岛之残敌。时刻未离开前线指挥所的华西列夫斯基元帅受到了斯大林发来的嘉奖令;莫斯科又一次鸣响了祝捷的礼炮。


此役的胜利确实来之不易:1941至1942年,德军和罗马尼亚军队用了整整250天才攻占了塞瓦斯托波尔,并进一步加固了这座堡垒城市;而华西列夫斯基率部仅用35天就一举收复之。在欢庆胜利之时,也发生了一件遗憾的事情,华西列夫斯基在乘坐越野车巡视收复失地时,不幸触发地雷而导致头部重伤,但所幸得到了及时而有效的救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