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英雄传 第二卷  生死九一八 第五十九节  铁甲雄风(3)

龙居士 收藏 0 1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7/[/size][/URL]   第五十九节  铁甲雄风(3)   地面在战抖,飞溅而出的碎石犹如子弹一般四射。浓厚的铅蓝色硝烟,沿着街道,四处漫步,见缝就钻。将伏在瓦砾堆、阴水沟、街垒中的义勇军将士,呛得不断咳嗽。   “啊——,呸!”   炮声终于停了,一处灰白色的粉尘瓦砾,忽然分开,从里面钻出数个灰头土脸的人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7/


第五十九节 铁甲雄风(3)

地面在战抖,飞溅而出的碎石犹如子弹一般四射。浓厚的铅蓝色硝烟,沿着街道,四处漫步,见缝就钻。将伏在瓦砾堆、阴水沟、街垒中的义勇军将士,呛得不断咳嗽。

“啊——,呸!”

炮声终于停了,一处灰白色的粉尘瓦砾,忽然分开,从里面钻出数个灰头土脸的人来。他们身上,无处不白,仿佛是掉进了水泥堆里。

此人就是丁二。

丁二左手提着盒子炮,受伤的右手吊在脖子上,他吐掉嘴中的沙子,两眼张开,犹如灰墙上,忽然开了二个洞。怒视着前方。

从这一天的经验来看,鬼子的炮击一停,步兵就会上来了。如果不能及时抢回阵地,鬼子就向前推进一步。而现在的义勇军已经无路可退了。他们的身后就是兵工厂,从兵工厂的大门,到指挥部大楼仅三百来米。

丁二是新鲜出炉的义勇军步兵师的师长。从一名警卫员一步跨上师长的宝座。这是在非常情况下所创造的奇迹。他之所以当选,一则由于义勇军草创,卫华所熟悉所信得过的也就只有几个人。二则,丁二和李大为跟随着熙洽四处检阅部队,又身处指挥中枢,见多识广,虽说没有上过正规的指挥课程,但很多事,看都看会了。这比起那些厂卫队和警察们来说,俱有很大的优势。三则,两人所率领的汽车队,打出了威风。无人不心服。

在他的身边,从粉尘瓦砾堆中钻出来的,是师部的几个参谋。说警卫员也可以。是丁二从汽车队里挑出来的几个比较机灵的人。

“师座,师座,师座……。”警卫们用尽全力的吼。

在大炮的轰击下,官兵们的耳朵,都有一定程度的受损,每一轮炮击过后,唯有用吼才能让人听见。

“我们上!”丁二左手持着盒子炮,向前用力一挥。吊在脖子上的右手臂,跟着一阵晃动。

战士们纷纷从瓦砾堆里爬起来,晃晃悠悠,如同恐怖片的僵尸。个个都在吐着嘴里的沙石,呸、呸、呸的声音,不绝于耳。

仗打到现在,步兵师的人马,损失了大半,几个团全都成了空架子了。损失太大,补充不过来。丁二唯有亲自率领着师部的人马顶上去。但,这一轮阻击过后,师部的人马,就只剩这些了。

丁二一马当先,冲在前面,他们要赶在日军的前面,前入阵地。

路边忽然传来了悲怆的哭声。

丁二循声看去,只见一名“灰头”小战士,跪在一俱尸体的旁边,泪珠儿淌下,冲刷掉了泥灰,在脸上形成了二条小沟。双眼哭得红红的。

“爹啊,爹啊……”

丁二一看就明白了,这是一对父子兵。步兵师里有太多这样的人了。工人们为了保卫工厂,抗击日军,父子兄弟全都参加了义勇军。像这对父子还算好的,至少儿子活下来了。有很多家庭,被炮弹一下子炸没了。留下,不计其数的孤儿寡妇。

“这一场战争过后,铁西区怕是要改名叫寡妇村了。”丁二莫名的一阵辛酸,朝前怒吼一声,“小日本,爷爷要叫你偿命!”没作停留,往前奔去。

小战士哭了一阵,擦掉眼泪,支着步枪站了起来,两眼红红的,朝着鬼子方向喷射着怒火。回头,对地上的父亲喊了一句,“爹,你等着,我去给你报仇。如果光荣了,我们一块上路。”然后,提着枪,骂了一句,“小鬼子,你祖宗来了。”跟着部队,冲了过去。

丁二冲过去一百多米,却没有看到原先的阵地,想必是被日军的炮弹轰平了,这儿原本是一条大街,宽可供四辆汽车并行。现在这条街,变成了一条宽达二三百米的大道。倒塌堆积的瓦砾有一人来高,形成一片“高原”。这一次,日军消耗了炮弹二千多发,犁出一条长达几十米的“高原大道”。

风将哨烟吹尽,三四十米开外,猛的出现一大片黄黄的鬼子。丁二大吼一声,打!抢先打出第一枪。然后,卧倒在地。

枪声大作,两军互射。丁二的反应比日军要快,但是日军反应要比义勇军快。甫一交手,义勇军大片倒下。日军仅倒下了三五人。

接着日军端着枪,挺着刺刀,怪叫着冲了上来。

丁二跳了起来,手枪连发,朝着日军射出愤怒的子弹。打光了一个弹夹,撂倒了三个鬼子。然后换了右手枪,边打边朝左边跑去。他用的是短枪,右手又受了伤,和鬼子拼刺刀,只能是送死。跑过这片“高原大道”进入楼房之中,就可以凭借着复杂的巷道,与日军周旋。

丁二一动,在他身边的二个警卫员(现在只剩二个了),也跟着跑去。

剩下大约二百多个义勇军,在打光了枪里的子弹后,与日军密集的冲锋队形狠狠的撞到了一起。

论白刃战,义勇军不过是些武装平民,根本不是对手。

当枪中的子弹打光了,望着鬼子手中,一片雪白的刺刀,在阳光下,犹如惊涛拍岸。自知不敌,不少人开始往回跑。只有少数人,轮着大刀铁锤,勇猛的冲到了日军丛中。

不要奇怪,他们为什么不用刺刀,因为他们根本不会刺杀技术。铁锤是他们做工时的工具,在他们手中,比起刺刀来说,要好用多了。

面对义勇军的铁锤,日军也是相当头痛的。这东西重八斤,在形体粗壮结实的东北人手中,威力无穷。自上而下,忽的一下轮下来,无论日军的钢盔有多结实都不管用,他们的脑袋,不是裂开了,就是被砸进胸膛。

日军如果用枪去挡,那是绝对不顶事的,三八大盖,往往会被砸成二截,铁锤余势不减,又将鬼子的脑袋砸开。

不过,由于铁锤的重心在前,一锤砸出后,难以收回,鬼子趁势一刺,就能洞穿义勇军战士的身体。

到了最后,成了以命换命。

战场从来就是以命换命的市场!问题仅在于划算和不划算。

骄横的日军,认为义勇军的战斗力很弱,嘉村少将这一次将39旅团全部压上了,仅留旅团直属大队,作为预备队。务求一鼓而下。在涌动的“黄流”面前,这十几个勇敢者,起到的作用,仅仅是稍稍迟滞了一下日军的脚步,很快就被吞没了。

日军继续前进。忽然一股硝烟被吹散,只见空旷的“高原大道”中央立着一人。他全身是灰土,看不出年龄,但从他的瘦小的身体可以看出,他还没有成年。大概是一位十五六岁的少年。

人虽不高,但夕阳却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如同一个巨人。

少年平端着枪,枪口指着日军的人海。

呯——

一声枪响,一个鬼子倒下。

“这一枪为了俺爹!”小战士喃喃自语。

“杀格格!”

日军指挥官被激怒了,指挥着“皇军”人海,滚滚向前。刚才义勇军的大部队都被皇军一下就碾碎了,你这一人一枪,还能挡住“皇军”的铁蹄吗?

笑话。

日军在冲锋的时候,哄笑起来。

呯——

又有鬼子倒下。

“这一枪为了俺娘。”

呯——

这枚子弹,擦着一个鬼子脸而过,削掉了他的半只耳朵,被后面的一个鬼子,用脸庞“笑纳”了!他还在哄笑的表情,永久的凝固在脸上。

呯——

“这一枪为了俺兄弟。”

鬼子已冲到面前,小战士完全忘记了害怕,仍然挺立着,望着在眼前急骤放大的刺刀,不慌不忙的勾动了板机。

呯——

当前的这个日军,头颅乍开,脑浆崩裂。鲜血浇了小战士一身。与他身上灰白的沙灰混合在一起,变成了黑褐色的硬块。

“扑噗,扑噗,扑噗……”同时有数把刺刀从小战士的胸膛和腹部对穿了过去。

小战士的枪掉了下来,两手往腰间摸去,他的腰间挂着四枚手榴弹……

轰——

在日军的人海中,爆开了一朵壮丽的血花。小战士的头颅,向“天堂”飞去。在他的意识消失之前——

“这一下,为了全中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