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军魂 修改版 第一卷 危难受命 第23章 夺命狂奔1

flxlrh303 收藏 6 1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size][/URL] 在冷剑一路夺命狂奔下,凌晨五点多已赶到奔龙小城。 天地灰暗,厚云密布,寒风呼啸,袭面刺骨,要变天了。想不到在进入小城唯一的通道上,远远就发现,居然还有两部警车在路口闪着警灯把路口封死,十一、二个警察冒着严寒在设卡查车。他们都全副武装,穿警用大棉袍,应该内套防弹衣,手执79微冲,在寒风中颤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


在冷剑一路夺命狂奔下,凌晨五点多已赶到奔龙小城。

天地灰暗,厚云密布,寒风呼啸,袭面刺骨,要变天了。想不到在进入小城唯一的通道上,远远就发现,居然还有两部警车在路口闪着警灯把路口封死,十一、二个警察冒着严寒在设卡查车。他们都全副武装,穿警用大棉袍,应该内套防弹衣,手执79微冲,在寒风中颤抖,但精神状态远远看上去却极其亢奋。有的隐藏在警车后,警惕地注视着公路,有的在唯一的通道上不断巡逻。警力分配及藏身极其合理,看来指挥官有点水平。

王伟豪脱口就骂:“小城的臭警察什么时候工作变得如此严肃认真,变得这么不要命啦?小五子干什么吃的?到处放火抢劫为什么还有警察设卡?”

趁着王伟豪手下大肆放火抢劫的好机会,上头为什么没有配合冷剑的行动,警力放松放松,还堵截得这么严?冷剑虽有点埋怨,但现在不是发脾气的时候。警方只有陈部长,杨厅长以及肖上将知道他的身份,其他警察可不知道。一个身手极好的被开除的特种兵,“杀”了几个警察,这么罪大恶极的罪犯,警察见了他,肯定二话不说,不掏枪就射才怪。

避过警方检查的方法,冷剑马上就有。现在停车肯定遭警察怀疑,冷剑沉着地把车慢下来,叫在副驾驶座的黄毛来开车。他回头沉声对王伟豪说:“我们跳车,车不能停,要冲卡。”

说完,拉开车门冷剑一头就滚下车,王伟豪也是侦察兵出身,虽然养尊处优多年,但基本技能还是有的,也是拉开车门抱着头,滚下车。

“皇冠”轿车开足马力,向堵在路中心的警察和警车狠狠地撞去。在路上巡逻的警察马上向两边闪避,两声尖锐的枪声打破凌晨的沉静,那是警察在鸣枪警告。

“皇冠”不加理会,继续向狂冲。警察手的微冲一齐喷出愤怒的火舌,“皇冠”车头的玻璃全部破碎。但“皇冠”还像疯牛一样向前冲,看来黄毛把身子伏在椅上,子弹没有打中他。

“轰”,“皇冠”轿车撞开拦在路中央的两台警车,摇摇摆摆的向城内直冲。

十一、二支微冲又向着“皇冠”的车尾喷出金属的舞曲,发出收割人性命的欢笑。

“啊!”一声短暂而凄惨的呼叫从车里传出来,看来车中有人死亡或受伤。

趁着警察混乱,冷剑和王伟豪沿着路基向小城潜伏前进。在警察纷纷跳上警车时,借着警灯的闪光,冷剑赫然发现现场指挥者竟然认识,居然是翠香派出所的小平——张平,接受过冷剑教诲的小警察张平。

几个月不见,冷剑发现张平成熟许多,面对突发事件,处变不惊,沉着镇定地指挥着其他警察射击,上车,开车追捕。

想不到自己教的徒弟进步神速,这么快就来和师傅交手,冷剑不禁苦笑,也不禁为张平开心,也为警方开心,一颗忠于职守的警察新星在不久的将来会冉冉升起。

和王伟豪接应的地点是小城的小汽车站,冷剑可熟识,他就是在这儿上车,认识黄菲,并在车上勇斗劫匪,怒斥漠视军警的乘客。冷剑想不到这么快就故地重游,只是这次不是旅客身份,而是逃犯身份。

不到六点,初春的天还是阴沉沉的,没有一丝亮光。小站很小,空地只能同时停放两台大巴,候车室也只有十多平方米。在昏黄的电灯光下,小站朦胧的,似一个寻机噬人的上古怪兽。

王伟豪和冷剑悄悄地潜入小城的小汽车站,在小站不见来接应的人,急得直跺脚,打电话又不通,连打几个电话,终于一部电话通了。听完电话,王伟豪的脸色严峻起来,对冷剑说小五子因为放火警察抓了,不知道有没有供他出来,他要去街上看看情况,叫冷剑在小站等等还有没有来接头的人,说完王伟豪扯起衣服头盖,包着头就钻进黑夜的血盆大口里。

这时候,突然狂风怒吼,乌云密布,要变天了,第一场春雨就要来临。狂风卷起地上的沙尘和纸屑,以雷霆万钧之势横扫过来,扫飞了小站屋顶的几片瓦。一道道恐怖的电光撕裂阴沉的宆空,露出狰狞的真面目,犹如一条条张牙舞爪的金龙在空中狂冲乱撞。暴雷狂怒着,正嘶力地发出惊天动地、震耳欲聋的咆哮声。一瞬间,瓢泼大雨席卷而至,世界任淫雨肆虐,蹂躏。小站在风狂雨暴中摇摇欲坠,正在残喘挣扎,困兽犹斗。

冷剑的左眉突然跳一下,第六感向他发出警报。冷剑定睛看去,在电光雷雨中,王伟豪的身影在小站枴角处,将要消失在狂风暴雨中时,两条人影冒着暴雨突然扑出来,把王伟豪扑到在地。借着金蛇狂舞的亮光,冷剑发现一个人用六四手枪顶着王伟豪的头,另一人麻利地为王伟豪铐上手铐,是便衣,便衣推着王伟豪走向不远处的县公安局。

如果王伟豪被警方抓了,一切计划就完了,一定要把王伟豪救出来。冷剑像幽灵般滑上小站的一条大横梁上,眼睛像饿狼一样在黑暗中闪闪发光,警惕地注视着四周。

果然,过了一会儿,小站涌入十多个擎着微冲或手枪的警察,全神戒备,三人一组,背靠背,以战术队形,打着手电仔细搜查小站的每个角落。

冷剑在横梁上,警察没有发现他。警察没有发现冷剑的行踪,都松一口气,都用手擦不知是雨水还是汗水的脸。领头的警察吩咐收队,向其他地方搜索。头儿边走边叮嘱队员,说冷剑是特别危险分子,身手好,枪法准,不能让冷剑近身,冷剑如若拘捕,或有什么不轨的动作,立刻开枪,就地正法,格杀勿论。若没有把握,宁可放冷剑走,也绝不能硬来,说冷剑不是他们这些做警察能抓捕的,留给特种部队来人抓吧,并说这是局长下的严令。

咦?这个小城的警察的战斗力为什么突然这么强,这么训练有素?这个局长对冷剑的了解为什么这么深刻?这个局长看来是一个人才,知道对付冷剑不能硬来。

面对这个知己知彼的对手,冷剑内心的苦笑更浓。

过了好一会儿,冷剑竖起耳朵听听周围有没有动静,只听到哗哗的下雨声。冷剑闭眼聚气凝神,用心去感受周围有没有危险,这是冷剑在残酷的战争环境中练就的本领,就像他的第六感一样可靠,只是太费心神,冷剑一般情况下是不会运用的。

面对突然间如此训练有素的警察和机警的局长,冷剑不敢掉以轻心。

没有危险,冷剑像蛇一样滑下横梁,像幽灵一样小心翼翼地向县公安局摸过去。

快到公安局门口时,有一个穿着警用雨衣的警察匆匆忙忙的赶去公安局。

“天助我也。”冷剑暗道一声好运。

那个倒霉的警察在大雨中正全力的往局里赶,突然,他觉得自己的脖子给一只非常有力的大手卡住,他的惊呼声怎样也发不出来,条件反射想掏枪,感觉自己的颈动脉给人狠狠一击,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冷剑击昏警察,把这个警察拖到淋不到雨的屋檐下,藏好。拿下他的佩枪,脱下警察的警用雨衣,穿在身上,把雨帽向下一按,把自己大半个脸遮挡住,其他人短时间内就不会发现他是冒牌的警察。

冷剑光明正大地闯向公安局,公安局的门口有两个全副武装的警察站岗,见冷剑进门,有一个笑着说:“兄弟,这么的鬼天气执行追捕任务,还是极度危险人物,辛苦啦。”

冷剑把头一点,就闯入公安局大门。临近办公大厅时,他悄悄在一个窗户向厅内瞧。不怎么大的厅摆放了七八张办公桌,王伟豪就在中间的一张桌子旁坐着,一个肩扛二级警督的警察背向着冷剑,十来个警察围着二级警督和王伟豪正兴高采烈地谈论着什么。

一个警察说:“张局长就是高,今天城里,乡里突然发生如此多的放火抢劫案,张局长马上料到这只是前奏,肯定有大事发生,留下精干力量在局里待命,晚上果然接到A市发来的通缉令。张局长联系今天反常的事情,立刻预料到罪犯会逃向我们县城,立即派重兵设卡堵截。“皇冠”轿车冲卡之后,张局长就料到主犯不会在车上,让我们赶去小车站进行抓捕。张局长神机妙算,料事如神,高!高啊!”

众警察齐声高赞张局长,虽然有点拍马屁的味道,但听起来是警察内心之言,因为很多警察目露敬佩之色。冷剑也不得不对这个局长心生佩服,如果天下的公安局局长都这么有能力,社会的治安肯定好很多,老百姓的生活也安稳许多。

另一个警察说:“幸亏张局长来了之后,狠抓思想政治建设的同时,未雨绸缪,狠抓大练兵,请武警特警来严格训练我们,要不然,今晚我们就亏大了。”

众警察又是齐声颂扬张局长的高瞻远瞩,那个局长摆摆手,屋里静下来,“和那个叫冷剑的人比起来,我只是高山峻岭下的小丘陵。”声音略带嘶哑。

这个局长的声音竟如此熟识,冷剑认识的人不多,有点奇怪。

张局长转过身来,冷剑恍然大悟,原来是翠香小镇派出所那个黑瘦的,很有正义感的张所长,现在他荣升县公安局局长了,怪不得小城警察的战斗力强了这么多,怪不得对自己了解得这么深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