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辉的历程 正文 醒狮低吼(一)

梦中将军 收藏 10 9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08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082/[/size][/URL] [内容简介] 第二天,原抗联第二军六师师长金日成,在周保中同志的陪同下来到东北军区司令部,司令员周远同总政治辅导官(政委)高之心,一同与金日成进行谈话。周远和高之心内心充满好奇地看着这位,剃着很短的平头,三十郎当岁,消瘦精干的朝鲜军人,在原历史进程中朝鲜的铁腕人物——金日成。总政治辅导官高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082.html


1942年的春天在世界范围的动乱中到来了,中国彻底实现了领土完整,在联合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充分地利用世界动荡的局势,综合国力迅速壮大起来。

1941年的钢产量已达到四百八十多万吨,远远超过了日本四百五十万吨。

东三省的和平光复,使中国又拥有了一个重要的工业基地,进一步加快了工业发展的速度,计划1943年的钢产量突破九百万吨,直逼苏联的一千八百万吨的产量,给中国工业腾飞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鉴于后世中国的教训,在来自未来的农工部部长王铁的建议下,人民议会制订出《中国自然物质资源管理法》,联合政府政务院成立了“资源管理部”,严禁私营企业和个人以各种方式,开采中国土地上的一类资源,具体主要包括黄金、金属矿石、煤炭、石油、湿地、原始森林等。

二类资源主要包括水系、渔业、非金属矿、野生动植物等,须经省级地方行政部门审查批准,核发开采资格证,在各级专业管理部门的监督下,方可进行有计划的生产,如有违反诸如破坏环境、掠夺性开采、资源濒临灭绝等法规时,随时收回开采权同时立即停业。

总之,制定的条款比较苛刻,旨在保护我国的自然环境,和不可再生资源的合理利用,导致民营企业千方百计跨国经营,尽量避免在国内的生产麻烦。比如后世的大庆石油生产基地,这是一个新兴的工业城市,此时的时空中还是一片大草原。不仅没有开发这里的石油资源,整个黑龙江省首批被列入自然保护重点省,所有森林、湿地、草原、江河都被保护起来,在这一区域内所有工农业的开发,都必须经国家“资源管理部”批准,由国有企业进行实施,并且不再增建大型工矿企业。

农业方面,由于来自未来的优良品种,低度高效的农药,以及化肥等新技术的应用,使中国的粮食生产一路飙升,不仅第一次使中国人民摆脱了千百年来吃不饱肚子的困扰,大量剩余的粮食促进了一批新兴行业的诞生。

首先发展起来的是养殖业,在此之前现代化大规模的养鸡场、养猪场,只在太行山的盘谷基地才有。后来又扩展到山西太原地区,但在全国范围内并未技术普及,仍然处于一家一户的零星散养状态,产量已经远远满足不了国内外的需求。

随着联合政府的统治机构日趋完善,粮食生产逐年增加导致库存过剩,尽管每年出口大量的粮食到各个交战国,我国的粮食仍然处于供大于求的状态。

同时,由于我国城市的工业生产不断增长,大量的重工、轻工、军工产品销往国外,换回了大量的外汇财富,工人及城镇居民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对各种副食品的需求也不断增加。

为此,农工部长王铁指示政府各有关部门,帮助和扶持发展农村工业,将品种单一的粮食,转化为花色各异的粮食制品,以及品种繁多的肉用畜禽。同时格外强调一点,农村工业要以农作物为原料的加工业为主,不允许私自开采本地区的矿业资源。

但是鼓励农民联合起来经商,将农产品销往国内外,从现在起就要树立品牌意识,为了更长远的利益,一定要把自己的产品做好,做精。

在全国各地的产粮过剩的农村,迅速建立起了大批的养殖厂、食品厂、肉食加工厂、干果加工厂、罐头厂、家具厂、榨糖厂、酿酒厂、饲料厂、工艺品厂以及蔬菜暖棚,产品不仅供应国内需要,更是世界交战各国急需的物资。各个交战国几乎打成了一片焦土,国内农业生产几乎陷于停顿,来自中国的品种丰富的各种农产品,不仅包装工艺先进耐存储,更是色、香、味俱佳的上等食品,大量的订货单通过跨国贸易公司飞往国内,使农民的经济收入在短短的几年内连翻了几番。

我国南方盛产的蔗糖、茶叶、水果、干果、咖啡等,北方生产的压缩干粮、白酒、啤酒、香肠等,已经成为出口创汇的拳头产品。农民对联合政府佩服得五体投地,一个又一个的惊喜和奇迹,使他们的心脑有点承受不住了。

他们议论最多的就是:“我们风里雨里苦干了一辈子,也没有悟出这么多的赚钱道道,而政府的干部们坐在屋里就想出来了。看来咱们的政府都是能人,以后政府叫咱咋干就咋干,保准没有亏吃!”

但是,以上的情形多见于原来的老解放区,随着农业飞速的发展,在全国农村尤其是新发展的地区,几个矛盾便突出地显现出来,如果不采取措施有效地解决,势必要影响我国农业发展的后劲。

其一,农民的文化素质同科学技术的矛盾,大量的新技术地掌握要靠文化,而现在的农民由于历史的原因,几乎百分之九十是一个大字不识的文盲。别的且不说,各种新技术的资料和说明书总要看吧,虽然有少数的农业技术员可以讲解,但是农民不从原理上弄懂弄通,只是机械地照猫画虎,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新技术的效率。

其二,陈旧的思维观念同市场经济的矛盾,由于长期的小生产的落后生产方式,在生产力极其低下的中国,使单纯而朴实的农民都渴望过上三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水平。没想到飞速发展的农业技术带来的巨大收益,已经远远超出人人向往的最高标准,手里握着数量可观的资金不知所措。像以前那样买地,可是土地国有不准买卖;大量地盖房产,政府已经有规定,为了保护耕地面积,农民每人住房面积不得超过十五平方米,违反者将被课以重罚,并被勒令将耕地恢复。因此,茫然不知所措的农民,为自己手里的自己犯起愁来,大多数采取了将余钱压在箱底,造成了巨额社会资金的沉淀,对我国的金融市场极为不利,有些地方出现了赌博、卖淫、放高利贷、盲目消费等恶习。更为令人担忧的是,部分农民为了获批住房面积,采取盲目大量生育的办法,过剩的人口会抵消已经取得的农业进步成果,使一些本来自然条件就很差的地区,可能再次陷入贫困。

MZD总统就目前普遍在的农民问题,同来自未来的董良和战邪讨论对策。在另一个时空中搞政工出身的董良,建议MZD总统向原来历史进程中的六十年代那样,搞一场类似“社会主义教育”的全民运动,重点是农民,从根本上提高我国农民的素质。

目前存在问题较多的是后来接管原蒋管区,不仅农民的文化素质低下,基层的政府机构也刚刚建立,相当一部分是留用的原国民政府的旧官员,部分政府官员的领导水平也存在一定问题。不像老解放区,已经完成了扫盲的阶段,加上受我党的影响时间较长,对政府的各项方针政策都能很好的落实。

因此,在进行农村扫盲的同时,加强对基层政府官员的培训考核,不适宜再继续担任基层领导者,坚决予以撤换。第二步,从各个政府机关、部队、企事业等单位抽调人员,分区划片下到农村进行一场,我们暂且称之为“农民素质和市场经济教育”的运动,同时帮助和指导农民扫盲和学习新技术,时间应该不少于两年。

听完董良的意见,MZD总统点了点头说到:“小董说得很有道理,我本人就是农民出身,对于中国农村的落后程度很有同感。按照我们目前的发展速度,还有极端有利于我们经济发展的世界形势,如果不解决我国的农民素质问题,势必要影响到未来的发展速度。文化和技术的提高还是次要的,关键还是农民思想的进步,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其他方面都是空中的楼阁,没有任何坚实的基础作保障。小战,你的意见呢?”

战邪同意董良的观点,但是他又作了补充,认为扫盲和相关的教育,只是针对农民中的成年人,在很大程度上带有临时突击的性质。要想从根本上解决农民落后的问题,最好要从农民的下一代抓起,不能再继续产生新的文盲群体。因此,战邪提出了几点意见。第一,教育经费要向农村倾斜,必须将农村的教育落到实处,从城镇的中小学抽调师资,帮助农村建起高质量的学校,并作为地方官员考核的最重要的指标之一。

第二,由当地政府出资,因地制宜地建立农业技术学校,除了培养年轻一代的新式农民,也可以担负起目前的农民夜校教育。在一些保守势力严重的地区,可能开始不一定很顺利,我们可以利用农民对我们政府的绝对信任,适当采取行政手段半强迫地进行,一旦农民尝到了受教育的甜头,自然会变成自觉的行动。

第三,既然农民人口占我国的绝大多数,这个阶层的平均素质就是我国国民的素质,因此应该把对农民的教育变成全社会的任务。一些同农业关系密切的企业和贸易公司,在同农民进行商品交易的同时,也应该担负起对农民的培训任务,毕竟这些企业和公司也希望有一个质量和产量稳定的原料生产基地。

第四,可以将一定数量的犹太移民分到这里,利用犹太人的学识和商业头脑,带动和影响当地农民的观念,甚至可以先建立一些示范区。

第五,允许民间土地租让,让善于种田的能手,拥有数量较多的土地,对于机械化的耕作和土地生产效率有极大的好处。

MZD总统听完战邪的意见,坦率地表示对第五条意见表示不理解:“小战那,我们好不容易成功地做到了耕者有其田,如果像你说的那样去做,是不是变相的土地兼并呢?会不会又有一部分农民,会沦为靠雇佣为生的贫雇农呢?是不是又产生了靠剥削寄生的地主阶级呢?”

战邪并不感到奇怪,他知道MZD总统的毕生,都是在为工农大众的利益而奋斗,绝对不能容忍损害工农大众的利益。

战邪笑着耐心解释道:“主席,我向您保证,绝不会发生土地兼并!因为我们的土地法律已经规定,土地属于国家并严禁私人买卖,因此不可能签署地契之类的政权,也就不会发生土地买卖的问题。土地出租,承租者每年要向土地所有者支付租借费,根据两人之间的合同约定,租借期满还要收回土地。举个例子,一个有商业头脑的农民,投入全部资金并率领全家,从事农村的工业生产,或者农业产品的贸易。而属于他的土地,租给了一个善于耕作的农民,他的土地在这个农民手里,可能产量会大幅度提高,成本会大幅度下降。这样下来,不仅避免了土地闲置荒芜,在熟练者的手里还发挥了更高的效率,除了用于支付租借的费用,还获得了可观的利润,对这两个农民不仅有利,对国家也同样有利。至于出卖劳动力倒是很有可能,但是也同几年前的扛大活的长工有本质的不同,除了耕作自己的土地,仍然有余力受雇于人赚些工钱,而且这种雇用不是强迫的,他只有认为雇用的价格合适,才会去出卖自己的劳动力。或者自己不擅长或不愿种地,把地租给别人自己靠出卖某种手艺,例如木匠、瓦匠、厨师等,或者从事其他行业,甚至到城里打工出卖劳动力,应该也没有失去土地,是通过自己的劳动赚去额外的报酬,对个人和国家同样有利。只要抓住土地不许买卖这一条,就不会产生严重的剥削行为,也就不会产生房无一间,地无一垄的赤贫阶级,当然,好吃懒做的二流子除外!”

董良也笑着说道:“主席关心天下劳苦大众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我们只能从宏观上调控,在社会主义的初期,必然会带有小生产和资本主义的痕迹。另外也不可能做到均田制,就算是同等数量的土地,还分厚地和薄地呢,两者在生产上的差别也是不小的。”MZD总统哈哈一笑说道:“小董批评得很对,看来在我的头脑中,还存在着一点平均主义和极左思潮,对我们的事业还是很不利的,我应该做自我批评啊!”

“主席说的哪里话,我和战邪都是剽窃后世的前辈们创造的经验,像主席这样从无到有的开创者,我们是永远也比不了的。”董良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

MZD总统诚恳而严肃地说道:“我们现在所进行的事业,在中国没有前人的经验和教训可以借鉴,所以难免会在前进时跌跟头和犯错误。你们的到来使我们少走不少的弯路,我真心地感谢你们,和你们那个时空的党中央。”

经过一番推心置腹地讨论,MZD总统决定展开对农民的教育运动,并且自己亲自动手写发言稿。

1942年1月9日,MZD总统主持召开了联合政府农村工作专题会议,在会上作了题为《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农民》的报告,作为全面开展农民素质教育运动的动员。

MZD总统在报告中说:“农民占我国的人口比例达百分之九十,所以农民素质便体现出我国国民的素质,我们政府的所有官员以及各党派都应认识到这一点。由于中国几千年的封建统治,落后腐朽的意识形态在农村仍有市场,如果不下决心彻底革除,将会给我们未来的事业带来麻烦。我们已经做到了耕者有其田,尤其是近些年来,我国高速增长的经济也带动了农村经济的发展,目前我国农民所拥有的财富,要比过去几十年的总和还要多。这就带来一个问题,这么多的财富将要流向哪里?是给即将灭亡的封建势力输血打气,还是投入到支援国家经济建设的发展当中,我们所希望的显然不是前者!因此,我们全社会都有责无旁贷的责任,引导已经解决温饱问题的农民,走向更高层次的社会生产富裕之路,彻底革除小生产的弊病,大力开展破除迷信,崇尚科学,提倡勤俭节约,反对铺张浪费,创造出一种移风易俗的,健康向上的社会风气,绝不能让落后的意识形态,成为先进的经济基础的绊脚石。这次教育运动虽然是以农民阶级为主,并不是说在城市中就不存在封建落后的残余,全民都要接受先进的思想教育,争取在几年内使我国的国民素质有一个较大的飞跃!”

MZD总统指示党内和政府的宣传部门,紧密结合农村的实际情况,编写了大量的宣传教材,并且首先在各级政府官员中进行教育。随后,大量的干部被派到农村,教育资金也拨到了农村,具体要求是每村必须有一所小学,每个乡至少有一所中学。由于农民对执政的共产党和联合政府的绝对信任,整个教育运动发展的十分顺利,农民都自觉地接受新思想的教育,不到半年的时间就收到了明显的效果,刚刚抬头的各种陋习和恶习已经绝迹,去而代之的是农民高昂的生产和学习的热情。优生优育和计划生育工作,也同素质教育一起开展起来。

在东北全境光复以后,东北军区的部队全部进驻东北地区,加固和扩大日军针对苏联的防御工事,布置了纵深达百余公里的防线。PZ同志被任命为黑龙江省地方行政长官,李兆麟同志被任命为吉林省地方行政长官,原抗日联军部队的十个军,也被重新整编为六个齐装满员的独立师,并考虑到东北地区防务的特殊性,每个独立师被配备了一个重炮团和一个武装直升机中队,同野战部队一起构成纵深防御。

六个独立师的指挥官分别是:独立1师师长杨靖宇,独立2师师长魏拯民,独立3师师长周保中,独立4师师长赵尚志,独立5师师长王德泰,独立6师师长谢文东。

由于后世有关东北抗日联军的历史比较模糊,有许多历史真相没有被客观地记录下来,在抗联部队整编期间,东北军区司令员周远特意将杨靖宇、魏拯民、赵尚志、周保中等共产党员找来,详细了解抗联各部队的编制和组成情况,并商量在抗联部队中的朝鲜籍军官和战士的安排问题。

据杨靖宇等抗联同志介绍,抗联第二军同时也是朝鲜人民革命军,第二军军事人员百分之九十为朝鲜族(籍)。在中国东北活动就称“抗联”,到朝鲜人多的地方或到朝鲜则根据情况把名称换为“朝鲜人民革命军”,从而在所到之处都能在朝中两国人民的爱护中生活和斗争。除第二军外,抗联其他部队指挥员也大多数是朝鲜人,各部队的骨干也都是朝鲜人居多。他们几乎都是日本帝国主义侵占朝鲜后,流亡到中国的朝鲜共产主义者,按照共产国际一国一党原则加入中共,他们中的许多人并未放弃光复祖国的目标,而是把民族利益同国际利益相结合,认真地履行国际主义义务,同中国同志并肩战斗,实事求是地说,在开拓东北革命方面,朝鲜人的功劳很大。

听完杨靖宇等抗联同志的介绍,周远司令员半天默默无语,眼前的现实情况同他在另一个时空中所看到的,由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地方党史研究所编写,1981年12月出版的《东北抗日烈士传》有很大出入,对朝鲜同志在东北抗日战争中的贡献介绍很少,大量的篇幅都是以中国同志或是“朝鲜族”的角度介绍的。

独立3师师长周保中同志又接着补充道:“朝鲜同志对共产国际十分信任,自从我党同苏联发生边境冲突,而后又脱离共产国际的指挥,走上独立发展之路以后,朝鲜同志好像有些不理解,认为中国同志的做法不利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我党同国民党成立联合政府以后,朝鲜同志虽然没有公开批评,但是在私下里同一些关系较好的中国同志表达了不同意见,认为中国共产党同国内资产阶级政党合流,不再是工农阶级专政的无产阶级政党,已经同马克斯列宁主义背道而驰,认为我党犯了十分严重的路线错误。”

周远司令员扫视了一下眼前的抗联将领们,态度诚恳而又十分严肃地说道:“朝鲜同志的想法可以理解,毕竟都是在十月革命的炮声中觉醒,共同集合在无产阶级旗帜下,为了共产主义目标奋斗的同志。但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是实事求是,各国共产党有责任结合自己国家的斗争实际,选择殊途同归的奋斗道路。如果不加思考和选择的照搬照套,这是典型的教条主义,中国土地革命初期就已经吃够了苦头。你们都是共产党员,又是重要的军事干部,应该相信党中央的选择。一个国家的政党,首先代表的应该是本国人民的利益,意识形态代表不了国家利益,就连斯大林同志也没有抛弃这个原则,而且我国目前的发展已经证实,我们选择的是一条正确的道路。希望同志们回去以后,组织一些思想还没转过弯的党员同志,认真学习党的七大文件,是思想尽快跟上形势。”周远司令员将抗联中朝鲜人的情况,立即电告MZD总统和总参谋长战邪,同时提出自己的处理办法,很快周远司令员接到了回电,战邪总参谋长转达了MZD总统的指示,按照周远司令员的方案授权他全权处理。

第二天,原抗联第二军六师师长金日成,在周保中同志的陪同下来到东北军区司令部,司令员周远同总政治辅导官(政委)高之心,一同与金日成进行谈话。

周远和高之心内心充满好奇地看着这位,剃着很短的平头,三十郎当岁,消瘦精干的朝鲜军人,在原历史进程中朝鲜的铁腕人物——金日成。

总政治辅导官高之心首先对金日成说道:“金日成同志,首先感谢朝鲜同志为中国抗战所作的牺牲和奉献。我们十分理解朝鲜同志对我党的疑惑,也希望朝鲜同志能够理解中国共产党的选择。我们认为,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必须同本国的具体革命实践相结合,才能够得到真正的发展,才能够指导我们完成伟大的奋斗目标。我们党已经吃够了教条主义的苦头,迫使我们不得不寻找一条适合我们自己的发展道路,也许会在探索中付出代价甚至失败,我们认为这样做是值得的。因为,生硬地照搬马克思主义,必然要导致中国革命的失败,探索一条适合本国革命的道路,成功的希望很大,即使失败了也给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提供了经验和教训,这就是我们党为什么坚持独立自主发展的根本原因。”

金日成听完高之心总政治辅导官的话以后,他的回答出乎周远和高之心的意料:“首长说得很有道理,也许一些朝鲜同志不理解,但是我个人完全理解中国同志的苦衷,当年被迫进行的二万五千里长征,已经证明了教条主义给革命带来的危害。从目前中国的发展来看,中国同志的选择是成功的,值得具备相同条件国家的共产党借鉴。我们既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应该服从中国党的路线和方针,同中国同志一道完成党交给的任务。请首长放心,我会作通那些同志的思想工作的。”

周远和高之心两个来自未来的人,心里不禁暗暗佩服,果真具备一个党的领袖素质,在共产国际如日中天,苏联主导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时代,能有这样一番见解已经相当不简单了。

“很好,金日成同志,你能保持清醒的头脑,说明你的政治觉悟和马列主义水平都很高。今天找你来不是讨论党的路线问题,而是有一项重要的战略任务交给你。根据MZD总统的指示和总参谋部的命令,中国的抗日战争已经取得最后的胜利,我们也要担负起国际主义义务,帮助朝鲜驱逐日本帝国主义。从即日起,抗联中的朝鲜同志集中起来,正式组成朝鲜人民革命军,由金日成同志任最高指挥官,回到朝鲜国内领导抗日战争。中国军队作为朝鲜人民革命军的坚强后盾,必要时可以随时直接出兵相助,并提供一切战争所需的物质援助,帮助朝鲜人民争取反侵略战争的胜利。有信心完成这个任务吗?金日成同志!”

周远司令员的一番话令金日成十分震惊,金日成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强烈的惊喜使他两眼热泪盈眶。对金日成别的评价且不说,他绝对是一个民族主义者,做梦都想回到祖国解放自己的同胞。中国的迅速强大,使他怀疑正在苦战的苏联,能否有力量帮助他实现目的,没想到中国同志这样慷慨,对他这样地信任,主动帮助他实现自己的愿望。

金日成走上前握住周远司令员的手,用激动得有点颤抖的声音说道:“请首长放心,我一定不辜负首长的期望,坚决完成这个战略任务!虽然组成了朝鲜人民革命军,仍然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部分,也是解放军最亲密的兄弟,如果首长一声召唤,我会率领朝鲜人民革命军再次接受首长指挥!朝鲜党和人民感谢MZD总统,感谢总参谋部,我个人感谢首长的高度信任!”

周远司令员一拍金日成的肩膀说道:“既然我们是兄弟就不要客套了,你马上着手工作,只要一切就绪立即开赴国内战场!”

中国又给日本人培养了一个对手,同时中国也拥有了第一个同盟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