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浅谈韦庄词

毘沙門天 收藏 6 2100
导读: 韦庄是花间词派的重要代表人物之一,在词坛上与温庭筠齐名,称“温韦”。其词清艳,直率真挚,章法巧妙,描绘细腻。在花间词人中独树一帜,虽受温庭筠之影响,其词大多表现的是以女性为主体的闺情宫怨、离别相思之类的内容。但是他在词的创作中注重个人感情的抒发,以深挚的情意,提高加深了词的境界。他的《菩萨蛮》五首环环相扣,在清新疏朗的词风下韦庄的词散发一种哀国思乡之情,并发出了感叹。它的主要成就是加强了词的抒情性和个性化的显现,并推动了词的诗化向前踏出了一大步。 2.韦庄与花间词派 2.1花间词派简介 940年,


韦庄是花间词派的重要代表人物之一,在词坛上与温庭筠齐名,称“温韦”。其词清艳,直率真挚,章法巧妙,描绘细腻。在花间词人中独树一帜,虽受温庭筠之影响,其词大多表现的是以女性为主体的闺情宫怨、离别相思之类的内容。但是他在词的创作中注重个人感情的抒发,以深挚的情意,提高加深了词的境界。他的《菩萨蛮》五首环环相扣,在清新疏朗的词风下韦庄的词散发一种哀国思乡之情,并发出了感叹。它的主要成就是加强了词的抒情性和个性化的显现,并推动了词的诗化向前踏出了一大步。

2.韦庄与花间词派

2.1花间词派简介

940年,赵崇祚收录温庭筠、皇甫松、韦庄等十八家五百阕词汇编了第一部文人词总集——《花间集》。“花间词派”由此而得名。花间词人奉温庭筠为”花间鼻祖”,所以花间词人所写的内容主要是离情别绪、春愁秋怨一类以女性为中心的生活情事,词风也多为浓艳绮丽的艳情之调。片面发展了温词雕琢字句的一面,而缺乏意境的创造。使词在题材在更狭窄,内容上也更为空虚。花间词人这种作风在词的发展史上形成一股浊流,一直影响到清朝的常州词派。韦庄算是花间词人中的异数,虽然韦庄也多写男女情事,但他的词比之其他花间词人,词风清新明朗、语言浅白如话,直抒胸意,意境也更为深远。应该同其他花间词人区分看来。

花间词派中虽多为艳词,但是直接影响了婉约词派也为词在日后的成熟做好了基础准备。

2.2韦庄的生平经历及其在文学史上的地位

韦庄(836-910),字端已,京兆杜陵(今陕西西安)人。韦庄做为花间词派的重要词人之一,生活的年代并不似刘禹锡、白居易、温庭筠那般的安易。黄巢之乱后的唐代军阀割据,民不聊生。韦庄做为生在这个年代的人,目睹了乱世中的种种,并将这一时期的社会现状写入他的诗作中。之所以他的词在花间词人中间现显出不同的特色也和他的生平经历有很大的关联。

2.2.1韦庄的生平经历

韦庄是唐末五代一位诗词皆擅的文人,他一生的创作照宗天福元年(公元901 年) 入蜀为界,分为前后两期,入蜀后主要从事词的创作。

2.2.1.1韦庄前期的生活经历

韦庄出生于唐朝贵族世家。至唐末五代之际,家道中落。早年屡试不第,又在去长安应举的时候碰上广明之乱。此后韦庄客游江南,四处飘泊。至昭宗乾宁元年,年约59岁时才进士及第。但唐五朝也将近亡国的时间,所以韦庄在这段时间并没有在政治上有太大的作为。他在洛阳做的一首叙事长诗《秦妇吟》,因描写了当时黄巢之乱时社会的动荡不安而使韦庄一诗成名,被世人称为“秦妇吟秀才”。

2.2.1.2韦庄后期的生活经历

昭宗天福元年(901年),年约66岁的韦庄,入蜀地,被王建重用。历史记载天祜三年(906年),王建成立行台于蜀,承制封拜,命韦庄为散骑常待,判中书门下事,蜀之开国制度、号令礼乐、多出于韦庄之手。可见王建很欣赏并且重用韦庄。从韦庄的词作中看,韦庄喜欢这种安逸的生活,如《河传》翠娥争劝临邛酒,纤纤手,拂面垂丝柳,归时烟里,钟鼓正是黄昏,暗销魂。正是他这一时期生活状态的写照。然而这样的生活丝毫不能掩盖他浓浓的思乡之情。所以他才会写道“凝恨对残晖,忆君君不知”(《菩萨蛮》其五)。这一时期的韦庄虽然生活优越安逸,却也思国思家,矛盾的心情交错萦绕在其内心当中,他这一时期的词作也鲜明地反映出这种复杂的心情。武成三年,韦庄年约75岁,他也没有“叶落归根”,卒于成都花林坊。

韦庄入蜀后主要从事词的创作,一是由于晚唐、五代文人填词之风颇盛,统治者好词。王灼《碧鸡漫志》云:“唐末五代,文章之陋极矣,独乐章可喜,虽乏高韵,而一种奇巧,各自立格,不相沿袭。”可见这一时期出现了 “词代诗兴”的局面。再一由于历史原因这一时期唐之亡,社会动荡不安,军阀割据,使得文人墨客不得不收敛起唐朝末年伤时感世的创作情怀,而转而把种种感情抒发于词中,以求避祸。正是“花间醉任黄鹂语,池上吟从白鹭窥。”(韦庄《感怀》) 。——这样词就成了这一时期文人墨客于无奈中寻得的一个抒发内心感情的新途径。这样词就成为韦庄等西蜀文人,于乱世的无奈中寻找到的另一种发挥才情的新途径

2.2.2韦庄在文学史上的成就与影响

韦庄是唐末五代一位擅诗擅词的文人。韦庄在唐末诗坛上有重要地位。翁方纲曾称他“胜于咸通十哲(指方干、罗隐、杜荀鹤等人) 多矣”(引自《石州诗话》卷二),郑方坤在《五代诗话•例言》中也把他与韩偓、罗隐并称为“华岳三峰”。他的诗多怀古伤世,情意真切。诗风质朴凄婉,与白居易诗风相近。他曾于883年逃到洛阳时,写过一首反映动乱岁月人民苦难的叙事诗《秦妇吟》。该诗长达一千六百六十余字,是迄今见到的最长的一首唐诗,也是我国文学史上罕见的从正面大规模地反映战争和社会动乱的叙事诗。《秦妇吟》在语言上很有特色。它用韦庄用清词丽句来描写现实,或借助抒情(“日轮西下寒光白,上帝无言空脉脉”)、或诙谐的笔调(“我今愧恧拙为神,且向山中深避匿”)、或白描的手法(“内库烧为锦绣灰,天街踏尽公卿骨”)创造出一种细致、深情的境界,委婉从容,有很强的表现力。

韦庄在唐末五代词人中与温庭筠并称“温、韦”,他们各具风采,同为“花间词人的领袖人物。《花间集》共收录韦庄词48首,19调,多是唐末五代流行的词牌。他词风清艳,抒情造境疏朗晓畅。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对他做出的评论说:“韦端已之词,骨秀也。”“‘弦上黄莺语’,端已语也,其词品亦似之。”,虽然韦庄词的写作题材仍停留在男女恋情上,但是,他在词中直抒胸襟,语言,清新明丽,浅白如话,这都使得他的词能够具备独特的感染力,体现出韦庄鲜明的风格特征。

韦庄在词的创作上受民间文学和民歌的影响颇深,如他的《思帝乡》便是其中典型的一首作品: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这首词同敦煌曲子词中的一首《菩萨蛮 枕前发尽千般愿》词风极为相似。运笔轻快,一气贯注,感情真率热烈,毫无忸捏羞涩之态。正因为他的这种清新明朗的词风,所以后人也公告称他的词为“花间别调”。

韦庄词创作的主要成就及其对词史的重要贡献,一表现在个性化的显现

和抒情性的加强。“他在五代文人词的内容走向堕落途径的时候,重新领它 回到民间抒情词的道路上来;他使词逐渐脱离了音乐,而有独立的生命。这个倾向影响后来李煜和苏、辛诸大家。”(出自夏承焘《论韦庄词(代序)》)。如他在《菩萨蛮》其四(劝君今夜须沉醉),以劲直激切的笔法,淋漓酣畅地直抒心中所想。一扫温的绮罗香泽之态,给人以振奋和激动。

韦庄词创作的主要成就还表现在他推动了词在文学史上的诗化进程。“在我国古代文人词以诗为词的诗化变革的历史源头上,韦庄无疑是一位最早而又影响较大的重要作家。”(《论韦庄词与“以诗为词”的源头》;草立民;苏州大学中文系;2002年)。陈洵《海绡说词》云:“词兴于唐,李白肇基,温歧受命,五代缵绪,韦庄为首。”从中我们可以看出韦庄在我国古代文人词史中的地位相当重要。韦庄和温庭筠同是我国古代文学史上首先专力作词的文人,是我国古代文人词早期成熟的奠基者。而且他们以不同的才情,不同的风格,为我国古代文人词的进一步发展,成熟开启了道路,使得婉约之风占据了词的正统地位,至今没有改变。

3.韦庄词的特点

3.1《菩萨蛮》五首在韦庄词中地位的看法

《菩萨蛮》这一词牌名,“西域诸国妇人,编发垂髻,饰以杂华,如中国塑佛璎珞之饰,曰菩萨,曲名取此。”(《词品》 明•杨慎)

《菩萨蛮》是唐末五代流行的词牌,温庭筠所填有录的有15首之多。而韦庄的《菩萨蛮》五首,是他的词作中很有代表性的词作。

他的代表性主要体现在首先韦庄这五首词自成体系。区别于其他同词牌名的作品。第二这从这五首词基本集中体现了韦庄词的风格特点,表现手法和整体风格。可以做为韦庄词的代表作对其进行分析。

叶嘉莹先生说“韦庄这五首《菩萨蛮》词,一首跟一首之间的结合是有一定次序的,五首是一个整体。”他还说:“很多选项本只选其中一首两首,那是不完美的。”(《唐宋词十七讲》,叶嘉莹,南开大学出版社)的确这五首词写的是一个整体的感情,词与词之间环环相扣,结构别具匠心。例如最后一首“凝恨对残晖,忆君君不知”呼应着第一首词的“劝我早归家,绿窗人似花。”。早年家乡有个花似的人劝我说早些回家,而我现在只能对着落日在异国思念他。诉尽了作者的哀愁与思乡之情,令人神伤。在这五首词中,无论一首词中,还是词与词之间都用了许多这样的结构,来表达作者想传达给作者的情感,如果单独欣赏其中一、二首,这样的情感传达就会被削减,很难让读者真正体会词中语言所传达的美感与作者的情感表达。而温庭筠的这一词牌作品,虽有十五首之多,但是词与词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虽然在中国的诗歌作品之中,有不少成组的作品,如陶渊明《归园田居》五首,杜甫的《咏怀古迹》五首,都是一组一组的诗,但是词的创作中,记录编入集中的,像《菩萨蛮》五首这样词与词之间有一定顺序的编写,不可颠倒的,韦庄却是第一人。

韦庄词语言质朴直率(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几何)词风清新明朗,章法巧妙(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善用白描(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虽然韦庄受温庭筠的影响,其体裁多“香艳”,但是他并不似温庭筠“宝函钿雀金鸂鶒,沉香阁上吴山碧”、“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那样用太过浓艳华丽的语言来描写美好的事物。他的词清艳不做作,更在词中加入了自己主观的情感,使词有了自己独特的内涵,形成了自己独有的词作风格。

3.2 以《菩萨蛮》五首为例评析韦庄词作的风格与特点

清代张惠言《词选》认为是韦庄“盖留蜀后寄意之作”。但是结合其生平和词的内容看,这样的说法并不完全正确。

其一(红楼别夜堪惆怅),从意象的表现到词风的体现都与其它四首词不同,却同温庭筠的《菩萨蛮•玉楼明夜长相思》甚为相似,有摹仿痕迹。只是写作的视角从温词女子的角度转变为从男子的角度写美人的离愁别绪。是作者早年的作品。

其二(人人尽说江南好)第首写于“他润州周宝府署中当幕僚时”(郑福田《弦上黄莺语—韦庄词风说略》),虽然这于叶嘉莹五首写自“入蜀后回忆当年旧游之作”大为不同,但结合韦庄的生平,前者所说更为贴切。这一时期约为公元884—887年,作者第二次为避祸流落江南时。这一时期韦庄在江南颇受重用,生活也相对稳定安逸,所以他在词中用直白的话语表达了自己对江南的喜爱。词的末尾说“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韦庄这个时候虽然还怀念着他的故乡,但是经过黄巢之乱混乱不堪的北方同“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这样诗情画意的南方相比,使他感伤,所以他才说没有老不要回到故乡,回到故乡必定神伤断肠。

从第三首(如今却忆江南乐)到第五首(洛阳城里春光好)我觉得正如叶嘉莹所说“入蜀后回忆当年旧游之作”、“其所怀思追忆者原来不止一人一地一事而已。”(《迦陵论词丛稿》)

其三(如今却忆江南乐),与作者生平相对看,回忆的应是在周宝府署中作幕僚之时。因为作者虽然二至江南,但只有那段时间过着安逸富足的生活。“满楼红袖招”、“醉入花丛宿”中“红袖”、“花丛”同“此度见花枝”中“花枝”所指意象皆喻指美人,而“美人”自屈原以来文人们或用以自比,或用以喻君。结合韦庄生平来看喻君更为贴切。前者“红袖”喻指江南欣赏作者的周宝,因为上阙是在回忆江南之事。而后者因为“此度”表示现下,这次。因是在蜀地回忆故“花枝”喻指西蜀王建。又结合历史看,镇南节度使周宝,只是唐末众多割据势利中不起眼的一支势力,很快便被吞并。所以称其为“花丛”。而西蜀王建在唐末五代时期偏偶一方,社会经济相对稳定,权倾一方。故称其为“花枝”。所以说这一首词是作者入蜀归王建所用后忆起在江南镇南节度周宝处做幕僚时情景所在之作。而“白头誓不归”不仅是韦庄感情的表达,也是作者对这一时期作者被迫再次入蜀的无奈感概。

其四(劝君今夜须沉醉),这首词以抒情为主。最后一句“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几何”似有曹操《短歌行》“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若朝露,去日苦多。”之意。韦庄入蜀时已经69岁,韦庄寓蜀时期的作品传世很少,但其中挥之不去的感伤色彩,不时流露的怀乡之情、垂老之叹,无不透露出他难以明言的心曲隐衷。“珍重主人心”一句却也表达了他对王建对他的欣赏与重用的感激之情。所以这一时期韦庄的心情很矛盾。思乡却不好明说,只有沉醉在樽前。

其五(洛阳城里春光。)关于它的创作时间及其所表达的思想感情,前人俞平伯、唐圭璋、羊春秋、叶嘉莹、李谊等已多有精到之论。他们对这首词一致的理解是:此词作于韦庄晚年仕蜀时期,“洛阳才子”是韦庄自指,词作主要表达了词人对洛阳的怀念,并进而抒发了沉郁的故国之思、兴亡之感。但近来却有人提出不同的看法:“词作于唐昭宗天复二年(902年)韦庄在成都浣花溪畔寻得杜甫草堂旧址并结茅而居之后的某个春天,‘洛阳才子’当指杜甫,这首词是作者居其处而思其人,通过对杜甫寓蜀时期思想情感的深刻体会,并联想到自身的平生遭遇,表达了对自己一生追慕的前辈诗人的异代知音之感。”(曹丽芳《韦庄〈菩萨蛮〉“洛阳城里春光好”新解》)。“洛阳才子”是韦庄自指一说理论依据的确牵强。本人更认同新解所说。即这首词是作者晚年留蜀,追忆杜甫,表达自己浓浓思乡之情的作品。

3.2.1注重个人感情的抒发,以 深挚的情意,提高加深了词的境界

韦庄《菩萨蛮》五首,虽写于不同时期,每首词的风格和表现手法都不相同,但是表达的思想感情却异中有同,具是以深挚的情意写他的思乡,思国之情。

其一(红楼别夜堪惆怅),词风最为浓艳的一首,似温词而不同于其余四首,所写“红楼”、“香灯”、“流苏帐”、“残月”、“美人和泪”、“金翠羽”、“黄莺语”等意象均是在描写一位富足且貌美的女子离别时的景象。这同温庭筠“玉楼明夜长相思”中用精致的语言对“柳丝”“草萋萋”“香烛”“落花”等景物过行描写,将思妇的离别相思之情隐藏在这一切景物背后的作法相似。不同在于韦庄没有采取“男子作闺音”的写作手法,而是从男子的角度去描写了一位送别感伤的美人形象。最后一句“劝我早归家”中的“我”字明确了这首词的情感主体是我,而非和泪辞的美人。但情感的抒发没有其四“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几何”那样直白,只是通过对送别场景,女主人公的描写,婉转地表达了他流落江南对家乡的思念。

其二(人人尽说江南好)主题是赞美江南,词作一开始就点明:“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只合”是唐五代的口语,意指“只应该,只应当”,游人只应当老在江南。“游人”结合历史来看是他的自指。他在词中用“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垆边人似月,皓腕凝双雪。”这样描写,比喻的手法表现了江南的美好。但是诗中最后一句“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两个“还乡”的反复使词最后的命令句还是落在还乡上。虽然表面上的意思是说没有老不要回到故乡,回到故乡必定愁伤满怀。结合历史看,这一段时间作者是为了避祸(广明之乱)才来到江南,此时北方已经是军阀割据的混乱局面,唐王朝走向了衰败的时期。不再像温庭筠所处的时代,被浓歌艳赋粉饰的太平盛世。温庭筠的词风之所以香艳,与统治者奢靡的生活和那个时代上层社会的生活状态分不开。所以风雨飘摇的国家使得作者“还乡须断肠”,因“乡园不可问”(韦庄《南游富阳江中作》)的焦虑无奈才有“未老莫还乡”之叹。所以这一首词是典型的乐景写悲情。

从以上两首作品看,庄在这一时期虽然在作品中加入了自己的感情的抒发,但是受温庭筠的影响,这些愁思,想念还都是隐藏在他的作品的语言、意象之中。只是改变了温“男子而作闺音”写作角度,使人深切感受“我”的存在。

第三首(如今却忆江南乐),开篇写到“如今却忆江南乐”确定了这首词的抒情主体就是他本人。这里的“满楼红袖”、“花丛宿”、“花枝”均喻“美人”,更喻君即欣赏韦庄的人。用托喻的手法道出了作者的情感表达。叶嘉莹在《唐宋词十七讲》中韦庄:“所用的语言文字的符号,有一种语码的作用,可以在语言学、符号学的联想轴上引起读者的丰富的联想。”。那么结合作者的背景看,这些意象就很容易联想到作者所表达的意思。最后一句“白头誓不归”是作者情感的表达。作者这一时期被迫入蜀,入蜀已有65岁,且唐王朝也名存实亡。所以作者这一句的重点是落在“归”字上,有家归不得的无奈婉转地表现了出来。

第四首词(劝君今夜须沉醉),上阙中写道“劝君今夜须沉醉,樽前莫话明朝事。”下阙中写道“须愁春漏短,莫诉金杯满。”“莫”与“须”以前后相呼应的结合出现了两次。表达了一种深切的叮咛之情。“珍重”有珍惜,敬重之意。但是却没有喜悦之情。韦庄入蜀以前屡试不第,59岁中举之后也没有被重用。王建却授予他“门下待郎同平章事”之职,权同宰相,他却只是用“珍重”来回应王建如些的重用。可见他此时矛盾的心情。一方面王建的欣赏使他的晚年过年安逸富足。但他却变得无家可归。入蜀后只在成都浣花溪畔寻得杜甫草堂旧址并结茅而居,最终死在异乡。上阙对“主人”意喻王建诉说今朝有酒今朝醉之意。而下阙则劝慰自己“人生能几何!” 在这首词中韦庄的语风不似魏武的诗风那样健朗豪放,依旧是婉转清丽。两个“须”、两个“莫”重复使用加重了情感,使感情更加深挚。以劲直的笔法,淋漓酣畅地直抒心中所想,一扫温词“新贴绣罗襦,双双金鹧鸪”的绮罗香泽之态,使人在感叹这首小令语言散发出的气势同时也为作者的矛盾心境而心醉。在花间词中这样的写法更是少见。

第五首(洛阳城里春光。)首句是在为杜甫感叹之句。《旧唐书•杜甫传》载:“本襄阳人,后徙河南巩县。”洛阳是杜甫终生念念不忘的故乡。而且在流落成都后更是思念家乡,这在他的诗篇中有所表达:如《恨别》之“洛城一别四千里,胡骑长驱五六年。草木变衰行剑外,兵戈阻绝老江边”,《野老》之“王师未报收东郡,城阙秋生画角哀”等等。而作者一生仰慕杜甫,更在天复二年(902年),“浣花溪寻得杜工部旧址,……因命芟夷,结茅为一室,盖欲思其人而成其处” 。第二句“柳暗魏王堤,此时心转迷” 魏王堤是洛阳名胜,《嘉庆一统志》载:“魏王堤在洛阳县南。洛水溢为池,为唐都城之胜。贞观初以赐魏王泰,故名。魏王堤畔旁垂柳更是洛阳无边春色的灵魂所在。白居易有诗云何处未春先有思,柳条无力魏王堤。”(《魏王堤》)。作者思念杜甫,既而想到洛阳的美景,然后就又想起流落在洛阳的那段日子。“转迷”一词则描绘了作者迷茫、凄迷的心态。杜甫诗云:“黄师塔前江水东,春光懒困倚微风。桃花一簇开无主,可爱深红爱浅红。”(《江畔独步寻花七绝句》之五),杜甫还有诗说:“春流泯泯清”(《漫成》二首之一),这些诗是杜甫成都所作,所以“桃花春水渌,水上鸳鸯浴。”写得是蜀国的风光,也就是作者眼前的风光。“凝恨对残晖,忆君君不知”是这首词的重点,也是感情抒发的关键。“残晖”的意象是衰败的意象。此时作者已经老去,夕阳西下的景象可指作者本人。而在中国古典诗歌的传统中,落日也常常代表一个国家的危亡衰败。而“君”字也有双层含义。一是指杜甫,本词旨在思念杜甫。二是指君主,结合上句暗喻唐王朝。“忆”字写明了词作的主要情感表达是相思,思念。

这五首词作是同一词牌作品,思念是贯穿的主线,可将词作联系写一起。是作者生平不同时段所写,是其一生感情的回顾。

在个人感情的抒发上意象的运用起了很大的作用。如“残月”“和泪美人”、“春水碧”、“垆边人”、“月”、“皓腕”、“双雪”“红袖”、“花枝”、“柳暗魏王堤”等等,有的是表达离别之情,有的是表达喜爱之意。虽然作者在这首词中用了许多意象,但是他想表达的情感内涵从词的一开始就没变。而关于温庭筠词的意象,前人有过很多评价。著名者如李冰若:“但觉错金镂彩,炫人眼目,而乏深情远韵”(《花间集评注•栩漫记》)另如王国维:“‘画屏金鹧鸪’,飞卿语也,其词品似之。”(《人间词话》) 李冰若和王国维的评价都着眼于温庭筠词的意象,他们觉得温庭筠词的意象太过于繁缛、华丽、炫目,而且缺少更深刻的情感和意蕴。。而叶嘉莹《温庭筠词概说》分析它的《更漏子》(惊塞雁,起城乌,画屏金鹧鸪)中关于“塞雁”、“城乌”和“金鹧鸪”三种意象之间的关系时则认为:“私意以为此三句实但如鄙说乃温词纯美之特色,原不必深求其用心及文理上之连贯。塞雁之惊,城乌之起,乃耳之所闻;画屏之金鹧鸪,则目之所见。机缘凑泊,遂尔并现纷呈。直截了当,如是而已。”。“或者换成一句比较现代的话就是不受理智和逻辑约束的潜意识活动。“(《陈云辉:温庭筠词境界构成诸要素分析———兼与韦庄、李煜诸人比较》)。如温词著名者的《菩萨蛮》其一之“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从开始到词尾,八个画面, 都是一个个相对孤立的意象逐一推出。按着上面的说法解释,很多意象就都是“机缘凑泊,遂尔并现纷呈”,属于一种不自觉的、潜意识活动的结果, 而画面之间的逻辑关系以及画面背后潜在的语言,都需要读者依靠自身的想象去补充完成。也就很少会有深挚的语言在词中诉说自己的情感。这与韦庄的表现手法是截然不同的。

不只是在意象上的运用使得韦庄词的情感抒发比自温词更为真挚,还表现在韦庄在词的表现手法上经常采用平铺直叙的方式,使词中所想表达的情感更直接地表达出来。如其一:“红楼别夜堪惆怅。”一个“堪”字,将时间、地点及情感相联系。开篇就说明词作的感情基调是“惆怅”

韦庄在文章结构上往往别具匠心,也是使这五首词作情感浓厚真挚的原因之一。如最后一首,尾句“凝恨对残晖,忆君君不知。”同首句“洛阳城里春光好,洛阳才子他乡老。”前后呼应。残晖有双重意象,而君也喻指了两层含义。不仅强调了作者追忆杜甫的词作主旨,也使作者那种无所归依的漂泊感、失落感, 以及对家乡亲人的思念、入蜀后的对故国之眷恋, 更生动的感染力。

韦庄以真景物,真感情入词,使词的境界不再似温词只为应歌而作,在字里行间婉转地流露细细的情感,要人细细地体会。而韦庄之词情景相交融,让情感作直接的呈露。

3.2.2情深语秀,善用白描

韦庄词善用白描的表现手法,笔下传神,使情感明白吐露。这五首词中如第二首中的“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垆边人似月,皓腕凝双雪。”这两句是描写江南景色美好与江南女子的美貌。没有华丽词藻的堆藻,没有晦涩的意象,用简单的意象“月”和“双雪”这样纯洁美好的意象,直接叙说作者对江南的喜爱。

再如第四首“须愁春漏短,莫诉金杯满。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几何。”用愁与诉两个动词将“春漏短”、“金杯满”这两个意象加入作者的情感,再有“须”与“莫”两个字使作者的感情得以深化。后两句且平铺直叙作者此时的心境心情,简单明了,与温词“惊塞雁,起城乌,画屏金鹧鸪”的喻意深远,字字紧扣形成对比。

再如最后一首:“桃花春水渌,水上鸳鸯浴。”。一句所要突出主体就是成都的春色。这一句完全采用白描的手法,用简洁的语言没有任何修饰,将成都春色真实地勾画。

3.2.3语言质朴直率,受民间曲子词影响显著。

他加强了词的承传性,用暗

示、联想、比喻等表现手法,使词能表达五、七言诗所不能表达的内容情感; 由于他过分讲究文字声律,使

词这种新文学样式趋向于格律化,使它成为文人的专用品,逐渐远离人民。同时,由于文人的阶级意

识和生活的局限,作品内容日益空虚、狭窄,这不及敦煌民间词内容的广博深厚。


4.《菩萨蛮》五首为例评析韦庄词的影响

4.1韦庄对后世词人的影响

词在韦庄手中,虽然开始摆脱歌筵酒席的歌词的地位,拥有了自己独立的生命。但还没有韦庄的词还没有完全使刚开始发展的文人词失去应歌佐饮的娱乐功能。仅从《菩萨蛮》五首的顺序来看,韦庄词做本身在不同时期也呈现出不同的特点,并渐渐成熟。它在延续花是固有的艳情题材中即事抒怀、触情兴发,改变了温庭筠词作“男子而闺音”的范式,词作重心悄然的转向自我,以真挚的感情入词。从韦庄起词的创作开始抒情主人公的角度体验生活、抒泄感受。 虽然有人说“真正对应歌代言的限制予以突破。是到了南唐词人手里。“这一视角的转移。意味着第三人称‘代言体’向第一人称‘自言体’的抒情模式的转变。”(范晓燕《试论唐五代词雅俗流变的轨迹》)。从是从韦庄这五首词作中,我们可以看出实际上这种转变从韦庄已经悄然开始,然而有越来越明显之势。从第一首的“劝我早归家”,到最后一首的“凝恨对残晖,忆君君不知。”自我情感的抒发越来越明显的体现出来。到南唐文人词,这一转变越来越直接地表现在词的创作上。如冯延巳的许多词, 就内容与温、韦相差无几, 但其“堂庑特大”( 王国维《人间词话》) , 在发掘人物心境上表现出深度和广度。如他的《采桑子》“旧愁新恨知几许, 目断遥天。独立花前, 更听笙歌满画船。”那目尽远天、独立花前的深沉幽微的心境。 完全是抒情主人公的主观体验。而明显不同于温庭筠“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菩萨蛮》)的“男子而作闺音”的花间范式。到了李煜的后期词, 无论是《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的哀伤低徊, 还是《子夜歌》“人生愁恨何能免”的强烈迸发, 更是直接用第一人称的叙说方式吐露内心情愫, 词的创作者向抒情主人公完全转移并与之合而为一, 所抒之“情”亦非只囿于男女之间, 转而为现实人生中感发激荡的种种复杂情感。至此, 第一人抒情方式正式确立, 词体的抒情特征凸显出来。韦庄功不可莫。这种新的抒情范式的建立, 使曲子词进一步文人化、雅化。

罗宗强先生在论述唐末文学思想时, 特别指出: “他(指韦庄) 入蜀后的

词风, 在入蜀前的诗中已表现出来了。”(罗宗强《唐五代文学思想史》,中华书局,1999) 说明了韦庄的词承继了他诗中的重要审美质素, 从而呈现出诗的创作中的特点这一事实。在这种影响之下, 韦庄的词呈现出明显的诗化倾向。词创作上的这种诗化体现重要表现在韦庄词作个性化情感的抒发和抒情主人公形象的强化。中国诗歌传统是以言志和抒情为主。《尚书•尧典》中有“诗言志”之说,《诗大序》中也有“诗者,志之所之”、“情动于中,而形于言”的阐述。无论抒情或是言志,都需要借助一定的载体,诗中的抒情主人公使起到诗人言志抒情的载体作用。而韦庄之前文人作词多是应歌而制,其中很少出现言情表意的抒情主人公,即使出现,也由于主体意识不强而缺乏个性。从《菩萨蛮》五首词看,韦庄所写五首词作都是表达作者对其经历发出的伤感,都是通过男性抒情主人公的口吻表达对社会人生的感受。韦庄一改过去单一的写作模式,引入了诗歌中常见的抒情主人公形象,为自己触目寓怀,有感而发找到了合适的代言人。从而增加了词的表现力,形成其特有的艺术风格。而韦庄词创作上的诗化倾向成为以后文人“以诗为词”的滥觞。

4.2对后世词作风格的影响

韦庄的《菩萨蛮》五首词风除第一首略为浓艳,其余四首词风清新明朗,淡中见色,笔下传神,明白吐露。清陈延焯《词则》卷一评:“词至端已,情意却深厚。”正道出了韦庄词风疏淡的特征。如《菩萨蛮》人人尽说江南好。词中描绘出游子的所见所思,这里不用曲笔,不假修饰,而以自然的语言写景抒情。正如周济《介存斋论词杂著》所评:“端已词,清艳绝伦,初日芙蓉春月柳,使人想见风度。”。韦庄词中没有华丽的辞藻,也没有晦涩的意象,他较多地运用了白描手法,对抒情主人的心理、情感作直接的呈露,实现了浅语与深情的完美结合,从而形成了清秀疏淡的艺术风貌。直接影响了南代冯延已与李煜在词的艺术创作风格。李煜词采用的白描手法和词作中感时伤世的情调,除了他个人不平常的遭遇和在词创作上的努力,同时由于韦庄在这一方面有所成就,使得李煜可以在他的基础之上继续发展。

韦庄的词还在词作题材选择范围的宽广度上做出了贡献:

温庭筠是第一个专力于“倚声填词”的诗人,其词多写花间月下、闺情绮怨。而韦庄虽然和温同为花间词派代表人物,在词作题材选择范围上却有创新,韦庄存词48 首, 其中闺情词37 首,自我抒情词7 首, 涉及科考的2 首, 咏史怀古的1 首, 游冶词1 首。他的词作在选题也从花间月下,闺情绮怨的描写扩展到有对个人生活的感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