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悬一线--"瑟布鲁斯"行动![组图]

时间跨入了1942年,第二次世界大战已经在个世界范围全面展。在各个战场上,轴心国取得了一个又一个令人惊叹的胜利,但是随着实力强大的美国参战,胜利的天平正在开始一点点逐渐向同盟国一方倾斜。

1月12日,纳粹德同海军司令雷德尔元帅、空军参谋长耶修尼克上将和战斗机部队司令加兰德中将等人奉召来到“狼穴”——希特勒在东普鲁上的官邸,举行秘密军事会议。会议的中心议题就是关于德国海军“沙恩霍斯特”号战列巡洋舰、“格条森瑙”号战列巡洋舰和“欧根亲仁”号五巡洋舰3艘大型水面舰艇的去向。

1941年3月,“沙恩霍斯特”号和“格奈森瑙”号战列巡洋舰结束了长达两个月的代号“四轮车”行动的海上游猎后,带着沉22艘运输船总吨位达11.5万吨的辉煌战绩回到法国布勒斯特港。而1941年5月德国海军最强大的“俾斯麦”号战列舰被击沉后,这两艘姐妹舰便成为德国海军最强大的水面舰艇,更是成为英同海军的眼中钉、肉中刺,一心要将其置之死地而后快。英同海军不仅在直布罗陀和斯卡帕湾分别部署了H舰队和本上舰队,从南北两面进行严密封堵,而且不断派出飞机轰炸布勒斯特港,使得这3艘颇有实力的大型军舰被困在布勒斯特港,难以施展身手。希特勒召开的此次军事会议就是围绕着如何使这3艘军舰摆脱困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行动中"欧根王子"重巡在驳船的引导下出港)

希特勒发现美国参战后,正在大量加强对苏联的援助,在苏联战场上发现的越来越多的英美武器就说明这点,而北极航线是英美援助苏联最重要的海上交通线。何况元首的直觉又认为同盟国正在积极准备进攻北欧的挪威,很有必要增强德国在挪威的军事力量。因此决定将这3艘无所事事的主力军舰先调回本土,再前往挪威。从布勒斯特到德国本上主要有两条航线,一是经爱尔兰绕过英国的西航线,另一条则是直接穿越英吉利海峡的东航线。西航线航行距离较远,在德国空军作战半径之外,但是却很容易遭到英国本土强大海空力量的围追堵截;东航线航行距离虽短,并在德国空军的作战半径内,可以得到德同空军的空中掩护,但是要穿越英国海军的禁区——英吉利海峡,海峡中英军不仅布有大片水雷区,而且英军在多佛尔部署的大口径岸炮,可以有效封锁海峡,还有沿海峡的港湾中,英军还驻有大量的驱逐舰和鱼雷艇部队,英国海军强大的本土舰队就在海峡北海门的斯卡帕湾,也能随时出动拦截。看来两条航线都是极其凶险的。希特勒看了一眼地图,指着英吉利海峡“就走东航线!”所有在座的德国海空军高级将领都被这句话惊呆了!自从1588年格拉夫林海战和1805年特拉法尔加海战后,还没有任何一支敌对国家的海军敢于挑战大英帝国的海上尊严,胆敢公然穿越大英帝国后花园的“水渠”——英吉利海峡!希特勒环视了—眼目瞪口呆的高级将领,冷冷地扔出一句硬邦邦的话柬“幸运从来都是只眷顾冒险者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正准备出港的“格条森瑙”号战列巡洋舰举行升旗仪式)

希特勒的话怎么能够违背,德国海空军将领们只好遵照元首的意见开始指定计划。以德国人特有的认真和细致,作战计划分为两部分,海军负责在英吉利海峡里密布的水雷区里清扫出一条航道,以及在整个突破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防空作战和海上作战,还有最重要的战役欺骗,有关涉及海军的作战于代号是“瑟布鲁斯”(0perationCerberus),瑟布鲁斯是希腊神话中地狱的看门狗,一条长着3个头和尼的尾巴,凶猛无比的恶犬(因此有些资料里将此次作战代号称为“地狱看门狗”或“三头犬”),后来是由大力士赫尔克里斯将它制服并从地狱带回了米克涅。在西方的传统里,赫尔克里斯制服瑟布鲁斯,简直就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德国海军之所以选择这一代号,其中的潜台词不言而喻。空军负责为舰队的整个行动提供空中掩护,作战代号为“雷霆”,整个突破英吉利海峡的作战代号就合称为“瑟布鲁斯—雷霆”。

随着对作战计划的深入研究,德军发现希特勒的话竟然有几份道理,正是因为英军在英占利海峡设防严密,便自信地认为德军不敢轻易穿越,思想上比较麻痹,只要采取严格的保密措施和伪装欺骗,达成行动的隐蔽性和突然性,由于东航线距离较短,完全可能还不等英军作出反应,舰队就已经突破英吉利海峡顺利到家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驶出港口,即将实施行动的德国战舰,近处“格奈森瑙”号,远处“沙恩霍斯特”号)

德军深知此次行动成功的关键就是保密和伪装欺骗,因此在这两方面确实狠下一番功夫。在整个行动计划的拟制与准备阶段,直至行动正式开始前的最后一分钟,知道整个计划详情的,也只有极少数高级将领。还为行动虚构了多个欺骗性质的作战计划,作为蒙骗同盟国情报计划机关的烟雾,而真实作战计划的保密措施之严密。在德军整个二战中,都极为罕见。

行动总指挥是德国海军优秀的水面舰艇指挥官奥托·西里阿科斯海军中将(VizeadmiralOttoCiliax),他在战役伪装欺骗方面也是煞费苦心,通过各种渠道,散布这三艘军舰将开赴大西洋或太平洋作战,还在巴黎大张旗鼓地采购大批热带军服和遮阳墨镜,并故意委托法国海军准备专供热带地区使用的火炮润滑油,造成南下热带地区作战的假象。

除了严格的保密和精心设计的欺骗伪装外,德国海空军还进行了非常认真细致的准备工作。首先是气象方面,英吉利海峡是世界上著名的风浪海区,因此气象条件对此次行动影响极大,德军专门请求潜艇部队司令邓昵兹从数量有限的作战潜艇中抽派出3艘潜艇对海峡的天气、水文和潮汐进行缜密侦察,再结合其他途径得到的天气、水文和潮汐资料,由资深的技术专家统计分析,最后确定行动的最佳日期为2月11日至13日。这三天中,迷信的德军考虑到2月13日是星期五,正是西方传统里最倒霉的日子——黑色星期五,所以德军确定2月11日晚开始行动,12日白天通过海峡,避开这个不吉利的日子(看来德国人对此次行动还是底气不足,还是寄希望于上苍的庇护)。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高度戒备的"欧根王子"号重巡舰,远处是同样紧张的“格奈森瑙”号)

从1942年1月中旬起,德国海军总共出动第1、第2、第3、第5和第12扫雷艇支队以及第2、第3和第4摩托扫雷艇支队,共约80艘扫雷舰艇对英吉利海峡和北海南部海域进行了持续近1个月的大规模扫雷作业,共清扫出98枚锚雷和21枚磁性水雷,为舰队开辟出一条安全航道。在此次扫雷行动中德军损失驱逐舰和扫雷艇各一艘。

而德军的其他各项准备工作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1月底到2月初,德军计划参加行动的战斗机部队和3艘军舰进行了为期8天的联合演习,以加强相互之间的协同。根据联合演习中暴露出的问题,德国空军决定在行动时派通讯业务能力过硬的依贝尔上校担任海空联络组长,就在舰队旗舰“沙恩霍斯特”号上工作,以保证海空军之间的联络及时畅通,并在每艘军舰上都加装了对空、对岸电台,以确实保海空、海岸联系万无一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正在准备起飞,执行护航任务的26大队--FW190战斗机)

德国空军讣划投入第2和第26战斗机大队,共180架Me109和Fw190战斗机,另有60架Me109和30架Me110战斗机为预备队,保证舰队上空每时每刻都右36架战斗机掩护。并将整个航行区域划分为3个区域,由各战斗机大队分区承包,在各个机场配备了足够数量的地勤人员和设备,以便使飞机能在着陆后半小时内完成加油加弹重新起飞。各机场与指挥部之间采用多线路通讯网联系,并额外加配了一部带高速密码机的长波电台,确保通讯畅通。此外还山空军通讯情报室主任沃尔夫·马蒂尼少将积极准备软杀伤手段,在舰队行动时对英国设在海峡沿岸的雷达站进行电子干扰,为舰队撑开一把电子保护伞。

从2月11日下午开始,德军在布勒斯特港区实行戒严,淡水、食品、燃料和弹药被运上军舰,同时在码头上大批卡车开足马力发动的噪音中3艘军舰开始试车。戒严确实起到了保密作用,一位在港区的抵抗运动战士亲眼看到了3艘军舰升火起锚,但是却无法回家将情报传递出去。

黄昏时分,西里阿科斯向设在各地的海空军指挥部发出密码电报:“一切准备就绪!”同时,在布勒斯特最豪华的饭店,德国海军邀请当地社会名流的盛大宴会正在举行,这也是精心安排的伪装措施之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欧根王子"号重型巡洋舰)

20时30分,3艘军舰准时起锚,以“沙恩霍斯特”号为首,“格奈森瑙”号居中,“欧根亲上”号断后的次序出港,由于长期没有出海,“欧根亲王”号的锚链升到一半就被卡死,舰长林克曼上校担心错过行动的时间,迫不及待地下令砍断锚链。当时天黑雾浓,能见度很低,“沙恩霍斯特”号出港后不久就迷失了方向,舰长霍夫曼上校只好靠听友舰的发动机声音来航行。

舰队刚刚驶出港区,16架英军惠灵顿式轰炸机就隆隆飞来,三舰赶紧调头返回港内,并打开探照灯组织高射炮对空射击,英国飞机的轰炸纯粹是例行公事,没有一弹命中。等到英机消失在沉沉夜幕中,三舰才再次起航,此时已是22时45分了。

经过这一番折腾,比预定计划延迟了两个多小时,所以驶出布勒斯特港后三舰都以31节的最高航速前进,以尽量追回延迟的时间。在这3艘大军舰的两边,是担负警戒的20艘护卫舰艇,包括第5驱逐舰支队的6艘驱逐舰“里夏德·拜兹恩”号(Z-4RichardBeitzen)、“保罗·雅各比”号(Z-5PaulJocobi)、“赫尔曼·舍曼”号(Z-7HermannSchoemann)、“弗里德里希·伊恩”号(Z-14FriedrichIhn)、Z-25和Z-29;第2鱼雷艇支队的5艘鱼雷艇T-2、T-4、T-5、T-11和T-12;第3鱼雷艇支队的4艘鱼雷艇T-13、T-15、T-16和T-17以及第5鱼雷艇支队的5艘鱼雷艇“秃鹰”号(Kondor)、“猎鹰”号(Falke)、“门尾鹫”号(Seeadler)、“臭猫”号(Iltis)和“美洲虎”号(Jaguar)。2月12日晨8时50分,经过大半夜的高速航行,又是顺风顺水,德舰队竟然把出海时耽误的两个多小时全都补了回来,按照原计划准时驶过科汤坦半岛的阿格角,而英军对此还蒙在鼓里一无所知。

其实,英军对被困在布勒斯特的德军3艘主力军舰一直还是很关注的,毕竟这是德国海军最具威力的大型水面舰艇。而且也从一些蛛丝马迹中察觉到德军可能会有所行动,所以制定了代号“套锤”(OperationFuller)的监视拦截计划。由于英吉利海峡在德国空军的作战范围内,为了避免遭到不必要的损失,英国海军大型水面舰艇都部署在苏格兰北部,在海峡南部只有驱逐舰、鱼雷快艇等小型舰艇。所以要想挫败德军的突围企图,关键在于及时发现德军舰队的行动。而在1月下旬,英国就根据空中侦察和法国抵抗运动的报告,了解到3艘德舰已往进行出海准备,出海是早晚的事情。英国人并不笨,没有被德军的伪装与欺骗所蒙蔽,估计到了德军可能强行通过英吉利海峡,并且相当准确地推测出德军可能的行动日期是在2月10日至15日之间!但是英国人还是对自己的实力相当自信,认为德国海军是绝不会在白天通过海峡,最多是白天驶出布勒斯特港,利用无月光的高潮时刻(无月光可以避免遭到英军飞机的空袭,高潮时刻则可避开水雷的威胁),在夜间通过多佛尔海峡。根据这一判断,英军在2月初就开始采取一些措施,如在德军舰队可能突围的韦桑岛至布伦航线上临时增布了1000余枚水雷;每天专门派遣了1艘潜艇在布勒斯特港外海域坐底,进行监视;定时派出飞机在韦桑岛、布勒斯特、勒阿佛尔直至布伦一带建立3道空中封锁线,进行空中侦察巡逻;驻本土的部分飞行中队停止了日常训练,转场到东南部机场,随时准备出动拦截(但是这些飞行中队大多是由新飞行员组成的,战斗力并不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高速逃离危险海域的德国海军“沙恩霍斯特”号战列巡洋舰)

既然有那么严密的监视措施,那么德军舰队行动怎么会一直没被发现?一方面自然要归咎于英军的麻痹轻敌,另一方面德军舰队推迟起航倒是因祸得福!——当德军舰队22时45分第二次起航时,在布勒斯特港外监视的英军“海狮”号潜艇(IIMSSealion)已经在45分钟前返航了。因为英军制定的监视计划性里,根据这3艘军舰的航速推算出如果德军军舰在21时30分前不出港,那么就不可能在夜间通过多佛尔海峡,所以只要求潜艇监视到21时30分就叫以返航了。而空中封锁线更是破绽百出,第一封锁线的两架飞机,一架在德军舰队起航前就返航了,另一架飞机从舰队上空飞过,由于当晚云厚雾重飞行员肉眼没能发现德军舰队,而飞机上装备的雷达竞在此关键时刻失灵(早期的机载雷达性能确实很不稳定),因此也没能发现德军舰队!第二封锁线的飞机则是因为雷达故障而干脆中断了巡逻返航,第三封锁线的飞机因为大气恶劣而取消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多年后在海峡被打捞出来的FW190战斗机残骸)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