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长霞司机被判刑的四个疑问

任长霞司机被判刑的四个疑问[转]

登封市公安局局长任长霞同志的司机王学军因犯交通肇事罪,日前被河南省新密市人民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1年。经法院审理查明:被告人王学军于4月14日20时30分左右,驾驶本田轿车,沿郑州至少林寺高速公路由东向西行至280桥东190米处时,因超速行驶,追尾与苏炎龙同一方向驾驶的解放货车相撞,造成坐在本田车内的任长霞受伤后经医院抢救无效去世。(《新华网》

超速行驶,致任长霞同志牺牲的肇事司机被判刑,这样处理任长霞同志的后事,对于司机不公,对于一贯追求法律的公平、公正的任长霞同志来说,相信她在九泉之下也会不安的。

疑问一:超速行驶的证据是什么?说任长霞同志的司机高速行驶,究竟是多高的速度,超速了多少,是谁提供了超速行驶的证据,新闻中缺少了这些细节,不但使新闻缺少了说服力,更容易使读者产生产生一些疑问:莫非这样的新闻是为了拔高而授意的写法?莫非这样的审理是单方面的?

疑问二:为什么超速行驶?

任长霞上任后,为了铲除社会邪恶势力,尽早还老百姓一个良好的治安环境,总是雷厉风行,风风火火,因为她知道这是她的责任。笔者查阅了主流媒体《中国青年报》、《新华网》、《人民网》、《新京报》和《河南日报》等媒体有关任长霞乘车牺牲时报道的说法,几乎都是“2004年4月14日,任长霞在急着从郑州赶回登封部署侦破任务的途中”、“4月14日,案件有了重大线索,任长霞匆匆赴郑州汇报”、“为尽快赶回专案组部署侦破工作,任长霞未吃晚饭便乘车连夜赶往登封”、“ “她本来可以不急着回来的,第二天就要开人大会”、“案情催促着任长霞还是急匆匆地上路了”和

“急”字有关的现场描写,在这样的情况下,司机不快行吗?司机愿意超速行驶吗?

疑问三,任长霞“命案必破”的崩溃状态是谁造成的?如果说司机的超速行驶是任长霞“急”的结果,那么任长霞“急”的压力又是谁造成的呢?新闻报道就说:“郑州市公安局局长李民庆说,‘她是14日牺牲的,13日晚上,我到登封,因为登封还有两起命案未破,我狠狠批评了她。毕竟是女人,案子拿不下来,她心里就承受不了,说太难办了,快崩溃了,边说边掉眼泪。’说起这事,李民庆负疚难平。也许正是由于未能破案的压力,任长霞才在4月14连夜从郑州赶回登封,并在途中遭遇车祸。” (《新京报》2004年6月3日)由此看来,与其说车祸杀了任长霞,还不如说“命案必破”的破案机制的弊端杀了任长霞。

疑问四,警车不超速什么车可以超速?追捕和办理大案要案,我们就经常可以看见警车的风驰电掣,不超速怎么可以追上罪犯?怎么可以“从快从严”打击犯罪?可惜的是,我们太注重强调“气势”和精神的因素,而忽略了如何在超速中保障警察的安全,以致于局长的警车连最起码的安全防护设施可能都没有。为什么一些普通官员的车动辄就可以很豪华很安全,而“人民卫士”的车子只能穷酸破烂?

任长霞之死是本来可以避免的,不是司机害了她,而是“命案必破”之类的高压破案制度和公安队伍的低装备害了她。对于不良制度的审判更能够引起人们的警醒。如果仅仅是为了某种平衡,而置法律程序和法律于不顾,寻找一个“问题羊”,这样做不但不利于树立任长霞的高大形象,而且会损害人们对于任长霞精神的发扬光大。 [版主提示]尊重他人劳动,请勿跟贴灌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