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秘使”访台内幕:承诺不反对蒋反攻大陆

空袭警报1 收藏 0 17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上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在中国、美国和苏联三者之间扑朔迷离、错综复杂的局势中,台湾和苏联这对看来不可能往来的宿敌,为了各自的战略利益,却有过多次秘密接触。



苏联“特使”第一次访台



据报道,从1965年到1975年,前往台湾的苏联“秘使”至少有6人,有的多次到台湾。其中最为典型的就是以《伦敦晚报》记者身份为掩护,化名为维克托·路易斯的苏联“特务”维塔利·叶夫根尼耶维奇,在此期间他曾三次去台湾密晤包括蒋经国在内的台湾高层人士。同时台湾也应邀或主动派出“特使”在维也纳等地与苏联“特使”接触。



路易斯第一次到台湾是在1968年10月。此时的中苏关系已近水火之势。利用台湾问题大做文章,这是自60年代初中苏交恶以来苏联方面与中国斗争的重要手法。早在1963年由苏联等国主持的“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签字时,苏联就同意把台湾当成“主权国家”,要它在条约上签字。美国政府暗中与中华人民共和国谈判往来,台湾高层早就看在眼里。同时中日关系也有松动迹象。



1968年9月的一天,路易斯携英籍妻子在东京外籍记者俱乐部见到台湾驻日本“大使馆”“新闻参事”卢为,自我介绍说他是《伦敦晚报》记者,开门见山地要求访问台湾。对于路易斯要求访台,台湾当局持慎重而积极的态度。蒋介石考虑再三,裁定让路易斯来台,要蒋经国亲自掌握,蒋氏父子又委托亲信魏景蒙具体负责,指令绝对不能走漏风声。



10月22日,路抵台,并与魏景蒙首次晤谈,路易斯首先讲了他来台的目的:希望知道台湾“对另一边(中共)的情况有何看法,尤其对打倒毛泽东的看法”、“对毛泽东之后的情势有何看法”,以及台“对与莫斯科的关系有何建议”,并“探明是否可能与苏联重修旧好,如果可以,如何修好?”路还问“两个中国”能否使台湾高兴。魏答说“不行”,“因为中国人不希望中国长久分裂。”魏还表达了所谓“解放同胞”的决心,并告诉路“我们在中共内部有自己人”。



路易斯访台最重要的活动是同蒋经国的会谈。在会谈中,路易斯首先谈他见蒋经国的主题是:“希望与台湾建立直接联系,并把联系位阶提高到大使级的层次。建议台北和莫斯科互设新闻处。希望台湾在短期内对大陆采取行动,苏联会在这件事上保持中立态度,不会帮中共。”



“珍宝岛事件”后的会晤



路易斯第一次台湾之行结束返回莫斯科后,由于苏共内部许多人反对,联台之事“曾一再搁置”。1969年3月珍宝岛冲突之后,苏联重新考虑联台。在3月苏共召开的一次会议上,分别代表“元老派”和“少壮派”的贝里舍、谢里宾公开鼓吹与台湾合作,他们就此提出的5项建议得到了“有条件的支持”,即:1。毛制度有崩溃及内战可能,苏联与台湾合作极有希望;2。双方合作基础可用有条件或密约规定之。双方协议在毛制度崩溃后,成立一个国民党与新组织之共产党合作之联合政府;3。新的中国国家制度,不一定要使用共产党名称,但须符合社会经济进步之条件。故在相当时期内,容许一个两党之“人民民主国家制度”;4。国共联合政府仅属过渡性质,苏联对于联合政府之援助,不仅限于新的中国共产党;唯因该新中国共产党需要相当长时间,始能在社会、政治方面发展成一个具有力量之亲苏党派,故苏联必须先与中国国民党合作;5。美国的远东政策,为莫斯科与台北接近之最大障碍。


1969年5月初路易斯再度肩负沟通台湾高层的使命,几次从罗马打电话给台湾的魏景蒙,要求双方在上次会谈的基础上进一步商讨合作事宜。最后双方商定并经蒋经国批准,台湾派出魏景蒙为“特使”去维也纳会晤路易斯。5月14日,魏景蒙按照为掩人耳目拟定的行程,在经香港、新加坡、吉隆坡、罗马、波恩之后抵维也纳。从14日晚到16日晨双方分手,两人先后会晤交谈5次,会谈内容概括起来有以下要点:



其一,路易斯就一旦国共发生战争苏联的态度问题作了正式答复,并向台湾保证:“不论由台湾或任何中国之一部发生任何形式之争执,苏联认为纯属中国之内政,与苏联无关,如形成内战时,苏联决不支持毛泽东。”



其二,魏景蒙将蒋介石的五点批示向路易斯传达。15日上午9点半,魏在自己的房间对路照文慢念,路认真笔录,然后两人复读校对,确认无误。



其三,情报交换和军事合作问题。关于交换情报,路易斯特别关注,反复提出。至于如何传递情报,路建议由台派“贸易商”往来于莫斯科和台北,或台指定一些领事馆传递信息。关于军事合作和军火交易,魏景蒙说:“如一旦大陆发生大变,或台登大陆等等,苏联如何支持我们须事先有所计划。如关于利用苏联基地、我方需要军火接济之各点、武器种类、情报交换等等。”路易斯表示:台方所需军火尽可提出并开列名单及交货地点。并声称“将来如台动手时,苏联不怕制造边疆之事件以应合之”。“中苏边境苏有重兵,如海参崴发生威胁,俄会全面作战。”



其四,下次会谈地点及如何加强双方联络。对此,路易斯特别关心,并显得很急迫。路两次提出台派“贸易商”常驻莫斯科的建议。此外,双方约定了进一步联络的密码和暗号。



“特使”再会维也纳



1970年10月30日至31日,台苏双方在经过多次函电往复之后,魏景蒙和路易斯在维也纳再度相会。此间两人集中会谈两次,共8个小时。概括起来,会谈主要集中在两大主题:其一,要求台湾为苏内部“鹰派”势力提供证据情报,说明毛泽东及其以后的中共都不可能与苏和好,以配合“鹰派”对华采取强硬立场。其二,进一步探讨双方军事政治合作的途径,推动台湾加快反攻大陆的步伐。



关于第一个问题,在30日的会谈中,路易斯说:“明年3月将召开苏共代表大会,会充分讨论权力问题,这是‘鹰派’表明他们观点的重要时刻。”“如果台湾可以提供情报,证明毛泽东在积极准备发动更大的战争对抗莫斯科,我们就可以充分利用。”这正是路易斯此次要求见面的主要理由。30日会谈结束后,魏景蒙当晚对此进行了认真思考,认为“比较容易做到”。在第二天的会谈中,魏景蒙便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路易斯。



对于这次会谈,蒋氏父子在听了魏景蒙的汇报之后,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并作出了积极的回应。其一,蒋介石对对方提出的两点要求表示“都同意”,指示在对方要求的11月15日至20日之间交给他们需要的证据情报资料。其二,台湾当局决定全部释放1954年7月23日台湾海军在台湾海域截获的苏联船只“陶普斯”号的42名船员。释放‘陶普斯’号船员之前,先通知路易斯释放的时间和将去的地点,再通知美国记者”。蒋这样做显然是向苏联示好,同时也是做给美国看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