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军魂 修改版 第一卷 危难受命 第22章 脱逃

flxlrh303 收藏 1 5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



几天之后的一个晚上,看守所内。

冷剑还是一如既往地沉默静坐,王伟豪见惯不怪,说:“想不到因为许昆为你提供爆炸装置和枪械,明天你会和我一起上庭。不过也是你的幸运……”王伟豪欲言又止,眼中露出神秘的笑容。

冷剑知道他笑的原因,根据国安提供的情报,明天在去法庭的路上,许昆再一次劫囚车,警方为了配合冷剑的行动,不动许昆。当然这些情报,除了陈部长,杨厅长,其他警方人员一概不知道,秘密当然越少人知道越好。

三部一模一样的,全用窗帘遮盖的,连车牌号码也一样的警车,停在看守所院子里。王伟豪看到就傻眼了,当他看到三部一样的警车每隔一小时开出一辆,他和冷剑坐在最后一辆时,彻底傻眼了。

车上有四个头戴钢盔的武装警察,就是那天晚上带冷剑去神秘驻地的军人。冷剑和王伟豪分坐车的两边,王伟豪在右边,冷剑在左边,各有两武装警察在左右盯着。

车开出看守所大院,却不是朝法院的方向开去,他犯的可是死罪,在其他法院判,肯定判死刑,王伟豪的冷汗渗出额角。

地方越来越偏僻,路越来越难走,开了三个多小时,还没有停下来,难道是去F监狱,在狱中秘密审判,然后秘密处决?这样神秘,他的势力会作不出迅速反应,并且鞭长莫及。王伟豪脸上的冷汗越聚越多,脸色越来越苍白。

突然,车猛地一震,车向左侧翻在地,出车祸了。王伟豪一下不备,狠狠地摔在左车厢上,头破血流,头脑一时清醒不过来。

四个武装警察也摔在下,抱成一团,手中的七九微冲全摔得离手。王伟豪的余光看到冷剑突然跃起来,双膝狠狠地跪在两警察身上,这两个警察马上口喷唾沫,躺在地上不动。冷剑猛地抽出插在警察大腿上九二式手枪,对着另两个挣扎着想要站起来的警察心脏扣动板机。

“砰砰”两声清脆的枪声响起,在两名警察的心脏处,两股血箭狂标而出,几达一米高,盛放着两朵妖艳的血花,王伟豪的身上也溅了一些。冷剑又掉转枪口,对着两名昏迷的警察的心脏开枪,也有两股血箭标出。冷剑可能喜欢打心脏吧,王伟豪心想,他打的绝对是心脏的部位,骗不了当过侦察兵的王伟豪。

冷剑掏出钥匙,迅速地解开手铐和脚链,然后飞身下车,奔向车头,动作轻灵如猿猴。接着,车头方向传来一声清脆的枪声。

冷剑做事狠,辣,快,果断,司机也不放过,这是王伟豪对冷剑的评价。

冷剑跑回车厢,在另一个警察身上掏出王伟豪放手铐脚链的钥匙,可能急了,只解开脚链,没有解开王伟豪的手铐,拉着王伟豪跳下车厢就跑。

跑到看不见警车了,在王伟豪大声喊疼时,才停下来,为王伟豪解开手铐,王伟豪的手腕被手铐磨得损皮,出血了。

冷剑歉意地向王伟豪说对不起,王伟豪一点儿也不在意,夸冷剑的身手就是高。

冷剑说:“王董,要不你跟我逃进深山野岭,寻机去俄罗斯,要不我们在此分手。”

“冷兄弟,还是跟我吧,包管你很快就逃过军警的追捕,请你相信我的能力。”王伟豪拍着胸膛道。

见冷剑不说话,在犹豫,王伟豪就劝道:“你还不想走黑道?你现在比黑道的人还要黑,是恐怖分子啦,劫持公安厅长不说,还一口气打死五名警察,天地虽大,你能逃去哪儿?我知道你的本事,普通警察根本耐何不了你,但你可不能整天东躲西藏吧。跟我干不用提心吊胆,包你吃香喝辣,以你的本事,很快就会干出一翻事业,怎样?”

“好,我就跟王董干。”冷剑说完,向王伟豪伸出右手,王伟豪也伸出右手,两只大手紧紧相握,用力摇晃。冷剑边握手边说:“不离弃不放弃。”这是部队的队训。王伟豪哈哈大笑跟着说:“不离弃不放弃。”

“王董,现在我们先去哪儿?”

“什么王董,当我是兄弟的,以后叫我豪哥。”

冷剑叫了声“豪哥”,王伟豪高兴得哈哈大笑,拉着冷剑的手走向森林深处,慢慢地消失在地平线上。

过了很久,很久,已经死亡的五个警察慢慢爬起身,一个嘀咕着说:“虽然有最新避弹衣,这么近的距离射击,还是痛得要死。”

另一个笑着说:“身上的鸡血很腥,得快点洗干净。”

“我们有钢盔保护,都被摔得头晕脑胀,冷剑的本事确实大,马上就起来袭击我们。”

“冷剑的心思缜密,怕王伟豪检查我们是否真死,不解开他的手铐,拉起他就跑,否则我们的戏很难演下去。”

“冷剑的任务是什么呢?肯定很危险。”

“不该问的别问,今天的事你们要马上忘记得干干净净。你,回去把保密守则给我抄十遍。”一个队长模样的训斥道。

他们警觉地向四周望望,才跳出警车。队长喊一声:“敬礼”

五只手掌整齐划一地举到眉际,向冷剑消失的方向敬上最崇敬的军礼。


他们身上穿的是看守所的囚衣,会非常引人注目。这里虽然里A市远,但这里毕竟是是非之地,不可久留。幸亏,现在已经是下午四点多,冬天的天很快就黑,对隐蔽他们的行踪很有帮助。

刚好有一个农民开着摩托车经过,冷剑让王伟脱掉印着看守所的外衣,站在路中拦车,他就隐藏在一旁。等车手停下车,喝问王伟豪干什么时,冷剑突然如猎豹般从草丛中跃出,把车手掀下地,除了车手的外套,除下车手的皮带把车手的双手捆绑起来,并用他的袜子把他的嘴塞住。手脚非常麻利,只用了30多秒。

农民车手还不知道什么回事,就被捆得像个种子。王伟豪上前把车手的财物搜刮一空,搜出手机时,王伟豪大喜过望。王伟豪想打电话,可惜,在山区,手机的信号很弱,只得作罢。

王伟豪望着车手,向冷剑打一个砍头的动作,就想动手。车手这才反应过来,满面恐惧之色,嘴里嗬嗬地呜叫。

“他只是农民,我们不是杀手。”冷剑冷冷地说,制止了王伟豪的动作。

“快走!警方很快就来。”冷剑又道,王伟豪想想也是,放弃了杀人灭口,和冷剑跳上摩托车,由冷剑开车,向着偏僻得不能开汽车的小路绝尘而去。

对不起了,农民兄弟,没有绑你的脚,你应该没有事。冷剑在心里默默地道歉。

车开到一个比较空旷,地势比较高的地方,王伟豪叫冷剑停车,他没有避开冷剑,打了个电话,冷剑知道王伟豪是打电话给手下来接应。

打完电话,王伟豪露出舒心的微笑,说:“我的兄弟开始在奔龙小城做准备,在一处路口有人接应我们。小城偏僻,警方的力量薄弱,适合我们隐藏。”

十二点了,冷剑他们潜入路边一处村落,在狗的狂犬声中,潜入一间看上去比较有钱的人家。这户人家没有人醒过来,冷剑先无声无息地进去各个房间,对着在床上睡觉的人的身体某一部分一击,将他们击昏,而又对身体没有危害。这户人家在不时不觉中就全部被冷剑击昏过来,一点儿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对平民百姓做这些事,真的侮辱了冷剑的身手,但他又不能不做,由王伟豪动手,这些平民不重伤也会残废。

他们动手做些吃的,吃饱了还把这户人家的新摩托车开走,下午弄的那辆车已打备用油了。

冷剑和王伟豪来到接应地点时,已经是凌晨3点多了,接应王伟豪的是两个长发年轻人,一个是王毛,一个是红毛,他们的腰间鼓鼓的,应该有手枪。王毛和红毛告诉他们,A市紧急发出特别通缉令,悬赏20万追缉冷剑,5万追缉王伟豪,如果抵抗,警察可以格杀勿论。

冷剑和王伟豪坐上“皇冠”小车向“奔龙”小城驶去,在路上,王伟豪笑说冷剑的身价比他高这么多,他有点吃醋。

从A市到小城路程并不是非常的遥远,但一路都是高山深涧,悬崖峭壁, 并且大半的路都是盘山公路,开车的那个司机哪敢开快?司机小心翼翼,如履寒冰。

冷剑不耐烦,赶司机下车,自己开车,特种兵开车的技术会差吗?一路上,冷剑把车开得飞快,惊险万状。

王伟豪叫停车,问冷剑为什么开这么快的车?冷剑说趁警方的包围圈还没有合拢,快点赶到“奔龙”小城。

王伟豪听了哈哈大笑说:“冷兄弟,你慢慢开,A市和小城的警方现在忙得头破血流,没有时间理会我们。”

看到冷剑疑惑的眼神,王伟豪得意地笑了,问:“冷兄弟,你喜欢看电影吗?特别是美国好来坞的电影?”

冷剑摇头。

王伟豪笑得更得意,说:“我已经吩咐我的手下在A市和奔龙小城到处放火抢劫,警方现在忙得焦头烂额,警方追捕我们的力量大打折扣。放心,小城的警方再也没有警力设卡查我们,A市警方的追捕小组不一定知道我们逃向奔龙小城,即使知道,他们也来不及。哈哈!”

果然是枭雄,计划周详,心狠手辣,冷剑已把王伟豪当作可怕的对手,能驾驭王伟豪的人不是更可怕吗?怪不得有十一个卧底牺牲,他们的集团绝对不可小视。

在战略上藐视敌人,在战术上重视敌人,这是毛主席的军事理念,冷剑觉得用在做卧底身上也非常的恰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