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伞兵~~~真辛苦

一提起航空兵部队,大家见到最多的是威武的飞行员驾驶战鹰翱翔在蓝天白云间,指挥员运筹帷幄地指挥着,机务人员满身油渍细心维护着飞机。在这里请大家注意一下飞机跑道尽头,在那里有一个不起眼的,却为飞机安全飞行做出特殊贡献的岗位——机场捡伞兵。


所谓捡伞兵,就是当飞机完成动作后返航、着陆,并以每小时300公里的速度在跑道上急速行驶,在距跑道终端约1000米时,会“嘭”的一声从飞机尾部弹出减速伞,并在强大气流的震荡下迅速拉直,飘摆着开放成一朵硕大的伞花,飞机因为减速伞速度慢慢减下来,这时,捡伞兵站在跑道边,飞机一到适当的位置,捡伞兵就举起手臂示意飞行员抛伞,被抛出的减速伞掉落在跑道上,捡伞兵迅速跑上去,拉起长长的伞绳,拖出跑道,检查整理,叠进伞套装好,就算大功告成。


捡伞兵的工作就是这么平凡。


一个飞行日,笔者来到南海舰队航空兵某机场,近距离地接触了一下捡伞兵这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岗位。


早晨6时,天刚蒙蒙亮,笔者就坐上拉伞的大卡车和捡伞兵们一道早早地来到停机坪。这也是捡伞兵一项重要的任务——把飞行员救生伞一个个放到飞机旁,等待飞行员飞行时检查使用。随后,卡车就把我们拉到了捡伞兵工作的地方——跑道头旁边的草地上。


上午8时30分,第一架飞机落地抛伞,捡伞兵按照工作程序捡伞、装伞。随着飞机一架架着陆升空,笔者就觉得捡伞这工作不简单。就说那震耳欲聋的飞机引擎声,耳朵实在“享受”不起。有的捡伞兵干脆用棉花堵住耳朵,还有的把嘴巴张得大大的,好减少刺耳的声音对耳膜的损害。


已有13年捡伞经验的四期士官徐小林告诉笔者:捡伞这工作可不简单,把握时机是关键。要看准时间,上早了,非常危险。动作慢了,还会影响飞机的起降。有一次飞行,由于着陆和起飞的两批飞机间隔时间太短,着陆的飞机刚刚把阻力伞抛掉,起飞线上另一架飞机就已经轰油门准备起飞,要在这短短的几分钟内把伞捡走,才不会影响飞行。小徐飞快奔向跑道,捡起伞绳就往回拉伞,不想,人一急被脚下凌乱的伞绳绊了个脚朝天,胳膊肘摔得直流血,打不了弯。而这时,起飞线上的飞机已经拉起,小徐顾不得身上的疼痛,拽着伞绳连滚带爬地把阻力伞拖出了跑道,飞机就贴着头皮呼啸而过。战友们急忙把满身是血的小徐送到了医院,医生在小徐的胳膊上缝了四针,留下了永久的纪念。


2002年毕业于空军某飞行学院航空救生专业的排长钱鑫边说边比划着:“捡伞兵还要体力好,伞一落地,就得用百米冲刺的速度把伞拉回来。扛一趟伞没问题,两趟也没问题,几十趟下来,人就只有大喘气的份儿了!遇到大场次或跨昼夜飞行,四五个人一天要保障100多架次,这得消耗多少体力啊!所以,我们捡伞的小伙子一个个身体倍儿棒!”说完,向笔者“秀”了一下结实的肱二头肌。


海南岛四季高温,白天跑道温度高达50度。捡伞兵得顶着毒辣的太阳,拉着沉重的阻力伞,来来回回地跑着,被别的战友们笑称是减肥运动。一趟下来,捡伞兵的工作服就被汗水给浸湿了,一天下来,捡伞兵的工作服上就会被盐花花镶上“漂亮”的图案。为了防止中暑,大家都会提几桶水在身边,捡一次伞就往身上浇上一桶凉水,既降温又舒服。


最辛苦的可不止这些,而是保障夜航飞行。捡伞兵工作的地方四周是草地,是蚊子的乐园,一到晚上,虽然比白天凉快了许多,但可恶的蚊子又死死缠住了他们。每次夜航归来,总免不了留下几个与蚊子亲密接触的“印证”;每次夜航归来,大家总会笑着问:“今晚又被蚊子亲了几口?”


蚊子就算好对付的了,让捡伞兵们头疼的是蛇!晚上,跑道上温度低,蛇就会从草丛里爬到跑道上纳凉。一次保障夜航,士官牙军峰到跑道上捡伞,一条蛇正恰在伞绳的一端,夜黑没看清,小牙伸手就去抓蛇——把蛇当成了绳子!蛇猛的一动,小牙才发现原来是蛇,吓的他丢了蛇拔腿就往回跑,最后在排长的帮助下把蛇撵走,这才把伞捡了回来。为了防止被蛇咬,捡伞兵们无论天再热,都要穿着雨靴,戴上厚厚的手套。飞行结束,每个人的雨靴都能倒出水来。


捡伞兵最担心的不是被蛇咬,而是飞机上的伞放不出来,伞放不出来是很危险的。一次飞行,排长小赵远远地看着飞机着陆后快速滑了过来,可等了一会儿,还不见伞放出来,飞机急速从身边驶过,不好,伞没开!小赵立马用对讲机向塔台汇报,飞行员根据塔台指挥员指挥采取应急刹车,飞机才没冲出跑道。最后检查,原来是机务人员在装伞的时候一个挂钩没有挂好。


战鹰一架架依次着陆,洁白的伞花在不停地绽放。每当此时,捡伞兵们那黝黑的脸庞总会露出花儿一般的笑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