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马东(《挑战主持人》)、叮当系列:人长得丑不是罪过,跑出来吓人也未必不可饶恕,问题是他那句地老天荒、山盟海誓般的:“你可能委屈,也可能不服,但是你被淘汰了!”敢情这话就是长在他肥头大耳里的一颗肿留,不动刀子是割舍不了滴。


2、李咏(《幸运52》)一个蓬头垢面,奇装异服的吐鲁番小子。在节目中以神经质外带残疾人的指法著称,看到PLMM就两眼放光,接听MM电话就压低嗓门,以为鸭公感冒了就是磁性。后来看过他满脸横肉的老婆,我才知道他所有的YY都建立在对现实的绝望基础之上。


3、毕福剑(《梦想剧场》):“一个人幽默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故作幽默”。每每看到他丫的被自己讲的“笑话”逗得一脸褶子的时候,我真的想哭。


4、《曲苑杂谈》的主持人:那个一脸媚笑的中年妇女,十多年了,到现在为止,我都没能记住她的名字,也不知她丫的什么来头,居然这么多年了以相同的表情说着同样的话也能在在央视立足。


5、张越(《半边天》):如果我以长相来评价她的话实在不够地道,毕竟年代不同了。她长得象韩红,问题是虎背熊腰的韩红尚且有“阿妈哩妈哩妈哩哄”的高亢歌喉让我们欣赏,而张越有什么呢?难道要我们还要她来教我们说话?我想她公然在CCTV的现身除了能以肥硕的身躯显示社会主义优越性和改革开放的喜人成果之外,真的想不到还有什么现实意义。改革开放好是好,只是央视这公众媒体也开放得忒不成人样了。


6、白岩松、水均益(《东方时空》):看到这双胞胎兄弟我就忍不住想笑,就象一个人被人捅胳肢窝一样,我不知道他们危襟正坐的样子到底能憋多久。白岩松本来还算正常,只不过是看他如丧考毗的让人觉得晦气(况且十年如一日也没那么多考毗可丧啊)。而水均益所谓的高端访问,连我这从不看新闻联播的政治盲都为他汗颜。他丫的整个就象一八旗子弟,和他的姓一样是一如假包换的水货。除了吃喝拉撒、花虫鱼鸟,球都不懂,外行充内行,让他当央视主持人,整个一有辱国格,还有,他英语水平就一个字形容:我pei。只会唬没出过门的中国人,我敢说外国人听他说英语比中国人还吃力。


7、王志(《面对面》):本来他和白、水是一路货色,我为什么单独把他列出来呢,因为他丫的竟然信誓旦旦地说自己是尖锐,不是尖刻。如果说他面对大侠风范的金庸时是一副小人嘴脸的话,那他在纯洁而执着的日本球员福原爱面前则足够称得上龌龊了。对了,还有一个叫沈冰的,前两年的一人气美女,好久没看到了,据说现在进了什么《新闻会客厅》。大伙不知还记得她客串世界杯评论的时候不,除了冲着镜头弱智地笑,谁都没听到她说过什么。


8、段喧(《天下足球》):看到他在天下足球喋喋不休地重复着每一句都是多余的话,我简直想自杀。我不得不悲哀的断言,这个年轻人啊,将和他的前辈韩大嘴一样,一辈子都不会有出息。


9、苏群、徐济成之套餐(《NBA》):很久以来,我一直以为他们是瞎子。因为姚明分明是堆土,除了身高之外一无所长,苏、徐为什么还把他捧得那么高。后来我才明白了,就象苍蝇逐粪一样,只有不断地维护姚明的人气,苏群之流得才有得吃。


10、朱军(《艺术人生》):没有什么能比表达我对他和他的〈艺术人生〉的恶心之情,这个拿煸情当内涵,拿观众的眼泪当收视率的垃圾栏目,正好迎合了皮条客与偷情男女一拍即合的心理。“演戏的都是疯子,看戏的都是傻子”,我的电视机至今拒绝复工,就是怕再遭遇上〈艺术人生〉和那个姓朱的小子。


11、赵忠祥:我一直觉得他丫的是一半是文盲,一半是流氓。一部《岁月随想》写得还不如我在小学时的作文,说话迟钝得就象《动物事界》里的骡子,只有看到异性的时候才敏捷得吓人一楞蹬。不过有一点让我佩服的就是:他丫的连脏话都能说得这么抑扬顿挫。



转自MOP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