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温柔 第一章 风生水起 二十四章。墓地激战

杀手温柔 收藏 2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6/[/size][/URL] 鹿鸣远轻巧地跨出了房门,把身体一拧,沿着楼梯飞奔。然后当慢了脚步,大摇大摆地走出来。   迎面有三个黑影远远地警惕地包围上来。   鹿鸣远利用自己出色的视力轻易地发现了他们,并且掂量着他们的实力。   老实说,他不想和这些人在这里动手,不想再制造一场血腥的杀戮,尤其是让这么多普通的百姓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6/

鹿鸣远轻巧地跨出了房门,把身体一拧,沿着楼梯飞奔。然后当慢了脚步,大摇大摆地走出来。

迎面有三个黑影远远地警惕地包围上来。

鹿鸣远利用自己出色的视力轻易地发现了他们,并且掂量着他们的实力。

老实说,他不想和这些人在这里动手,不想再制造一场血腥的杀戮,尤其是让这么多普通的百姓感受到世界的阴暗和恐怖。

可是,他绝对不会放过这些人的。

要为和小平报仇!

在街道上,鹿鸣远迅速地沿着街的边缘向黑暗中奔跑。

于是,三个黑衣人看到了一个鬼魅似的阴影,只一闪就不见了。

他们凑动了一块儿,小声地商议了一会儿,就结成小组的队形,继续向前搜索。

“一定要抓住他,否则,上头不会让我们好过的!”

一个人生硬地说着汉语。

“嗨!”

三个人从腰间抽出了柔软而闪亮的细长的兵刃,呈三角形的阵势向前面黑暗处前进。

那个领头的人凶狠地说道:“还从来没有人能在我们黑龙帮追命索的眼前溜掉过!”

鹿鸣远突然在前面闪了一下,昏黄的路灯一下子就暴露了他的位置。

黑衣人轻哼了一声。立即指挥着另外两个人包抄过去。

可是,鹿鸣远在眨眼的功夫,又窜到前面很远的地方去了。

黑衣人紧追不舍。

鹿鸣远对港市是非常熟悉的,他引诱着那几个人向郊外移动,目标是机场动边的一出荒凉所在:城市公墓。

占地数百亩的城市公墓里,阴暗深深,白天看起来娇媚怡人的花草和树木在夜里完全变化了模样,各种各样的枝条抽出来,在空中鬼手抓人一样摇晃着,自从城市的环境保护恢复和重视以来,鸟儿们多了,一到傍晚,这里就有无数的鸟儿飞来飞去,在静寂的深夜,总有一些不安分的鸟儿突然鼓噪,扑棱棱地扇动翅膀,让这阴气森森的是非之地,又多了些心惊肉跳的恐怖之物。

鹿鸣远就在这些树丛间穿行,松树的松针不时地刺着了他的身体,他毫不在意,走一段时间,他就放慢了脚步,然后暴露些响动。给后面追踪的人一些提示。

三个家伙拉了拉面罩,防范着松针的骚扰,然后收缩了阵势,紧紧地靠拢着,向前追踪,老实说,他们突然有了一种被别人牵着鼻子走并预设了陷阱似的很不好的感觉。于是,他们绝对的小心谨慎起来。

一米高的墓碑象原始丛林,一个个紧紧地拥挤着,在人们的脚下密密麻麻地排布,阻挡着人们的脚步。

三个家伙不时被巨大的墓碑绊上一下。

“山口君,我们还是撤退吧!”

“为什么?”

“因为,这家伙很狡猾。有什么地方不对!”

“小泉次郎,你过滤了!”

在山口的催促下,三个黑衣人继续向前。

哗!一个巨大的声响在山口的身爆炸,把他吓了一大跳,不由自主地挥舞了兵刃。

一阵寒光闪烁,有一大片鸟羽充塞了半空。

一股血腥浓郁地传来。

就着远处微弱的灯光,山口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

原来是一个巨大的鸟儿。

可能是野鸭?也可能是。。。。。。刚才巨大的爆炸声原来就是它的尖叫!

惊恐的三人小组松了一口气,开始骂骂咧咧起来。

“山本君,我看这家伙早已逃走了。”

“是啊,山口君,我们追他干吗?他一定是我们要杀死的鹿鸣远吗?”

“不清楚,但是,宁可错杀一百,也不可使这只狡猾的梅花鹿逃出我们的惩罚!”

梅花鹿?

鹿鸣远就在远处的一个墓碑后面,隐隐约约地倾听着他们的谈话。

原来真的有日本人参与。看来,这个张星龙果然是一个国际大毒王,他的死居然能牵扯动这么多的外国黑势力。

原来昨天自己杀的三个黑衣人怕也是日本的黑帮分子吧?

想到这里,鹿鸣远就意气风发地激动,今天,我又有一个很好的机会了。

可惜的是,自己没有枪,如果有枪的话,正好可以测试一下自己的射击水平。

射击水平并不怎么高啊,可是,自从练习了逍遥派的功法以来,他就觉得自己的身心真的象淘洗了一遍似的,耳目也变得格外聪明,以前的话,这样黑暗的地方,这样遥远的距离,他根本就看不见别人,也听不到他们的谈话的,可是,现在,他能轻易地做到这一点儿。

借着远处甬路上很远才有一个还昏迷不堪的鬼眼一样的灯火,他准确无误地窥视着三个黑衣人的动向。

时间已经是春天。即使是在阴森的城市公墓里,也照样荡漾着春天迷人的信息,徐徐的暖风一阵阵地迎面吹来,象一只可爱的小手熨贴地抚慰着你的心房。

几几几!

又有一些小鸟儿在几棵高大的柳树上争执了。

这时,一个家伙在腰间摸索着什么。,其余的两个人闷哼着走开了,而且好象是捂着鼻子。

他们的距离有多远?大概二十米吧。这么远的距离又是在黑夜,又有这么多的草木丛的遮挡,应该是有机会的。

鹿鸣远等待了好久的时机终于到来了。

他不愿意冒险和三个敌人同时做战,他知道自己的实力还有限。一个初级阶段的特工行动人员,想来这日本来的黑帮势力也绝非善类。

还是小心从事。

鹿鸣远轻快地在拥挤不堪的墓碑间躲闪着。

高明的视力让他能清晰地看到墓碑的位置,而轻敏的身手又让他有如飞鸟一般,在墓碑间影子一样地掠过。

尽管他每天都在练习逍遥门的速度技法,但是,到了第二层次以后,却一直没有实质性的突破,在苦恼的时候,他也有了些安慰,因为,他发现,在行动的时候,他的身体越来越的轻盈。在腾空而起的时候,在空中停留的时间越来越长。

哦,对了,这就是师傅说的,在一定的速度下,飞奔的能力就是轻功!

我会了轻功了?

想到这里的时候,鹿鸣远自己都吓了一跳,轻功是什么?是传说中的,是武侠小说里才能有的能力啊。

不错,是轻功,因为,在黑暗中的奔驰特别地明显,他轻轻地往前一跳,就连续地跃过近十米的距离,当真是身轻如燕,敏捷如风啊。

师傅说,只有练习到相当的程度,才会出现这种现象,可是,鹿鸣远才练习多久?也就是四五个月吧?是不是呢?哦,不,从上次海关发生枪战到现在有五个月,但是,他练习逍遥门的武功才两个月!

难道,我真的是一个千万人里才出现的一个天才?

鹿鸣远想到这里,信心倍增。

无声无息地,鹿鸣远象一缕春风,潜行到了那个正在出恭入敬的家伙身边。

也不知道这家伙吃了什么混帐东西,老远就能闻到剧烈的,几乎能让人窒息的臭气,怪不得那两个家伙要远远地离开呢。

远处的那两个人突然向这边几里古路的喊了一句话。

接着,就听到另一个声音愤怒地吼道:“蠢猪,说华语!”

“山本君,完事了么?”

生硬得象是十岁龄的老母猪煮的肉,既硌牙,又刺耳。

“哦,哨等一会儿。”

山本猫着腰,在圣洁的墓碑边奋力地呻吟着,一阵呻吟过后,他愉快地长叹一声,很舒服地打了个呵欠,说:“这个该死的中国佬!”

不曾想,他梦寐以求的目标,那个可恨的中国佬就在他的身边,当他提起了裤子的时候,发现却再也站不起来了。

他惊慌地正要喊。却蓦然的感到有一双灵巧的手在他的身体的关键部位上戳了几下。

于是,他就拎着裤子,呆在半空中。成为一座非常无耻的雕塑。

鹿鸣远想要抓活的。

这是他突然的想法。要是抓了活的,能从这些人嘴里审讯出一些情报不是更好吗?

不料,就在他在山本的身上搜索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凌厉的破空之声。

能达到破空之音的一定速度,都是非常惊人的,最起码在逍遥们的速度级别上也能属于第一级。

没有预兆,完全是突然袭击!

鹿鸣远深深地后悔自己太过大意,想不到敌人除了这三人以外,还有高手在暗中监控着这一切!

还有什么可说的?

鹿鸣远本能地向边上躲闪,情急之下,又是倾力而为,几乎使出了全身的能力。

所以,这迅速地一荡,一眨眼的功夫,他的人就在五米之外了。

喀嚓一声,从鹿鸣远背后袭击的人一棒打下。

那个日本制造有史以来恐怕是最有趣的雕塑就在这一根乌溜溜的不知什么做成的兵器的痛击下轰然倒塌,塌成了一摊软泥。

“八嘎!”听到了巨响的另外两个黑影马上嚎叫着奔过来。手里的细长的兵刃象蛇一样尖声地在空中飞鸣。

嚓地一个电火光,在黑衣人的胸前闪烁,于是,那两个日本杀手惊呼一声:“旋花忍者?”

旋花忍者是黑龙会的中级好手。而山口之流只是初级。

那个旋花忍者并没有被自己的失手造成的结果震惊,他稍微一愣神,马上就如影随行地向鹿鸣远追去。

鹿鸣远回身一掌,向着已经追到跟前的敌人反击。

敌人的身手相当地快,鹿鸣远居然没有能甩开他。

在墓碑的丛中飞奔了几个来回,鹿鸣远决定和他赌一赌力量。

砰!鹿鸣远的拳头砸在那人的正胸膛上,并且瞄准了心脏的位置。但是,这人居然只摇晃了两下,口里发出了有些吃惊的呼喊:“嗨!”

这人的硬气功居然达到了这样疯狂的程度?

鹿鸣远见敌人防御能力变态地强大,一击不中,马上就借着那一拳的攻势之反弹力量向着后面加速地飘去。

旋花忍者虽然在情急之下运起超强的硬气功让鹿鸣远无功而退,但是,要卸下功力显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停顿了一会儿,当他再往四下里寻找的时候,哪还有一点点儿的踪影?

山口则因为他们两人的缠斗而捡了个便宜,从两侧包围上了。

引诱着山口和小泉次郎,鹿鸣远成功地闪到了一个大树的背后。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