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的下午,刚下飞机就接到朋友的电话,约我去后海酒吧喝咖啡、晒太阳,盛情难却,从机场要了一辆出租车就直奔了什刹海酒吧街。。。


酒吧坐落在前海岸边的荷花市场里,身在酒吧凭窗眺望眼前就是什刹海的前海,说是海,其实就是早年间挖的一座人工湖,与后海、北海、中南海一脉相通,是以前皇家园林的一部分。2008年的第一天,北京的阳光很灿烂,懒懒的靠在酒吧的沙发里,阳光透过落地窗照在身上,感到很惬意。与朋友们聊上几句,看着他们斗地主,我不知不觉地睡着了。缕缕阳光洒落在我略微疲惫的身上,宛如盖了金丝被一般,暖洋洋的使我进入了梦乡,睡梦中,我仿佛回到了20-30年前中学时代。。。


我沿着前海北沿往西走,走到龙头井望北拐入柳荫街回到了我的母校。母校的大门依旧是那么古朴庄重,门楼的大柱子光鲜了许多,朱红色的擦漆泛着闪亮的白光,不在是表面斑驳,饱经风霜的感觉。两扇朱红大门紧闭着,鲜亮的油漆把大门粉饰的有如新门一般,如不是被无数双手抚摸过的拳头大的门钉被磨蚀得锃明瓦亮,我还以为这不是我曾经触摸过无数次的两扇古门。上世纪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我就在被两扇大门隔挡住的那一边,一个王爷府花园改成的校园里度过了人生中最美好的5年。


中午的阳光刺得我有些看不清胡同那头的骑车人,轮廓上看好像是高中毕业那年我们毕业班的政治老师骑车过来了,人和车近了一些我看清这人不是,因为他骑得很快,车子也没有发出吱呀的响声,更没有看到一手扶车把,一手拿着报纸,边骑车边看报的景象。

政治老师是那个年代北京市赫赫有名的人物,从1979年开始押高考政治题,连续3年押的特别准,总是能把最后的2-3道最拿分的大答题押中,只要你认真听他的课,按照他的复习提纲不折不扣的复习,高考政治得高分基本不成问题。82年的时候,他的名声已经在北京传遍了,每到串讲的时候,他都是开大课,在校园的院子里面开讲,不仅本校的同学一丝不苟的聚精会神地听讲,很多外校的,包括4中毕业班的同学都来听。每每讲道新中国农村的政权机构的时候,他总是大声说:“孩儿们,听清楚!新中国农村的政权最基本机构设置是—公社、大队、小队,记住了,是大队、小队。”这时候也每每总有一、两个同学淘气得问他:“有没有中队呀?”,这时候他总是很诙谐幽默的说:“这孩子,打鬼子的电影看多了。大队、中队、小队,那是鬼子的部队。”,话音未落,引起同学们的哄堂大笑,使本来枯燥的政治课的气氛一下子活跃了。


另外一件事让他名声传遍那时候的北京交警系统。。。


中午放学的时候,他骑着一辆吱呀带响的28单车,一只手扶着车把,一只手拿着报纸,边骑边看,顺着定阜大街往西,拐入旌勇里。。。

旌勇里与兴华胡同相交叉,交口的西北角是交管局的宣传科(现在是宣传处),每当政治老师汽车看报路过这里,被也是下班的交警看到,交警同志会把他截住批评他几句,告诉他骑车看报纸很危险,每到这时候,他会很虚心的接受批评,嘴上一个劲儿的说::“是、是,对、对。”交警看他态度老实,虚心接受批评,批评几句就让他走路。呵呵,我们这位政治老师单手扶把偏腿上车,依然是一路吱呀着车响,一路看着他的报纸。。。幸亏,那个年代汽车少,要不然。。。。。。


就是这件事,让他在交管局出了大名,很多交警也正是因为这件事与他成了朋友。。。


本文内容于 2008-1-2 16:54:52 被tianxuezhao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