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从中国与东盟的交往看中国软实力的提升


软实力的作用在近些年来不断凸显,越来越多的国家加入到这一实力的竞争之中。中国亦认识到软实力的作用,因此在新的世纪里一改往日的韬光养晦,开始积极主动出击,通过多种形式的实践活动,参与到国家软实力的“军备竞赛”中来。

中国的崛起,在新得世纪新时代里强调的是和平崛起。这就意味着中国将改变以往以战争冲突暴力形式所进行的扩张壮大活动,更多的注重以国家间正常交往的方式,诸如经贸、外交、合作等达到崛起的目的。而在这一过程中,软实力的重要性将更为凸显。

在本文里,我们就从中国与东盟各国的交往中来看中国软实力的提升。

“软实力”概念是1990年,美国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首先提出的概念。1990年,他分别在《政治学季刊》和《外交政策》杂志上发表《变化中的世界力量的本质》和《软实力》等一系列论文,并在此基础上出版了Bound to Lead : The Changing Nature of American Power(中译本《美国定能领导世界吗》一书,提出了“软实力”的概念。约瑟夫•奈指出,一个国家的综合国力既包括由经济、科技、军事实力等表现出来的“硬实力”,也包括以文化和意识形态吸引力体现出来的“软实力”。自软实力这一概念提出以来,对其具体内容一直没有定论,各国学者也是观点迥异,但无一例外的都能找到其中的文化根源。我们就各家之言,概括为国际形象、政治制度的吸引力、文化感召力三个方面,并在下面中国与东盟关系中详细论述。

在进入21世纪后,世界各国都开始明显的重视软实力的发展,而且根据各国国情的不同形式也是多样,但是最终还是归结在各国的文化之上。例如,欧美等各国注重其所宣扬的政治文明成果,对外大量输出西方文化;日本则以其科技上得优势,推介其本土得动漫、餐饮等;韩国则以影视、音乐、游戏软件为主要内容得“韩流”刮遍世界。

中国在近些年来,也越来越重视软实力的建设。中国外交部政研司副处长李杰在年初发表文章写到:“一个国家的强大,不仅体现在经济增长、科技进步、军事力量等硬实力方面,也必然体现在文化思想、精神追求、道德力量等软实力方面。……为实现和平发展营造有利的外部环境和发展条件,中国需要软、硬实力的均衡发展。”汉斯•摩根索在《国际纵横策论》中有一句话可以作为软、硬实力之间相互关系的辅助说明:“国际舞台上得权力之争不仅是对政治优势和政治统治的争夺,而且在一定意义上是对人们思想的争夺。国家的权力不仅依赖于外交的技术和武装力量的强大,而且依赖于它的政治哲学、政治机构和政治政策对其他国家的吸引。”

各国争相发展软实力,我认为是有一个深刻原因的。因为软实力在实现途径方面主要强调的是非军事强制手段在国际上扩大理解和认同,以及维护拓展自身利益的作用。这便意味着国家于国家之间在软实力竞争的某些方面是不存在非对称性竞争的,或者是差别很小的。例如韩国与中国相比在硬实力上是无法等量齐观的,但是在软实力的部分表现上,中国是不如韩国的。正是这种同起点的竞争,使各国都有胜出机会的公平性,才掀起了一股竞相发展的热潮。而中国在软实力发展方面是有优势的,无论在资源、文化底蕴上,还是在政治经济发展模式上,中国都有自己的特色。而这一系列的优势,注定中国软实力的提升,进一步说,也就是注定中国的崛起。下面就从四方面论述中国与东盟交往的过程中分析中国软实力的提升。


首先是经济。

中国与东盟在经济上最重要的合作是建立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而就其建立的背景,在中国—东盟自贸区实施全面降税一周年时,中国商务部长薄熙来在回答记者提问时有如下说法:“我国与东盟各国地缘相邻,文化相通,政治上相互尊重,经济上相互促进,具备向更高层次、更宽领域发展合作关系的条件。在亚洲金融危机中,我国与东盟国家感同身受,坚持人民币不贬值,共同渡过了难关。危机之后,双方都深刻认识到,加强互利合作,推动经济一体化,是实现共同发展与繁荣的必由之路。”在这段话中我们可以听出亚洲金融危机是中国与东盟国家开始全面合作的转折点,而同时,它也是中国国际形象的转折点。为了帮助亚洲国家摆脱金融危机,中国履行了自己的诺言不对人民币实行贬值,并通过国际机构和双边援助来支持东南亚国家的经济……中国在金融危机中采取的措施当然首先是为了使中国经济免受金融危机的严重影响,但它采取的方法不是以邻为壑,而是通过帮助东南亚国家摆脱金融危机来实现这一目的。中国的这种做法恰恰同美国、日本等西方国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而这是这一举动成为中国国际形象真正改变的开始。虽然在这一地区“中国威胁论”并未彻底消除,但是东盟各国对中国的看法已经发生根本改变。同时,我们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所谓的“中国威胁论”,虽然其中必定有欧美国家的过分炒作,但从另一个方面反映了中国软硬实力的增长。这是很容易理解的,如果一国无论如何也不能对另外一个国家构成威胁,那么,毫无疑问,这个国家必定是衰弱不堪的。

然而,我们不需要这种侧面的实力反映,因为“中国威胁论”弊大于利,值得庆幸的是,在中国的一系列努力下,这种言论在东盟地区已不再有市场,取而代之的是“中国机遇论”。东盟秘书长王景荣是“中国机遇论”的坚定支持者。王景荣说,事实上,自从中国与东盟签订自贸区协定后,东盟与中国吸引的外资都增加了,这说明合作对双方都有利。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研究所博士王玉主在记者采访时说:“中国和东盟的合作是一种基于相互依赖的双赢。其中最明显的一点就是双边贸易的迅速增长带动了各国经济的稳定增长。”实际上,在中国与东盟之间的经贸往来上,就目前的经济形式来看,东盟国家对中国的依赖和需要超过中国对东盟的需要。在经贸来往中,东盟国家不仅获取丰厚的逆差利润,而且还获得了中国大量援助。“虽然与东盟贸易中处于逆差,但中国仍愿向东盟国家开放市场”。同时,中国也认识到,想要在国际关系交往中保持长久合作,公平是首要原则。因而,虽然中国在近些年来飞跃发展,且在地区经济范围内有了举足轻重的地位,却并未因此仗势欺人,这是东盟国家主动与中国接近,愿意共建共同市场的原因。而也正是由于中国在经济上的这种睦邻友好的态度,使得中国在这一地区的国际形象不断提高,影响力越来越大。正如菲律宾总统阿罗约所言:“有了中国,我们可以减少对西方市场的依赖性”。这也从侧面反映中国的软实力由于经济外交运用的得当,使得中国成为东盟各国除西方国家的第二个选择。

其次是政治。

中国在经济实力不断增加的过程中,随着与各国互通交流的深度和广度的扩大,软实力也必然涉及到政治领域。

而在政治上我认为主要是中国有特色的发展模式对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吸引力。中国的发展模式可以简单的看作为“北京共识”。2004年5月,英国著名思想库伦敦外交政策中心发表乔舒亚•库伯•拉莫(雷默)的一篇论文,题为《北京共识》,对中国二十多年的经济改革成就做出了全面思考和分析。拉莫认为,“中国的经济发展模式不仅适合中国,也是追求经济增长和改善人民生活的发展中国家效仿的成功榜样……中国的新理念正在对中国以外的世界产生巨大的影响”。 他认为许多地区包括巴西和越南在内,都在认真研究中国发展的实例。他的观点是,尽管其他国家不能重复中国的发展模式,但中国模式中的一些内容却是值得研究的,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是可以被其他国家借鉴的。

对于北京共识对发展中国家的吸引力是有深层次原因的。在中国改革之前,世界上只有一种发展模式可供第三世界国家选择,那就是以美国为主导的西方世界所主张的民主政治模式。然而这一模式经过诸多国家的尝试,大多以失败告终,不仅民主制度未建起来,反而是政治失序,经济落后,民不聊生。而中国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一举一动备受关注,其经过二十多年的改革,中国的发展经验对第三世界国家来说至少提供了一个有别于西方民主的发展模式。于是中国有特色的发展模式也就越来越受到国际社会的认同,从而吸引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关注。在东盟各国中比较明显的算越南了。无论在越南的****,还是经济改革都能看到中国的影子。越南社会科学院院长黎部领则表示,就重视学习中国经济改革的程度而言,世界上可能没有国家超过越南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北京共识”替代“华盛顿共识”,削弱甚至是打乱“雁阵模式”,同样是侧面反映软实力的提升。环球时报有评论如是说,“……中国的发展模式似乎在许多地区有了越来越大的魅力。美国学者肯尼思•利伯索尔认为,以中国发展模式为基础的‘北京共识’正在威胁美国主导的‘华盛顿共识’。”在今日东亚,日本模式、“日本式的经营”都已经失去了昔日的荣光,取而代之的是“北京共识”,越南、朝鲜都开始学习中国的改革经验,甚至印度、俄罗斯都在认可中国模式。这对中国来说既是值得高兴,又不可得意忘形的。面对纷繁复杂的国际形势,中国在今后所要急切处理的事情之一就是解决中国崛起所带来的利益变化问题。所以面对不断增长的软实力,中国在高兴之余亦要保持时刻警惕。但是无论如何我们是在不断进步着的,中国也在用种种实际行动告诉世界,和平崛起并不是单单的口号而已。

第三个便是外交了。

在一国软实力的体现中,最多的便是在对外交往领域。中国在这一领域虽然做的比其他大国要晚,但是一样出色。我们同样从中国在东南亚区域的实践活动中来看其成就以及所带来的软实力回报。

在上面所提到的经济领域中,中国在亚洲金融危机所做出的努力已经为世人所熟知,这是中国在经济外交上最出彩的举动。同样,所得到的回报也是不能简单的用经济利益来估量的。因为它让中国的国际形象在那一刻开始丰满。而接下来的外交举动,我认为它们让中国这一形象更加生动,这背后暗含的便是中国软实力的提升。

中国在知道外交对自身影响力的提升作用后,便愈加积极的投身各项活动,其中在东南亚区域内尤以援助和领土纠纷的解决最为显著。

2004年年底印尼遭遇海啸之后,中国政府和民间展开了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海外援助行动。中国政府不仅给与印尼以资金援助,更多的是把其最需要的诸如衣物、药品、帐篷等救灾物资在第一时间运抵救灾前线。而且还承诺帮助东盟国家建立地震海啸预警网络,双方签署了《建立地震海啸预警系统技术平台的行动计划》。同时,中国还组建医疗队伍抵达亚齐进行治疗和搜救工作。与以往相比,中国政府的此次援助行动实现了三项对外援助之“最”:救灾行动最快、救灾资金最多、援助方式最全面。[15]中国驻印尼大使馆商务参赞房秋晨在中国对印尼援助物资交接仪式上说:“所有这些援助都充分体现了中国和印尼人民唇齿相依、患难与共的真挚情意,也是中国政府认真履行国际人道主义救援理念的真诚举动。”

中国在接受这些赞誉时,考虑的是更深层次的意义。国际关系中,国家作为一个理性体,不需要一些无的放矢的作为和举动,在博弈中我们需要回报,在援助中同样如此。在灾情发生后,中国政府协同民间积极投身救援行动,高涨的热情前所未有。中国政府和人民在此次灾难救援中的一言一行表明,中国愿意为世界的发展和进步尽责任与义务。个中原因是很明确的,中国政府在复杂的国际关系中早已深知要想在一个地区获得更大的利益就必须承担更多的责任。就印尼而言,98骚乱较之日本侵华时的残忍有过之而无不及,无论何时在看到那一幅幅画面时都会有震惊后的悲悯,都会为人性的卑劣而感到羞愧。但是,中国政府在看到印尼受灾后不是单纯的考虑所谓的报复情绪鸵鸟政策,而是于人道主义,于现实主义都开始积极的援助政策。因为中国在处理对外事务上越来越理性和从容。中国援助是实力的体现,是以往经济发展的表现。抽象的说中国是在用援助外交来扩大其在东南亚地区的影响,树立更好的国际形象,藉此以改善中国于东盟各国的关系,消除东南亚各国对中国素来以就的警惕。

而事实证明,这一举措是明智的。它不仅为中国在该地区赢得广泛赞誉,使东南亚人民对中国有了新的直观的认识,为其打消对中国无必要的警惕打下基础;也在世界上赢得了声誉,是国际地位和影响进一步提升。在中国援助印尼项目移交仪式上,恢复重建管理机构执行主席昆多洛先生动情地说:“海啸发生后,我们陷入一片绝望,是国际社会的援助才使我们克服种种困难开展重建。中国是第一批对印尼伸出援手的国家,这证明了我们两国关系的亲密。中国在选择援建项目地点的时候,专门挑那些建设难度大的地方。现在亚齐的孩子们不用再到帐篷里上课,我们对中国的帮助和支持充满感激。”印尼总统尤多约诺在地震灾区视察期间特意与中国国际救援队代表会面,他说,中国政府和人民在印尼困难的时刻提供援助,将发挥十分重要的作用。印尼人民永远忘不了中国人民的帮助。这将进一步增加两国友谊。如是我们可以看出中国外交的理性与成功,以及中国有容乃大的品性,也让中国在一片赞誉声中让其软实力进一步提升。

另一个体现中国软实力的便是中国的南沙之争。包括南沙群岛在内的南海无论在经济上还是战略上对中国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中国政府一贯主张以和平方式谈判解决国际争端,根据这一精神,中国已同一些邻国通过双边协商和谈判,公正、合理、友好地解决了领土边界问题,这一立场同样适用于南沙群岛。虽然东盟许多成员国如越南、菲律宾等出兵强占南海一些无人岛礁,摧毁中国在南沙无人岛礁所设主权标志,抓扣或以武力驱赶我在南海作业的渔民,对此,中国始终坚持通过外交渠道,以和平方式与有关国家商讨解决有关问题。这充分体现了中国维护地区稳定和双边友好关系大局的诚意。

在改革开放之初,邓小平就针对领土纠纷问题提出了“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模式。在今天,“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东盟各成员国政府,重申各方决心巩固和发展各国人民和政府之间业已存在的友谊与合作,以促进面向21世纪睦邻互信伙伴关系;……希望为和平与永久解决有关国家间的分歧和争议创造有利条件。”因此,中国与东盟十国于2002年11月4日在柬埔寨王国金边签署《南海各方行为宣言》。2004年9月,菲律宾《商报》报道:“菲、中两国今天同意在南中国海对潜在的石油和天然气进行为期三年的勘探前研究,两国公司将共同出资来完成这项任务。”随阿罗约出访的菲能源部长则称,“这是中菲外交上的突破”,是东盟和中国签署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的第一个具体措施。表明这一宣言有效解决了南海问题,有利于建立安全稳定和平的地区。为解决中国和东盟各国既存的和潜在的纠纷奠定了一个基础。这亦是中国软实力提升的表现之一,其在解决冲突纠纷过程中所强调的不同于美国的依附性的睦邻友好政策,对东盟各国乃至世界到起到了良好的榜样,为其影响力的提高打下坚实基础。

最后是文化领域。

在中国软实力增长中,最直观的表现就是在文化方面。在这一领域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中国文化对其他国家乃至世界所产生的作用。

而在上面叙述的外交领域,就中国处理南海领土纠纷的方式便可以引出下面我们所要说的中国文化对其软实力所起的作用。中国走和平发展之路不是权宜之计,中国外交策略一直体现“以和为贵”的中国传统儒家文化和政治外交哲学。而《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中也始终体现中国政府坚持这一传统。中国文化底蕴之厚重,是其支撑软实力的基础,是中国影响力不断上升的源泉。中国的传统文化,特别是儒家文化,在世界上一直具有相当的影响。而东南亚各国作为中国古之藩属,今之邻国必然受到日益强大的影响力的波及。

诸如东南亚兴起经久不衰的“汉语热”,在东盟各国建立的孔子学院等,无不表明中国文化对其他国家的吸引力。其中泰国是东南亚国家中拥有孔子学院最多的国家,近年来出现了新一轮“汉语热”,从曼谷到外府、从中小学到大学,从儿童到成年人,和很多地方一样,学习汉语已经成为一种时尚、一种潮流。泰国文化部常务秘书长威叻称赞曼松德•昭帕拉皇家师范大学孔子学院的建立“可谓是雪中送炭”,解决了泰国学子学习中文难的问题。

还有中国享誉世界的酒文化,饮食文化,中国功夫、书画、音乐无不在东盟乃至世界各个角落掀起潮流。因此,中国更要积极实行“走出去”的文化战略,在周边掀起一股认识中国,了解中国的热潮,进而使中国文化为世界所了解,中国的理念为世界所接受,为中国软实力的进一步提升打下坚实基础。


从中国与东盟交往中得到的启示

中国在东盟各国所作出的努力,以及所取得的成就,只是在世界的一角而已。中国最终想要的是中华民族的复兴。虽然这个目的要想达到仍旧是任重道远,但是中国的每一步都令人欣喜,让人相信中华民族的复兴不仅仅是空洞的梦。



李杰 《软实力建设与中国的和平发展》 国际问题研究 2007年第一期 P19

周琪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 《中国新闻周刊》 主题:专家称亚洲金融危机让中国形象走向负责任大国

李文 《中日民间对立情绪增长原因探析》 《当代亚太》 2006年第7期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洲太平洋研究所 《拓宽领域,深化发展——王玉主谈中国东盟经贸关系 》

韦红 华中师大政治学研究院教授 《东盟安全共同体的特征及中国在其建设中的作用》 国际问题研究 2007年第2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