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列车擒贼

记得有个什么人说过这样一句话——坐火车旅行就好象是在欣赏一幅美丽的长卷……我知道:这家伙坐的肯定不是长途列车,因为坐长途列车绝对没有这样的好心情。你想呀,火车(空调车)上空气不怎么流通,一百多人的体臭混杂一个车厢里,再加上长途旅行的疲惫、劳累,谁还有好心情去欣赏窗外的美景啊?在长途列车上值乘五年的经验告诉我:越是长途列车就越是我的对手们注意的地方。

我是一名普通的乘警,就长期在长途列车上值乘。说起这份工作来,真是很辛苦;列车上两千多人的生命财产安全,就由我们三个人负责;平常还好点,一到了春运期间,每四小时在车厢里的一次巡逻就好比是一场“长途拉练”,身上的制服脱下来可以挤出两斤的汗水……我们也想好好休息一下,也想好好欣赏下窗外祖国的秀美河山,可是那些可恶的贼让我们时刻都不敢放松警惕,时刻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说起列车擒贼,还真要一些“真本领”,我们铁路乘警在实战中都练就了一双“火眼”——就是再老练、再善于伪装的贼也难逃我们的法眼。就拿去年春运,我值乘的福州——北京K46次列车上的一起案子来说,那天晚上九点多,从福建境内的南平站就上来了一伙贼。这伙贼一共四个,都是西装革履、“轻装”打扮,手里拿着书、报或手机包一类的简单行李,刚上车就引起了正在巡逻中的乘警小刘的“高度重视”,小刘先是沉着、冷静地用对讲机通知了我,然后若无其事地走过他们,往前继续巡视了。我和另一名乘警小黄马上换上便装,朝贼上车的硬座车厢方向走去……这伙贼显然是有组织、有分工的,他们上车后没有盲目仓促“下手”,而是顺着车厢、耐心地寻找着目标……在拥挤的七号车厢里,这伙贼果然“瞄”上了一个目标,只见他们互相传递着眼神“暗号”,我和小黄也顺势挤在了七、八号车厢连接处的人堆里。

这伙贼要“下手”的“目标”是一个老头,穿着厚厚的棉大衣、劳保鞋,只是一副普通劳动者的模样……由于已是夜里十点多了,列车上的广播停止了播放音乐,此刻老头和车厢里大多数的旅客一样也已经沉沉进入了梦乡……我又选择了一个更好的观察角度,斜靠着车厢头上的洗脸池墩子坐下,合着破旧的棉衣眯着眼装睡……一个贼朝我走来,我没有动作……他站在了车厢的门边上,朝卧铺车一端“贼眉鼠眼”地观察,我明白:这家伙看的方向是我们乘警出来巡逻的出口,这家伙显然是“看水”的……车厢里的两个贼一前一后把目标老头“堵”在了座位里,显然是做“掩护”的……最后,关键的一个贼“上场”了,只见他在老头的座位前“奇怪”地蹲下了,我又侧了侧身,继续耐心观察……只见最后“动手”的那贼,先是蹲在那里很耐心地观察了一会,然后掏出一把很锋利的单刃刀片,娴熟地在目标老头的大衣腰部划出一道大口子,只一会功夫就掏出一沓厚厚的人民币票子,随即从容地放入自己的口袋,慢悠悠站起身,得意地给同伙发“得手”的信号……不好,他们要“撤”了……我猛地站起身,一脚踹倒了“看水”的贼,同时大吼一声——“不许动,警察!”,大步冲上前揪住了刚刚“下手”的那个家伙……小黄也从车厢连接处的惊醒的人堆里跳出来,掏出手铐顺势给倒在地上那个“看水”的家伙铐上。另两个做“掩护”的贼,刚跑出几步,一个被机警的旅客拌脚“勾”倒在车厢里,一个被从前面绕回来的小刘“堵”在了车厢口上……战斗结束,擒获小贼四名,车厢里响起了一片掌声。

餐车里录完口供,得知失主马老头是安徽籍务工人员,腰里别着的两万元都是在福州辛苦打工两年的工资,他泪流满面地对我说:“大兄弟,真是太感谢你们了,这两万块钱是准备回去给老太婆治病用的,如果被他们偷了去,我也不想活了……”,我拉起他执意要跪下的身子,对他说:“老大爷,不用感谢,这是我们警察应该做的,人民警察为人民嘛”!

在前面的停靠站——邵武站,我们把擒获的四名贼移交给站警战友,带着愉快的心情回到车上,在火车的轰鸣声中我们和两千多名旅客同志继续向目的地——北京,前进!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