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鲁克斯先生》:双重完美人格

潇湘~夜雨 收藏 2 11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上帝。赐予我宁静,让我接受我无力改变的事实;赐予我改变事实的勇气;赐予我看穿异同的智慧;赐予我对公义的信心,不与这个罪孽的世界同流。按照您的真实而非我的意愿;相信您,委身于您的旨意,凡事将被归正,路也将被修直。如此,我可以和家人度过今生,与神同在,享受永生的幸福。阿门。——雷茵霍尔德·尼布尔(Reinhold Niebuhr)


每个人因为生存而被赋予了社会角色,而又因为内心的渴望而被赋予了自我的个性角色。角色衍生性格,所以心理学家可以武断地断言道:每个人都是具有双重或者多重人格的。判断一个人的性格特征则由其主导人格所决定,而当两种或者多种性格并不融洽彼此相背甚至排斥,交替主导某个个体的生活,我们就有了一个非常常见的病神病症名称:精神分裂;更严重的时候就成了人格分裂。

人格分裂的题材电影并不鲜见。然而,能分裂得彼此独立又如此完整的病例却实属难得。杀人成瘾的病态艺术追求与模范男人的行为准则,当这两者都如此成功地存活于凯文·科斯特纳(Kevin Costner)所饰演的布鲁克斯先生(Mr. Brooks)身上时,我开始雀跃。因为在安东尼·霍普金斯(Anthony Hopkins)版本的汉尼拔·莱特(Hannibal Lecter)和托宾·贝尔(Tobin Bell)版本的Jigsaw之后,好莱坞的银幕上终于有了一位让我着迷而心跳不已的杀人狂魔了。


儒雅又不失风度,精确而稳重;用枪射杀情侣,摆成各种温情又充满浪漫气息的Pose照相保存,用吸尘器打扫房间的每一个角落之后把吸尘器的尘袋带走,最后再把这对情侣的拇指指纹留在房间里的显眼位置。

习惯带来了“拇指纹杀手”的声名;正如布鲁克斯自己所说,在成为“拇指纹杀手”之前,他用了无数种方式杀死了无数人。所有的一切都在精确的计划和设计之中,正是因为不曾遗漏的谨慎以及老练的反侦察意识,杀人无数又沉寂了两年之后重出江湖,他却永远地逃离在警察的视线之外。


毫无疑问,这部电影难免会被拿去与《电锯惊魂》(SAW)系列以及《沉默的羔羊》(The Silence of the Lambs)系列相比较。Jigsaw是以救赎之名而游戏,屠杀虽然邪恶,然而该行为本身却充满了悲悯的艺术行为味道;汉尼拔虽说在社会角色和自我的个性角色都相当出色,然而两个角色本身却是统一而且为彼此相互服务的,并没有半点人格分裂的味道。

与Jigsaw将杀人本身就当成游戏艺术不同,与Dr.Lecter将杀人上升到吃人艺术的高度不同,布鲁克斯与他们最大的差别在于人格上的分裂以及两个人格的圆满。双重完美人格放在布鲁克斯的身上绝对没有夸大;因为不论是凯文·科斯特纳所饰演的那个还带有良知的社会角色还是威廉·赫特(William Hurt)那个充满邪恶念头和犯罪天赋的自我角色,哪一重人格都在他的身上发挥得淋漓尽致趋于完美。


两人同饰一角,不停地对话代表着个人的思索和谋划。社会角色的成功在于商业上的成功,对妻子的体贴以及对女儿的疼爱,社会义务的尽心尽力等等;自我角色的成功在于对欲望的无限扩张以及疯狂却带着浪漫味道的屠杀,既完成了自我的欲望又成功地逃离在刑侦与法律的制裁之外。这两个角色成功地存活在一个人物身上,在这个点的设计上无疑是具有新颖性也具备了吸取眼球的噱头了。

在布鲁克斯的世界里,他似乎是无所不能的;他唯一的担忧也许就是因为自己的遗传而让自己的女儿跟他一样有着一种无法自抑的嗜杀欲望。他的这种担忧在女儿学校的那起谋杀案而变得现实起来,因为厌倦、因为寻求杀戮的快感而杀死情人的女儿只身逃回了家让他有了一种如坐针毡的烦躁以及一种撕心裂肺的自责。


布鲁克斯的邪恶分身就曾这样断言:她和你一样嗜血,只是你能聪明而优雅地处理,而她却显得愚蠢而粗俗;如果不阻止她的话,她还会继续杀戮;如果她想接管你的生意的话,下一个受害者可能会是你。

布鲁克斯的痛哭表现了一种人性的矛盾。与其说他对女儿的担忧,倒不如说是他对于自己曾经所有行为的畏惧,他所害怕的其实是自己曾经有过的所有杀戮行为之后的反噬;而他把对这种反噬的担忧投射到女儿身上去,他的女儿仅仅只是他的这种恐惧心理的一个载体罢了。这是一种杀人欲望与良善理智的人性矛盾;他从服于欲望,而良善之心却都对他进行教诲式的恫吓。

另一方面这也表现了一种理性与感性上的矛盾。感性上作为父亲依旧想着如何去保护女儿替她摆平整件事,护犊情结让他去为女儿杀死一个无辜的人,这也与他曾经有过的杀人欲望相违背的另一方式的屠杀;他觉得恶心,可是他依旧去做了。而在理性上他曾想着让警察把女儿抓走,为了阻止她继续杀戮或者为了保护自己不被女儿杀死,或者为了减免自己对屠杀行为的反噬担忧。


正如理智屈从于欲望,所以他隐忍了两年之后又开始杀人。所以他也并没有更多选择,理性同样也屈从于感性。布鲁克斯最终模仿了女儿的手法杀死了另一个人并且为女儿提供了不在场的证明,于是女儿的杀人案被定性成了连环杀人案悬而未决。

电影从一起杀人案开始,结束于一个恶梦,以美国著名神学家雷茵霍尔德·尼布尔(Reinhold Niebuhr) 那段风靡20世纪基督世界的祷告文贯穿而把这部电影提升到了人性的高度。布鲁克斯所做的一切,似乎更多的是与自己那种杀人成瘾的强烈欲望相抗争。设计一起让自己人间蒸发的杀人案,渴望自己被警察抓走,渴望被对窗的业余摄影师杀死……生存的意志以及挥之不去的心瘾让所有的一切到了最后都棋差一着。法律以及其它的屠杀者似乎没有任何办法能够将他制裁,于是折磨他的只能是他那个日渐清晰被女儿杀死的恶梦了。


双重完美人格;不是完美的双重人格,但是每一个从他身上分烈出来的人格依旧接近完美。作为好人的布鲁克斯平静、聪明、进取、勤劳、事业有成、对妻女疼爱有加;而作为杀人凶手的布鲁克多,则圆满着自己曾经所有嗜杀的渴望。

两个演员同饰一角给了这部电影一个非常宽敞的叙述空间,所有的心理活动以及思索过程都可以通过两个性格的对方而完整地展现在我们眼前。与其说这是一部讲述杀人艺术的电影,也许不如说,这是一部探究人性阴暗心理的剖白式述说。近期略显低落的好莱坞电影里,这部电影多少让我眼前一亮;如此一种“高智商+连环杀人+人格分裂”的恶俗套路也能编出一部颇有味道的商业电影让你不得不佩服好莱坞的编剧。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