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情报史上的一次深刻教训:被骗得不轻

jonkanna 收藏 6 531
导读:假如你看到彼得.博维(Pieter Bouvé)在荷兰海边参德伍尔特他的花园旁散步,嘴里哼着"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时,你绝对想不到,这个老头当年竟然是国际上一个重要人物。他现在是一个代表参德伍尔特地区退休者利益的政党的主席。这个党成员不多。但他说:"每个党员都是真的"。这个"真"字正是他现在这个党和以前那个党的区别所在。 前荷兰在捷克斯洛伐克和民主德国情报部门负责人弗里茨.霍克斯卡的回忆录最近披露了一段惊人的历史:当年的"荷兰马克思列宁主义党"(MLPN)不是一个真实的政党,而是荷兰国内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假如你看到彼得.博维(Pieter Bouvé)在荷兰海边参德伍尔特他的花园旁散步,嘴里哼着"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时,你绝对想不到,这个老头当年竟然是国际上一个重要人物。他现在是一个代表参德伍尔特地区退休者利益的政党的主席。这个党成员不多。但他说:"每个党员都是真的"。这个"真"字正是他现在这个党和以前那个党的区别所在。


前荷兰在捷克斯洛伐克和民主德国情报部门负责人弗里茨.霍克斯卡的回忆录最近披露了一段惊人的历史:当年的"荷兰马克思列宁主义党"(MLPN)不是一个真实的政党,而是荷兰国内情报局(BVD)的一个掩护组织。当年化名为克里斯.彼得尔森(Chris Petersen)的博维曾是该"党"的总书记。但实际上,他根本不是什么马克思主义者,而是一个没有任何政治野心的数学教师。


霍克斯卡回忆录中的披露不是博维所愿意看到的,本来他宁可把这段历史带到坟墓里去。荷兰政府对此也深感尴尬。因为这个故事表明,荷兰情报机构那时的效益要比现在高。假如现在还有那么好的情报活动,导演凡高被暗杀前情报机构的"抛锚"现象就不会发生。至少那些退休情报人员是这样认为的。


尽管他是个假总书记,但他对北京人民大会堂里专为他设的国宴和那些递给他的塞满现金的信封还是难以忘怀。他深情地回顾:"中国共产党拥有非常出色的厨师。"


当时,博维的情报每一份都抄送美国中央情报局。美国人把他的行动称为"红色鲱鱼"。荷兰情报机构给的代号则是"蒙古行动"。荷兰国内情报局建立这个假党的目的就是了解中国的高层信息。


那时,为了防止敌对势力打入党内,这个马列主义党把底下分割成了一系列的秘密支部,这些秘密支部之间相互没有了解。实际上,这种故作神秘做法的真实目的是掩盖这个组织的真实面目。在这个组织里,从总书记、主席到党员,全都是"稻草人"。只是为了使组织给人以可信性,才吸收了一些真实的共产主义信仰的人加入。


化名为彼得尔森的博维是座落在海牙威廉洛德维克路的红色中国大使馆的常客。在这里,每次告别时博维也能拿到一个装满了钱的信封。这笔钱指定用于编辑和发行荷兰马克思列宁主义党机关报"共产党人"。


中共方面的出资人不知道,这笔钱主要被用在了补充荷兰情报组织的宣传费用方面。由于荷兰情报机构在整个中国大使馆楼里都装上了窃听器,他们清楚地了解到,这个骗局反复地让中国外交官们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在巨大成功的基础上,荷兰情报部门决定,把他们的行动触角延伸到毛泽东主义的母国去。


从70年代初到80年代后期,博维这个骗人的荷兰人共前往北京25次。多年的接触使他在那里建立起了一个稠密的朋友和关系网。由于博维的出色工作,荷兰情报当局对北京高层的内幕,尤其是党内的清洗换人行动,可以说了如指掌,往往超出美国中央情报局、英国军情六处和德国联邦情况局的工作。


博维也多次成为阿尔巴尼亚的国宾。他保存着一张已经发黄了的照片,那是他跟欧洲社会主义明灯掌灯人恩维尔.霍查的合影。


这段历史的披露让这个党内少数真正的共产党人目瞪口呆。今天在荷兰于特莱希特大学当研究人员的瓦尔特纳对华尔街邮报说:"我浪费了我一生中的12年。""我是那样的天真。而博维实在是一个出色的演员。"


瓦尔特纳在那12年中把他收入的20%都捐献给了这个假党。现在他要向荷兰情报机构讨回。


彼得.博维(当年的克里斯.彼得尔森)不想对这个债权要求发表评论。他只是言简意骇地说:"保尔.瓦尔特纳是个呆瓜。"

(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