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狼原创]CS菜鸟之又见飞刀

养了大约半年,我的腿终于好起来了。此后,我学会了沉默。但眼光已经变得凌厉,师傅说眼睛里开始吃肉了,不再像以前那么傻鸟。不再轻视任何一种武器,但也不盲目崇拜任何一种武器,包括匕首。刀,是一种艺术品,有时候你不得不承认这一点。一把锋利而精致的匕首,在你大腿外侧安静地躺着,就会给你一种陌名的安全感。这个时候,我正在院子里仔细地端详着师傅给我的那把匕首,被我遗弃了这么多年,仍旧没有减掉丝毫霸气。回想当时对刀的看法,感觉有点好笑。那时候以为,现在热兵器都发展到如此先进,根本就没有必要使用这么一把原始的武器。现在明白,冷兵器虽然退出了历史的主要舞台,但是它的功能没有退出历史舞台。

上次沙漠悍匪那娴熟的刀法,至今让我记忆犹新。有一刀没一刀地向前捅,总是没有那种剽悍而具有威慑力的效果,不禁有点灰心。师傅走了过来,拿了只木棍,就那么缓缓一刺,却让我无法躲避,木棍如影相随。师傅说:“你知道你的刀为什么没有威慑力么?”我摇了摇头,“那是因为你没有继续向你的对手靠近一步。”我似懂非懂,毕竟,近距离见红,需要勇气。这时候我对历史上一位年轻的传奇元帅的话有了更深的理解:敢于刺刀见红的部队才是好部队。对于军队如此,对于个人也是如此。现在我还不敢,所以我不是好警察。

任务又下来了,还是那个沙漠。我真不明白,恐怖分子为什么喜欢选择沙漠做为活动的据点,仅仅是因为沙漠的环境比较恐怖,或者说那里比较空旷更适合活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总之能平安回来,就不错了。要不,去了一个好的地方执行任务,如果回不来,那个地方环境再好,对我来说也没有多少的实际意义。对于沙漠的环境,我差不多熟悉了,来到那个暗红的沙漠城墙前,不禁感慨,也许是鲜血的浸润,才把沙漠染得如此多娇吧。这次我们很顺利地干掉了个恐怖分子,冲进了被恐怖分子控制地区域。并没有预期中的密集枪声,反而出奇地安静。油库里一个人也没有,更没有我们所期待的滴滴报警声,难道情报不对?我们还再愣着,师傅已经闪出了大门,“快去另一个油库!”话刚落,情报显示,炸弹已经安装好了。我们一路狂奔,“这该死的土匪。”我和一个兄弟跑到小油库边上,没有看到师傅,当时也不觉得慌张,只想早点拆了炸弹,兵分两路。刚窜上小平台,就中了一枪,幸亏身子瘦,所以多穿了件防弹衣,小命是保住了。只见废气箱子后面闪过一个人影,随手就是一梭子打去,打得木屑横飞,人已不只去向。我悄悄环形前进,看见了跟我同来的兄弟躺在地上,死了。死得很惨,中了两枪,致命的是一把刀,插在肋下的刀!远处的枪声还在继续,间或有人的惨叫,还有师傅的咒骂。我知道,时间不多,只能看我的了。没有人来帮我,我也不能去帮任何人。这个恐怖分子应该受伤不轻,到处都是血迹,可以看出其身手仍旧敏捷。警报声逐渐急促,我一猫腰,钻进油库里,正准备拆除炸弹,又中了一枪,在腿上。这时候,子弹突然没有再招呼来,一看,那家伙子弹用光了。我立即据枪瞄准,大喊一声:“去死吧!”遗憾的是我也没有子弹了。那家伙阴森森一笑,露出了满口黄牙。一把凌厉的匕首,夹带着寒光,倏地来到面前,几乎可以感觉到那股摄人魂魄的杀气!不容多想,转身闪避,还是被戳了一刀,一股钻心的痛。一只怪蟒般灵活的手在上下飞舞,刀就如那蛇芯子,舞得密布透风,呼呼有声。好凌厉的刀锋,好辛辣的刀法,好狠毒的招式!慌乱中,手碰到了枪,是的,是枪!那把几乎被我遗忘的手枪!沙漠之鹰,只有七发子弹的沙漠之鹰!就在这时,刀已抵到左胸,无法躲避。一咬牙,下意识性地开了一枪,在震天而清脆的枪声中,我听到了刀入肋骨的声音!我躺在地上,一切都在变模糊。刀的主人还站立着,一动不动,大滩的鲜血,顺着他的腿流下。意识里感觉到师傅来到我身边,后来什么都不知道,我想,我这次终于光荣了。这该死的飞刀!

睁开眼睛,就看到师傅那张充满关切的脸。原来,师傅及时赶到,快速拆除了炸弹。我说那人呢?师傅笑了, “被你打死了,而且打死个小头目。”这是我参加警队来第一次杀人,用的是那把白色的精致手枪,那把曾经不被我看好的手枪。“能在他的飞刀下活命,算你命大!”师傅从我警服的左上口袋中,掏出了几张信用卡,所有的卡上,都有一个齐刷刷的刀口!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