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狼原创]CS菜鸟之遭遇沙漠悍匪

yiyunxuan 收藏 18 492
导读: 今年的天气似乎特别热,但我们很不幸,在这么热的天,还要执行追剿任务,而且是派往沙漠。情报部门那帮傻鸟整天就知道在搜集一些狗屁新闻和陈年的旧资料,弄台老爷车般的电脑瞎整几个数字,然后就要我们去执行这些该死的任务。我想,在我们想喝水而必须节约水的时候,他们正在空调房里喝着个冰镇凉茶玩CS吧。我们一行,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沙漠的,怨声载道,一脚一个坑,有一深没一浅地走着。只有师傅一脸的凝重,时不时和他那两个搭档聊几句,总忘不了吩咐说注意警戒。这儿鸟都没有一只,哪还有什么人啊,有也被烤熟了。师傅也懒得理我们几个

今年的天气似乎特别热,但我们很不幸,在这么热的天,还要执行追剿任务,而且是派往沙漠。情报部门那帮傻鸟整天就知道在搜集一些狗屁新闻和陈年的旧资料,弄台老爷车般的电脑瞎整几个数字,然后就要我们去执行这些该死的任务。我想,在我们想喝水而必须节约水的时候,他们正在空调房里喝着个冰镇凉茶玩CS吧。我们一行,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沙漠的,怨声载道,一脚一个坑,有一深没一浅地走着。只有师傅一脸的凝重,时不时和他那两个搭档聊几句,总忘不了吩咐说注意警戒。这儿鸟都没有一只,哪还有什么人啊,有也被烤熟了。师傅也懒得理我们几个小鬼,说了句散开,呈扇型向前方搜索的时候,我看到了新龙门客栈般的村庄。不,准确地说,是一个荒芜的城堡。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真不敢相信这里真的还有人活动,还有这么一座诡异的城堡……..竟然还有炊烟!看来情报部门那帮人还真是下了工夫。但一想到面临的就是国际上的头号恐怖分子,杀人手法娴熟,组织严密,个个骁勇嗜血,凶残狠辣之徒,心里不禁起了寒意。虽然是大白天,而且是在沙漠这么炎热的天气里,我还是打了个冷战。

师傅带着我和他的一个搭档,把我夹在中间,我紧张地看着前面,师傅也只要我看着前面,有任何可疑目标,稳住了就开火!当我从那废弃的城门闪过的时候,看到一个大大的血色圆圈内,写了个同样颜色的A字,仿佛一个饥饿的骷髅头,说不出的怪异。我正想问师傅这是什么意思,只听见猛烈而密集的枪声,师傅已经一把把我拉出门外躲在箱子后面,大声向我吼道:你不要命了?!只见木门上木屑横飞,刚才那个A字符号,都打成了一个蜂窝!接着就在向他的搭档喊话,问里面情况怎么样。里面回答说宰了一个,不过自己也挂彩了。师傅吩咐我躲在箱子后面,监视后面的情况。只见他老牙一咬,就冲进了门里面,我在外面,听到了更为激烈的枪声。我死死攥住手里的枪,手心都是汗。不断地监视着路口各个可能出现人影的地方,一动也不敢动,仿佛自己死了一般。

里面的枪声逐渐稀疏起来,看样子有人重伤了。我心里不禁紧张起来,不知道师傅有没有事。这时候听到师傅粗野地骂到:狗娘养,他奶奶的贼硬,死不投降。然后就听到熟悉的一声枪响,还有一个陌生的口音临死前的喘息,接着一切都安静了。师傅走过来,一把拎起我,掼在了那两个恐怖分子的尸体旁边,骂了句:没出息的家伙。人家不是人啊,人家刀枪不入啊?就你害怕?话还没有说完,一个点射,直接打在了旁边的岩石上,师傅和他的搭档正要还击,一声清脆而厚实的枪响——老三来了,师傅兴奋地说了句。老三是师傅的师弟,擅长用狙击枪,也就是所谓的大鸟。老三在对讲机里说,他那边重伤了一个队友,也打死了两个恐怖分子,还有一个,正往B区去了。这个时候我才想起,A原来是城堡城门的代号。

师傅的搭档和我留下来照顾那位重伤的队友,他和他师弟继续追击,并嘱咐说如果有人往这边走来,直接开火就是了。师傅的搭档说:有我在,你们放心去吧。师傅看了我一眼,说了句:给老子长点眼睛!别像个鸵鸟样。我心想,应该鸵鸟像我才对,我再怎么着,总比鸵鸟要好看点吧。嘀咕归嘀咕,看着他俩的身影消失在即将落幕的日影里,不禁又替他们担心起来,接着,替自己担心起来。据说逃走的那鸟人,身上有大量的炸药,随便往哪里一扔,我们都得玩完。

远处的枪声一轻一重,看来师傅和三叔搭配得很好,交替进攻。可惜自己不能去看演习一般地看,毕竟枪弹不长眼睛,再说,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也没有这个情调。枪声似乎朝我们这边赶来了,师傅的搭档猫着腰四处警戒,我只爬在地上,瞄准一个方向,我想,他应该是从这里出来的。枪声越来越近,我在想,响了这么久,还没有把这个恐怖分子干掉,是不是师傅老了,眼睛不行了,或者说是累了。正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一个人影在路口一闪,顿时我就傻了,这个人的速度也太快了吧。师傅的搭档一梭子扫了过去,居然没有扫着,我屏息持枪,可总对不准对面这厮。打门环虽然在练习中大有进步,但是现在我面对的不是门环。就在这个时候,他就窜到我的射击范围之内了。与此同时,他也一梭子还给了师傅的搭档。搭档很不幸,又中了一弹,幸亏有防弹衣保护,否则就只我一个面对这个穷凶极恶的家伙了。他似乎也被我打中了某个部位,但是我一激动,把剩余的子弹全部打出去了。那贼人似乎看出了我是新人,竟然抽出了匕首直奔我来。换弹夹已经来不及了,他的速度实在惊人,受伤了还能有这么强的体力。我干脆拔手枪,该死的手枪这个时候总是拔不出来。当我眼看躲不过的时候,搭档冲了过来,也是用匕首与其格斗!手枪好不容易拔出来了,可惜两个人靠得太近,我无法分辨射击。师傅在远处狂喊,我什么也听不清楚。只看见搭档刺出的匕首越来越慢,越来越没有力气,耳边只有这个恐怖大亨桀桀的怪笑声和师傅在远处的呼喊。我实在承受不了这么血腥的场面,腿一软,就倒在了沙漠上,也许是紧张过度。只听到一声清脆而沉闷的枪响,对,是三叔。一滩长血,在沙漠落日的余辉中划出绚烂的长虹。恐怖分子轰然倒在我面前,血糊糊的脑袋,落在我的脚边!

此战,师傅又得重新找搭档,因为这位流血过多,在路上没有挺住。而另一位重伤的队友,从此在轮椅上度过余生。后来我去看他的时候,他正开了家网上商店,弄点小军品,和一些愤青,诉说当年遭遇沙漠悍匪的故事。后来我才知道,师傅也受了伤,幸好不是在要害。那时候叫我,是想叫我到一边去。因为那悍匪正好利用我挡住了三叔的枪口。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