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号四大名著 剿灭 第十五章 是敌是友

马鲁 收藏 1 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3/[/size][/URL] 候正转过头,和水京眼神一碰就知道水京也确认了。这下黄寒迟迟没有搞到手的资料也不用要了,那天在喀纳斯湖边的人一定就是这个人。候正把手伸向背后做了个手势,三人会意立刻小心起来。 韩雨这边没有发觉几人的异样,伸出手以示礼貌。“早就听说过你这个传说人物了,要不是你,这些手下我是不可能招到的。” “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3/

候正转过头,和水京眼神一碰就知道水京也确认了。这下黄寒迟迟没有搞到手的资料也不用要了,那天在喀纳斯湖边的人一定就是这个人。候正把手伸向背后做了个手势,三人会意立刻小心起来。

韩雨这边没有发觉几人的异样,伸出手以示礼貌。“早就听说过你这个传说人物了,要不是你,这些手下我是不可能招到的。”

“古兰丹姆小姐,我这次就是为了你这几个手下来的。”被称作董云的冷云桐透过韩雨的肩膀看向了身后的候正四人。

候正和董云的眼神一接触,凭着狙击手的感觉他突然有一个奇怪的想法:“这个人,是自己人。”

“您这是什么意思?虽然说他们和你一样是汉人,但怎么说他们也是我招进组织的。不是你说要就能要的吧?”韩雨以为他要把候正领走有些着急。

“哪里哪里,我只是想跟他们好好地聊聊。看看他们到底有没有资格进组织。这可是‘他’的指示啊。”

韩雨知道董云口中的“他”就是指的东突组织首脑热比亚,正想再说点什么,在一旁的西西列发话了。

“古兰丹姆,董先生可是专程从哈萨克斯坦赶来的。这也是上面的意思,你就放心吧。不会跟你抢手下的,虽然是你亲自招收的。但是组织也必须经过审核。”西西列的声音不怒自威。

“好吧,但是说好了。你们可不能把我的手下挖走。杰西卡,我们走。”韩雨拉着那金发女孩向门口走去,临走用眼神示意候正放心,因为来时就说了这关是必须过的。刚才那样说只是做个过场而已,只是没想到不是西西列,而是这个让汉人能够进入组织的牛人。

“你们几个跟我来,西西列你就不用一起了吧?”冷云桐说完大踏步地向门外走去。

“那当然,董先生可是”西西列见董云走了,连忙站起身来。

候正使了个眼色,三人跟着走出门,在冷云桐的带领下到了相隔几十米的另一个房间。

见四人都进了门,董云很快地关好门。这个房间比起前面的总统套房可是大不一样,非常小的空间,只有一个很长的沙发和一张桌子,一把椅子,看起来就像是审讯室一般。候正四个人在沙发上坐定后董云也走到椅子上坐好。

“候正,你们太大意了。”董云的一句话让候正楞了一下,但是只有零点几秒的时间候正就做出了反应,“不知道董先生在指什么?”

“你们跟我不用装了,那天在喀纳斯湖边我就在提醒你们。整个天山以北都有东突的眼线,你们刚一到阿勒泰就被盯上了。”董云(也就是冷云桐)面无表情地说。

“冷云桐,不许动!”候正突然掏出枪指着董云,曾三山三人也一起掏出武器,但是脚下一阵悬空,四人所站的地方一下子下陷,候正迅速地开了一枪,但是子弹因为突然倾斜的地面还是没有打到近在咫尺的董云。这时,突然董云扔了一个钢珠给候正,动作很快,候正差点来不及反应。

一阵天旋地转,四人跌进了一个石窟。周围都是密闭的,只有一面有一扇有一个小窗的看起来很坚固的铁门,透过门望出去,外面居然是一条地下河。而头顶的机关已经按原样封好,没有露出一丝光线。

候正从包里掏出军用“狼烟”手电,看了看四周,“看来我们唯一的出路就是这扇门了。”说完突然想起刚才董云扔来的钢珠,连忙掏出来。

“猴子,你现在还有心情玩弹珠?”水京看着候正手里的钢珠问。

“这是刚才那个冷云桐扔给我的,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候正看了看,这钢珠好像也不能打开。

“让我看看。”洪闻理走了过来,拿过钢珠看了看。“大家退后,这钢珠是炸弹。”洪闻理说完把钢珠拿过去放在那铁门那个小窗户上。

“拿手电出来同时照着这个钢珠。”洪闻理说完退到候正他们的位置掏出“狼烟”手电,一束强光笔直地照射出去,正好照射到钢珠上。

其他三人面面相觑,但是也迅速地跟着拿起“狼烟”。不到一分钟,那小钢珠突然冒起白烟,只听“轰”的一声,铁门的小窗口被炸出了一个刚好能让一个人进出的大洞。外面地下河的水声清晰地传进来。

“这门真实在!”洪闻理看着那铁门不敢置信地摇摇头。

“哎,我说熊啊!你 刚才这怎么回事啊?”水京迫切地想知道那钢珠的来龙去脉。

“这钢珠是我军特制的一种炸弹,叫做‘烽火台’。只有得到‘狼烟手电’的强光照射才会爆炸,爆炸威力可以与C4相比,但是爆炸范围很小。刚才我看到也是将信将疑,没想到冷云桐居然会给猴子这东西。”

“我操,看不出来嘛。洪哥你对炸弹这么有研究也?”曾三山也走上来。

“不要闹了,先出去再说。现在还不知道这个冷云桐是敌是友,大家万事小心。”候正说完带头钻出了门,三人急忙跟上。

出了门,四人才发现这是一条天然地下河,河两边人为地修了很多和刚才炸毁的铁门一样的门,每个门前有个人为搭建的平台,估计是用来停船的。原来是个天然监狱。

水京拾起刚才炸的一个铁门碎片丢进河里,只溅起了一点水花。“我操!这河还不浅啊!看来这些人平时都是用船进出的。”

“别慌,你们看那边不是有船吗?”候正指着右前方对面河岸的铁门前停靠的一艘船说到。

“嗯,我潜水过去。”洪闻理说完就要下水。

“嘿,我说老兄你就不要下水了。万一和《鬼吹灯》里一样跳出来个怪物咬到你,那二天我们不是没得拆蛋专家了。猴子,我去。”曾三山拦住洪闻理,从包里掏出一个登山抓,放下背包,扣了快旁边岩壁上的石头看了看,一把甩出登山抓,前端的铁钩结结实实地咬住了对面的岩壁,只见曾三山一个助跑,顺势已经荡过了河面。眼看就要撞到岩壁,突然双脚一瞪向着右前方平台迅速地窜去,一个漂亮的落地。

曾三山在那边落地后,看了看身前的铁门里面,然后跳上船开了过来,原来是艘快艇。

四人都上了船,洪闻理掌舵,其他三人在前面坐好,端着武器警戒。

“曾三,你刚才在那边铁屋里看见什么了?”候正问。

“我正在奇怪也,你说这铁屋里面撒子都没得,人是朗格从船上消失的?未必是坐另外一条船走的迈?这个人搞能个麻烦不是有病迈?”

“马上转头回去。”候正突然转头对洪闻理说。

“猴子,你的意思是?”曾三山好像也想到了什么。

“我们刚刚入了地,马上要来个升天撒!”候正一句四川话解答了曾三山的疑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