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眼睛在卷纸上走,

心血在笔尖下流。

挑起的对号,

是飞扬的眉头;

交叉的错号,

常牵动深深的内疚。

“呀!多么乏味的生活,

莫不是隐着什么奢求?”

“哦,是呀,

我贪婪着每一个百分,

每一个优秀。

…… ……

——我最优厚的报酬。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