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三国时代 第九章 铁山宝刀 第一节

gazelle 收藏 1 4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size][/URL] 由于产量过多,姚远组织输出了一部分品位较低的铁坯,主要用于交换马匹,因为古时马匹和铁一样,是极为重要的战略物资,刘备军本就缺马,自当阳一战后,骑兵几乎损失殆尽,以铁换马也比较划算。除此之外,还换来了一些诸如绢帛、米肉之类的硬通货。须知在战乱时代,铜钱、白银、黄金、珠宝之类的“一般等价物”是远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


由于产量过多,姚远组织输出了一部分品位较低的铁坯,主要用于交换马匹,因为古时马匹和铁一样,是极为重要的战略物资,刘备军本就缺马,自当阳一战后,骑兵几乎损失殆尽,以铁换马也比较划算。除此之外,还换来了一些诸如绢帛、米肉之类的硬通货。须知在战乱时代,铜钱、白银、黄金、珠宝之类的“一般等价物”是远不如与衣食相关的货物受欢迎的。姚远就把这些“硬通货”作为军饷、采冶矿人员的工钱。但是有一点姚远把握的很好,就是坚决不能输出兵器,甚至家用、农用铁器也不行,他深知,在这个时代,今天你卖出的兵器明天就有可能用来对付你。

采矿、冶炼的问题解决了,剩下的就是铁器――特别是兵器加工的问题。这是个技术含量最高的活儿,不是随随便便找个人就能解决了的,可把姚远给愁坏了,因为官府作坊打造的那些个兵器,根本就入不了他的眼,比1800年后他爸妈用的王麻子菜刀都差远了。

来铁山后不久,姚远的腿伤就好利索了。一天,把跟随的亲兵都遣回军营后,姚远身着便装在铁山镇上闲逛。他在一间间的铁器作坊中流连,仔细观看他们的作业流程,发现都大同小异,只是在一间名为“元家钢刃”的铁铺中见一老铁匠的煅造方法有些与众不同。

别人对铁坯和熟铁的锻打,只要几次就完成了,而他和他的徒弟则对一块铁坯不断地反复加热,烧烧打打、打打烧烧,重复无数次。姚远知道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百炼钢”技术,在民间,只有少数铁匠能够熟练掌握。所谓“百炼钢”,就是在打制器物的时候,有意识地增加折叠、锻打次数,一块钢甚至重复上百次,所以称之为百炼钢。百炼钢碳分比较多,组织更加细密,成份更加均匀,钢的品质较高,主要用于制作宝刀、宝剑。

姚远还注意到,在淬火时,别人对钢的淬火只是一次完成,这位老铁匠却淬火两次,先用清水,后用浊水。这使姚远大为惊奇,因为他知道,“双液淬火法”直至南北朝时才由綦毋怀文研制出来。所谓“双液淬火法”,即在工件的温度比较高的时候,选用冷却速度比较快的淬火介质,以保证工件的硬度;而在温度比较低的时候,则选用冷却速度比较小的淬火介质,以防止工件开裂和变形,使其有一定的韧性。双液淬火法是一种比较复杂的淬火工艺,在古代没有测温、控温设备的条件下,完全依赖操作经验,非常难以掌握。

姚远知道眼前的老铁匠不是一般人,忙上前施礼道:“敢烦老人家,某想要打造一把腰刀,需多长时间、多少钱?”

老铁匠上下打量了他一下,说:“对不住客官,姚大人有令,私家铁铺若无官府文书,不得打造兵器。”

姚远笑了一下,指着快要成型的一块钢材道:“此非‘环首刀’而何?”

老铁匠也笑了,道:“这是军营的魏将军拿着姚大人的批文来小店定做的。”

姚远也想起来了,前几天是有这么一回事,魏延说想要一把好刀,自己让人选了一块上好的铁坯到外面去做了,没想到是在这儿,看来这家铁铺确实很有名。

姚远坐在铁炉旁的一个木墩上,借口是外地来做生意的商人,与老铁匠攀谈起来。通过交谈,他知道魏延这把刀要用“百炼钢”的技术“卅湅”,也就是三十炼,即要将钢材折迭锻打达三十次之多。锻造这样一把刀,需一月时间,价值绢十匹。姚远闻言吃了一惊,十匹绢的价值当时可是魏延一年的饷禄啊,怪不得见他平时那么节俭。同时,姚远也深深的自责,作为主官,官府作坊的兵器质量不好毕竟是他的责任。武将视刀如命,如果官家刀达到要求,他们是不会自己花钱打造的。

经过半天的序话,他已经知道老铁匠姓元,名辑,祖籍益州,世代以打铁为生,是远近知名的“百炼钢”能手。

姚远道:“您老打造的‘元家刀’与曹公的‘青釭剑’比,何者锋利?”在当阳之战中,他亲眼见赵云用青釭剑砍杀曹兵,真可谓“削铁如泥”,因此印象深刻。

元辑呵呵笑了起来:“据老夫所知,曹公命有司制作宝刀三把、宝剑两把,共用三年时间。宝剑一名‘倚天’,一名‘青釭’,均百炼而成。老夫如造一百炼之刀,锋利恐不下于它。只是一需时日,二需上好铁坯,三需好的助手。”

姚远忙问道:“铁山之铁若何?”

元辑笑道:“铁山之铁是为上品,闻姚大人加大开采,故此江南名匠纷聚于此,非但为赚钱,实是想造出名刀、传之后世啊。”

姚远闻言心中一亮,急道:“您老应是江南名匠中最出色的吧。”

元辑哈哈大笑起来:“老夫可不敢当。”

遂用手指向斜对面的一家铁铺道:“‘蒲家制铁’若不自认第一,江南匠人就无人敢承第二了。”

姚远见上书“蒲家制铁”四个大字的木匾在街边迎风晃荡,心中抑制不住地一阵激动,他一把抓住元辑,急问:“那是不是蒲元开的铁铺?”

姚远心中激动,是因为他清楚地记得,三国时代最有名、最出色的制刀能手就是姓蒲,名元,今天若能在此地遇到他,非但兵器制作问题将迎刃而解,而且还有可能通过他改变三国兵器的制作史。

他在心中默诵了一遍据传为姜维所作的《蒲元传》:“君性多奇思,于斜谷为诸葛亮铸刀三千口,刀成,自言汉水钝弱,不任淬用,蜀江爽烈,是谓大金之元精,天分其野,乃命人于成都取江水。君以淬刀,言杂涪水,不可用。取水者捍言不杂。君以刀画水,言杂八升。取水者叩头云,于涪津覆水,遂以涪水八升益之。以竹筒内铁珠满中,举刀断之,应手虚落,因曰神刀。今屈耳环者,乃是其遗范。”

这是有记载最早懂得用不同的水作淬火冷却介质,以得到不同性能刀的例子。

《蒲元传》还云:“蒲元造木牛流马,今人皆谓武侯所创。” 意即“木牛流马”亦为蒲元所造,后人加到诸葛亮头上去了。可知蒲元是一个极善巧思的人。

见元辑诧异地看着自己,姚远自知失态,忙松开手道:“失礼了,在下久闻蒲家大名,急欲拜见,是以失态。”

元辑指谓姚远道:“客官所言蒲元,即炉旁轮铁锤之年轻人,执钳老者,乃其父蒲侗。”

笑了笑,又道:“老夫即是蒲元舅父,此子极有天分,执锤未几年,不想名声已过我辈了。”看着蒲元的眼中满是慈爱神情。

接着又向姚远介绍了蒲家与元家的关系,原来蒲、元两家俱为蜀中制刀名家,“蜀刀之利,天下无双。”说的就是这两家制刀。

至于蜀刀的由来,《汉书·文翁传注》有载:“‘刀凡蜀刀,有环者也’。日南西卷县夷师范椎奴也。文为奴时,山涧牧羊,于涧水中得两鲤鱼,隐藏挟归,规欲私食,郎知检求。文大惭惧,起托曰“将砺石”。还,非为鱼也。郎至鱼所,见有两石,信之而去。文始异之。石有铁,文入山中,就石冶铁,锻成两刀,举刀向鄣,祝曰:‘鲤鱼变化,冶石成刀,斫石鄣破者,是有神灵。文当得此,为国君王,斫不入者,是刀无神灵。’进斫石鄣如龙渊干将之斩芦蒿,由是人情渐附。”

文翁,舒县人,汉景帝末年为蜀郡太守,一生为蜀造福甚多,终于蜀后,民为立祠,岁时祭祀不绝,但并未“为国君王”。关于他的传说很多,鲤鱼锻刀即为其一,相传“鲤鱼刀”即为蜀刀之由来。“有环者也”即是汉末流行的“环首刀”,时为正规军标准配置的腰刀,以蜀地所产最佳。

至于蒲元,乃蜀刀锻造的后起之秀,因父迎娶另一制刀名家元家的女儿,即元辑的姐姐,合两家之姓,取名蒲元,自小师从乃父蒲侗和舅父元辑,学得蒲家的淬火之术与元家的“百炼”之法,所造蜀刀,堪称第一。只是那时他才二十多岁,距斜谷为诸葛亮铸刀之时还有二十余年,名声未显,所以当姚远提到他的名字时,元辑有些惊讶。但姚远也不好说蒲元的事是后世记载,只得含糊应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