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真相:斯大林遇害的确死于贝利亚投毒

卿云至上 收藏 1 99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斯大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贝利亚


有人认为,斯大林突发脑溢血死亡,是由于他在卫国战争期间操劳过度,导致晚年身体欠佳。也有传闻说,斯大林对医生疑心很重,害怕接受治疗,经常自己诊病。


但记者掌握着斯大林近30年的详尽健康档案,足以证明上述说法站不住脚。去世前,斯大林拥有不少青壮年人都羡慕不已的好身体。他也不讳疾忌医,每次染病,都迅速请医生诊治。


1947年,68岁的斯大林前往马采斯塔疗养,经过调养后,他的身体指标并不逊色于40岁的男子:浴后血压135/75,脉搏68,心跳节律良好,有慢性风湿性关节炎但并无大碍,自我感觉良好,心情不错。


1952年,即去世前一年,他的身体状况仍相当好:"1月9日:脉搏70,血压140/80……"


未被当场毒死


谋杀行动是贝利亚一手策划的。贝利亚的儿子谢尔戈说,父亲知道斯大林在1952年时便有意逮捕自己,他决定孤注一掷。


下毒时间的选择用心良苦:1953年2月28日至3月1日,正值周末,医学权威恰好放假。这表明在投毒之初,凶手寄希望于毒药迅速致命。


不过,有证据显示,斯大林未能被当场毒死,对贝利亚而言这是沉重的打击,他变得歇斯底里。但据包括斯大林之女斯韦特兰娜在内的许多人回忆,当"一切结束"后,贝利亚"难掩喜色"。


贝利亚的这次下毒几乎功败垂成。所以,斯大林尸骨未寒,他便将暗杀专用毒品实验室的主任迈拉诺夫斯基投入监狱。后者在狱中多次给贝利亚写信,承认自己对剧毒药品的效用渲染过度,请求宽恕。


以下是迈拉诺夫斯基书信的片段:"请求您宽洪大量,饶恕我犯下的罪行。我有使用若干新药的建议:看似普通安眠药,但却能置人于死地。在执行您给我下达的完全正确的指令时,我发现我们在食物和饮料中使用药物的技术过于老化,必须寻求通过所吸入空气来产生作用的新方法……"(1953年4月21日)


第三只矿泉水瓶失踪


斯大林的警卫回忆说,当时,领袖在喝下矿泉水后便不行了,他倒地不起,桌上还有三只矿泉水瓶和一只水杯。毒药迅速发挥作用,只不过没有使斯大林当场死亡。被女清洁工发现时,斯大林已失去了知觉。


记者在翻阅档案时意外发现了一个相当有趣的细节,克宫保健局决定在1953年11月8日向列宁博物馆的斯大林陈列室移交"部分药品和三只矿泉水瓶",但9日移交的仅有两只瓶子,且未说明原因。


为何第三只瓶子不见踪影?毕竟斯大林是在喝水后倒下的,或许那里残留着毒药。


医疗记录被大量涂改


能够证明斯大林被下毒的重要证据是3月2日至5日期间的医疗记录。


记录中有许多明显被涂改过的部分,即便如此,也能体察到医生们对所见情况的担忧。他们发现斯大林体温迅速升高、四肢痉挛、头部震颤、呼吸紊乱……这正是中毒的征兆!所以,他们动用了一切治疗中毒的手段,如冷敷、洗胃等。


医生的记录如下:"2日早7时,病人仰卧在沙发上,头扭向左侧、双目紧闭、面部充血、尿失禁(衣服因此湿透)、血压190/110,肚子变软,肝突出、失去知觉……"


2日晚10时,斯大林曾睁开双眼,试图与马林科夫和贝利亚交谈。4日凌晨,由于呼吸经常停滞,病人情况迅速恶化。21时,病人完全失去知觉。


5日凌晨1-3时,几乎没有任何记录,这不是因为医生认为回天乏术,而是他们接到尿液和血液的检查结果,发现竟然是中毒!


医生们不知道是该全力医治,还是该接受现实。但他们不能如实向贝利亚汇报,因为后者肯定会以毒害元首的罪名将他们枪毙。于是,他们在随后的记录中只是罗列体征,而漏掉结论。


不可思议的最后一针


斯大林的女儿斯韦特兰娜回忆说:"我第一次看到父亲的裸体……最后时刻,他突然睁开眼,环视了所有立在一旁的人。他突然抬起了左手,或是在指什么方向,或是在威胁我们所有人……"


医疗记录夹中有很多零碎材料,最不可思议的当属有关护士最后注射的材料。有4名护士为元首服务,5日晚正好轮到莫伊谢耶娃当班。她在21时50分遵医嘱为领袖注射了肾上腺素,斯大林随即死亡。医生告诉记者,在斯大林当时的状况下,注射该激素只会引起血管大面积抽搐、加速死亡,不幸终于发生了。

苏联2号人物贝利亚在斯大林逝世后活不过圣诞节


本文由 白头翁 在 2008-1-2 09:12 发表于: 倍可亲.美国 ( backchina.com )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各出版机构和图书馆奉命销毁了有关贝利亚的资料,苏联大百科全书用新印成的文字粘贴了书中的贝利亚条目。虽然赫鲁晓夫在不同场合也曾多次吹嘘自己如何挫败贝利亚,其中不乏惊险离奇的情节,但并没有消除人们心中的疑问。


1953年7月10日,莫斯科各报刊登了一则爆炸性消息:几天前,苏联共产党举行了中央全会,决定把贝利亚从苏共中央委员会清除出去,并开除出党。同日,贝利亚的苏联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和内务部长职务也被解除。


此时,距斯大林逝世还不到4个月。


几个月后,贝利亚即被枪决。


事件发生后,各出版机构和图书馆奉命销毁了有关贝利亚的资料,苏联大百科全书用新印成的文字粘贴了书中的贝利亚条目。贝利亚从此成为血腥镇压、阴谋钻营、道德败坏、帝国主义间谍的代名词。


贝利亚是斯大林之后新领导班子的第二号人物,怎么一下就变成苏联共产党和苏联人民的敌人呢?


尽管苏联官方曾发表过一系列文件,赫鲁晓夫在不同场合也曾多次吹嘘自己如何挫败贝利亚,其中不乏惊险离奇的情节,但并没有消除人们心中的疑问。


最近,莫斯科出版了《二十世纪俄罗斯》档案文件集,其中一卷集中了从斯大林逝世到贝利亚被枪决这段时间内的一些原始档案资料,可以说,贝利亚事件的真相正在逐渐露出水面。


贝利亚在斯大林逝世后的114天中主要做了些什么


1953年3月,斯大林逝世。还在追悼斯大林的演说中,贝利亚就强调要保护宪法赋予人民的民主权利和自由。在安葬斯大林之后的大约一个半月里,贝利亚迅速把注意力集中在斯大林晚年的一些镇压案件的清理上。


3月26日,贝利亚指出在苏联监狱和劳动改造营中关押的200多万犯人大多属于不该判刑或判刑过重的人,应进行大赦。他同内务部、司法部和总检察长起草了大赦命令草案,3月28日由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伏罗希洛夫签署公布,120万人被释放,40万人的案子停止侦查。这是斯大林逝世后震动苏联社会的头一件大事。


4月1日,贝利亚向中央主席团提出关于为参加所谓的“医生谋杀案”的人员平反的报告,指出这一案件完全是前国家安全部副部长、国家安全部侦讯局长留明恶意捏造的,前国家安全部长伊格纳季耶夫没有表现出自己的原则性,没有进行必要的监督,变成留明的尾巴。4月3日,中央主席团讨论了这一报告并通过决议:1。释放因“医生谋杀案”而被捕的医生及其家属并为其彻底平反;2。对那些想方设法捏造这一挑拨性案件并粗暴违反苏联法律的前国家安全部的工作人员追究刑事责任。医生案件公开平反通告是又一枚震撼人心的炸弹。


4月4日,贝利亚签署了一份命令,指明苏联内务部已查明,在国家安全部机关的侦查工作中,存在着粗暴践踏苏联法律的现象。贝利亚下达命令坚决禁止对犯人使用暴力和体罚,取消监狱里对犯人采取体罚措施的场所,销毁一切刑具。


这期间,贝利亚还向主席团提出关于“明格列尔民族主义集团”案件、前空军司令员沙胡林和航空工业人民委员诺维科夫案件、炮兵元帅雅科夫列夫、炮兵管理局长和炮兵上将沃尔科特鲁边科等重大案件的平反报告。主席团根据这些报告都作出了相应的平反决议。


从4月下旬开始,贝利亚开始把自己的关注点转向斯大林时期的另一重大问题———民族政策上的错误。1939-1940年,苏联兼并了原属于波兰的西乌克兰和西白俄罗斯,占领了一战后独立的波罗的海沿岸三国立陶宛、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在那里用暴力推行农业集体化,逮捕和镇压了大批反抗者。从5月26日起,贝利亚相继向主席团提出报告,批评这里的国家安全机关试图借助于大规模的镇压来“改善”政治状况。


贝利亚拒绝增加国防开支。他对将军们说:“你们花的钱太多了。”他建议放弃许多耗费大量预算资金的建设项目;支持马林科夫减轻农民负担,推行较自由的经济政策。


在这个时期,贝利亚还提出改善同一些国家的关系、缓和国际紧张局势的问题。1953年夏天,民主德国局势恶化,东德的居民大批逃往西德。德国统一社会党采取了提高劳动定额的措施,柏林和其他城市发生群众性的抗议示威,发生动乱。贝利亚主张不必在东德强调建设社会主义的路线,苏联需要一个和平中立的德国。


这就是在苏共中央主席团文件中和后来在批判贝利亚的中央全会上的发言中所反映出来的在斯大林死后的114天中与贝利亚有关的主要活动。


主席团会议上没有作出逮捕贝利亚的决定,逮捕行动是由少数人事先决定并准备的


主席团的多数成员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贝利亚的呢?


马林科夫说,在6月12日中央主席团讨论了白俄罗斯问题以后,他们开始注意了贝利亚的问题。


赫鲁晓夫在其回忆录中承认是他首先向马林科夫指出贝利亚的危险性,赫鲁晓夫说服了马林科夫同他结成反对贝利亚的联盟。在往后的一个多星期里,他们两人同主席团其他成员进行了沟通,谈话因为害怕被窃听一般在大街上进行。


马林科夫态度的转变是关键,几乎在同所有的主席团委员谈话时他们首先要弄清马林科夫的态度。莫洛托夫无疑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他不仅积极支持搞倒贝利亚,而且首先主张采取极端措施。赫鲁晓夫又做通了卡冈诺维奇、萨布罗夫的工作。在同伏罗希洛夫交谈时遇到困难,后来由马林科夫出面才取得成功。同米高扬谈话最晚,而且他表示了某些不同意见。


所以,在这一策划中起决定性作用的是赫鲁晓夫、马林科夫和莫洛托夫。他们决定在6月26日召开一次部长会议主席团会议,邀请不是部长会议成员的党中央主席团委员参加,开会后再宣布是党中央主席团会议,讨论贝利亚问题。为了当场逮捕贝利亚,马林科夫请来朱可夫,并由赫鲁晓夫、布尔加宁组织了军人小组。


6月26日主席团会议的具体过程,没有留下纪录。后来赫鲁晓夫在其回忆录中做了一些叙述。他说,会议由马林科夫主持,他自己首先发言,要求讨论贝利亚的问题,并揭露了贝利亚的历史问题和现实活动的反党性质。接着布尔加宁、莫洛托夫发言表示支持。米高扬则表示了不同意见。马林科夫没有把大家的意见加以归纳,甚至对赫鲁晓夫提出的解除贝利亚职务的动议没有付诸表决,就按了桌子上的电铃,军人小组冲进来……


赫鲁晓夫的这些叙述有意抬高自己贬低马林科夫,并未完全真实地反映出会议的情况。


现在,在档案集中收集了马林科夫在主席团会议上的讲话提纲,这份提纲不仅有马林科夫讲话的主要内容,而且在页边上还有他用另一种铅笔记的可能是其他人的发言和会议的过程。这一发言提纲可以澄清赫鲁晓夫的某些说法。


马林科夫的提纲写道:“敌人想把内务部机关提到党和国家之上。任务在于把内务部作为党和政府的机构置于党的监督之下。”“敌人想利用内务部机关达到犯罪的目的,任务在于消除任何重复这类犯罪的可能性。内务部机关在国家机关体系中采取了最大可能滥用职权的措施。任务在于不允许滥用职权。”“贝利亚同志在内务部的地位,他从这个岗位上监督政府,现在如果不纠正,这孕育着大的危险。”提纲也点到了指控贝利亚的一些事实。值得注意的是:在“怎样纠正?”的题目下写着:“调离部长会议副主席的位置,任命为石油工业部长”,“中央主席团——解决大问题——书记、主席签署”。这似乎说,以后党和政府的大问题由党中央主席团解决,中央书记和部长会议主席共同签署。


这个提纲表明,在主席团会议上许多人发了言,看法并不一致。从贝利亚7月1日给中央写的第二封信的内容也可以看出,主席团会议开的时间比较长,会上对贝利亚的指责他都听到了。会上也没有作出逮捕贝利亚的决定,逮捕行动是由少数人事先决定并准备的。


有关贝利亚的罪名,对他的起诉和审判的一切程序和细节,都由苏共中央主席团决定


贝利亚被逮捕后,6月27日中央主席团作出召开中央全会的决议。6月29日苏共中央主席团才作出了关于组织侦讯贝利亚反党反国家罪行案件的决议。侦讯工作不能由内务部进行,决定交给检察院。赫鲁晓夫对现任检察长萨福诺夫不信任,便任命他的亲信乌克兰检察长鲁坚科为新的苏联检察长。6月30日鲁坚科奉命赶到莫斯科,主席团责成他在一昼夜内组成侦讯机构报主席团批准,并要求按照主席团的决定收集贝利亚集团成员的反党反国家敌对活动的事实。


苏共中央全会7月2日至7日在莫斯科召开。会上马林科夫的报告、赫鲁晓夫的讲话以及其他人的发言,极力把斯大林死后贝利亚通过中央主席团采取的改革尝试说成他企图把内务部置于党和政府之上的罪行,把纠正民族政策上的错误说成挑拨各民族之间的关系,把贝利亚在处理民主德国问题的意见说成“是帝国主义的代理人”。


中央全会最后通过了《关于贝利亚反党反国家罪行活动的决议》。档案集的编辑说,党中央决议上“反国家”几个字是后来加上去的,可能是鲁坚科从法律角度指出后作的修改。1991年曾经在《苏共中央通报》上公布了1953年7月全会的速记纪录。这一次档案集中收集了两份速记纪录,除了已经公布的纪录,编者还找出了没有经过重新编辑和加工的原始纪录稿。据编辑考证,在1953年9月赫鲁晓夫担任了中央第一书记后,书记处根据新的形势对7月会议的速记纪录进行了比较大的加工和修改,其中赫鲁晓夫和莫洛托夫的讲话改动最大。


中央全会以后,审理加速进行。


7月26日,逮捕了内务部副部长柯布洛夫。7月29日,苏共中央主席团通过了剥夺贝利亚全权代表的决议。贝利亚的亲属包括年迈的母亲、岳母、他的妻子、妹妹、儿子在内的20余人被逮捕。


9月12日,苏共中央主席团通过了把贝利亚的亲属迁出格鲁吉亚的决议。


9月17日,苏共中央主席团通过关于审判贝利亚案件法庭的组成、起诉书和情况通报的决议,责成鲁坚科根据主席团会上通过的修正在两周内最后完成贝利亚案件起诉书和检察院通告,提出审判贝利亚及其参加者案件专门法庭组成人员,审判不许外人参加,秘密进行。


12月10日,苏共中央主席团通过经主席团修改的检察院关于贝利亚案件的通告,12月17日在报上公布;批准检察院的起诉书;批准由科涅夫担任审判庭主席,参加审判庭的有全苏工会理事会主席什维尔尼克、最高法院第一副院长塞丁、莫斯卡连科将军、莫斯科市委书记米哈伊洛夫、莫斯科高等法院院长格罗莫夫、内务部第一副部长卢涅夫、格鲁吉亚工会主席库恰瓦。这些人中只有塞丁和格罗莫夫是律师和法院工作人员。


案件从1953年12月18日开始审判,23日结束。


12月24日,鲁坚科和克鲁格洛夫向苏共中央报告了审判及执行结果,贝利亚及其他6人被枪决。


可以说,从档案中很难看出贝利亚反党、反国家的具体罪行,贝利亚作为苏共一名党员,在党内并没有按照党章和党的规程处理;交付法庭审理,更没有严格按照法律程序进行,少数人的密谋就可以决定一个人的命运,不要说他还是党和国家的第二号人物。有关贝利亚的罪名,对他的起诉和审判的一切程序和细节,都由苏共中央主席团决定。


不能说贝利亚就没有夺取最高领导权的图谋,但至少从现有的材料中没有发现他夺权的直接证据


斯大林之后的新班子是马林科夫、贝利亚和莫洛托夫三巨头执政,但由于莫洛托夫在斯大林晚年失势,重新出台只管外交,所以,实际上是马林科夫、贝利亚、赫鲁晓夫的三足鼎立。马林科夫既是政府首脑又是党中央主席团第一名委员,应是第一把手。但他长期在斯大林手下工作,是一个典型的行政官员,独当一面、坚定果断地处理问题的能力却比不上贝利亚。在斯大林死后的一段时间,马林科夫、贝利亚、赫鲁晓夫形成了三人联盟。


曾有人说,贝利亚把一个内务部的师调进了莫斯科。据俄罗斯学者研究,那个师一直驻在原地未动。


赫鲁晓夫在中央全会上解释为什么要逮捕贝利亚时说:“对于这种奸诈小人只能这样做。假如我们略微早一点对他说,他是个恶棍,那么他会除掉我们。他会这样做的……他会下毒,他也做得出一切卑鄙下流的事情……我们认为,如果他得知在会议上将讨论有关他的问题,那么结果可能是这样:我们来参加这个会,而他将会鼓动他的那些亡命徒,天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实上,贝利亚被逮捕后内务部的干部没有任何反抗的表示,相反贝利亚的副手立即向中央表示了忠心。


看来贝利亚的改革尝试,应该是他被猜忌的主要原因。这些重大决策,使他的作用日益显赫,而使马林科夫、赫鲁晓夫等相形见绌。


主席团内的其他成员站在了赫鲁晓夫和马林科夫这一边,也并不奇怪。一方面是大家对斯大林时期利用内务部和国家安全部门任意剪除异己,记忆犹新,忧心忡忡,大家对贝利亚存在着极大的怀疑与戒心。另一方面,贝利亚对人态度粗暴,使用威胁手段,得罪了许多人。


值得注意的是,贝利亚被处决后,他所倡议的大多数措施如平反冤假错案、反对斯大林的个人崇拜、恢复同南斯拉夫的关系、推进德国统一等,并没有被否定,贝利亚之后的领导人在一定程度上继续执行。(来源:南方周末)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