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岁军”38军的成名之战:德川战役

谢永华 收藏 1 242
导读: 中国军队对三所里和龙源里的占领,震动了联合国军的整个战线。联合国军的大后方关键部位的丢失使徘徊于清川江北岸的美军第二师、第二十五师、第二十四师和英军第二十七旅、南朝鲜军第一师以及土耳其旅残部全部陷入了中国军队的包围之中。这时,联合国军西部战线最高指挥官、美军第八集团军司令沃克才真正体会到,使用土耳其旅去堵右翼缺口的决策是个多么轻率的动作。而现在沃克手中惟一可以机动的部队仅有位于顺川的美骑兵第一师了。但由于假仓里方向传来"发现中国军队向顺川运动"的报告,沃克便完全陷入了一种极度困难的境地:预备队的投入如今已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国军队对三所里和龙源里的占领,震动了联合国军的整个战线。联合国军的大后方关键部位的丢失使徘徊于清川江北岸的美军第二师、第二十五师、第二十四师和英军第二十七旅、南朝鲜军第一师以及土耳其旅残部全部陷入了中国军队的包围之中。这时,联合国军西部战线最高指挥官、美军第八集团军司令沃克才真正体会到,使用土耳其旅去堵右翼缺口的决策是个多么轻率的动作。而现在沃克手中惟一可以机动的部队仅有位于顺川的美骑兵第一师了。但由于假仓里方向传来"发现中国军队向顺川运动"的报告,沃克便完全陷入了一种极度困难的境地:预备队的投入如今已经没有意义,惟一可以做的事情,就是让已在包围圈中的部队赶快撤回来。


11月29日早上,麦克阿瑟在东京发表了一个声明,称:"由于共产党军队大举南进,难以指望韩国战争早日结束。"联合国军开始向清川江南岸大规模地撤退。联合国军撤退的目标是顺川、肃川、成川一线,这里是朝鲜国土东西间最狭 窄的蜂腰部。从地图上看,联合国军向南撤退只有四条路可以走,这也是联合国军北进的四条路,其自西向东依次是:博川至肃川的公路,价川经新安州至肃川的公路,价川经龙源里至顺川的公路,还有一条就是价川经三所里至顺川的公路。 美军与中国军队和南朝鲜军队不一样,他们庞大的机械化部队行动必须依赖公路。 最西边的美第一军迅速由清川江北岸撤退至新安州地区,美第九军也收缩至价川地区。为迅速摆脱中国军队越来越猛烈的压缩,美军遗弃了大批装备器材,一路沿着价川经新安州方向撤退而来。在三所里、龙源里,他们在飞机和坦克的掩护 下,向中国军队已经占领的阵地实施了猛烈的攻击,力图尽快打开向南撤退的通 路。沃克将西线被围困的部队撤出的惟一希望寄托在一个设想上,即:三所里、 龙源里的中国军队也许是一支仓促穿插到这里的部队,其兵力和防御纵深都应该 很薄弱,兵力和火力占优势的美军打开通路虽然是个麻烦,但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就在麦克阿瑟含糊地承认联合国军北进计划彻底失败的那个早上,美第二师司令部跑进来一个浑身是血的土耳其兵,他上气不接下气地报告说,他是土耳其旅补给连的,他们连队在沿顺川至价川的公路往北前进的时候,在青龙站附近遇到了大批的中国军队,全连遭到突然袭击,现在已没剩几个人了。




美第二师师长凯泽意识到:切断退路的中国军队可能不会是一支小股部队。 美第二师白天受到的南北夹击令凯泽师长印象深刻。中国军队在他的正面连续不断地进攻使第二师的战斗力已经减少一半,尤其是步兵营,有的营人数减少至20 0-250人,而有的步多连甚至只剩下了20多个人。即使如此,凯泽也不敢放弃节节抵抗的战术,因为不这样,第二师就真的要溃散了。听了那个惊慌的土耳其兵 的报告后,凯泽决定派一个宪兵班先去南边探路,但自从这个班出发以后,凯泽师长就再也没听到他们的消息。8时,正不知该怎么办才好的凯泽接到了美第一军 司令米尔本将军的电话:"情况如何?"凯泽回答:"不好,甚至我的指挥部也 受到袭击!"米尔本说:"实在不行,就向我靠拢吧,走我们这里也许安全些。"


美第二师担负着整个战线右翼的掩护任务,怎么能够弃全线于不顾往西跑? 再说,又怎么能在这时候听一个不是自己直接上司的人指挥呢?凯泽师长决定亲自到军指挥部去一趟。他是乘吉普车去的,军指挥部在军隅里西四公里的地方。 凯泽到了那里,才发现军指挥部里根本没有人,只有一个趴在地图上紧皱眉头但什么也决定不了的作战部长。凯泽在这张军指挥地图上看了看自己师的作战区域,并决定以此为指令,于是乘车往回走。吉普车上了公路才发现,公路上挤满了撤退下来的辎重车辆,吉普车根本通行不了。于是凯泽临时改乘直升机。在直升机 顺着公路向师指挥部飞去的时候,凯泽看见飞机下的公路上有数千难民在向南黑 压压地蜂拥而去。凯泽根据自己的战场经验认为,凡是出现难民的时候,中国军队肯定还没有到来,因为战争中的常识是,难民的逃难总是在军队之前。


后来的事实最残酷地向凯泽师长证明,他看见的那数千人的人流,根本不是什么难民,恰恰是正在南下准备切断他的退路的中国军队。步行行军的中国士兵 军装标志不明显,在艰难急促的奔跑中又根本无法顾及军容,这使美军的侦察判 断一错再错。既然认为中国军队的主力还没有到来,美第二师还是有时间沿着价川至顺川的公路撤退的--在直升机上,凯泽师长这样决断。战后,凯泽余生每当想起这一幕时都为自己的愚蠢后悔不已。之后派出的坦克排也是一去不复返。这时,第二师正面的压力越来越大,心情焦灼的凯泽师长又派出了一个侦察连去探查问南撤退的道路,侦察连进到青龙站附近受到突然出现的中国军队的袭击,当美第二师九团的一个增援连队找到这个侦察连的时候,侦察连全连活着的官兵 只剩下了20多人。为了给向南撤退的美军杀开一条血路,美第九军29日全天向中 国军队展开了全面的猛攻。但是,令他们意外的是,中国军队出奇地顽强,它根本不是想象中的一股小分队,而是一支精锐的大部队。


这支精锐的部队就是快速地穿插到三所里,并且"像钢钉一样钉在那里"的中国第三十八军-一三师。凯津师长派出的侦察连在龙源里遇到的就是-一三师 三三七团的一营三连。三三七团以三连为前卫于29日凌晨4时占领龙源里的时候,正好一队美军的车队通过这里,在连长张友喜的带领下,三连立即向美军发起攻 击,战斗结果是,击毁汽车匕辆,俘虏美军15人。经过审问,知道他们是美骑兵第一师五团的先头部队。战斗过后,出现了暂时的寂静,于是中国士兵们开始吃 从美军汽车上缴获来的食品。大大亮了之后,哨兵说有敌情,张友喜顺着公路向北看,逐渐看清了,是一辆吉普车和几辆大卡车组成的小型车队。等车队走近了,三连以突然的出击没费什么力气就解决了战斗。令中国士兵兴奋的是,美军车队这次运的不再是难喝的"威士忌",而是面粉和牛油!三连的士兵没高兴多一会儿,大批的美军来到了。


29日白天一天美第二师九团的攻击,都是以坦克为前导,于是,这天的阻击实际上是中国士兵用血肉身躯与钢铁坦克的搏斗。三连三排一名叫做徐汉民的士兵用手榴弹把一辆坦克的履带炸断了之后,没过多久,发现被自己炸断履带的那辆坦克又"活"了。原来美军的坦克驾驶员钻到坦克下,居然把这辆坦克修好了。徐汉民一看冒了火,追过去跳上了那辆坦克。其他的中国士兵一看到这个情景, 大声地喊:"有种!好样的!"徐汉民在美军坦克上不知道如何下手。中国土兵打坦克的知识极其有限。坦克带着这个中国士兵开出去100多米远,叫好的中国士兵这回又担心了,大喊:"快回来!快回来!"这时,只看见徐汉民突然从坦克上滚下来,接着就是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原来徐汉民把一捆手榴弹塞进坦克的炮 塔里去了。就在-一三师于三所里、龙源里阻击南逃美军的时候,彭德怀命令西 线全线的中国军队向美军猛烈地压缩攻击。在以价川为中心的方圆十几公里的范 围之内,中国军队分成无数支部队,将美军分割开来,使价川地域成为世界战争 史上规模巨大的血流之地。第三十九军各师凶猛地压向军隅里,顽强地突入美军 临时构筑的防御阵地。美军士兵惊慌地看见一个中国士兵端着机枪站立着向他们射击,士兵在身受数弹的时候依旧不倒;这个中国士兵叫杨玉鼎,隶属-一七师 三四九团。-一七师三五零团的前卫连追到一个叫做三浦里的地方时,迎头遇到从军隅里逃出来的一队有坦克和飞机掩护的美军。三五零团的中国士兵根本忘却了自己生命的安危,排长颜怀有跑上公路,拦住美军的退路。其他的中国士兵也 都像他那样,他们把美军士兵赶进一片稻田里进行了围歼,结果这股美军没有一个人逃出厄运。第三十八军的-一四师突破了土耳其旅的防线之后,奉命不顾当面之敌迅速向三所里方向前进,向顶着巨大压力的-一三师靠拢。-一四师顽强而迅急地突进,终于靠近了龙源里。


他们就是美第二师师长凯泽在直升机上看见的那数千"难民"。第三十八军 -一二师于29日16时到达凤鸣里。在这里的美第二十五师拼死阻击。经过残酷的战斗,两个小时之后,-一二师占领了凤鸣里。第四十军-一八师冲破美军的拦截,占领了军隅里,一直追击到新安州地区。拂晓的时候,年轻的师长邓岳被头 顶上飞来飞去的美军飞机弄得很不耐烦,因为那些飞机通过大喇叭反复向地面用 英语和朝鲜语喊着什么。邓岳问翻译:"飞机上没完没了地在喊什么?"翻译听了一会儿,说:"它在通知美军和南朝鲜士兵,一律到平壤集合。"


第四十军-一九师奉命直插青谷里。这是位于龙源里以北的一个公路要地。 -一九师是正面攻击美军的部队,他们向三所里和龙源里的逼进,证明美军已经 被压缩成一团了。公路被美军丢掉的汽车、坦克和大炮堵塞,冲在最前面的六连 在一个铁路隧洞附近发现了300多辆美军汽车和坦克聚集在那里。中国士兵用缴获 的美军火箭筒打中了一辆油车,隧洞附近顿时大火冲天,火光把夜色照得白昼一 般。在猛烈的射击之后,中国士兵冲上公路,公路上美军尸体密集,那些活着的 美军士兵四处逃散。这时,公路前面突然枪声激烈,那里是青谷里西,也就是被 三十八军占领并且顽强阻击的阵地--松骨峰,向南撤退的美军到了被第三十八军堵截的松骨峰就没路可逃了。松骨峰,北朝鲜西部的一个极其普通的小山头, 但由于在这里发生的事情被一位中国作家写成了通讯,所以中国很多很多的成年 人今天依然知道松骨峰,知道在那里发生过中国士兵和美国士兵殊死的搏斗。


1950年11月30日,是这个叫做松骨峰的地方血肉横飞的日子。虽然松骨峰在 中国作家的通讯里长满了青松,但事实上松骨峰是个半土半石的小山包。松骨峰 位于龙源里的东北,与三所里、龙源里形成鼎足之势。它北通军隅里,西北可达 价川。其主峰标高288.7米,从山顶住东延伸约100多米就是公路。坚守松骨峰的 中国军队是第三十八军-一二师的三三五团,团长是刚打完飞虎山阻击战的范天 恩。范无恩的三三五团注定要在朝鲜战场上不断地打恶仗。


当第二次战役开始的时候,三三五团依!日还在执行"诱敌深入"的任务。 这个团的官兵在范天恩的率领下,在飞虎山对北进的联合国军进行了顽强的阻击,之后他们边打边撤,当军主力已经开始攻击德川时,三三五团还在距离德川100 多公里远的花坪站阻击北进的一股美军。当天晚上,范天恩接到新的命令,命令仅有一句话:向当面之敌发起攻击。这时,与师里联系的电台坏了,范天恩立即 在地图上找前进的路线,决定就朝那个叫做新兴里的地方打。这时,第四十军的 一个参谋找到他,说是来接三三五团阵地的,从第四十军指挥员的口中,范大恩 才知道第二次战役第三十八军打的是德川。范天恩觉得跟着第四十军,肯定没有什么真正的仗打,不如追自己的军主力去。决定之后,三三五团全团进行了轻装,除了战斗必需的东西外,其他的装备全藏在一个小山沟里,派一个班看守。范天 恩计算一天走60公里两天就可追上主力。三三五团没有向导,全靠一张地图和一个指北针,他们在天寒地冻中开始了翻山越岭的艰难行军。目标只有一个:追上主力,争取赶上仅打。走了两夜,到达距离德川还有十几公里的一个小山村时,包括范无恩在内全团官兵实在走不动了,范天恩命令一个参谋带人去侦察主力部队的方位,同时让部队在村子里休息一下。警卫人员在寻找可以防空的地方的时候,意外地在一个菜窖里抓了十几名南朝鲜兵,一问,原来德川的战斗已经结束。不久,外出侦察的参谋回来了,说主力已经向夏日岭前进了。花天恩立即命令部队继续追赶。在夏日岭附近,三三五团终于追上了刚刚打下星日岭的军主力,范天恩还顺便从躺在公路上的美军汽车里弄到一部电台。这时,-一二师师长杨大易正接到军的指令,让他们立即占领松骨峰。师长正苦于手上已没有可以调动的部队了,看见三三五团来了,杨大易高兴之极地叫道:"真是天兵天将!"杨大 易给范大恩的命令是:直插松骨峰,在那里把南逃的美军堵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