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恶搞进行到底——《再别沙二》

再别沙二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瞄准,

打爆了你的脑袋。


那暗中的枪口 ,

是死神拿的镰刀 ;

手心里的高爆,

在你的身边乱跑。


木箱上的枪手,

静静地在上面沉思;

在沙二的土地上,

我甘心做一颗石子。


那墙角下的匪徒,

不是恶梦,是终结者;

箕踞在阴影中,

用枪声来作镇魂歌。


埋包?找一个包点,

向目标更深处赞叹;

埋下一个炸弹,

在炸弹响声里高喊。



然而,我不能高喊,

悄悄是阴人的符号;

脚步也为我沉默,

沉默是此战的高潮!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撤出了包点,

看爆炸生出云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