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狱 113天 正文 第3章 脱狱计划

hawk735 收藏 1 1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7/


络腮胡胖子向凌伸出手,问道:“伤害?”

“没错,伤害!”凌笑着,在他手上握了握。

“罚金,罚金就可以解决问题!”胖子很兴奋,似乎比他自己获得释放还要高兴。

“但愿是罚金。”凌的心情很好,被捕以来,他第一次心情如此舒畅。

“下面就是勾留,十天,你至少要在警署呆上十天。”胖子张开十指比划,“没关系,这十天很快就会过去。”

“但愿只是十天。”凌望着门外来回走动的警察,喃喃自语道,“这也许是我一生中,最困难的十天。”


果不其然,地方裁判所(地方法院)的裁判官(法官),一见到凌的公文书,马上毫不犹豫便签发了拘捕令——十天拘留。

“这些犯人的信息很准确,”凌瞥一眼自己的拘捕令,暗道,“他们长期和警、检、法打交道,已经对政府那一套再熟悉不过。有的人,甚至已经达到职业律师的水准,决不可轻视。”

“一般是拘留20天,”一旁的翻译提醒他,“在十天期满后,检察官会延长拘留你十天。”

“我没想杀人,他为什么还用‘杀人未遂’的罪名?我可不可以不签字?”凌突然问道。

“杀人未遂是逮捕你的罪名,不是起诉罪名,如果检察官没有足够的证据,他是不能起诉你的。”翻译耐心地解释道。

“我明白了,谢谢你。”凌给翻译鞠个躬,算是表达自己的谢意。不过这时,他似乎真正明白了什么。


回到警署拘留所,天已经完全暗下来。吃着警察给他留的盒饭,心里想着十天内,自己能做些什么。

穴川看他许久,突然问道:“检察官怎么问你的?”

凌没有隐瞒,一五一十将整天的经过全部告诉他。

“明天开始,你就要接受警事调查,不过,你今天选好律师了吗?”

“在法院的时候,他们问我想聘用国家指派(国选)还是私人律师(私选)。”

“你怎么做的?”

“我现在没有钱,所以,只能选国家指派。”

“你现在也可以找私人律师,当然,第一次谈话是免费的。”穴川说着,看看凌的反应,生怕自己那句话让他费解。“日本的司法程序你还不了解,现在,你想不想了解呢?”

“我洗耳恭听。”说着,凌将盒饭从一侧的小窗塞出去。就在这时,穴川扯下一张便签,提笔写起字……


“逮捕,48小时释放?检事、十天勾留、十天延长,起诉?起诉犹豫?不起诉?2个月内裁判?公判?求刑?判决……什么意思?”

“你被警方逮捕后,48小时内,如果他们没有证据,就会把你释放。不过,你已经不存在这个问题了。一旦他们在48小时内,将你递交给检察官。那么,经检察官‘恳求’,裁判所(法院)批准,你会被继续扣留十天,一般都是延长十天——共20天,就是你现在的阶段。20天后,检察官如若不对你进行起诉,就是起诉犹豫和不起诉,那就必须释放你。比如说原田桑就是这样,但是,起诉犹豫是保留对你的处罚。起诉后,裁判所要在2个月内安排对你的第一次审判——就是公判,这主要是检察官宣读起诉你的内容、理由,以及检察官和辩护人对你提问。如果时间来得及,在公判后,检察官还要对你求刑——即恳请法官判你有期徒刑几年,或是罚金、释放。裁判官接受求刑后,一般不会当场对你进行判决,而是等到下一次开庭,大约为第一次开庭后的两周左右,才作出对你的审判。这时,他是判你实刑、缓刑还是罚金,就看你的运气了。当然,你有罪肯定不会被释放的,释放你,那就说明裁判官有释放你的理由——比如说,对方说谎了或是你被冤枉。我这么解释,你能明白吗?”

凌点点头,望着眼前的纸片,默默无语。

“想什么呢?”穴川好奇地问道。

“起诉后的罪名能不能改变?”

“能,但不是绝对的,检察官如果发现这个人的新罪证,一般会追加起诉,而不是改变罪名。”

“我想你没弄清我的意思,我是说,裁判官有没有可能改变罪名?”

“有,除非你被冤枉,或是向上级裁判所控告(上诉)。”

“那就是没有机会喽?”

“有没有机会,要看你自己的表现和律师的表现,在法庭上能救你的人,只有你的律师。”

“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凌有意无意地说着,嘴角泛起一阵微笑。

“你这家伙,又知道什么啦?不过也不奇怪,能念到博士的人,头脑绝对不简单。”

“你怎么知道我是博士生?”

“我不但知道你是博士,而且还知道你是S大学医学部的博士,这所大学的医学部,在日本很了不起啊!”

“你过奖了,我现在既不是什么博士,也不是什么学生,而是和你一样:同生死共患难的朋友。”

“你当我是朋友?”

“你不想把我当成朋友吗?我的日语不是很好……”

“不,不!”穴川摆着手,有些不好意思。“希望我们能成为朋友,这样,以后的日子就好过多了。”

“噢……”凌点点头,心中却暗道,“不管怎么说,我已经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不过,我能否最终躲过这场牢狱之灾,还要看对方的表现。宋彤和郭闻志在调查期间有可能不犯错误吗?不!绝对不可能!他们没有机会都要制造机会将我置于死地,为了达到这个目的该怎么做?如果我猜得不错,最省力气最省事的手法,就是他们一贯使用的战术——说谎和构陷。只要他们能在警官面前保持说谎,并且能让警官持续发觉,那么,我的机会就来了,脱狱计划就一定能够实现……” 对于宋彤能否撒谎,凌并不担心,因为一个习惯于撒谎的人,在遇到自己不想面对的问题时,往往会用撒谎来掩饰自己的尴尬和不安。在调查过程中,宋彤一定会遇到这个问题,所以,她说谎也是迟早的事情,根本没有悬念。关键是,怎么能让警方注意她说谎。“如果警方在调查过程中,发现有前后矛盾存在,那么,他们一定会想方设法搞清这个矛盾。也许出于礼貌,他们不会直接找宋彤澄清问题,而是来找我。一旦,警方向我询问有关宋彤的私人问题,那么,我的推测就会得到证实,警方怀疑她了……”


凌的推测,在第二天的警事调查中便得到验证。松岛将凌牵进审讯室,固定在座椅上后,便开门见山地问道:“今天找你,只是想问问你和宋彤的关系,你们什么时候开始认识的?”

“今年4月11号以后。”凌沉着应对。

“你们以前的关系怎么样?”

“很好,甚至用形影不离便可以概括。”

“后来呢?后来你们发生了什么问题?”

“我们上床了,”凌看着一脸惊讶的松岛,小心解释道,“不过只有一次,就是今年的6月3号,那是个星期天,我面对衣衫单薄的宋彤,没有把持住……”

“她是自愿的吗?”

“我从来不强迫任何人,包括她,不过她会怎么说,我就不知道了。”

“噢……”松岛沉吟无语。

“如果我猜得没错,她一定会说我是强迫她,不过有几个问题,她永远也无法自圆其说。第一,如果我是强迫,事后她为什么不马上报警?当然,她可以解释出许多理由;第二,如果我是强迫,您见过哪位头天遭强暴,第二天还能高高兴兴去迪斯尼乐园游玩的女人?宋彤会是那种没心没肺的人吗?第三,6月5号中午,我们还在一起共进午餐,是我掏钱付帐,地点是本千叶一家中国料理店,店主,是我同学的身元保证人,也曾经多次见过我,并且,付帐后,我们还在一起聊了有一会儿,他还偷偷问过我宋彤是干什么的……”

“不对呀!她说她报过警啦?”松岛突然显得很惊讶,对一旁的翻译说道,“她说她事后找过警察?”

“报过警?”凌也显得很惊讶,“可我直到听您说,才知道她报过警。问题是,警方为什么没有及时立案?为什么一直没有找我?强奸案在日本可是重罪,难道不是吗?她不会想说,日本警方玩忽职守吧?”

松岛没再吭声,而是将凌的口供快速记录在笔记上,斟酌片刻,他又问道:“那你和宋彤因为什么闹掰了?”

“问题就在6月5号晚上,我们上网聊天时,她在无意中给我发来一篇对话框。”

“无意?”

“对!我想应该是无意。不过其中有这么一行字:如果不是因为吕莎在,我肯定会陪你一宿。”

“这是什么意思?”

“这个意思就是说,如果不是因为有第三者在场,她肯定要陪某个人共度一宿。”

“你说的这个人是……”松岛的脸色变得严峻起来。

“就是郭闻志。”

“噢?这番话在日本的未婚女性中,都不可能表达得如此坦率……”

“是这样的,所以,我看了后很生气,也很惊讶,这才发现自己并不十分了解她。也就是在那时,我开始考虑退出,开始想找郭闻志谈谈。”

“你想和他谈什么?”

“我想告诉他,这个女人绝对没有他想象得那么单纯。”

“他相信你了吗?”

“当天晚上,宋彤让我在楼下等她,并苦苦哀求我,希望我不要把秘密告诉别人。”

“你同意了?”

“是的,她无论求我做什么,我都不会拒绝。”

“那后来……”

“谁曾想,在6月6号,也就是第二天晚上,又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故。”

“什么变故?”

“我和宋彤吵架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