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狱 113天 正文 第2章 检事

hawk735 收藏 0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7/[/size][/URL] 原田被释放了。他是在放风时,被警察叫到楼下签了释放通知单。他走的时候,很兴奋,微笑着向穴川告别。 “他因为什么麻烦进来的?”凌靠在铁门上,向穴川低声问道。 “毒品携带,在成田机场被警方当场抓获。” “贩毒?”凌吃了一惊,“贩毒还能被释放?如果在中国,没准他现在已经被判死刑。” “日本就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7/


原田被释放了。他是在放风时,被警察叫到楼下签了释放通知单。他走的时候,很兴奋,微笑着向穴川告别。

“他因为什么麻烦进来的?”凌靠在铁门上,向穴川低声问道。

“毒品携带,在成田机场被警方当场抓获。”

“贩毒?”凌吃了一惊,“贩毒还能被释放?如果在中国,没准他现在已经被判死刑。”

“日本就是这样:没有足够的证据,检察官是不能起诉你的。也就是说,如果在指定的时间内你没被起诉,那么,他必须释放你。”

“噢?”凌沉吟片刻,猛然抬起头,“也就是说,检察官能否起诉一个人,看得是证据,对吗?”

“没错,除非他想换换工作。”

“我明白了……”

“你明白了什么?”

“我明白原田为什么会被释放。”

“难道我讲的日语,你听不懂吗?”

“不,”凌摇摇头,转身在墙上一拍,“原来不是检察官无能,而是原田很聪明。”

“凌桑,麻烦你以后不要讲中文,OK?我听不懂。”

“谢谢你,穴川桑。”凌用日语微笑着解释。

“你这家伙,”穴川叹口气,“谁要是做了你的检察官,肯定非常辛苦。”


穴川的话并没有应验,当晚,凌在吃晚饭的时候,接到第二天有检事的通知。“所谓检事,就是检察官要对你实行当面调查。”穴川耐心地对他解释。凌听得很累,但是,他必须要一字不漏地弄清:穴川究竟要交待些什么。

“对检察官,你千万不要说谎,因为,他们有分辨一个人是否说谎的能力。”

“说谎?我为什么要说谎?”凌瞧着穴川的眼神,不露声色地问道。

“没有最好,如果有,我劝你还是打消这念头。”穴川指着自己说道,“我也是对检察官坦白交待,最终才被宽大处理。”

“检察官不是对你提起公诉了吗?”

“如果我不实话实说,也许就不是现在的罪名。”

“我可以理解,”凌说着,将身体靠向山墙,“这样,检察官也能省不少事情。”

穴川没有马上回答,他瞧着凌,眼神有些怪。凌在心里重新衡量自己那番日语,最终,他确信自己没有弄错语法。


由于检事的原因,所以放风被改在第二天一早。凌和几名犯人随着狱警走进专供吸烟的小屋,隔着与外界相邻的铁丝网,他的头脑在飞快地运算:“见了检察官,我应该注意什么呢?如果他(她)果真有分辨是非的能力,那么,他一定会通过毫不衔接的问话来实现这一判断。也就是说,这些问话在表面上毫不相关,但实际上,它们之间一定有逻辑关系。如果我是检察官,也许我还会分几次重复盘问对手一个问题,对方如果说谎,那么他的回答就不能保持完全一致。所以,见到检察官,才是这场戏的正式开锣。”凌摸摸自己的后脑勺,暗道,“让他(她)相信自己,才是最关键的问题。”

检事从上午9点开始,9点钟之前,凌和其他犯罪嫌疑人被押上警用公交车。车上已经坐满了犯人,由于相互间禁止交流,凌只能从他们拖鞋上的“千叶西”三个字,判断他们是千叶西警署的犯人。绳索将他们栓连在一起,彼此间,相互用苦笑来表示对警方这种做法的无奈。“原来日本警察对自身能力是如此的不自信,”凌暗道,“如果换了中国警察,一副手铐就可以了。”

公交车在街区穿行,这里,是凌生活多年的第二故乡,每一条街道,每一个景致,都是他上学放学,经常通行的干道标志。与以往不同的是,如今他没有了自由,被人用一根绳索,就可以牵来牵去。检察院距离他学校不是很远,甚至,他看到了正在上学的同学。但是,作为一名学生,他却永远也无法走进那间学校了。这是一种痛,一种永远也说不出的痛。


凌和七名犯人被关进检察院地下一层的6号牢房中。狭窄的房间,陌生的环境,彼此间的隔阂,使得牢内最初阶段的气氛并不融洽。没过多久,一名络腮胡子的胖子,终于不甘寂寞,主动和身边人进行攀谈:“你认识XX吗?”他看看这人拖鞋上“千叶西”的标记。

“他关在我隔壁。”

“我和他是朋友,”胖子向一旁挪挪身体,缓解一下空间压力。两个人就此展开话题。

“你是XX警署的?”身边一个嫌疑人低声向凌问道。

“是的。”凌点点头。

“什么麻烦?”

“杀人未遂。”

“噢?你这麻烦可大了,”这人向凌伸出右手,又道,“我叫铃木,请多多关照。”

“我叫凌,中国人,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凌在铃木的手掌上一握,不知为什么,他感觉手掌心十分温暖。

“你是杀人未遂?”胖子突然将谈话重点转向凌,“你这麻烦可大了。”

“可我没想杀人,”凌解释道,“我如果想杀人,徒手就可以将对方弄死。”

“没想杀人就好,”胖子扭脸望向凌身边的铃木,“铃木桑,没有杀人动机,是不是可以改成伤害罪?”

“是的,”铃木点点头,“如果是伤害,也许交了罚金就可以被释放。”

“噢?”凌的指尖微微一颤,“真是这样吗?”

“对呀!”胖子笑着摇摇头,说道,“一个伤害罪,你还想坐几年牢?”

“可我拿刀了……”凌叹口气,说道,“这恐怕……要有麻烦。”

“你拿刀了?”胖子和铃木瞪大眼睛,相互对视一眼后,沉默了……“这下可麻烦了,怪不得警察要告你杀人……”

“有什么解决办法吗?”凌冷静地望着二人,内心中,反而觉得机会要来了。

“律师,你的律师也许会有办法。”铃木在一旁若有所思。

“还有,”胖子一本正经地提醒他,“你千万不要在认罪书上签字,对于你自己拿不准的问话,千万不要轻率回答,最好是不要回答。”

“就这么简单吗?”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杀人未遂和伤害,它们只是一层纸的关系。检察官说你是什么,你就是什么。”胖子站起身,拍拍凌的肩膀,“加油啊!全看你自己了。在日本,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的确,在日本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没过多久,凌就被警察牵着,送进X楼的检察官办公室。

枯木检察官是个年轻人,圆圆的脸,带着副金丝边眼镜。他的年纪不大,至少在凌看来,与自己也相差不到几岁。但是,他阴沉的面容,给人感觉出这是位难缠的角色。果不其然,他对面前的林看也不看,将一束卷宗摔在桌面上,恶狠狠问道:“你自己看看,都对人家做了些什么?”

“她怎么样了?”凌轻轻瞥一眼卷宗上露出的相片,那是宋彤受伤后,被拍摄的面部照片。

“你居然还关心她怎么样?你好好看看……”说着,枯木指着一行医院诊断,“.……头顶部左侧切创伤,左眼睑切割伤,左眼角外伤,双眼眶部皮下血肿、气肿,左手无名指切割伤,左手手背切割伤……她差点死在你的手下,你还有脸问她怎么样?”

“对不起检察官先生,”凌赶紧接过话题,“我当时头脑不太清醒,所以,我才想知道她到底怎么样。既然没事,我也能放心了。”

“你怎么知道她没事?”

“我是外科医生出身,她有没有事,你一说她的伤,我就知道了。当然,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以后她会对别人解释看东西重影,甚至,她也会对您这么说。”

“你这家伙还有良心吗?”

“我有没有良心,她最清楚,”凌说着,眼圈红了,“不管怎么说,我把人给伤了,也没打算逃避罪责。既然她没事,我就放心了。”

“你说得这么轻松,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很难相信是你干出的这种事,真的很难。”

“您认为我在给自己脱罪,是吗?”凌摇摇头,痛苦地说道,“实际上,我真地不知她伤势如何,也没有人告诉我她伤成什么样子。这两天,我一直回忆和她认识以来的点点滴滴……”

“你和她认识多久了?”

“我和她是今年4月11号以后相识的,也许,您听说过我和她有着不寻常关系,可是她没对你说,对吗?”

“你和她有什么关系?”

“检察官先生,一个女孩子,想要维护自己的声誉,无论她怎么做,都可以理解,对吗?”

枯木点点头,问道:“这么说,你很爱她喽?”

“我不否认这一点。”凌回答得很平静。

“那么,她让你死你就死喽?”

“也许吧!”

“那么?你现在为什么不死呢?”枯木冷笑道,“你现在死了,不是一切都解脱了吗?”

凌没有回答,低头沉吟不语。

“像你这种情况我见多了,由爱生恨,最后发展成杀人和自杀……”

“对不起检察官先生,我并没说自己想自杀,也没说自己想杀人。”

“你不是说,她让你死你就死吗?怎么还否认呢?你的话里,前后充满着矛盾,所以,你在撒谎!”

“对不起,我并不觉得她让我死和因爱生恨有什么逻辑关系,我始终也没说自己恨她。我想,您一定弄错了我的意思。”

“那么你爱她对吗?”枯木追问道。

“我不否认。”

“也就是说,她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喽?”

“曾经是这样。”

“那好,请您在这里签字吧!”枯木说着,又将一份卷宗丢在凌的面前,这是份认罪书。

“对不起先生,请您注意我的话,我是说‘曾经’。”

“你想说什么?”

“也就是说,我和她所有的事情,从今天开始,警方就会正式介入调查,对吗?”

“已经开始了!”

“那好,”凌微微一笑,说道,“也就是说,无论谁撒谎,都要为此付出代价,对吗?”

“没错!”

“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凌点点头,将后背靠在椅子上。

“你这家伙想说什么?看来,你想打什么鬼主意?”

“我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还能打什么鬼主意?”凌不蕴不火地解释道,“如果我希望法律还我一个公道,那么,我最好的行动就是用实话实说来配合警方工作,对吗?”

“你不要总对我提问,到了这里,是我审你,而不是你来审我,希望你注意这一点!”枯木的语气变得色厉内荏。

“是的,我明白……”凌低下头,心中悸动却有无限凄凉,“我终于可以洗脱被他们泼在身上的污水了,可是,我付出的代价也实在是太大了……宋彤,有本事你也对警察撒谎,看看你有没有骗过警方的本事!”


“你为什么要拿刀?”枯木打断凌的沉思,追问道。

“我可以不回答这个问题吗?”

“当然,这是你的权利。”枯木将手中的笔记翻到下一页,“那么我换个问题:你为什么要拿刀对着郭闻志?”

“郭闻志?”凌心中暗道,“他终于出场了,不知道这回,他会怎么配合宋彤来陷害我?”

“你还是不想回答,对吗?”

“不,我原本也没打算用刀对着他。”

“可你这么做了!”

“可我也不能否认结果!”

“结果?你不是头脑不清醒吗?怎么会知道结果的?”

“那是后来,至少,我没伤害到郭闻志,对吗?”

枯木沉吟不语……许久,他狠狠瞪了凌一眼,将手中的笔记抛到桌面上,说道:“今天的调查就到这吧!你回去后,要认真反省!”

“是,我明白!”凌伸出双手,让警察给自己戴上手铐,可就在转身的一瞬间,他却发觉枯木的眼神有些不对,“他在怀疑我吗?不对呀!我说的全是真话啊?难道……”至于难道什么,他也不清楚,不过凭直觉的反应,他认为这件案子比他想象的,要复杂得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