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河传说 第一部 北凉英雄传 第八十八章 不能失去的东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1/


北凉城一个宁静的清晨,慕容秋雪挎着篮子打开了大门,只见两个百姓打扮的人迎面走了上来,一起行礼,“秋雪姑娘有何吩咐。”秋雪冷冷的看了他们两人一眼,“我要去买些蔬菜水果。”“姑娘小心,暗骑营的人贼心不死,可能伤害姑娘,以防万一,还是姑娘开出清单,让我们去代劳好了。”“好。”慕容秋雪从篮子里拿出“购物清单”,“请两位按照清单上的条款购买,我这里有钱……”“怎么能要姑娘的钱呢?这点小事,我们就行了。”其中一个人向后一挥手,一个家丁摸样的人跑了过来,“这是清单,按照上面的买,一定要买全城最好最新鲜的蔬菜水果,要是敢拿次货充数小心你的脑袋。”“是,是。”家丁接过篮子飞快的跑了出去。“有劳了。”慕容秋雪微笑着一行礼,然后悠然回到府邸内。

慕容秋雪刚离开,这两人就退了下去,在旁边一处房屋里向一个军官模样的人仔细报告,军官点了点头,“这个女人绝不简单,要不然暗骑营的人也不会盯住她不放了,她知道我们在以保护为名软禁她,但是还能泰然自若,就这份镇定别说女子,男人也未必有。”“大人请放心,我们已经在四周派遣了几个神射手,如果她敢飞鸽传书的话我们就把鸽子射下来,反正她现在不过是瓮中之鳖,能起什么作用?”“话不能这么说,好歹是世子的恩人,得以礼相待,不许动粗,否则世子怪罪下来就不好办了,更何况她还是秦中鹰将军的女人,可得罪不起。”军官命令……

夏龙飞现在的心情是格外的舒畅,现在他大部分时间都跟各部的头脑在一起商议国家大事,而夏天行则由于身体原因连日常的事务处理都困难了,北凉的一切收归囊中只是迟早的事情,但是他还有一个隐患,那就是在关外北安府的精兵强将,这是一支北凉军中实力最强大的军队,不仅如此,利用北安府的贸易完全可以自给自足,而领导者却是唯一一个能够威胁他地位的人。任何可能威胁自己的人,必须除掉,这是夏龙飞的想法,一无所有的日子过够了,当拥有了一切的时候绝不允许得而复失。

夏天行躺在病床上,无力的看着天花板,脑海中回忆着昔日那些光辉的战绩,但是无论如何叱咤风云,现在的他只是个奄奄一息的病人,最需要有亲人在他身边照顾,可惜夏龙扬和夏龙燕远在关外,而近在咫尺的夏龙飞则一次也没来看过他。“内侍。”夏天行用尽全力大喊,一个内侍急忙跑了过来,“王爷有何吩咐,要传大夫吗?”“不用了,大夫恐怕也无能为力了,叫龙飞,龙扬,龙燕他们3个来吧。”“是。”内侍急忙跑了出去。不一会儿夏龙飞就赶了过来,“父王。”龙飞快步走上去,握住病榻上夏天行的手,“飞儿啊,你来了,来了就好。”夏天行挣扎着坐了起来,“你的病都好了,但是我却变成了这个样子。”“爹,别这么说,你会好起来的。”“国事处理的还顺利吧。”“爹,你就别担心国事了,我一切都处理好了,诸位臣公也都各司其职,您就不用担心了。”“他们的话以后只能相信一半,记住,如果只靠他们治理国家,你永远不会知道这个国家的真实情况,当年龙扬就是为了了解国家的真实情况才毅然投军,从一个士兵做起。”夏天行咳嗽了两声,“军中有各式各样的人,来自各地,了解各地民情,就是这个国家真实的缩影,我最担心的就是你长期在高层处理国事却不了解下面真实的情况,这一点,龙扬确实比你强一些。”夏龙飞身体微微一震,没有说话。“军务尤其要注意,你处理政务的时间比较长,我相信不会出大问题,但是军队不一样,处理不好,北凉军这支最强大的军队就有危险了,还有,西域的星月帝国,这个国家我是一直在提防的,必须加强北安府的军力有效吓止住他们的扩张,这比全面开战要好的多,这点上,要多依靠龙扬和他那些手下。”“我知道了,爹。”“告诉龙燕,我以北凉王的身份恢复她郡主和将军的地位,龙扬,龙燕,他们什么时候能回来?”“爹,您放心,我会立即通知他们,您好好休息吧,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夏天行摆了摆手躺下闭目养神,夏龙飞行礼后转身走了出去。

“世子,世子。”一个内侍急匆匆的追了上来,“什么事?”夏龙飞转头问。“世子的病听说是被一位女郎中给看好的,如果世子能让那位郎中来给王爷……”“能来的话早就来了。”夏龙飞叹了口气,“都怪暗骑营,成天要查人家的底,要抓人家,我派人保护她没多久,她就失踪了,要不,我不早就叫她给父王看病了,眼下我的人也在四处寻找她,只可惜一直没找到。”夏龙飞转身离开,只留下内侍在那里发呆……

一出府门,夏龙飞的表情冷峻了起来,“叫他们看好秋雪姑娘,不能让她外出或者跟任何人有联系,也不许任何人接触到她,如果遇到万一的情况,在不伤害她的情况下可以动用武力。”“是。”一个亲兵飞速跑去报信。“叫马忠鸣将军到议事厅,有要事相商。”

马忠鸣快步走进议事厅,本来他正在休假中,但是听到有要紧的事情便不顾年世已高,跑了过来,只见夏龙飞正在和大臣商讨事情,见到马忠鸣来了,急忙把他请进来,然后对其他大臣说,“我有要事跟马将军商讨,你们先去客房稍做休息,稍后再谈。”几个大臣急忙向两人行礼后退下。夏龙飞拉着马忠鸣坐了下来,“世子太客气了,要马某做什么下道命令就可以了,马某万死不辞。”“马将军为国效力多年,这点礼数是应该的。”夏龙飞亲手端过一杯茶来,马忠鸣诚惶诚恐的接了过来。“将军镇守长城防线对那里的情况一定很了解。”“了如指掌,世子有什么想知道的?”马忠鸣自信的说。“我要封锁长城防线。”夏龙飞冷冷的说。“封锁?”马忠鸣吃了一惊,“现在我们跟星月帝国的交易不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吗?一旦封锁长城防线,那商路就中断了。”“我知道。”夏龙飞面露难色,“但是事态紧急啊,星月帝国跟我们名为交易,实则探察我们的情况,现在我得到消息,他们准备趁我爹病重的时候大举进攻我们了。”“那应该立即通知北安府,以马云鹰和尚志中两部抢先进攻他们,试探敌人的军力。”马忠鸣胸有成竹的说。“原来将军也是仰仗北安府啊。”夏龙飞故意流露出一丝失望,“世子这是什么意思?”“目前我北凉军早已经忘记了战斗,把全部希望寄托在北安府上,诸军认为只要北安府在就可以高枕无忧了,但是北安府坚固,易守难攻,万一战时不利,他们可以固守,而敌人则完全可以绕过北安府直接进攻长城防线,那时?”“世子放心,末将这就去长城防线整顿军力,防务,任何敢来犯之敌必然歼灭之。”“记住,我说的是封锁,即使北安府的人也不能通过,这次星月帝国是否进攻还未定,对于近几个月做生意做的都快忘记打仗的北府军来说也是个锻炼的机会,让他们先体验一下如何孤立无援的作战,提醒他们不要忘记了西线的防务,这次的行动我会对外宣称这是军事演练,也确实是一场军事演练,万一,不,不是万一,是将来一定会出现这种情况,更何况现在王爷病重,更要提防着点。”“国虽强,忘战必亡,世子居安思危果然英明。”马忠鸣恍然大悟,“我这就动身前往。”“兵部的命令随后就到,将军可先行准备。”“是。马忠鸣告退。”马忠鸣一行礼,退出了议事厅。马刚离开,兵部尚书孟国忠就到了,夏龙飞直接开门见山的说,“孟尚书,我安排在长城防线和北安府进行一场大规模的军事演练,草案已经定好了。”孟国忠接过草案,不禁吃了一惊,“世子,军事演练这个应该是兵部的事情,各部的演练早有安排,临时增加一场如此规模的演练王爷知道吗?”夏龙飞的脸稍微有些扭曲,“王爷病重,北凉的军政大事暂时由我全权负责,眼下要封锁王爷病重的消息同时也要震慑星月帝国,来一场军事演练是必要的。”孟国忠看了看夏龙飞坚定的眼神,不敢再说什么,行礼后退了下去。

大厅之上只剩下夏龙飞一个人,他贪婪的坐在王爷平时坐的位置上长吁一口气,面露喜色,“出来吧,别躲了。”夏龙飞话音刚落,一个女人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正是唐馨,“你来这里做什么?不是叫你去盯着秋雪吗?”“为什么要封锁长城防线?”唐馨责问,“防止龙扬和龙燕回来吗?爹爹现在这种状态想见他们一面,你为什么要阻止呢,你已经是世子了,还担心什么呢?”夏龙扬盯着唐馨看一会儿,“我从出生起就一无所有,一个空的世子头衔,随时可能病故,我羡慕龙扬,真的,虽然他没有世子的头衔,但是他懂得带兵,武艺高强,还有一班可以同生共死的好兄弟,只要我一死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拿走那些本来就不可能属于我的东西,但是现在我没死,而且还会很好的活下去,我要夺回那些本来就该属于我的东西,谁也别想染指。”夏龙飞面露凶光,唐馨吓得退了一步,她简直已经不认识这个被她照顾了10年的丈夫,那个体弱多病,内心坚强,待人温柔的人不见了,取代的是一个权利欲和野心都大的惊人的人。“去以保护为名住进秋雪的府上,盯紧他,北凉的情报一点也不能让她泄露出去。”夏龙飞冷冷的命令,随即换了一种口气,温柔的说,“你是我最信任的人,帮助我去夺回属于我的东西。”唐馨没有说话,默默的走了出去,从他嫁给这个人起就豁出了一切,现在也不可能回头了,如果夏龙飞走的是一条不归的路,那么唐馨将陪他走到底。

一只信鸽落在北安府内,秦中鹰从信鸽的腿上解下了竹筒,从里面抽出信纸来扫了一眼,脸上立即露出了得意的笑容,秋雪被控制住是他意料之中的,不过可惜他还有一个消息来源,那就是在暗骑营的燕飞,这个被招回去的人现在正好成为了他们在北凉的情报来源,而且暗骑营是连夏龙飞也无法染指的地方。“将军,这封信是不是跟其他的一起处理啊?”负责的士兵问。“这里没有收到这封信,明白吗。”秦中鹰厉声说,两个士兵对视了一眼,恍然大悟,“是,那今天往来的紧急公文已经全部整理完毕了。”“好。”秦中鹰点了点头,“你们明天就轻松了,可能有一段时间不会再有飞鸽传书了。”秦中鹰转身离开,“明天睡懒觉。”一个士兵说,“既然秦将军说明天不会再有那就肯定不会有了。”……

疾风口关下,北凉军的校尉孙云和陆英正在歇斯底里的叫喊,“我们是奉命运送给养去北安府的,现在完成任务奉命回来,快开城门。”,但是无奈关口紧闭,上面的士兵则严阵以待,“陆英,出什么事了,5天前还好好的。”“我也不知道,没有得到什么消息啊。”“看样子是没打算放咱们进去,实在不行咱们先回北安府好了,在那里等消息。”两人正在讨论,疾风口关上,出现了马忠鸣的身影,2人一见,急忙下马行礼,“孙云,陆英。”“末将在。”“眼下敌人正大举进攻我们,为了防止敌人绕过北安府进攻长城防线,我军正在严阵以待。”两人大吃一惊,“马将军,我们并没有得到通报,请先开门让我们进去。”“城门已经封闭,现在的长城防线是最高战备状态,为提防奸细任何人不得通过,你们两人不想风餐露宿就返回北安府吧。”孙云和陆英两人面面相觑,但是他们也知道,马忠鸣如果说封锁了长城防线,那是连蚊子也飞不过去的,而跟这个固执的老将军也是不可能有任何通融可说的,2人无奈,只好掉头返回北安府。

“我爹病重?”夏龙扬一脸的焦急,“没错,这是燕飞传回来的消息。”秦中鹰则面无表情。“为什么没有人通知我?”夏龙扬愤怒的一拍桌子。“因为有人根本不想你知道。”秦中鹰回答,“这两天北凉没有任何通信往来,而长城防线进入了最高戒备状态,已经封锁,连负责运送物资而返回的孙云,陆英两人都无法通过被迫回到北安府,兵部只有一个最简单的公文,说进行军事演练其他一概不提。”“我必须带龙燕回北凉城去。”龙扬站起身来,“马忠鸣不至于连我们都会拦下来吧。”夏龙扬站起身准备往外走,“之所以由马将军守护就是因为他是个最固执的将军,一旦命令下达,会一丝不苟的执行,恐怕他已经得到了禁止任何人通过的命令,况且你身为北安府镇守使,大军调动之时擅离职守,这一条罪就够处斩的了,想必也有人在等着你强行闯关,然后军法处置你。”夏龙扬的脚步停了下来,“是我大哥?”“还能有谁?”“为什么他要这么做?”夏龙扬咆哮起来,“我没有任何想跟他争王位的意思,只是想在爹病重的时候去看他一眼,那是我爹!”“关键不是你有没有去争王位的想法,而是你有没有这个实力,如果你有,那么不管怎样,你都是他争夺王位的对手。”秦中鹰冷冷的说。夏龙扬的脸有些扭曲起来了,“我14岁离开家投军,跟我爹就只见过几次面,我无法像大哥一样在他身边帮忙,我行我素的在外面让他担惊受怕,现在他病重,我还不回去陪陪他,那我这个儿子白养了,无论如何也要见他,即使是带兵突破长城防线。”“如果你想见他,那么我给你指条路—我来时候的路,或许比长城防线绕远一些,但是是唯一可以到北凉的方法,把北安府防务交给宇文忠,然后,弟兄们陪你回去看爹。”秦中鹰斩钉截铁的说,“我和我妹妹就够了。”夏龙扬沉思了一下,“如果我大哥真要对我下手的话,那么你们跟着我有很多危险。”“你不能失去你爹,我们也不能失去你。”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