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海军旗帜小考

罡龙驭天 收藏 2 1187

北洋海军-近代中国的一个全新军种。表面看来,它是封建落后的中华帝国分娩而出的产物,而骨子里却是真正的欧洲海军血统。北洋海军人才济济的军官队伍,首屈一指的铁甲舰、巡洋舰、鱼雷艇以及武器装备,固若金汤的炮垒、设施先进的海军基地,内容完备、擘画详尽的朋《北洋海军章程》,无一不是从西方学习、购进、借鉴、吸收而来,尽萃西方近代军事文明之精华。对此,研究者多有专论问世。那么,作为北洋海军国际交往活动与海上军事行动的重要手段的旗帜,其渊源变化又如何呢?是全盘照搬欧洲模式,还是中西合璧?在此,笔者不揣简陋,依据零散史料作粗略的扒梳,以求初步明晰其发展变化脉络。不确之处,敬祈方家指教。 ◆海军旗帜基本概况 在海陆军时代,海军是一个机动性能最高、作战半径最大的军种,同时也是发生海上国际交往最多的军种。大多时候,海军以舰艇为相对独立的军事单位与舰首旗、各级主官旗、长旒旗和通信旗等。 第一,海军旗因主要升挂于舰船尾部旗杆上,故又称"舰尾旗",它是识别海军舰船所属国籍的标志,除了表明舰船所属国家,同时也是国家的象征。许多国家的海军旗与国旗相似,有些则完全不同,有些则以国旗或军旗代海军旗。海军旗的悬挂方法:停泊时,挂于舰尾旗杆;航行时单桅舰挂于桅杆斜桁,双桅舰挂于后桅杆斜桁;作战时,所有舰艇不论昼夜均悬挂海军旗。舰首旗,是悬挂在军舰舰首旗杆上的一种海军专用旗。通常为海军旗,有些国家有特制的舰首旗。 第二,各级主官旗是表示国家武装力量高级将领、海军各级主官职位的旗帜。通常设有:最高统帅旗、国防部长旗、海军司令旗、舰队司令旗、舰艇编队司令旗、海军将官旗等主官旗。一般悬挂于舰艇主桅顶,表明有相应职务、身份级别的主官登上该舰。舰艇编队中升挂主官旗的军舰为编队指挥舰,即旗舰,舰艇编队服从旗舰指挥。 第三,长旒旗是一种悬挂在舰艇桅杆上、尾端分叉的长条旗,用于表示舰艇在役的海军专用旗,又称舰艇服役旗。悬挂长旒旗,表明舰艇在航。当有主官旗的长官登舰时,升起主官旗,同时降下长旒旗。 第四,通信旗,是以各种不同样式和颜色的旗帜表示字母、数码和某种特定意义,用于删告间、舰船与陆地间通信联络。分为海上通用国际信号旗和密语旗。海上通用国际信号旗帜,用于舰队对外交往、联络,而密语旗帜则用于舰队内部的保密性联络。海上通用的国际信号旗,亦称"万国旗",它的演变已有近200年的历史。 在1805年著名的特拉法尔加海战中,信号旗的首次运用就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英国舰队司令纳尔逊独创了运用不同颜色和图案的信号旗,沟通舰队之间的联系,建立有效统一的指挥,一举击败法国舰队。 1866年意大利和奥地利两国发生的利萨海战,是甲午战争之前世界上爆发的规模最大的一次海战。从描绘利萨海战的图画中,也可以看出旗舰上指挥旗、信号旗已经相当完备。 此后,海军信号旗帜为各国海军争相效仿。到20世纪初,英、葡、美、法等国的10余位航海家各自订立了一整套信号,其中以英国人玛利特船长于1817年制定的信号旗较为完善,共使用16面旗,能表达9000组语句。1897年信号旗数量增至26面;现在世界上通用的国际通信信号旗,是1934年正式使用的,共有40面旗,包括26面字母旗,10面数字旗,3面代用旗和1面回答旗,由红、黄、白、黑4种颜色制成,开头有燕尾式、长方形、尖形和三角形4种。 ◆清朝国旗与北洋海军军旗 19世纪初,作为世界第一海军强国的英国,已经形成了比较完备的海军旗帜制度。而中国的近代化海军起步较晚,于1866年才设立了第一所海军学校,即福建马尾船政学堂,1877年才向英国派出了第一批海军留学生,接受纯粹的系统的英式海军教育,于1880年后相继学成归国,大部分加入北洋海军服役。1888年北洋海军正式成军。人们普遍认为,《北洋海军章程》的颁布,标志着北洋海军正式取得了国家海军的身份,成为国家对外宣示国防实力的代表,北洋海军舰船航迹所到之处,飘扬的龙旗成为大清帝国的象征,中国海军完全实现了与国际化的接轨。各种史料确凿显示,北洋海军是中国军队近代化的第一军,也是旗帜制度国际化的第一军;清朝国旗因北洋海军成军而产生,国旗就是北洋海军军旗,二者合而为一。 北洋海军之前,中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海军,只有旧式的帆船水师,因而也就无所谓海军旗帜制度。在清朝国旗-长方龙旗暨北洋海军军旗产生之前,三角斜幅青龙黄旗虽然并非国旗,实际上取得了相当于国旗的地位,并得到广泛认可。 现存的鸦片战争时期的水师帆船图象,大致反映了当时的旗帜雏形。该战船为帅船,系前后三桅的非机动帆船,在帆桅的顶端,前桅升挂三角形黄龙旗,中间主桅升挂帅字长方旗,后桅升挂三角信号旗。 1866年,清政府曾经由"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初定中国旗式,斜幅黄色,中画飞龙。"但"系为雇船捕盗而用,并未奏明定为万年国旗。1879年,清政府从英国购买的4艘"镇"字号炮艇到华,升挂的就是这种三角青龙黄旗;1881年,丁汝昌率队赴英国接带"超勇"、"扬威"两舰回国。8月3日,在英国纽卡斯尔港,中国驻英公使曾纪泽亲自为之升挂龙旗,升挂的还是这种三角青龙黄旗。 1887年,由北洋海军总查琅威理带队,赴英国和德国接带"靖远"、"致远"、"经远"、"来远"等4舰。舰队从英国朴茨茅斯港启程之前,作为编队指挥舰的"靖远"舰留下了一张十分珍贵的历史照片。照片显示,"靖远"舰的舰尾旗杆上悬挂的依然还是三角斜幅青龙黄旗;而后桅杆顶端,则飘扬着立锚五色指挥旗。这充分说明,从鸦片战争至北洋海军成军之前的近50年间,三角斜幅青龙黄旗发挥着代为国旗的作用,没有发生过实质性的改变。 1888年9月30日,总理海军事务衙门上奏《北洋海军章程》,10月3日旋获批准颁行。章程第十三章"国旗"规定:"西洋各国,有兵船旗、商船旗之别。而国旗又有兵、商之别。大致旗式以长方为贵,斜长次之。""今中国兵商各船日益力口增,时与各国交接,自应重定旗式,以崇体制。应将兵船国旗改为长方式,照旧黄色,中画青色飞龙。",清朝的正式国旗和北洋海军军旗就此产生了。 不过,国旗的制作工艺方法随后又有所变化。据张之洞奏报表明:国旗、军旗系由天津军械局负责"妥酌尺寸,照制式样"。此前所用"斜幅黄龙旗式,用黄羽纱制造,中画飞龙,因画龙不能经久,改用蓝羽纱镶嵌无爪飞龙,龙头向上。"也就是说,将原来在黄羽纱上画青色飞龙的工艺,改为以黄羽纱为地,在其上镶嵌蓝羽纱五爪飞龙的工艺。这样,升挂在风吹日晒雨淋的环境下自然能够比较持久。 此外,关于国旗、军旗的尺幅,共有4种规格,依升挂场合的不同而有所区别。过去军械局制作斜幅黄龙旗,分别大小四号;改用长方旗式后,长宽尺寸仍然不变(营造尺,是清代在营造工程中所用的尺,丈、尺、寸为十进制,1营造尺等于0.32米)。兹录如下: 头号横长一丈五尺六寸,直宽一丈六寸五分(499.2厘米x340.8厘米)。 二号横长一丈三尺九寸,直宽九尺五寸(444.8厘米x304厘米)。 三号横长一丈一尺五寸,直宽七尺六寸(368厘米x243.2厘米)。 四号横长九尺六寸,直宽六尺三寸(307.2厘米x201.6厘米)。上列4种规格国旗,长宽比例大致在1:1.46至1.52之间,比例不够确定,还达不到英国等国国旗标准的比例规范。 ◆北洋海军提督旗等将官旗 关于北洋海军主官旗,《北洋海军章程》第十三章《武备.将旗》规定:"提督用五色长方旗;诸将用三色长方旗;旗之上角,各饰以锚形。"也就是说,只有两种旗式:提督用五色旗,而提督以下左翼总兵、右翼总兵、副将、参将等将官,均使用三色旗。明显存在职级不够分明、划分过于粗疏的问题。 图片资料显示:早在《北洋海军章程》颁行之前,至晚在1886年时,尚未正式成军的北洋水师就已经采用提督旗和诸将旗了。 1886年5月,醇亲王奕儇奉旨巡阅北洋海防时,留下了舰队受阅的若干珍贵历史画面一《阅师图卷》,其中的《兵船悬彩》,描绘的是升挂满旗的旗舰"定远"舰的画面。放大仔细观察,"定远"舰前桅顶端,升挂的就是五色提督旗,其五色顺序自上而下分别为:黑、白、红、黄、蓝,而非黄、白、黑、绿、红;而舰尾桅杆和舰首旗杆上,升挂的则是斜幅青龙黄旗。 1887年中国派员赴英、德接船,以北洋水师提督衔英员琅威理为统带,行使指挥舰队的权力;邓世昌经理文报、银钱、兼带"致远";叶祖硅、林永升、邱宝仁管带"靖远"、"经远"、"来远"。琅威理以"靖远"舰为旗舰,所以该舰升挂表明旗舰指挥官身份的立锚五色司令指挥旗(色彩由上至下分别为黄、白、黑、绿、红)。 醇亲王巡阅北洋海防,是在1886年5月,"靖远"舰在英国升挂五色立锚提督旗,是在1887年9月,均在《北洋海军章程》颁行之前,如此看来,《章程》对于提督旗和诸将旗的规定,不过是将其制度化、正规化而已。 在这里,还有一个细节问题需要加以区分。就是海军提督旗(海军最高司令官旗)与舰队的旗舰指挥旗并不相同,而是有明确区别的。舰艇编队的旗舰指挥旗,是以编队中指挥官的最高职衔为升挂标准的,当提督在编队旗舰上时,升挂五色提督旗;而当提督不在编队中时,则撤下提督旗,依次以在编队中的总兵或副将职衔为准,升挂立锚三色旗为指挥旗。 海军提督旗帜的使用,体制攸关。史料记载表明,北洋海军提督专用旗实际上是团龙五色旗,当时还存在广东的南洋海军滥用北洋海军提督旗的现象。故北洋海军提督丁汝昌于1890年12月31日,为此专门致函南洋海军统领吴徵三交涉,表明自己鲜明的态度。"查敝军团龙五色旗,当奏定章程时曾知照各国,为海军提督专用旗帜,昭昭在人耳目,未便别有通融。至南洋纵不俟奏设海军提督,拟相效用未始不可。然必须南洋大臣咨明总理衙门,通行各国再行张挂,方是以昭慎重,不然,漫无知觉,体制纷更,既紊外观,必滋疑义。" 问题很明显,《北洋海军章程》规定,提督旗制式为上角饰以锚形的五色长方旗,并无上角饰以团龙五色提督旗的制式;然而丁汝昌信函却明白无误地申明,团龙五色旗是海军提督专用旗帜,且为章程奏定、咨明总理衙门、并曾知照各国的。那么,作为提督旗,究竟是"五色锚形旗"与"团龙五色旗"同时并存使用,还是由后者替代前者?因为该信申明提督旗规制,是在香港"升旗事件"之后不久,是否可以大胆推测,这与"升旗事件"有关联?团龙五色提督旗,是否为了解决升挂提督旗与舰队指挥旗的矛盾,而作的改制呢?因为缺乏有力的证据,暂时还不能给出肯定答案,只能留存一个未解之谜。 香港"升旗事件",是海军将官旗帜制度化后,在升挂指挥旗问题上,因章程规定与实际情况不符产生分歧,从而导致北洋海军总查琅威理辞职的一个重大事件。1889年冬季,北洋海军提督丁汝昌率北洋舰队南下香港越冬,期间提督丁汝昌因事离开香港他往,而留北洋海军总查琅威理、左翼总兵林泰曾、右翼总兵刘步蟾管带舰队。提督丁汝昌离开后,琅威理认为自己拥有提督职衔与地位,舰队旗舰应继续升挂五色提督旗,而总兵刘步蟾则认为,按照《北洋海军章程》规定,北洋海军只有提督一人,提督他往,由总兵代行舰队指挥职权,琅威理并非提督,故提督丁汝昌离队后,舰队自然应升挂三色立锚总兵旗为指挥旗。 问题与矛盾就此产生,于是琅威理从香港直接致电李鸿章,询问"丁提督离军时,琅威理应升何旗?"而李鸿章的复电未交琅威理和刘步蟾,而是交左翼总兵林泰曾等:"琅威理昨电请示应升何旗,章程内未载,似可酌制四色长方旗,与海军提督有别。"细细咀嚼李鸿章的回复,虽寥寥数语,但意味深长。"酌制四色长方旗",表面看来是折衷之举,实际上却是用心良苦,一是明确否定了琅威理升挂五色提督旗的资格,二是承认总查琅威理地位高于右翼总兵刘步蟾,看来李鸿章的意见并未倾向刘步蟾,三是等于承认了《北洋海军章程》存在的疏漏。事件背后所隐藏的深刻原因,不在本文探讨范围之内。抛开升旗的孰是孰非,单纯从《北洋海军章程》旗帜制度来考察,可以认为,将官旗帜制度不够完备严密;并由此导致了极为严重的直接和间接的后果。 ◆北洋海军国际通用旗帜 在海军旗帜中,各国的海军司令旗图案迥异,而国际通用信号旗,是为便于不同国家舰队之间联系交流而设,所以差别不大,基本一致。国际通用信号旗是海军对外交往中最为常用的礼仪形式;而"满旗"则是举行重大庆典或有国家元首、政府首脑登舰肘的最高礼仪形式。升挂方式是从舰首旗杆经过前桅、后桅直至船尾旗杆,按-定的规定挂满信号旗。 信号旗除了作为海军国际交往之用,更重要的是训练作战指挥。《北洋海军章程》中并未载明国际通用信号旗的数量。 由于英国海军上校琅威理为北洋海军总查,负责舰队训练指挥,连操作口令都用英语,毫无疑问,舰队编队即阵形等与英国完全相同,但北洋海军所用阵形旗语,应该是自行编订的,即章程中所说的"密语式"。据《阅师图卷》-《铁舰快船八艘演阵图》例言标明:"一、凡图左绘旗式一,所谓旗语也;统领悬某旗,各船即演某阵。一、图中除首歹惮行鱼贯阵外,共计一十六阵,海军布阵之纲领,已具于此。"这说明,在当时世界海军界,普遍运用的编队阵形不外乎16种,每一种阵式由3面不同的旗帜组合而成,表达一种含义;而编队阵形的变换,是各舰遵照旗舰信号旗的指挥来完成的。可以说,没有旗舰信号旗的统一指挥,要完成复杂的阵形变换几乎是不可能的,可见信号旗与编队阵形的密切关系。 例如:双行鱼贯阵左转变为一字雁行阵。其3面信号旗组成是:中间的旗帜为三角红色旗,上面的旗帜为上黄下蓝的长方旗,下面的旗帜为中间白色长方、周边蓝色的长方旗。再例如:炮艇鱼贯穿花阵。其3面信号旗组成是:中间的旗帜为中间红色、上下白色的三角旗,上面的旗帜为上白下蓝的长方旗,下面的旗帜为中间红色长方、周边白色的长方旗。 旗帜系统是舰队指挥系统的主要指挥枢纽,军舰桅杆则是升挂信号旗的所在,因此战时双方都非常注意保护己方的信号系统、破坏敌方的信号系统,敌方旗舰桅杆更是成为极力破坏和摧毁的目标。 中日海军的甲午黄海海战,是自有蒸汽战舰以来规膜最大的一场海战,指挥信号旗在海战中发挥的充分与否,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海战的结果。 海战开始之前,北洋海军"定远"旗舰信号指挥有效,舰队阵形变换有序,基本战术大体得以实现。海战展开后,各舰尤其"定远"旗舰的信号装置成为日舰炮击的重点目标,"最初半小时内日方炮火之丛集,已将舰上信号旗毁灭,使吾人无法改变阵势。""定远"前桅上桅被打断,信号素具被日舰炮火摧毁,"战斗一开始,各舰的信号索就几乎全被打掉或烧掉。镇远的信号索也大部不见踪影。"各舰失去统一指挥,北洋海军由此陷于被动。到海战接近结束时,"靖远"舰扑火堵漏后,恢复了战斗力,才由管带叶祖硅代替旗舰升起督队旗,召集诸舰,重新加入战阵,日舰撤出战场。 可以说,北洋海军指挥信息不畅,指挥信号失灵,成为黄海海战致败的重要原因之一。否则鹿死谁手,恐又当别论。 北洋海军经历了艰难的筹建与短暂的辉煌,却在甲午战争中败于它曾经雄视与不屑的对手。1895年2月17日,随着一纸《威海降约》的签定,北洋海军残存的"镇远"舰等10艘舰艇,降下了它桅顶上曾经高高飘扬的青龙黄旗,就此宣告这支龙旗舰队的全军覆没。而更具讽刺意味的是,日本联合舰队司令伊东佑亨破例将解除武装的"康济"舰交还中国,用来载运丁汝昌等殉难将领的灵柩。苍天也似为之黯然泪下,潇潇寒雨中,"康济"舰缓缓驶离刘公岛铁码头,一面青龙黄旗低垂在"康济"舰的舰尾旗杆上,成位北洋海军仅存的一线余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