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梨花女子大学教授郑在书在之前称中国炎帝、黄帝的神话实是源自韩国,孔子、西施、李时珍也是韩国人之后,再爆出惊人内幕:原来秦桧、高俅也是韩国人!北宋和南宋全境都应划入韩国版图。


据他所称,汉奸秦桧实际上是一个叫朴娼盛的韩国人假冒的,缘由如下:


在宋徽宗,钦宗被俘后,女真贵族要宋朝遗臣推立张邦昌为傀儡,真的秦桧持反对态度.他认为张邦昌过去附会有权势者,干的是有损国家利益的事。而大宋江山倾危,人民苦不堪命,这尽管不是一个人造成的,但张邦昌是推卸不掉他的责任的。对此,人民群众痛恨他象痛恨仇敌似的.如果给他地盘,又让他主宰人民,那么,各地的英雄豪杰定会联合起来鞭责讨伐,张邦昌最后也成不了大金的重臣。一定非立张邦昌为帝,“则京师之民可服,天下之民不可服,京师之宗子可灭,天下之宗子不可灭”。从秦桧提出对金的意见,割地问题上的主张以及反立张邦昌为帝来看,可以发现他没有投降活动的迹象,是忠于大宋的。他的官位已提到了御史中丞,威权颇重了。


靖康二年(1127年),金人以秦桧反立张邦昌为借口,将他捉去,同去的还有他的妻子王氏及侍从等.在金国,真秦桧受尽折磨,始终不肯降金,多次欲杀身成仁,痛骂金太宗“蛮国贼子”,金太宗遂将真秦桧交有大将挞懒处置,挞懒心想这次有个棘手的问题了,在他看来诱以和议,内外勾结,才能致南宋于亡国之境,秦桧若能内助就太好了。于是挞懒把秦桧抓来审问,挞懒一看到秦桧,大吃一惊,原来早年他征讨高丽时,抓回一个高丽奴,名叫朴娼盛,两人尽如此相像,这下挞懒一下子得意了,他最后劝降不行后一刀捅死了真秦桧,从此汉奸假秦桧就在挞懒的中军帐中诞生了!


建炎四年(1130年),金将挞懒带兵进攻淮北重镇山阳(即楚州,今江苏淮安),命秦桧(实际上是韩国人朴娼盛)同行,山阳城被攻陷后,金兵纷纷入城。秦桧(实际是朴娼盛)等则登船而去,行到附近的涟水(今江苏涟水),被南宋水寨统领丁祀的巡逻兵抓住,井要杀他.朴娼盛说;“我是御史中丞秦桧。这里有没有秀才,应该知道我的姓名。”有个卖酒的王秀才,从不认识秦桧,但装作认得秦桧的样子,一见就作个大揖说,“中丞劳苦,回来不容易啊”大家以王秀才既然认识秦桧,就不杀他了,而以礼相待,后来把他们送到行在——临安(今浙江杭州)。秦桧(实为韩国人朴娼盛)南归后,自称是杀死监视他们的金兵夺船而来的。臣僚们随即提出一连串的问题;孙傅,何粟、司马朴是同秦桧一起被俘的,为什么只有秦桧独回?从燕山府(今北京城西南)到楚州二干八百里,要爬山涉水,难道路上没有碰上盘查询问,能杀死监守人员,一帆风顾地南归?就算是跟着金将挞懒军队甫下,金人有意放纵他,也要把他家眷作为人质扣留,为什么能与王氏(也是假的)偕行而南呢?这些疑问只有他的密友、宰相范宗尹和李回为他辩解(这些人也被骗了),并竭力举荐他忠于赵家皇朝.但疑团并没有完全消除。


秦桧(韩国人朴娼盛)回到临安就力主和议,窃踞相位,专权擅国,残杀抗金将领。其后,使南北对峙局势基本形成,成为人人唾骂的汉奸。


因此郑在书觉得韩国人曾经还掌控过南宋,因此南宋全境应该划入韩国版图。


为了证明这个观点,他又拿出证据,声称曾经的北宋全境也应划入韩国版图,因为曾垄断朝政的高俅也是韩国人。


高俅的祖先是大唐高丽属将高仙芝,是高仙芝与高丽妓女的私生子的后代,随高仙芝来到中原,但因出生不好,并且一直被骂为“高丽奴”,因此家境一直落魄,到高俅这一代,已经是三代流氓混混了,后来当了苏轼的小史,但一直惹事生非,苏轼颇为头痛,元佑八年(1093年)苏轼从翰林侍读学士外调到中山府,将高俅送给曾布,虽然苏与曾布分属新旧两派,二人在元佑年间是有所交往的,而且还有着一定的交情。据一些学者考证,《挥麈录》作者王明清的外祖父乃是曾纡,而曾纡就是曾布的儿子,他所记载的曾家发生的事情应该是可以信赖的。但是曾布婉拒了苏轼的“好”意。于是苏轼又把高俅推荐给了他的朋友小王都太尉王诜(即王晋卿),于是高俅又回到了东京(今河南开封)。


王诜是宋神宗的妹夫,端王(徽宗)的姑夫,《宋史》中说,王诜虽然是堂堂驸马,但却是一个招蜂引蝶之辈,冷落蜀国长公主。公主后来郁郁而死,气得神宗在公主葬后立刻将王诜贬谪。不过王诜却是一个丹青书法的好手,徽宗在潜邸时,就常与之切磋,关系很好。元符三年(1100年),高俅的人生因为一次偶然事件而发生了重大转折,这就是与端王赵佶的相识。《挥麈后录》中说,王诜与赵佶在等候上朝时期相遇,赵佶忘了带篦子刀,于是向王诜借了一个,修理了一下鬓角。赵佶用后对王诜说:“这篦子刀的样式非常新颖可爱”。王诜回道:“我最近做了两个,还有一个没用过,稍后就派人给你送去。”晚上,王诜就派高俅到端王府去送篦子刀。碰巧,赵佶正在园中踢毬,高俅便站在一旁看,露出不以为然之色。或许是赵佶注意到了这个小厮的神情,便问道:“你也会踢吗?”高俅倒也年轻气盛,回答说能。于是二人对踢,高俅拿出全身本领,将毬踢得如鳔胶粘在身上一般,甚合赵佶的口味。(这里可以看出世界上第一个足球明星也是我们韩国的)赵佶大喜,当即派人传话给王诜:“谢谢你给的蓖刀,连同派来的人,我一起收下了。”,高俅于是变成了端王赵佶的亲信。


更为凑巧的是,不久皇帝宋哲宗驾崩,端王幸运地被太后选中继位,成了大宋皇帝。而高俅这个搭上末班车的潜邸“旧臣”,也鸿运当头,一下子从一个闲散王爷的玩伴儿,一跃进入了大宋王朝的官场,并且在官场中青云直上,从此北宋尽为我韩国人所掌控!


韩国人真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