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两辈子 第二部 呼啸的炮弹 第二十九章 顺手牵羊 第二十九章 顺手牵羊2

renliangkelly 收藏 4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1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17/[/size][/URL] 任江以藐视的眼光环视了四周。这里都是重伤员。普通的轻伤员都在战场包扎下便继续留下战斗。一个被截去右腿的鬼子看到任江气势凌人的样子,便挣扎着爬起来。王立行上前就是一个耳光。“谁在轻举妄动,老子突突了他。”说着一扬手中的捷克轻机枪。 那鬼子不甘心地又一次倔强地拄着拐杖支起了身子。“啪!”又是一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17/


任江以藐视的眼光环视了四周。这里都是重伤员。普通的轻伤员都在战场包扎下便继续留下战斗。一个被截去右腿的鬼子看到任江气势凌人的样子,便挣扎着爬起来。王立行上前就是一个耳光。“谁在轻举妄动,老子突突了他。”说着一扬手中的捷克轻机枪。

那鬼子不甘心地又一次倔强地拄着拐杖支起了身子。“啪!”又是一个响亮的巴掌。把鬼子又拍到了地上。这还是王立行的杰作。“叫你再嚣张,再张狂。我踹死你!”他几近疯狂地用右脚狠狠踏在那鬼子腿的伤口只上。“啊~!啊~!”一阵撕碎人心的惨叫,让任江心有余悸。

任江忙阻止了王立行。“他们是禽兽,我们可是人。以后在战场上解决了他们便是,不用在此地折磨他们。”他怕鬼子的叫声激起同伴的众怒,一起发作起来,虽然能镇压的住,但却十分棘手。

侦察排空出手的战士在四处寻找药品和医疗器械。日军野战医院的护士和军医都被三连的战士从房间里拉了出来,集中到大堂。此处伤员太多,药品被消耗了不少。虽然三连的战士从存放药品的仓库找到了阿司匹林,但是数量不多。

一个战士小心翼翼地端着托盘出来,上面盛放着已经拆开的一盒阿司匹林。任江在行动前,先教会他们如何识别阿司匹林。

一个医生打扮,带着大口罩的人望见战士专门挑阿司匹林拿。不由说了一句:“彼らがずっとアスピリンをしてことがてきないと思います。”(我认为他们一定不会使用阿司匹林。)

也许是她以为这堆中国人里面没人弄日语,而且声音极其细微。但还是被任江敏锐的听觉所捕捉到。他朝着她走了过去。后者有些做贼心虚地朝后推了几步。

任江举着手枪朝她一比划。“あのさ、出てくれ。”(你,出来)

她大吃一惊,使劲摇头。但这已无济于事。她也许不晓得中国有个成语叫做祸从口出。也就是以为她自己的这句话,改变了她的一生。

任江本身只想到要得到阿司匹林,由于她的一句话,才记起女兵只学过简单的包扎和注射。至于对药量和药物的把握,是一窍不通。阿司匹林是抗生素,稍用不甚,便会将战士的性命送掉。听到她的话,惊诧之余,不由得计上心来。

她被侦察排的两个战士推搡的拉了出去。

任江侧头对王立行说道:“待会离开时,带上这个医生。我们队伍里没人懂药。把她带回去教女兵。”

“明白!” 王立行得到命令,忙像老鹰捉小鸡儿似的把她一把拎到了自己身旁。

“报告队长。所有的药品和器械都在这里了。”一个士兵指着一小堆药品报告道。

“传令下去,收队!”

这场突袭异常迅速。从冲进野战医院到搜集完所需的东西,不过半小时。也因为药品实在太少了。

工兵连匆匆撒了些杂草,掩盖了布下的八组TNT炸弹。

晋熙镇的老百姓又看着一群国军风风火火地出了城。正在暗自庆幸没有为他们搞庆祝。只见任江身边一个穿着白大褂,带着口罩的人不停的扭动身躯,想要挣脱开王立行的“魔爪”。任江顺手就是一记重手,把她打的眼冒金星,晕了过去。“背着她走。” 王立行得令,把机枪交给身边的战士,弯下腰,把她放在自己肩上,像抗麻袋一般负在身上。

任江率部自东门出城,套了一个大圈儿才转而向南面的猫儿岭进发。此举是为了迷惑赶回来的那个中队。虽然华中大队有一口吞下他们的能力,但如果被他们缠上了,就不易脱身。

大约三个小时之后,由于山路的颠簸,那个日军女医生才悠悠转醒。她嘤咛一声后,渐渐苏醒。当她见到自己被一个陌生的男子抗在肩上,在山路上一颤一颤地行走时。惊慌之余,她

擂起小鼓锤的双手捶在王立行背上。王立行一愣,脚步便又慢了下来。任江瞧见,便又是一记重手,将她生生击昏,又瘫在王立行肩上。

待得她再次睁开双眼,已是月满西楼。任江已经和田丰毅的一连合流。

一堆堆篝火,仿佛银河的星宿,忽明忽暗。火只为了照明,而不是为了取暖,所以战士们都坐得离火甚远。火光下, 任江的脸孔若隐若现。她盯着看了半天,知道便是白天将她掳来之人。她想活动下手脚时才发现自己被捆成个大粽子。她努力地尝试站起来,却不能够。好在对方并被把自己的嘴堵住。于是她大叫道:“助けて。”

这一叫甚是荒唐。都到了夜间,说明中国人已经离开太湖县很远。不仅叫不来救兵,还把华中大队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任江用烧火棍扒拉几下篝火,摩挲几下手,起身过来。

她盯着任江,满脸的惊恐之色。不断朝后挪动身躯,想避开这个见她就扇耳光的煞星。“やだ……だめだ”她近乎歇斯底里的吼叫,反而激发了任江血液中的野性。在火光下,他的脸孔似乎变得狰狞起来。 他蹲下身子,左手捏紧了她的脸蛋,右手一下揭开她还蒙在脸上的口罩。刚想发作……

任江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难以用语言形容。日本女人里居然还有如此这般清丽脱尘、岱玉甘蓝的面容。即使她眼里流露出的仍是惊惧的眼神。但丝毫掩盖不了她无瑕白壁的容貌。任江不由看得呆了。无数辞句在他脑海中闪过。《洛神赋》中“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辅靥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体闲。”形容她最是确切不过。 相反自己组织的词汇反而苍白。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虽然形容的有些过头。因为自己即没莫过她的手,也没见她对自己笑。但惊慌中犹见美貌,更是难得。

一个日本的女军医,如何会生得如此仙骨丽容,任江恍惚的神情中自然不会考虑。个中原由,也要得到以后才能知晓。不过从那一刻起,任江的眼珠再也无法从她身上移开。他已经撩起本应拍下去的手,居然在半路化成轻轻一拂,在她脸上触了一下,便马上缩手。任江陶醉在惊为天人的她的美貌中。她则呆滞于任江盯着自己偏又不动的恐惧中。

周围的男人也都陷入了一种莫名的情绪中。这是一种难以言表的情绪。也许中国尚存着这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卓然处子,但终究未曾遇见。眼前这位可是活生生的坐在自己面前。即使那些农村的粗犷大汉,此刻也收起了粗重的呼吸,心境也变得平和起来。生怕大气一喘,便亵渎了眼前这位“仙人”。

任江的眼皮也变得迟钝,半天才眨巴一下。她看得明白。这个人眼神中一会儿闪烁出狡猾,一会儿变得迷茫。偶尔会感到色咪咪,但大部分时间表现的异常神圣。加上他虔诚的表情,让人觉得是对神的膜拜。

众人沉浸在一片诡异祥和的气愤之中。任江有些欲罢不能。他的潜意识里转过无数借口,但都太过牵强。即使她是如此让人下不了手,但眼神瞟过她的衣领,看到属于日军的那颗星星。任江的仇恨超过了怜悯,一脚把已经坐起的她踹倒在地。

他炽热的眼神中释放出仇恨的光线。

她迷茫了。这个男人刚才还对明显垂帘于自己的姿容,为何在转瞬之间又便的这么可怖。她惊恐,她害怕。她害怕这么多野蛮的中国男人会干出和帝国军人一样不可饶恕的事情。她想道:若是他们一拥而上。她便咬舌自尽,已保自己清白。

她低估了中国人,中国男人。他们心底或许也有原始的欲望,但见到神圣不可侵犯的女神,欲望总是要为崇拜所让步。

第一下没有下得去手,第二下也就无心而发。任江一跺脚,努力控制自己不去看她。忿忿然的躲到很远的火堆处躺下睡觉。男战士看到任队长也走开了,便也收起了目光,各自躲得老远。

她自己折腾了半宿,想磨断绳子。只可惜终不能成。最后疲惫地睡去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