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太基名帅汉尼拔

公元前237年的一天,迦太基远征军的将士,正在神庙中进行祭神仪式。一名九岁的英俊少年,跟着一位名叫巴尔卡的将军,来到了祭台前。只见少年把手放在祭台上,用庄严但还有一点稚气的语调宣誓:“待我长大成人,誓与罗马血战到底!”宣誓完毕,将军搂着少年,跨上战马,率军踏上了征程。这位少年就是将军之子,以后在意大利纵横驰骋十六年、屡败罗马的一代名将汉尼拔。“汉尼拔誓言”也因此名垂千古。

汉尼拔的童年是在战乱中度过的。当时,迦太基和罗马之间正在进行着第一次布匿战争。他的父亲、姐夫先后率领迦太基人与罗马人战斗。汉尼拔在二十六岁时,就被任命为迦太基驻西班牙的军队统帅。

汉尼拔从小随父征战,得到父亲和姐夫的精心指导,受到严格的军事和外交训练。长期的戎马生涯,培养了他身先士卒的战斗作风,他冲锋在前,撤退在后;他平易近人,与普通士兵睡在一块。所有这些,都说明汉尼拔具有一个卓越将领的优秀品质,智勇双全,威望极高。




第一次布匿战争以后,迦太基丢失了西西里、科西嘉和萨丁等地中海岛屿,元气大伤。

此时迦太基名将哈米尔卡-巴卡(Hamilcar Barca) 挺身而出,为迦太基重整河山。


哈米尔卡的姓氏“巴卡” 是希伯来语“雷霆”的意思,因而他的三个优秀的儿子汉尼拔

、哈斯朱拔(Hasdrubal)和马戈(Mago) 被史学家们称为“雷霆之子” 。深谋远虑的哈米

尔卡知道迦太基和罗马终将再战,而下一次战争将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搏斗,他临终前让

三个儿子在迦太基的神庙发誓终生与罗马为敌,他的三个儿子后来都忠实地履行了这个誓

言。


哈米尔卡重振迦太基的战略重心在西班牙。通过几年的努力,哈米尔卡将迦太基在西班

牙的几个相互孤立的贸易据点连成一片,并建立新迦太基城(Carthagena) 。哈米尔卡死后

,由於三个儿子尚未成年,他的女婿大哈斯朱拔(Hasdrubal the Splendid) 继承父业,

运用高超的外交手腕和联姻的办法拉拢西班牙当地的凯尔特人部落,大哈斯朱拔和汉尼

兄弟都娶了凯尔特部落首领的女儿为妻(迦太基人是一夫多妻制),最终将西班牙的大部

分地区置于迦太基的控制之下。西班牙丰富的金属矿藏,优良的马种,以及骁勇善战的凯

尔特士兵,给迦太基提供了充足的战争资源。公元前221年大哈斯朱拔被刺身亡,汉尼拔接

过了父兄苦心经营二十年的西班牙这块根据地,此时汉尼拔年仅26岁。


汉尼拔接手西班牙不过三年,就爆发了第二次布匿战争。汉尼拔对迦太基的战略劣势心

知肚明:罗马的人力资源超过迦太基数倍,如果罗马派一支部队登陆北非,深受迦太基压

迫的北非各民族肯定会揭竿而起,缺乏战略纵深的迦太基只怕凶多吉少。目前唯一可行的

策略是以攻为守,将战火烧到意大利半岛。如果能够打赢几场决定性的战役,严重削弱罗

马的战力,再鼓动新近被罗马征服的意大利城邦独立,一定能让罗马屈服。事实上汉尼拔

的战略构想后来都一一实现,但他显然低估了罗马人坚韧顽强,愈锉愈勇的意志品质。


公元前218年,29岁的汉尼拔率领四万大军向意大利进军。汉尼拔大军是历史上第一支翻

越阿尔卑斯山脉的军队,此时已经是十月中旬,寒冷的天气,泥泞的道路,以及山地部

落的袭击使汉尼拔的部队大量减员,到达意大利波河平原时四万大军只剩下两万六千人。

汉尼拔在意大利北部的高卢人部落里招募大量雇佣军,使其兵力重新达到四万人。


纵观罗马千余年的历史,汉尼拔可以说是罗马遇到的最危险的敌人。汉尼拔用兵如神,

奇正结合,让惯于以堂堂之阵作战的罗马人极不适应。汉尼拔的军队绝大部分是西班牙和

高卢的雇佣军,相互之间语言不通、习惯各异,装备和训练水平差异极大。汉尼拔化腐朽

为神奇,指挥一支乌合之众组成的军队连续战胜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罗马军团,创造了

世界军事史上一个奇迹。


在公元前218年冬天的特雷比亚(Trebbia) 战役中,汉尼拔让弟弟马戈率领精兵两千在战

场远端的树丛里潜伏,然后将四万罗马军队引诱进这个预设的战场。当两军激战正酣之

际,马戈的伏兵突然猛攻罗马阵线侧后,罗马军队大败,阵亡两万人,被俘一万人。在次

年的特拉西米恩(Trasimene) 战役中,汉尼拔再次引诱罗马军队进入一条夹在特拉斯米恩

湖和群山之间的狭长道路,待到罗马军队完全进入伏击圈以后一声令下,埋伏在山林里的

步骑兵向正在以纵队行军的罗马军团发动突然袭击,最后将罗马军队分割歼灭,此战罗马

军队阵亡一万五千人。


两个战役的惨败沉重打击了罗马人的自信心。罗马元老院破天荒地选举法比尤斯(Quintu

s Fabius)为独裁者,统领罗马军政。法比尤斯性格保守持重,他明白汉尼拔的军事天才罗

马无人能比,于是尽可能避免同汉尼拔决战,想通过罗马海军的海上封锁拖垮汉尼拔大

军。法比尤斯率领罗马军队远远尾随汉尼拔大军,所到之处步步为营。汉尼拔想尽办法促

使罗马军队决战,他在意大利乡村到处烧杀劫掠,企图激起罗马将士的怒火,又时常违反

常规行军和宿营,故意显露弱点引诱法比尤斯进攻,但法比尤斯就是不为所动。两军就这

样在对峙中渡过了一年的时间。


汉尼拔对意大利乡村的蹂躏渐渐收到了预期的效果,罗马元老院主战的呼声越来越高。

法比尤斯一年任期满后,罗马贵族瓦罗(Gaius Varro)和保卢斯(Lucius Paullus)在主战派

的支持下,当选新一届执政官,而罗马国策也从消极避战转变为积极求战。为了与汉尼

拔决战,罗马集结八个军团,每个军团五千人,辅以同样数目的同盟部队,一共八万大军

,这样庞大的兵力是罗马共和国成立以来前所未见的。在公元前216年夏天,两支军队在意

大利南部奥菲多河(Aufidus River)畔的小镇坎尼相遇,一场大决战终于拉开序幕。


3 两军对垒

坎尼战役中迦太基参战的部队主要由北非、西班牙和高卢士兵组成。汉尼拔最得力的部

队是一万重装步兵,士兵来自利比亚的腓尼基殖民地,他们身披重甲,装备长矛和盾牌,

采用希腊密集阵战术。利比亚重装步兵跟随汉尼拔多年,训练有素,久经沙场,战斗力要

强于罗马步兵。汉尼拔另外从西班牙凯尔特部落(Celt Iberians)招募了五千步兵。西班牙

步兵身穿紫色滚边的白色战袍,装备圆盾、短剑和标枪,和罗马重装步兵很相似。由於

凯尔特民族天性剽悍,西班牙步兵一直是迦太基军队里最善战的部队。汉尼拔的西班牙部

队还包括五千来自巴莱尔群岛(Balearic Islands) 的轻步兵,他们主要的武器是弹弓,使

用橄榄形状的铅制弹丸,射程可达一百多米。弹弓在远距离上准确度不高,主要起火力

压制的作用,数千颗弹丸发射以后,如飞蝗一般呼啸而至,情形相当骇人。弹子虽然无法

击穿头盔或铠甲,但由於动能巨大往往能将人打晕。巴莱尔轻步兵还装备轻便的圆盾和短

剑,必要时可以参与格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汉尼拔到达意大利以后,从波河平原的高卢部落招募了大约两万步兵和五千骑兵。高卢

雇佣军以打仗为生,好勇斗狠,常常赤裸上身作战。他们一般习惯于单打独斗,纪律性比

较欠缺。如果没有一个好的统帅,这样的部队用处不大。汉尼拔调教高卢部队相当成功,

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使他们能够遵守战术纪律,和其他部队协同作战。高卢步兵原来的

武器五花八门,长短不一,为了增强他们的战斗力,汉尼拔用缴获的大量罗马兵器重新装

备了高卢步兵。

虽然汉尼拔在坎尼战役中总兵力处於劣势,他的骑兵数量却远远多于罗马军队。汉尼拔

的骑兵包括两千西班牙重装骑兵,三千努米迪亚(Numidians)轻骑兵,以及五千高卢骑兵。

西班牙盛产良马,虽然西班牙骑兵身披重甲,他们的坐骑依然能够奔跑如飞。西班牙骑

兵装备一面圆盾、一支长矛和一柄波斯造型的弯刀。他们通常以整齐的队形冲锋,是汉尼

拔的突击部队。努米迪亚骑兵来自北非柏柏尔部落(Berbers) ,是典型的游牧民族。他们

骑术高超,不用马鞍,身上也不被甲,装备一面象皮盾牌和数支标枪,努米迪亚骑兵作战

时避免与敌缠斗,而是快速冲到敌人近旁投掷标枪,然后退走。

高卢骑兵身披重甲,主要兵器是一柄宽刃重剑,剑身长约九十公分,没有剑尖,只能劈

砍,不能突刺。高卢骑兵身材高大,膂力惊人,沉重的长剑在他们手里挥舞自如,威力巨

大。高卢人发明的四角马鞍也是一大特色。这种马鞍的四个犄角能够将骑兵的腰臀和大腿

紧紧夹住,在没有马蹬的时代大概是最利於骑兵格斗的器具。高卢骑兵的其它装备还包括

一面圆盾和一支标枪。

罗马参战的部队有七个军团,包括六万重装步兵,八千轻装步兵,以及六千骑兵,一共

七万四千人,剩下的一万人驻守两个大营。罗马共和国时代的军队仍然是民兵性质,由於

罗马在前两次战役中惨败,丧师四、五万,此次战役招募了大量新兵,因而战斗力有所下

降。罗马军团的基本战术单位是连队(Maniple) ,大约有160人,每一个连队组成一个方阵

,通常二十人一行,八行纵深,方阵之间有相当大的空隙。罗马军团布阵时组成三条阵

线,阵线之间方阵交错排列,宛如国际象棋的棋格。青年士兵在第一条阵线,第二条阵线

由壮年士兵组成,老兵在最后压阵。前两条阵线的士兵装备沉重的长方形盾牌,短剑和数

支标枪,而第三条阵线的老兵装备长矛和圆盾。

罗马军团的组织和战术相当先进,士兵都是罗马子弟,纪律严明,训练有素,同仇敌忾

,士气高昂,因而战斗力在当时首屈一指。但是这个时候罗马的战役指挥系统弊病很多。

罗马元老院每年选举两位执政官,两人没有正副之分,统帅大军时只得轮流行使指挥权,

一天一换。如果两个执政官意见相左,就无法始终如一地执行战役部署。指挥坎尼战役的

两位罗马执政官中,保卢斯比较稳重,而瓦罗则轻剽冒进。保卢斯看到战场地形平坦开阔

,非常利于骑兵活动,不主张在这里同汉尼拔决战,但瓦罗不以为然。次日清早,掌握指

挥权的瓦罗就把一件紫红色的斗蓬挂出帐外,告诉罗马士兵们准备战斗。

4 坎尼战役

汉尼拔率领大军占据了战场上的有利位置。汉尼拔大军在一个缓坡上布阵,居高临下,

坐西向东,位于上风向,左边紧靠着奥菲多河。汉尼拔的两万五千西班牙和高卢步兵组成

中央阵营,阵线呈半圆形向外凸出。三千努米迪亚骑兵部署在右翼,七千西班牙和高卢骑

兵在左翼。中央阵营两端的后面各有一个五千利比亚步兵组成的密集方阵。汉尼拔已经预

料到罗马军队将从中央突破,他的意图就是等罗马军团突破以后,用他最得力的利比亚步

兵从两侧夹击敌军。

大约一公里以外,罗马军队按照惯例排出三条阵线。瓦罗打破常规,让罗马的连队方阵

排得极其厚实,每行十人,有十六行纵深,方阵之间的空隙也小了许多。瓦罗排出如此大

纵深的阵形用意明显-就是想利用罗马的优势兵力突破汉尼拔的中央阵营。瓦罗亲率四千骑

兵在罗马步兵方阵的左侧,面对三千努米迪亚骑兵,而保卢斯率领两千骑兵在右侧,和

七千西班牙和高卢骑兵对阵。两支军队不约而同地在阵前部署轻装步兵组成的散兵线。

意大利的夏天炎热干燥,强劲的西南风卷起漫天的尘土扑面而来,让罗马士兵睁不开眼

列阵完毕的罗马大军顶风前进。罗马士兵身披猩红色斗篷,打磨得锃亮的头盔在正午的

太阳下闪闪发光,头盔上红色的羽冠高高耸立,从迦太基阵地的山坡上远远望去,罗马大

军就象是涌动的红色海洋。七万士兵排着密集的方阵,迈着整齐的步伐,鸦雀无声,稳步

前进,和迦太基阵营里上窜下跳、大呼小叫的高卢士兵形成鲜明对比,给人以强烈的视觉

冲击和心理震撼。

罗马军队前进到大约三百米的距离时,两军的散兵线开始交火。迦太基巴莱尔轻步兵用

弹弓发射的铅弹如暴雨一般打在罗马士兵的盾牌和盔甲上,而罗马轻步兵以标枪的攒射还

以颜色。散兵的交锋只持续了一小会儿,就各自撤回本阵,将主战场让了出来。罗马的步

兵方阵继续以令人窒息的整齐步伐慢慢逼近,直到三十米的距离停了下来,开始投掷标枪

。罗马军队密集的标枪齐射给迦太基前沿的高卢士兵造成不小的伤亡。标枪投掷完毕以后

,罗马的步兵方阵突然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呐喊声猛冲上来,在一片震耳欲聋的盾牌撞击声

中同高卢士兵杀在一起。双方前排的士兵以盾牌相抵,彼此近在咫尺,用短剑从盾牌下面

猛刺对手,后面的士兵则拚命向前推挤。罗马方阵的厚度这时发挥效用,高卢士兵抵挡不

住其强大的冲击力,不得不向坡上后退。罗马军队的阵形由整齐的长方形逐渐变成楔形,

而连队方阵结构此时已经完全被打乱。

在双方步兵接战的同时,两侧的骑兵也发生激战。迦太基右翼的三千努米迪亚骑兵和这

一侧的四千罗马骑兵旗鼓相当,战况胶着;而左翼的七千西班牙和高卢骑兵轻易地击溃了

对面的两千罗马骑兵。统帅这一侧骑兵的罗马执政官保卢斯刚一开战就被巴莱尔轻步兵发

射的铅弹击中负伤,不得不下马,他的卫兵下马照顾,其他的骑兵以为这是个命令,也都

纷纷跳下马来,结果被迦太基骑兵冲得七零八落。保卢斯在卫兵的拼死保护下撤到罗马步

兵阵线的后面。扫清罗马右翼以后,西班牙和高卢骑兵从罗马阵营后面绕到罗马的左翼,

夹击这一侧的四千罗马骑兵,很快将其击溃。

此时主战场上战况又有新的进展。迦太基阵线两端的西班牙步兵尚能坚守阵地,但中间

的高卢步兵且战且退,已经退到两个利比亚步兵密集阵的侧后。利比亚步兵方阵迅速掉转

头来面对突破进来的罗马军队,左右两边分别和西班牙和高卢部队衔接起来,这样迦太基

阵线变成一个巨大的U形,将罗马大军三面包围。高卢士兵此时也停止退却,和两侧的西班

牙和利比亚步兵一起攻击前进。由于受到来自三面的挤压,罗马阵营里的空间越来越小

,最后士兵们摩肩接踵,挤得水泄不通,个个连短剑都已经举不起来。罗马左翼骑兵被击

溃以后,努米迪亚骑兵前去追击,而七千西班牙和高卢骑兵来到罗马阵营的后面,完成了

对罗马大军的四面包围,战役发展到此时已经变成一场屠杀。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