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虎 黑 幕 第 十 四 章 元 凶

风骑兵中尉 收藏 11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8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82/[/size][/URL] 第 十 四 章 元 凶 春寒还未完全退去,首都的街道上到处是行色匆忙的人们。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他们赶着回家给自己最爱的人做上一桌拿手的好菜。丽都假日酒店的门前此时车水马龙,某大型外资企业正在这里举办年会,与会者多是与之相关的达官显贵。一辆奥迪A8轿车在保安的护卫下驶入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82/


第 十 四 章 元 凶

春寒还未完全退去,首都的街道上到处是行色匆忙的人们。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他们赶着回家给自己最爱的人做上一桌拿手的好菜。丽都假日酒店的门前此时车水马龙,某大型外资企业正在这里举办年会,与会者多是与之相关的达官显贵。一辆奥迪A8轿车在保安的护卫下驶入酒店,一个身材敦实面色红润的中年男人在保镖的护卫中脚踩大红色的地毯慢慢下车。见到他的身影,正在大门前迎宾的一对男女赶紧迎了上来与他亲切的握手致意。这家中外合资企业,以经营高精尖电子产品闻名于世,所以才能有幸请到了身为副部级高官同时也是他们最大客户的柳子昆。

略微寒暄几句以后,柳子昆在那对男女的陪同下不如酒店大厅。随后,四个身着“阿玛尼”西服的男人左右看了一眼后夜间随其后。

“请出示请柬”两名保安拦住了他们去路。四本黑色证件,先后出现在四个人手里。四人丝毫没有理会保安的质询,脚步加快走向大厅。一名保安刚想开口,就看到了对面的同伴一个劲的冲他摆手。待四人进去以后,他才不解的问:“他们什么人?”

“什么人?国安部的人!小子,以后学机灵点!”说着,两名保安有分别站回自己的位置忠实履行着职责……

扳机转头看了一眼被四本假证件唬的不知所以的保安,“嘿嘿”一阵一冷笑……

酒会简直是一个奢侈品展销会。夏奈尔、伊夫.圣.洛朗、versace……这些世界最知名的品牌服装,覆盖着一个个空虚的躯体。白金、钻石和各色宝石的光芒夺人二目,那缤纷的华彩和脂粉却掩盖不住他们主人精神深处的苍白。

雪虎和耗子穿行在人群中,他们不断变化着位置和观察角度。但是,目光始终没有离开柳子昆。

毒牙和扳机两人步入电梯,直下到地下二层。出来以后,两人徐徐走到一个小房间的门前。扳机把耳朵贴在门上,房间里传来一阵阵嘈杂的电视声。听了一会,扳机冲着毒牙点了点头然后猛地推开了房门!

“你们是什么人!”一个身穿西服的保安呆呆看着进门的两条大汉,他身边的另一个保安嘴里满是意大利面,此时才刚发现两个陌生人的出现。

“啪”一本证件仍在他们面前的桌子上,证件上的银色警徽闪闪发光,下面的五个烫金字清楚的写着国家安全部字样。

呆呆的看了一眼那证件,两个保安用说不上的奇怪表情看着一脸怒气的两个特工。

“你们是干什么吃的!你们老板花钱就是让你们在这里吃面条看电视的吗!”扳机严肃的面容上,两眼犀利的紧紧盯着他们。

“我们……我们。”两个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哆哆嗦嗦的站了起来。

“酒店的消防空通道图纸呢,拿出来!”扳机接着说。

“在,在文件柜第五格。”说着,刚才吃面的保安赶紧转身打开了文件柜,在一叠图纸中找了一下然后抽出其中一张递了过来。

扳机结果图纸,摊开在桌子上。毒牙立刻拿出随身的速写本,把需要的部分完整画在上面。只几分钟的时候,一份完整的撤退方案就出现在本子上。

“今天的事,无论对谁都不能说起!明白啦?”扳机说完,把图纸还给了两名保安。不再理会两人不住的点头,他和毒牙两人随即转身出屋。

大厅里人声鼎沸,不远的处毒牙冲着雪虎点了点头。然后和扳机两个人闪身进到了男厕所里。一名清洁工正在打扫卫生,看到两人进来立刻拿起洗手台上的毛刷,满脸堆笑的迎了上来。毒牙、扳机两人打开水龙头,慢慢冲洗的同时各自寻找着中央空调的通风口。随后,扳机碰了一下毒牙用眼角看了一下第三个隔断。

“你出去一下,我们……”还没等毒牙说完,那人立刻满脸变态的怪笑看着两人。

“嘿嘿,二位先生原来是……啊。我帮你们看着,不过这个……”说着,他的两根不断对搓着。

毒牙和扳机苦笑着对视一眼,毒牙从西装口袋里摸出两张百元大钞递给他……看着他转身出去,扳机立刻走到中央空调风口下面,踩着马桶用力顶开了隔板后。看清了里面通道的走向,从身上摸出了两颗烟雾弹拉开保险环后用力丢向左边的通道,毒牙随后有递上来两颗烟雾弹和几条打湿了的毛巾。看到烟雾开始弥漫以后,扳机用毛巾死死堵住了通道安好隔板后,两人整了下衣服后马上离开了洗手间。

“两位这么……”没等那侍者说完,扳机一拳直击在他面门,毒牙立刻关上了洗手间房门随手把一块“正在维修”的黄色示意牌挂在门外。

此时一缕缕烟雾,已经从通风管发散出来。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整个大厅里到处弥漫着呛人烟雾,此时一阵火灾警铃同时想起。大厅里正不知所措的人群里立刻出现了几声尖叫,随之而来的是一片换乱的跑动。几个保镖发现情况后,立刻聚拢在柳子昆的身边。这时,雪虎和耗子,在四处奔逃的人群里冲出一条道路……

“快,保护首长跟我们走。”说话间,雪虎亮出证件。此时的保镖们已经无暇辨别真伪,立刻在雪虎耗子的带领下组成人墙护卫着柳子昆走向毒牙扳机站立的方向。

看到几个人人一起走了过来,毒牙和扳机立刻打开了消防通道的大门,一边驱赶着换乱的人群一边迎候着人墙的到来。柳子昆在几个保镖的护卫圈里走进了无人的消防通道,正走着,忽然几个人听到身后一阵异响,柳子昆和前面的两名保镖本能的转头想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雪虎和耗子手里的甩棍同时重击在两个保镖的后脑上。“你们……”没等柳子昆说完,毒牙的手刀已经准确的看在他的颈动脉上。耗子扳机立刻夹起休克了的柳子昆,快步走向通道出口。

此时酒店门外也陷入了一片慌乱中,到处是惊恐万分的达官显贵们,接到警报后的即时赶到的消防武警们正在分置各种器材。通道外的几名消防官兵,看到有人被架出来立刻想上前接应……“里面,里面还有几个人被烟熏倒了,你们赶快去。”毒牙,一边用手指向通道,一边用身体挡住几个人,耗子、扳机没有丝毫停顿,还是继续向前快步走去……几个人从酒店走出来,直奔向街道对面停着的一辆面包车,把柳子昆丢进去以后立刻雪虎发动汽车直奔东南而去……

“哗”一盆冰冷的凉水猛泼在柳子昆脸上,他打了一个激灵后立刻清醒过来。他晃了晃昏沉沉的脑袋,然后用手挡住了直射而来刺眼的强光。渐渐适应了那灯光以后,他隐约看到四个身形伟岸的男人在他对面。

“你们是什么人!知道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嘛!”柳子昆不愧是经验丰富的老特工,面对这种情况慌而不乱。

“哈哈,柳副部长。您就不用跟我们来反侦讯的那一套了。想知道我们是谁,很简单。”说着,雪虎和毒牙走到他的面前,脸上带着残酷的冷笑。

柳子昆看清以后,整了整凌乱的衣服坐直身板不慌不忙的说:“呵呵,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们。怎么想杀我?”

毒牙看了一眼这位副部长,口气平淡的说:“我们想杀你太简单了,就你手下那几块料不够看!我们把你弄来,是想和你谈条件。”

柳子昆高傲的发出一阵冷笑后,说:“谈条件?你们有这资格吗?”

雪虎转身拿过一把折凳坐下,说:“行了,副部长。我们知道,明面上我们确实斗不过你。但是,你也别忘了。我们手里出了杨森意外,还有账本、名单这两样证据。如果我们斗个鱼死网破,即使不能让你深陷牢笼,你也不可能继续在现在的位置呆住。而且,你知道我们的手段,真是把我们逼急了,我拉着陪葬的绝对不是您一个。你愿意看到那样的结局吗?”

柳子昆淡淡的笑了笑说:“看来你们确实是没路可走了。说说你们的条件!不要太过分!”

“不会,我们的条件绝对是互惠互利!首先,老张把你的400万美金截留了下来。对吗,现在这笔钱就在我们手里。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我会还给你50%,作为对老玉米他们损失的补偿。”说到这里,雪虎紧紧盯着柳子昆的表情。

“呵呵,你们还挺懂事。那剩下的200万呢!”

“别着急。这件事,你必须想办法为我们呈清,让我和我的兄弟们自由。不过,我们也不打算在军队再逮下去了,你想办法让我们出国。剩下的200万,就作为我们的安家费。同时,你现在在境外的特勤组已经被我们破坏的差不多了,我们出国以后你有活就全交给我们干。完事,咱们五五分账。当然,杨森我们会交还给你。怎么样?”雪虎说完拿出香烟递到柳子昆跟前。

他看了看雪虎,又看了一眼毒牙。然后低下头,略微沉思恶几分钟后接过了雪虎的烟,说:“杨森嘛,不用让他活着了。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他身上,那400万你们也……”

“你妈的,柳子昆!”

就在他侃侃而谈的时候,黑暗中忽然有人忽然有人大喊了一声。柳子昆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后全身猛地一抖,手里的香烟也掉在地上。随即,一直影在黑暗中的杨森向疯了一样冲向柳子昆,雪虎一把抱住了暴怒的杨森。

随后,几个人穿着军装的人一一从黑暗中走了出来。柳子昆看到他们再也不能保持一贯的冷静,浑身都做一团。

宋国平少将怒目而视,马英微笑地看着眼前的这位副部长。

“你们,你们陷害我!这是,军队在迫害我!”柳子昆看到所有人都穿着军装,忽然象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大喊着。

“柳子昆,你看看你身后。他们是不是也算军队。”柳子昆顺着马英手指的方向转身。

三个身着便装的人此时刚刚走到光线可及的地方,其中一人从公事包里拿出一张盖着鲜红大印的文件……“柳子昆,依据你刚才的供述,你从现在开始必须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交代你的问题。”他使劲揉了揉昏花的眼睛,终于看清了文件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的红色大字。终于,他瘫软在折凳上双手无力的耷拉在身体两侧。

毒牙走到他身边,一把拽起了他,说:“走吧,副部长外面有辆车等着你呢!”就在这时,柳子昆一把抽出了插在毒牙腰间的手枪,随即把毒牙拉住挡在自己身前。

“都他们别动,动我就打死他!想整死老子,没门!快给我辆车!”柳子昆的枪口,死死顶住毒牙太阳穴。一边说着一边向后退去。

就在这时,毒牙忽然用脚勾住了柳子昆小腿,右手同时猛地向上撞去,身形同时向左一转。柳子昆的身体随即一歪,持枪的右手随着毒牙的动作向上抛起。于毒牙转身的同时,雪虎和耗子、扳机的三把手枪同时向着他的身体狂暴的倾泻着子弹,三把格洛克17型手枪的54发子弹不断在爆出点点血花,柳子昆的身体几乎被撕成了碎片。直到三把枪全部处于空仓挂机状态,雪虎三人才不再扣动扳机。柳子昆的的尸体此时才颓然倒地,站在一边的毒牙俯身检查他的情况。毒牙贴近柳子昆的的鼻子,轻轻试探着他的鼻息有探手摸了摸他的颈动脉然后才起身冲着宋国平摇了摇头。然后超起手退身,让中纪委的同志检查情况。

马英看着人把柳子昆的尸体抬上救护车后,轻轻走到毒牙身边把手插进了毒牙的裤子口袋摸了一下。随后面带微笑的看着毒牙说:“你们真够狠的!”毒牙此时也转头对着他笑了笑,慢慢吟唱:“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皇路当清夷,含和吐明庭。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随后他向前到了护城河边,随手拿出口袋里的空弹夹,对这初生的太阳远远扔了出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