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制止官员们“在阳光下撒谎”?

今天在人民网看到“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的主张,思及洛阳野蛮毁灭烈士墓事件以及官员们的辩解,没本钱觉得那实在是一件比较伟大的理想。其实权力的滥用已经很“阳光”了,“霸王餐”不是偷偷摸摸地吃的,“小姐税”也不是暗地里收的,至少官员们不要太过“阳光”地撒谎。

洛阳市民政局党组近日声称:“洛阳市烈士陵园在烈士墓地保护性改造中....”

事实是:“在洛阳烈士陵园原先被毁的6个保护区中,每个区大约容纳了至少300多座商业墓地,粗略统计整个陵园有商业墓地1800多座。而仅剩的两个保护区有250座烈士墓,而其中一半烈士墓正在遭到野蛮毁灭。”

事实是:毁墓后取出的烈士遗骸“因地方狭窄采取层层堆叠的方式埋葬在副碑下”。

事实是:工作人员也反映:“为开发商业墓地”。

如果华南虎事件还可以说事实不清的话,那么洛阳烈士墓事件已经是清楚到刺眼了,为什么洛阳市民政局党组仍将“为开发商业墓地”坚称为对烈士墓地的“保护性改造”?

今年的法律界实在让我们大开眼界,对一件罪行的描述不同,对这桩罪行的判决便会有天壤之别。

比如今年山西黑煤窑事件中,尚广泽身为永济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劳动保障监察大队监察员,在受命送一名被解救的受害人返乡时,不但没有将他安全地送返,反而转手将其倒卖到另一个砖窑,最离奇的是倒卖的钱还是这位奴隶自己出的!对于这一罪行永济市人民法院如此描述:

“被告人尚广泽身为永济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劳动保障监察大队监察员,在受命送一名17岁未成年民工朱某去车站返乡时,竟向该农民工索要300元钱并转介绍到其亲戚开办的另一砖厂干活”。

当“贩卖人口”描述成“帮助就业”,罪行便成了功德了,虽然这“功德”仍旧被判了两年。

在资本主义国家,政治充满了欺骗,不过他们至少还勉为其难地包裹上一点伪装,至少真相总还需要资本主义人民费上很大力气才能揭示,也就是说他们的官员们至少还知道羞耻、觉得羞愧,还知道某些可耻的事情虽然那诱惑无法抵抗,至少还得遮遮掩掩、不能明着干。

可洛阳市民政局党组为什么就能厚起脸皮、如此歪曲这样明明白白的事实?

这些人之所以敢于光明正大地撒谎,不是他们连基本的常识都没有,而是因为他们坚信:即使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们在撒谎,但是谁也不能把他们怎么样。

中国人民的确对这批无耻到了令语言苍白的东西毫无办法,可是党中央不是正在倡导创建诚信社会吗?这样的一群在阳光下撒谎的东西,又能够倡导出一个怎样“诚信”的社会?

面对这样一种极限的存在,真的无话可说。老爷们呐!做为一个人,在扯谎的时候稍微红一下脸,那应该是本能的反应吧?脸不红气不喘?好吧,那是您境界高,可至少也该稍微遮掩一下吧?一点都不遮掩,那还叫谎言吗?别总象安徽那几位出国的官员,连点遮掩都没有地去欺骗芬兰海关,其实芬兰海关的人会关心中国人的道德吗?不会!只不过是因为那谎扯的太明白、太阳光,人家觉得你是拿人家当白痴侮辱了。

指鹿为马已经超越了谎言,而是一种强势对于弱势的盛气凌人的欺侮,“人民”什么时候给了你们这样敢于把最丑陋的一面赤裸裸地展示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