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专栏]2007年,你们是最倒霉的一群;但愿2008,你们能够好运<转>

天降黑鹰 收藏 0 43
导读:德克·诺维茨基:      雨果在《悲惨世界》里说,午后滑铁卢的拿破仑甚为倒霉:他刚要坐上世界之巅,却看见圣赫勒那岛——六年后他的死地——近在眼前。2007年的诺维茨基不遑多让:4月到来之前,他本来已功德圆满,可以开始考虑写一本自传,题为《一个1998年第9位被刚失掉基德的烂队选中的大个子德国青年如果经过奋斗成为了NBA首位欧洲常规赛MVP》,然后把自己的形象印在每一本励志书里,笑容可掬的向全世界宣扬他大腿紧并的罚球、飘扬的金发和激动时——比如2005年淘汰火箭时——伸出的舌头。如果他最终功德圆满举

德克·诺维茨基:


雨果在《悲惨世界》里说,午后滑铁卢的拿破仑甚为倒霉:他刚要坐上世界之巅,却看见圣赫勒那岛——六年后他的死地——近在眼前。2007年的诺维茨基不遑多让:4月到来之前,他本来已功德圆满,可以开始考虑写一本自传,题为《一个1998年第9位被刚失掉基德的烂队选中的大个子德国青年如果经过奋斗成为了NBA首位欧洲常规赛MVP》,然后把自己的形象印在每一本励志书里,笑容可掬的向全世界宣扬他大腿紧并的罚球、飘扬的金发和激动时——比如2005年淘汰火箭时——伸出的舌头。如果他最终功德圆满举起冠军,那么和尼日利亚人、维京群岛人、加拿大人一起竞争史上最成功外籍球员的砝码又多了一块,至少他已经很可以把那几个扎伊尔人、牙买加人给顺利推倒了……可是,这一切在4月之后烟消云散。史上第一位欧洲背景的常规赛MVP,平鲨鱼最颠峰期摘下的常规赛67胜,这一切在他领取奖杯前就被老尼尔森全盘破坏了:他像1994年、被丹佛掘金搞掉的肖恩·坎普一样,黯然离开球馆,成就了金州人的黑八奇迹。淘汰的过程离壮烈二字相去甚远,甚至谈不上是一出悲剧——悲剧的结尾总是以英雄高尚宏伟的死去告终。

当然,我们要安慰德国人的是,他不是第一个刚到达颠峰就被一脚踢下台的倒霉蛋。送给他这个耻辱的人,即他的恩师老尼尔森,早在1973年就倒过这么一次霉:老尼随着凯尔特人打完了1972-73季常规赛,67胜,辅佐戴夫·考文斯——拉塞尔的接班人——拿下了常规赛MVP。然后他们没来得及去总决赛和湖人会师,就被半途解决了。显然是老尼不愿意独自忍受这耻辱,于是把他的爱徒拉来放在历史倒霉蛋另册里做伴……

当然,德国人比起考文斯还是要不幸一些。因为,考文斯这个知耻后勇的家伙,还多少在70年代的余下岁月里为凯尔特人拿下两尊总冠军;而2007-08季的德国人则度过了堪称史上所有卫冕MVP所拥有过的最郁闷的11月。这会是他职业生涯下坡路的开始,或者是任何球员必经的低潮期,我们不得而知。唯一能够确定的是,作为第一个欧洲MVP、壮丽的67胜、黑八这一系列醒目词条的拥有者,2007年的德国人将作为一个典型案例被泡在历史的福尔马林里,被一再回忆。



格雷格·奥登


在2月,凯文·杜兰特在德州大所向披靡、砍得全国各高校抱头鼠窜时,一度引发了“奥登和杜兰特谁才该是2007状元”的争论。然而,疯狂三月过去后,奥登几乎一人之力,将俄亥俄扯到了大学决赛,然后将上季冠军队的内线、本年度选秀探花和第九位,映衬得光彩全无,就此奠定了6月28日,他被开拓者第一个喊名字的资格。只不过,奥登和开拓者都忘了掂量波特兰的风水,或者他们压根不信邪,完全无视波特兰那将伟大中锋送上担架的光荣传统:比尔·沃顿14年内只打了40%的比赛,1984年榜眼萨姆·鲍维连绵不绝的伤病让他成为史上最大的笑话之一——谁让1984年的探花是乔丹、5号秀是巴克利?——此外,还有31岁来NBA时,被誉为“膝盖足有133岁”的萨博尼斯。所以,当奥登被曝出受伤休停整个新秀季时,你也只好这样安慰波特兰人:第一,显然冥冥之中的命运觉得他会和沃顿——在他因伤只打了59场的1977年,夺下了开拓者史上仅有的一冠——以及萨博尼斯有可相比之处;第二,实际上他和勒布朗一样,无非是留了胡子,以及额上有抬头纹……忘记这一切的话,其实他也蛮像一个20岁青年的……



本·华莱士


实际上,2006年底他就够倒霉了——因为头带、耳机这些鸡毛蒜皮的勾当,和主教练斯基尔斯吵得不可开交。2007年无非是霉运的延续:先是上半年,身边一群老弱病残的内线去应对联盟野兽们的振击,这让他暴露了此前怒吼天尊为他隐藏的各种毛病,那些曾被他打倒过的家伙俨然山贼见了退伍兵,乐不可支的对他施加报复;这其中包括了老东家底特律活塞:夏天的东部半决赛,他被老东家完美羞辱了一遍,扫地出门。然后是深秋的新赛季,曾令他骄傲的一切正远离他而去:所有数据创下自2000年以来的最低(包括每场33%命中率、8.5个篮板)、时常被斯基尔斯按在板凳上——即便公牛根本无内线可用。这样下去,以下事件会发生:没有一个评委会在年度最佳防守球员——2006年夏天他还霸占着那个荣誉——评选时投他的票,而且他会被理所当然的纳入“挣养老合同的球队负担”之列,被时常插上草标,被公牛叫卖——至于斯基尔斯走人后他的状况是否会有好转?这个问题也许和“他是否会被交易”调换一下次序。



吉尔伯托·阿里纳斯


吉尔伯托·阿里纳斯傻笑的照片应该被贴进字典里,作为“意外”一词的注释。当他被金州勇士放在板凳上时,他可以半夜翻墙进训练馆,然后在凌晨六点四仰八叉在地板上睡着;当2005年他被目为“联盟新一代独王”时,他可以用一连串的40分让你不得不承认“至少他的独可以带来胜利”。他可以在2006年夏被勒布朗淘汰后,立刻被警察拘捕,也可以在2006-07季开幕战只得7分之后三天立刻劈下44分。2006年12月面对科比摘下60分、在凤凰城快意恩仇的劈落54分后,他似乎已经是个完美的励志故事男主角了——至少在广告里,他喃喃絮叨的“我是吉尔伯托·阿里纳斯,这是我的故事……”相当迷人——然后就是他可爱的2007年。在奇才与骑士在东部前四位置上你争我夺到4月时,他在夏洛特受伤倒地,就此断送了华盛顿的赛季;然后是夏季,“十万次三分球”计划,以及2007-08季开幕之后,前三场三分球17投1中。当他在两周后,坚持不懈的将他的三分提升到52投11中后,伤病再一次袭来。他的豪言壮语只好留待以后验证,而在此之前,他先得想法子去解释,他受伤前3胜5负的奇才为什么会在圣诞时迎来13胜13负的战绩。倘若目遍了他的整个职业生涯,也许我们就不会对他的2007年——伤病、未能成真的吹牛、战绩的绚丽度尚不如其大言炎炎的博客——那么失望。吉尔伯托·阿里纳斯最擅长的是制造意外。2006年12月,当人们感觉他已步入巨星之列时,他却给出了如此的2007——和世界对他毫无指望的2006年,他匪夷所思的一鸣惊人一样。





波里斯·迪奥


这个法国人的2007年可以完美的解释签约时的法则之一:“对合同年爆发的球员且勿过于信任”。2005-06季,斯塔德迈尔缺阵时,他是太阳队的第二号组织者、游走三个位置的防守者,而且可以稳定的在内线将传球转化为得分,全季四个三双。这一切在2006年夏签约完成后被证明是镜花水月。唯一可以找到的理由是,他也许不适合和斯塔德迈尔并存……2007年,他开始忽然想起似的受伤、继续展现着他那让对手放心的单打能力、在2007年夏的季后赛中投不进一个三分球,在与马刺的系列赛中完全消失……好吧,他还没满26岁,他的新赛季会有起色的?2007-08季即将迎来圣诞节时,他只在五场比赛中得满10分,在23场比赛中有10场只投进2个球——年薪900万!



史蒂夫·弗朗西斯


1999年的三大新秀——弗朗西斯、布兰德、奥多姆——在2007年都郁郁不得志,而其中,弗朗西斯格外倒霉些。首先,和许多运交华盖的人们一样,他在纽约尼克斯度过了____(请自填形容词……)的上半年;然后,在夏季,他被纽约拿去交换兰多夫,然后被开拓者像踢皮球一样开掉。当他落叶归根回火箭时,却只好在板凳尽头为队友挥毛巾,在威尔斯9罚2中的夜晚捂上眼睛。现在的悬念是,赛季结束两个月内,他是否能够为火箭得满60分——到12月22日,连续第三场未获出场时间的他,一共为火箭得了55分。最让人不愉快的是,宁愿保留着杰克、布雷克的组合也不愿用他的开拓者,用着一个二年级生做球队实际组织者的开拓者,正在经历联盟最长的连胜——这种事实是对一个球员价值最大的嘲讽。



佩贾·斯托贾科维奇


他30岁,正是一个射手最得志的年华。然而,与韦伯、克里斯蒂这些老国王战友一样,离开萨克拉门托,他就遭遇了厄运。作为阿泰斯特神经发作的后遗症,他被交易去步行者,然后又被作为筹码去到黄蜂,义无返顾加入到受伤大潮中。2007年的上半年他一场未打。

平心而论,30岁的塞黑人依然保留着一些以往的风情:优美快速的出手、精准的罚球、谨慎的处理球。但是,年龄和伤病对他——一个白人——的影响非常大。他防不住绝大多数球员,在篮下几乎没有杀伤力,近80%的入球依赖于队友的助攻,完全无法造成对方犯规。入冬之后,他像所有老将一样时不时受伤缺阵,而且在强力压迫的场合便无法保持稳定——你要知道,三年前的2004,他还是仅次于麦蒂、联盟得分场均第二的超级射手。



安东尼·沃克


2007-08季开始前,有传闻他的体重到了274磅。大概是为了让球迷不至于认不清他和胖鲨鱼,莱利把他请去了明尼苏达。说来这也是他大为不幸处:将满32岁、颠沛流离、作为206公分的前锋执着于每晚有一半投篮在三分线外,本来以为2006年帮助热队夺冠,可以让他在佛罗里达的温暖海滩终老,不期还要去明尼苏达苦寒之地闯世界。暂且忘记他在迈阿密的低效率工作——39%命中率、28%的三分率、44%的罚球,而且是任何对位者的天堂——好了,在狼队,每晚打半场,除了体重过大、投篮过丑、而且显得缺乏血性,基本上他看上去还是个NBA球员的样子。



内纳德·克里斯蒂奇


首先,2007年11月,网队创了个记录:他们的后场三人组——基德、卡特、杰佛森——也是队里篮板前三位的人。您打听:那些大个呢?于是镜头扫向克里斯蒂奇……24岁的塞黑中锋,在上季16分7个篮板,而且在与基德的挡拆配合后,可以脚踩三分射中跳投;在远离禁区时,他依然可以给杰佛森塞出轻盈的传球。一个24岁、可以每场16分的七尺大个在东部是多么珍贵?然而,这一切在他受伤后一去不返了。2007-08季,他失掉了弹跳力、速度,唯一保留的是在对抗时软绵绵的质感。那个新泽西唯一可以在东部一战的内线被伤病卸了枪。仿佛为了补充说明,11月底他再次受伤……天晓得,他本该是大西洋区最好的内线得分手之一。




伊塞亚·托马斯


即便去掉12月法官宣判的、责令他为性骚扰掏1160万美元的勾当,微笑刺客依然是联盟第一败家子。当然,他上任时,雷登给纽约留了过亿的老头子垃圾合同,但这几年过去,情况丝毫略有好转:至少这些烂合同是批年轻人了……刺客做交易有别于马刺式的谨小慎微。他大张旗鼓,热爱年轻人,于是,送出穆罕默德成全了马刺2005年总冠军,重金续下科特·托马斯然后送给太阳,花5年2900万签下杰罗姆·詹姆斯,一个月后又买断;请了拉里·布朗一年后又驱走。2007年,用弗朗西斯换来兰多夫,给人一种“纽约即将拥有东部最强内线组合”的错觉,而让人暂时忘记他重金签下的杰佛里斯、用托马斯换来的理查德森、2000万年薪的马布里们全都不堪大用。结果就是,纽约继续活雷锋一样奉送对手胜利,而兰多夫则为麦迪逊山呼海啸的“刺客下课”之嘘声吓得魂不附体……毫无疑问,当你的球队交着比联盟其他队高一倍的工资、一路输球、队内还不时有马布里出走、球员集体停训这类勾当,那么纽约球迷在漫画里把刺客画成破坏纽约的哥斯拉,也是可以理解的……




约翰·帕克森


首先我们得说,公牛是联盟低位进攻最差的队伍之一(也许得把之一去掉)——于是往昔他们被迫依靠大量跳投、切入和防守端的搏命才能够赢比赛。而当你想到,帕克森曾经把如今刚满25岁的库里——即便在纽约(请用强调语气读“即便”),这个小鲨鱼上季依然可以每场19分——和钱德勒——上季在黄蜂场均12个篮板差点竞争篮板王——转掉,然后用每年1500万搞来附带头带、耳机等麻烦、本季每场只抓8个篮板的大本,你就只能对芝加哥人抱以同情之念了。当罗尔·邓和本·戈登打出壮丽的2006-07季时,帕克森遭遇所有年轻人新秀合同末期的续约问题,于是不免在科比问题上也左顾右盼,这直接导致了2007年11月公牛的崩溃:人人心猿意马,不知道明天在哪里。最后,帕克森容忍了斯基尔斯对球队的糟蹋:要知道,库里、钱德勒们在斯基尔斯手下碌碌无为,离开后才大展光芒;而大本、诺阿这些猛士们在到达斯基尔斯麾下后立刻龙变乌龟。当然,帕克森确实把克劳斯手下的公牛提到了一支可以进季后赛第二轮的队伍,这是他的功劳;然而,至少在2007年,他挥霍了一支才华横溢的年轻队伍宝贵的时间。而且,2007年底,年轻公牛似乎又回到2003年的姿态——没有比一支年轻球队自刚复兴重坠深渊更让人沮丧的了。


凯文·麦克海尔


《波士顿全球报》说:明尼苏达森林狼的凯文·麦克海尔——整整二十年前的夏季身披凯尔特人战袍与湖人死战几乎断掉一腿的猛士——在今夏的选秀日上拒绝了金州勇士的报价:用阿尔·哈林顿、蒙塔·埃利斯、安德雷斯·别德林斯和18号选秀来交换凯文·加内特。事实上,如果凯文·麦克海尔愿意,他完全有机会从太阳攫取两个首发球员(小斯和贝尔)、或是得到快船那冠绝太平洋区的内线(布兰德与克里斯·卡曼),或者从公牛弄来大本、邓和9号选秀权。可是,他接受了波士顿凯尔特人的价格——如今那些人让狼队4胜22负——送出了伟大的凯文·加内特。




拉里·伯德


和凯尔特人时期的搭档麦克海尔一样,伯德是因为一次交易一战成名的。具体如下:

2007年1月,步行者和勇士完成8人交易:步行者接过了勇士的两个薪水包袱:900万年薪的迈克·邓利维,以及白人前锋特洛伊·默菲,二年级矮内线迪奥古,以及替补后卫凯斯·麦克劳德。

送出队上得分第三的首发后卫斯蒂芬·杰克逊、欧洲王雅斯科维修斯、队上得分第二的全能前锋阿尔·哈林顿、二年级生约什·鲍威尔。

这事的直接后果是,步行者干脆利落的跌出了季后赛之列、全队以43.7%的命中率列2006-07季的联盟最后一位;而金州勇士则依靠着杰克逊和哈林顿,搞掉了达拉斯小牛。

拯救他名声的是2007-08季,邓利维打出职业生涯以来最好的两个月……当然,这一切暂时只停留在数据上:奥布莱恩的快速攻防是否虚假繁荣依然有待检验:毕竟,在他的体系下,年轻的迪奥古躺上病床,默菲与马克·布朗特遭遇类似的命运,为那个姓奥尼尔的大佬做替补,而杰克船长、哈林顿们还在金州撒欢。要扯平这笔帐,大鸟还需要耐心些。




大卫·斯特恩


邓肯在板凳上笑了一声,然后被乔伊·克劳福德罚出场;拉希德·华莱士在被裁判判出技术犯规后笑了一声,然后被请上看台;安瑟尼摘下发带走回替补席,恭领技术犯规一次……OK,在限制穿衣、让联盟这些从事体力活的大汉们每天装模做样成商务白领之后,零容忍正在让联盟由一个挥汗如雨、怒吼连声、拳打脚踢、大步流星的斗兽场成为一个人人温良闲雅、吐属斯文、缄默含蓄、笑不露齿的鸡尾酒会……这就是您想要的效果吗,大卫·斯特恩先生?



多纳希


这位先生在2007年代替和巴克利赛跑的巴维塔、罚邓肯出场的克劳福德,成为年度曝光率最高的裁判。这位先生的意义在于,他的出现将改变世界对NBA的看法。2007年之前,当人们看到误判时,或者会善意的理解为无心之失;而在多纳希出现后,你开始有资格怀疑,你在看的比赛正受着其他势力的操纵。譬如,2004年11月18日的奥本山大战,这位先生就在场;2003年,他和拉希德·华莱士有过激烈的争吵——如今,你重行审视这些往事,不免觉得背生冷汗。信任之难以挽回,在于你已很难想象除了这位先生外,还有多少隐藏的黑幕存在。多纳希的倒霉也许仅在于,他恰好是被揪出来的那个——而且,这还是大卫·斯特恩授予裁判零容忍权利的2007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