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捕 枪战 牺牲 (组图)

水平分层下行垮落 收藏 41 11692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永红区一居民楼内发生一起五名持枪持械犯罪嫌疑人劫持四名人质并索要巨款的特大案件。民警在解救人质、追捕犯罪嫌疑人的过程中,与穷凶极恶的犯罪嫌疑人展开激战,两名持械犯罪嫌疑人被当场击毙,四名人质全部被解救,另三名犯罪嫌疑人在逃离现场后的46小时内全部被抓获归案。在前期的处置行动中,共有四名民警伤亡,其中两名民警牺牲,轻重伤民警各一名。


一、案件相关人员基本情况


执法民警基本情况:


牺牲民警王永,男,48岁,中共党员,1969年参加工作,1981年调入公安局,先后担任市公安局刑警大队侦查员,向阳公安分局刑警大队长,牺牲前系向阳分局西林派出所所长。


牺牲民警李成,男,34岁,汉族,中共党员。1990年参加公安工作,先后担任侦查员、中队长职务,牺牲前系向阳分局刑警大队现行中队队长。


负伤民警张国,男,25岁,汉族,西林派出所民警。


参战民警赵文,男,27岁,汉族,1996年参加公安工作,现任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二大队侦查员。


犯罪嫌疑人基本情况:


犯罪嫌疑人唐伟,男,30岁,汉族,华联商厦下岗职工。


犯罪嫌疑人金川,男,29岁,朝鲜族人,无固定职业。


犯罪嫌疑人许佳东,男,28岁,汉族,无固定职业。


另两名犯罪嫌疑人韩树壮、曲生春被当场击毙。


二、案发经过


2001年11月7日8时30分,B市居民周正志到市公安局向阳分局西林派出所向所长王永报案称,当天上午他接到其表叔张允亮市化工二厂厂长的电话,要其马上准备100万元现金。周正志感到可疑,遂到派出所报案,请求派出所帮助调查。所长王永、中队长李成听完情况介绍,当即将有关情况向分局领导和市公安局刑警支队领导作了汇报。市局刑警支队支队长周建认为此情况必须尽快调查清楚,并立即派出五名侦查员赶赴西林派出所,与所长及民警张斌、王松一同对报案人反映的情况进行分析研究,认为有敲诈勒索或绑架的可能。当即决定,在张允亮目前身居何处尚不清楚的情况下,首先对张允亮家进行调查和布控。同时决定,由西林派出所所长王永和刑警中队中队长李成等九名民警,与报案人周正志及张允亮表弟张宏一起前往张允亮家摸清案件有关情况。


上午10时,民警到达张允亮家所在居民小区,并根据现场地理环境作了具体部署。由王永、李成及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的郑东、赵文四名民警带领报案人周正志和张宏佯装送款叫门;刑警支队侦查员李胜、西林派出所民警张国在南侧楼下负责守候;西林派出所副所长郑信、向阳分局刑警大队侦查员郑鹏、王超在北侧楼下负责守候。楼下两位民警分别担任警戒增援任务。


10时15分,民警王永、李成、郑东、赵文与报案人周正志、张宏一起来到当事人张允亮家门外走廊。民警王永考虑到人多易引起怀疑,便安排民警郑东、赵文在后面保持一段距离,待叫开门后,再依次进屋。报案人周正志来到张允亮家门口后,与张允亮手机通话,他问道:“叔,你在哪里﹖”张回答说:“我在家里。”周说:“正好,我给你送钱来了,快开门吧。”张允亮打开了房门,看到表侄、表弟和另外两名陌生人一起站在门口,他没有示意室内有险情。民警王永、李成便与周正志一起依次脱鞋进入屋内,民警赵文、郑东也准备随后人室。进屋后,王永未带枪走到客厅的南侧靠近阳台处,李成站在客厅西北侧靠近卧室门、厨房门和卫生间门口。这时,张允亮看见李成身上有枪,就问周“你怎么把警察带来了﹖”话音刚落,五名犯罪嫌疑人突然从卧室、厨房和卫生间冲出,其中蒙面歹徒唐伟右手持“五一”式拼装手枪,将枪口抵住李成的前额。李成在用右手迅速掏枪的同时,用左手去挡枪,犯罪嫌疑人唐伟开枪击穿李成左手掌,子弹射入其前额部,李成当场牺牲。随后,犯罪嫌疑人唐伟又向王永和周正志连开数枪,子弹击穿王永的肩部,击中周正志的臀部。与此同时,民警王永遭受四名持刀歹徒的攻击,前胸被连刺四刀。在杀伤民警后,犯罪嫌疑人往门外冲去,企图夺路逃跑。


当时,民警赵文和郑东正要脱鞋进入屋内,屋内的战斗突然打响了。随即人质张允亮和表弟张宏向门外冲去,将民警赵文撞出门外,防盗门被撞开后弹回。就在民警赵文被撞倒靠在身后郑东身上处于半倒状态时,蒙面犯罪嫌疑人唐伟已经从半开的房门内冲出。民警赵文快速掏枪射击,当场击穿犯罪嫌疑人唐伟的右腿。唐伟中枪后急速撤回,同时将防盗门关死。犯罪嫌疑人退回屋内后,把铁质安全门锁上,又把民警王永团团围住并捆绑起来。四名持刀犯罪嫌疑人向民警王永连刺17刀,王永当场牺牲。此时室内仍有三名人质张允亮妻子鲁艳、鲁的二姐鲁芳和周正志。


民警李成、王永牺牲后,唐伟、金川等三名犯罪嫌疑人见前屋门被公安民警堵住,即分别持刀、持手枪从南侧四楼阳台破窗跳到楼下的煤堆上。按事先部署,民警李胜、张国此时正在居民楼南侧守候。由于事发突然,加上现场环境复杂,楼上战斗已经打响,但此时守候在外的民警并不知晓楼内情况。当民警李胜、张国巡逻至东侧矮墙处时,听到身后“扑通”、“扑通”有人跳下来的声音,遂转身提枪往西跑进行察看。因该楼是“L”型结构,楼角挡住了视线。当民警拐过楼角跑至煤堆处时,发现已有两人从楼上跳下,还有一人正准备跳楼。犯罪嫌疑人唐伟与民警张国迎面遇上,张国即发出口令大声喝道:“我是警察,别动”犯罪嫌疑人唐伟转身就跑,民警张国右手持枪,迅速上前用左手去抓唐伟,唐伟转身一刀,刺中张国的左胸,张国在向后倒地的同时将唐伟一起拽倒,其持枪的右手被犯罪嫌疑人唐伟压在身下,唐伟趁势用刀猛扎张国,将张国的右腋下动脉刺穿。见此情况,民警李胜迅速向犯罪嫌疑人唐伟开枪射击,击中唐伟的肩部。就在民警李胜向唐伟射击的同时,另一犯罪嫌疑人金川也同时向李胜开枪射击,子弹击穿李胜衣服的右肩上角,李胜随即与金川展开对射。此时三名犯罪嫌疑人唐伟、许佳东、金川从三个方向向李胜扑来。李胜迅速后撤至墙根,继续与三名犯罪嫌疑人展开近距离激烈交火,交火过程中民警李胜击中犯罪嫌疑人金川的腰部。混战中,犯罪嫌疑人相互掩护翻墙向外逃窜。民警李胜、张国在追击过程中又连开数枪。犯罪嫌疑人金川在逃跑过程中摔倒,将手枪丢掉,爬起来后又翻墙向东逃去。


此时,民警李胜的子弹已经打光,在紧随犯罪嫌疑人唐伟和金川翻越矮墙进行追击时,被隐蔽在墙下的犯罪嫌疑人唐伟用砖块击伤面部。李胜带伤继续追击。他看见30米外的两名犯罪嫌疑人上了一辆出租车,也随即赶到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随后紧追,并记下了前面出租车的车牌号、颜色和车型,后因路口会车而丢失了追击目标。10点19分,民警李胜拨打110指挥中心,报告了发生的紧急情况。


与此同时,案发现场楼下北侧的几名守候民警听见楼南面响起的一阵枪声,便迅速跑过去,将身负重伤的民警张国紧急送往医院救治。


ԌEԌ߰动大批警力,迅速将案发现场包围,并与尚留在屋内没有来得及逃跑的另两名犯罪嫌疑人进行谈判。谈判中,民警从手机里听到歹徒拧开煤气阀门放气的哧哧声后,确认歹徒已打开煤气,并根据与其对话判断出冲进屋内的两位民警已经牺牲,于是果断命令公安民警发起强攻。消防支队使用高压水枪在楼南侧分别击碎现场四、五楼阳台和卧室窗户玻璃,使室内已形成的高浓度煤气及时排出,避免了爆炸的发生。


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侦查员商涛、闫业乘消防云梯升至四楼阳台窗前,冒着生命危险进入客厅,将四楼房门打开。刑侦支队支队长周建带领武警迅速从门外冲进屋内,冲上五楼,将持“五一”式手枪继续顽抗的犯罪嫌疑人韩树壮、曲生春当场击毙,屋内三名人质被安全救出。


三、战术评析


这是一起解救人质的案例。行动中警力部署和解救人质现场指挥是成功的,特别是后期解救人质行动果断,处置有力,避免了重大事故的发生。但在前期行动中,在安全防范意识、地形地物的利用和协同配合、通讯联络等方面存在明显失误,直接导致了民警的重大人身伤亡。


 一可取之处


1.警力优势明显,任务分工合理


警力优势是指警察在执行任务过程中,在与犯罪嫌疑人的力量对比关系上所具有的明显力量的态势。警力优势应以安全有效地制服犯罪嫌疑人为标准。任务分工明确是取得查缉任务成功、保障执法民警安全的先决条件。在案件处置过程中,指挥员应当根据所掌握的案件性质和现场情况进行任务分工,并配置警力。在本案中,在接报案后,为了弄清案情、辨别真伪,指挥部派出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向阳分局刑警大队、派出所的九名民警前往张允亮家调查了解基本情况,进一步查清是否有被敲诈勒索或绑架的可能。这在警力上保持了相对的优势。在到达现场后又对具体任务进行了比较合理的分工,并根据现场地理环境进行了警力部署:由民警王永、李成及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的郑东、赵文等带领报案人周正志和张宏佯装送款叫门;由刑警支队侦查员李胜、西林派出所民警张国在南侧楼下负责守候;由西林派出所副所长郑信、向阳分局刑警大队侦查员郑鹏、王超在北侧楼下负责守候。这一任务分工和警力部署是合理的、正确的。


2.反应迅速,有效封堵


快速反应是战术实施的基本要求。它要求执法民警在面对突如其来的敌情变化时随机应变,以变制变,快速采取处置措施。在本案中,民警王永、李成与报案人周正志一起进屋后,民警赵文和郑东正脱鞋进屋,此时屋内枪响,随即人质张允亮、报案人张宏猛然向门外冲去,将民警赵文撞出门外,防盗门被撞开弹回。民警赵文倚靠在身后民警郑东身上并处于半倒状态。几乎在同时,一名犯罪嫌疑人向门外冲出去。面对突然出现的敌情变化,民警赵文在身体失去重心的情况下,反应迅速,快速出枪进行抵近射击,连开两枪,其中一枪打穿了犯罪嫌疑人的右腿,在保护了自身安全的同时,迫使犯罪嫌疑人在中弹后急速撤回房间,从而控制了局面。正是因为犯罪嫌疑人唐伟等被封堵在屋内,后续处置行动才有了保障。这反映出该民警反应机敏,具备良好的心理素质和娴熟的射击技能。


3.现场指挥得当


解救人质的特殊性决定了在实施战术的过程中必须统一指挥。在具体处置过程中,警察任何一种偏离处置意图的具有刺激性的行为,都可能导致劫持者做出伤害人质的反应。唯有正确的现场指挥才能确保人质安全和解救行动的成功。在后期解救人质的行动中,佳木斯市公安局局长亲自担任指挥,又亲自与犯罪嫌疑人进行谈判,在对整体处置行动进行全面把握和部署的情况下,根据现场情况的突变,果断下令进行强攻,安全地救出了人质。


4.战机把握及时


在解救人质中,必须快速把握战机,相机处置。首先,在谈判过程中,应根据劫持者心理活动的变化,适时调整谈判策略,以推进谈判。其次,运用武力解救方式更应当选择适当时机,把握瞬间战机,或积极创造战机,把握和利用战机。在本案中,在谈判过程中指挥员通过手机听到歹徒拧开煤气阀门放气的哧哧声,确认歹徒已打开煤气,妄图与民警同归于尽,并伺机制造更大的事端。紧要关头,指挥员根据与歹徒的对话,在判断出屋内两位民警已经牺牲的情况下,果断命令公安民警向歹徒发起强攻。此外,在强攻实施前,消防支队使用高压水枪在楼南侧分别击碎现场四、五楼阳台和卧室的窗户玻璃,使室内已形成的高浓度煤气及时排出,避免了爆炸的发生;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侦查员商涛、闫业,乘消防云梯升至四楼阳台窗前,冒着生命危险冲进客厅,将四楼房门打开;刑侦支队支队长周建带领武警迅速从门外冲进屋内,然后冲上五楼,将持“五一”式手枪负隅顽抗的两名歹徒当场击毙,成功救出屋内三名人质。


此案依靠武力成功救出人质,整个处置行动是十分成功的,但不应当由此而忽视谈判在解救人质中的重要作用。谈判与武力处置都是解救人质的重要手段,单纯的武力处置手段或单纯的谈判手段都有其局限性,必须将两者有机结合起来才能更好地实现预期的解救效果。谈判是武力解救的前提和基础;谈判既能使劫持者缴械投降,又能为武力处置创造有利条件;谈判应贯穿于处置活动的始终,武力解救的筹划不应受谈判进展顺利与否的影响;在谈判进程中,只要武力解救的条件成熟,即可不失时机地使用武力。但应注意,应尽可能通过谈判方式救出人质。


 二失误教训


1.安全保护意识缺乏


安全保护意识是保障民警人身安全的重要前提,是基层民警在执法中比较重视但又难以全面准确把握的内容。基层民警往往不能将其贯穿整个查缉行动的始终,极易顾此失彼,由此而引发的失误和危险屡见不鲜。在本案中,民警在敲门前还能保持高度警惕,但在叫开屋门后,特别是当看到人质张允亮在家神情自然、屋内平静,民警的戒备心理顿时松懈,主观上认为不存在险情。这表现在:民警依次脱鞋进屋、未对张允亮进一步询问、忽略了张允亮站在门口不想进屋而隐含着屋内有危险等细节。民警在处理这类案件时,不能主观上认为安全或不安全,而应当通过观察和检查,在确认屋内无险情和人员无危险的情况下,才可以解除戒备心理。


2.协同配合意识较差


在行动后,一个不容回避的事实摆在执法民警面前:犯罪嫌疑人在暗处,民警在明处,如果行动范围较大,犯罪嫌疑人又不止一人,在屋内警力不能马上展开,极有可能出现某一局部区域警力相对不足和敌强我弱的情况。所以,行动民警必须要有互相掩护的战术意识和战术动作,积极做好协同配合。在本案中,民警王永、李成,面对陌生房间,在没有充分了解室内情况的条件下贸然进屋;进屋后,又没有及时利用地形地物进行掩护,也没有运用快速交叉跟进移动的战术动作进行交替掩护,从而导致了危险的发生。由此可知,贸然进入一个未知区域进行执法行动是十分危险的,应当牢记警察执法危险是无处不在的。


3.没有保持良好的通讯联络


民警在处置类似案件时,不管警力如何布控,民警之间一定要保持及时的通讯和联络,以便互相之间及时了解情况并采取应对措施。在本案中,由于通讯不及时,居民楼内已经发生枪战,而在楼外守候的民警却不知楼内的交火情况;当听到楼后方有异常声响后,守候民警李胜、张国才去察看;在发现可疑情况后才采取行动,因此错过了最佳行动时机。也是由于通讯不及时,当守候民警李胜、张国发现唐伟等犯罪嫌疑人时,由于不了解唐伟等人所具有的高度危险性,因此导致了民警张国戒备意识不强,处置手段过于简单,最后在搏斗中负伤。同样是因为通讯不及时,民警李胜、张国在与犯罪嫌疑人唐伟等人发生搏斗时,其他在场民警并不知晓,从而直接导致了犯罪嫌疑人唐伟等人逃离现场的严重后果。

2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