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士为谁牺牲,被谁忘记

(青年时报12月27日)




也就在两天前的12月25日,《青年时报》刚刚发表了一篇评论文章《今人该如何对待烈士》,作者邬凤英女士是一名烈士的胞妹,在她看到福州竟有人把烈士陵园当成晒衣场的新闻后,十分气愤。她在文章中除了呼吁政府通过专门的立法来保护烈士陵园外,还呼吁烈士的战友和遗属能够主动站出来维护烈士的尊严。





邬女士绝不会想到,又有一起亵渎烈士陵园的事件发生,而且更为骇人听闻:洛阳烈士陵园中125座烈士墓竟被夷为平地,让位于商业墓地,记者在现场看到,烈士墓碑居然被用来填垃圾坑,烈士遗骨被叠压掩埋……(见12月26日《大河报》)





关于一个国家及其国民应该怎样去对待烈士的问题,在邬女士之前,因为艳舞曾经跳进了烈士陵园、烈士陵园被当成了垃圾场,围绕这个话题的文章已是连篇累牍,在此我就不再饶舌。我只想借近日正在全国各地电影院线热映的以追缅烈士为主题的电影《集结号》宣传语“每一个牺牲都是永垂不朽的”发几句感慨,与牺牲者的永垂不朽相比,那些亵渎牺牲者的灵魂可谓未“朽”已“烂”。





是可忍,孰不可忍?在我国目前尚未有专门的烈士陵园或公墓法规的前提下,我觉得有关方面应该慎重考虑一下邬女士的建议,作为烈士遗属,她呼吁在各次战争中牺牲的烈士战友或遗属们应成立一个民间组织,以主动站出来维护烈士的尊严。美国就有“退伍军人协会”这样的民间组织,该组织是推动美国国会和政府通过立法等措施保护烈士陵园及类似纪念地的重要力量。在历次烈士陵园遭到这样或那样的亵渎和损毁的事件发生后,如果有烈士遗属能够出来争取和维护权益,类似的事情应会大为减少。





而就事论事,关于洛阳革命烈士陵园第一保护区被野蛮倾轧一事,我在此恳请其亲人被安葬在该陵园内的烈士遗属能够出面,向有关方面索赔。一个很质朴的道理是,在殡葬制度改革前,即便是占用了耕地的农村孤坟被要求迁移,政府尚要事先通知其遗属,并补偿一定的相关费用。而烈士陵园就这么二话不说被夷为平地,这不仅是对烈士们的亵渎,更是严重侵犯和践踏了烈士遗属的合法权益。





当然,笔者应为上述恳请而无地自容。烈士之为烈士,乃是为了他人的利益,有时还是为了全民族的解放,我等后人,均沾其惠。我也知很多烈士连名字都没有留下,又如何寄望他们的家属出面主张权益?





不能不再一次提到邬凤英女士,为了让烈士的亲人知道烈士埋骨何处,她搜集整理了广西方向6000多个烈士的资料,把墓碑的照片拍下,将烈士的名字、籍贯、所在部队番号、牺牲时间等整理上网……她可谓现实中的谷子地。只有烈士遗属记得烈士,只有谷子地的心里保存有烈士的尊严?那如今生在和平年代、身处和谐社会的我们,情何以堪!





烈士,为谁牺牲,被谁忘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